平谷旅游爱好组

平谷的风骨!

平谷资讯2019-02-13 09:29:07

点上方"平谷资讯"免费订阅惊喜不断!

平谷地区综合资讯平台

平谷的风骨


●麦子


       京郊,有一片神奇的土地。它深受上天福泽,傍山依水,林草丰美,桃花艳丽;它深得山水灵性,早有先民在此穴居野处,繁衍生息,绵延不绝。

       它,就是位于北京市东北部的平谷。它是繁华都市里一抹深沉的绿色,是首都东北侧一处宁静的后花园。初见并不惊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渐渐迷恋上它,迷上它的一山一水,恋上它的一草一木,迷上它的桃花海,迷上它的京东红。

       有时,它像风情万千的女子,清秀是它,妩媚是它;清淡是它,浓烈是它;古典是它,现代是它。有时,它又像长衫磊落的男子,豪放是它,拘谨是它;英武是它,儒雅是它;冷静是它,热情是它。无论像什么,它都有血有肉,有皮有骨,有气节有性格,有胸怀有格局。历经十万年的沧桑巨变,两千多年的朝代更迭,它早就单走一脉,自成风骨。

       它的风骨在历史厚重。平谷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且不说将军关的“明代长城”,被誉为“道教行宫”和“近畿福地”的丫髻山,单“上宅文化”就震动各界。一石一器都是文物,一砖一瓦都有历史,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更是盛赞,“西有周口店龙骨山,东有平谷上宅,东西文化遥相辉映,珠联璧合,填补了北京史的空白” 。它犹如睿智内敛的老者,目睹过烽烟四起,见证过连年征战,但却像爱过的恋人,对那些逝去的岁月守口如瓶,只字不提,只待后人一点点探究发掘那些或沉于湖底或埋在山侧或流传民间的动人故事。

       它的风骨在文化灿烂。自古,泃河水长,人杰地灵,孕育了光辉灿烂且不可复制的平谷文化,被中国殷商协会会长王宇信先生誉为“一部不可多得区县级历史文化收藏丛书。”其中,包括七千余年的上宅文化,四千余年的轩辕文化,三千余年的商周文化,两千余年的建置文化,还有一千余年的道教文化。现代的它,更是文人济济,墨客如云,才子辈出,早就成为“书法之乡” “提琴之乡” “中国观赏石之乡”。不仅有书法、文学、摄影、收藏等各界领军人物,叱咤风云,笑傲江湖,还有众多文化的追随者,紧随其后,上至耄耋老人,下至三岁孩童,有的爱挥毫泼墨,有的擅诗词歌赋,有的能琴棋书画,为平谷的风骨平添百里墨香千般情致万丈诗意。

       它的风骨在英雄无畏。抗战时期,平谷一带活跃着一支抗日队伍。他们带领着当地百姓,与日寇浴血奋战,宁死不屈,用年轻的生命铸成了 “铜南山、铁北寨,打不垮的鱼子山”,谱写了一首首催人泪下又引人振奋的英雄赞歌。抗日英雄对国家对人民的忠诚,在平谷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当地的人民个个铮铮铁骨,凛凛正气,斗志昂扬地投入战斗。鱼水情深,军民同心,树林列阵,草木皆兵,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如今,战争的硝烟散尽,英雄们的英魂永驻青山绿水;和平的时代开启,朴实的百姓,用勤劳和智慧,静守着英雄们曾经热爱钟情的故园热土,实现了先烈们曾梦寐以求的强国富民。

       它的风骨在风月无边。京郊平谷位于北方,却深藏难得一见的南方景色,堪称北方“小桂林”。它有神似桂林象鼻山的“老象峰”,堪比“七星岩”的大溶洞,仿若“百里漓江” 的金海湖,还有石林耸翠的石林峡。另有四季看不尽的风景,年年月月召唤着你:春看万亩桃花,夏享千林清凉,秋观漫山红叶,冬赏满城白雪。宋代朱熹先生在《六先生画像•镰溪先生》中写道,“风月无边,庭草交翠”。而在平谷,亦有此雅意,好山好水时时处处,朗月清风无边无际,不仅吸引着各方游客纷沓而往,亦有不少文化名人、国际友人隐居山林, 错把他乡认故乡,缱绻忘返。

       它的风骨在魏晋之风。晋朝生活富足,文艺上很有些成就,注重精神感受,而平谷有魏晋名士开阔豁达之状,却无其醉生梦死之态。它犹如陶公笔下的“世外桃源”,有俨俨的友情、亲亲的乡情、浓浓的爱情,民风淳朴,人心清澈,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处于中华盛世,它有足够的政治傲骨和文化自信,不忧过去、不惧未来,享受当下,全城尽现深具“玄心、洞见、妙赏、深情”的“魏晋之风”。平谷百姓个个都知善恶,明黑白,爱历史,懂文化,守文明,能担当,像一张张移动的文化名片;人人都是一盏灯,微亮却温暖,点燃它,秉持它,传承过去,照亮现在,印证未来。此灯不灭,平谷风骨长存。

       风骨,有别于自然风光,是一个城市的精神气质,以文化为风,历史为骨,独一无二,举世无双。这才是吸引旅人来此休闲的精髓所 在。

       我一直认为,真正的旅行,从来都不是去往炙手可热的名胜古迹,不是去往人头攒动的风景名山,而是抵达一个城市后,深入它,发现它,了解它的奇经八脉,熟知它的前生今世,懂得它的风骨所在。

       我曾是个不羁的旅人,从南到北,从东往西,遍寻最佳宜居之地,直到遇到它。十余年来,我客居于此,耳濡目染它的风情风骨,就着人生这坛佳酿,一口口小饮慢酌,在四季的轮回里,在微醺浅醉中,早已与它和血同脉,水乳交融。

        与其乍见尽欢,不如久处不厌。只有见识过上宅文化的魅力,玲听过丫髻山送子观音的传说,领略过万亩桃花海的壮观,品尝过两 百多种大桃口味的不同,探寻过占世界三分之一销量的小提琴如何问世,才算真正了解平谷;也只有在桃花树下许过愿,在乐谷音乐节听过歌,在渔阳滑雪场滑过雪,在金海湖坐过船,乘着小飞机上过天,才算来过平谷一遭。

       对于旅者,来一次,一定有一次的惊喜;见一次,必然有一次的钟情。

       你来,或者不来,遇见平谷, 即是福祉。

文章来源:平谷文学

来源:平谷官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