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桃运小村医

ixiaos爱小说2019-01-10 16:56:24

    黄家村附近一座山上,黄羿瘫坐在自家鸡棚外看着棚内病怏怏的鸡群以及满地死鸡,他很绝望,拿起手边的白酒就往嘴里灌!

    “叔,别放弃,在嫂子心里,你是最棒的,你有理想,敢做肯做,别轻易放弃自己。”一道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抢过黄羿手中的酒瓶。

    “嫂子,我真没用…”黄羿无奈道。

    抬起头,见到一张温柔的脸,虽然不施粉黛,但在黄羿眼里,她比世界上任何女人都漂亮。

    她身穿粗布麻衣,却掩盖不住丰腴前凸后翘的身材,虽然很保守,但她俯身抢酒瓶的瞬间,黄羿还是看到领子内那条嫩白的深沟,少妇的韵味撩得黄羿心肝砰砰直跳。

    这少妇是黄羿一个最要好发黄大军的妻子,名叫方含梅。

    黄大军比他大几个月,很就退学,在镇上瞎混,倒也混出一点名堂,召集一帮兄弟形成规模不的帮派,做起了河沙建材生意,风生水起,还利用手段把方家村村花方含梅娶回家当媳妇,羡煞旁人,可惜,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投资新项目时,被人陷害,和另外的帮派起冲突,挨了几刀,留下孤儿寡母,临死前让黄羿发达了多照顾她们母女俩。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嫂子都看在眼里,天灾不是人能控制的,下次注意预防就是了。”方含梅道。

    “嫂子,你真好,也只有你,在这个时候还来安慰我。”黄羿现在内心彷徨,方含梅的安慰就像一剂灵药,让他内心安宁。

    和嫂子相处一年,她永远是那么善解人意,那么温柔可人。

    “叔,嫂子相信你,回家睡一觉吧,你已经在这里坐一天一夜了,来,跟嫂子回去。”方含梅蹲下,想把黄羿扶起来。

    黄羿醉眼迷蒙,又见到方含梅嫩白的深沟,不由咽了咽口水,也许是酒壮怂权,手就不听使唤,抓住方含梅的手。

    “嫂子,你真漂亮。”黄羿想把方含梅拉到怀里,看着诱饶红唇,想吻上去。

    “叔,你别这样!”方含梅把黄羿推倒在地。

    啪的一声,她转身就跑。

    黄羿捂着火辣辣的脸,又抬起手狂抽自己耳光。

    你这个可耻下流的禽兽,无能就算了,怎么能这样非礼对你那么好的嫂子?

    你配得上那么好的女人吗?

    他望着天空的满月,心中却无比迷茫。

    他在大学学畜牧养殖毕业之后,在一个养鸡场打工三年,月薪两千多块,被女朋友嫌弃,他才毅然回村。

    回来之后,跟着大军混了几个月,那时候,他内心开始暗恋这个温柔的嫂子。

    但他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一直把这份爱恋埋在心里。

    直到黄大军去世之后,他也没表露,因为很多人来向方含梅提亲,都比他有钱,家里有搞种植的,有开养殖场的,有搞建材的,有在街上开店的……

    他一无所有!

    但方含梅并没有答应那些人,因为她有个条件,要娶她,必须出钱帮她女儿黄灵儿治病。

    黄灵儿是方含梅和黄大军的女儿,四岁,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体质很弱,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本来黄大军投入所有资金搞那个新项目赚大钱后就带她去动手术的,谁知道被人砍死了,项目也被那些所谓的合伙人侵占,连一点存款都不留给方含梅。

    黄灵儿的手术,最起码要十五万以上。

    没人愿意帮别饶女儿花那么多钱。

    但黄羿就动了心思,每天对方含梅嘘寒问暖,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半年前,他花光父母多年的积蓄养山鸡,就是为了给黄灵儿治病,让家人和方含梅都能过上好日子。

    眼看山鸡就要出栏了,每只有三四斤,按照行情,收购价最起码20元一斤,他养了三千只,卖出去最起码有二十多万,不仅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还能凑够黄灵儿的手术费。

    那时候,他就可以向方含梅表白了。

    可谁知道,恰恰这时候,鸡瘟开始在明吾县蔓延,他还没来得及卖出去,全部鸡都得了鸡瘟,每天都有死亡。

    原本三千只,现在只有一千多只了,估计再过几天,就死光了,真正血本无归。

    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这个养鸡项目是他引进的,他本身也是学畜牧养殖的,村民们都很相信他,所以投入所有积蓄跟他养鸡。

    这次鸡瘟疫情虽然是天灾,但他没有做好预防工作,负有一定责任。

    其他村民可能不会怪他,但他二堂叔黄金豪肯定会抓住这次机会对付他家。

    黄金豪和他家有大矛盾,源于土地问题。

    黄羿父亲那一代,国家进行土改分地,他父亲是独生子,却有六个姐妹,分地不分男女,等他那些姑妈都嫁出去后,地自然都是黄羿家的。

    黄金豪就不一样了,分地的时候,黄金豪刚出生,黄金豪的父亲也就是黄羿的堂爷爷是独生子,分不到多少地,他吸取教训,想在下一次分地的时候分得多一点,所以猛生娃,壮大家族,一两年一个,每次都是男孩,导致现在黄金豪有六个弟弟。

    两家血缘关系远了,黄金豪和黄云山是一辈的,排行老二,但年龄大黄羿两岁而已。

    七兄弟分几亩地,也没等到重新分地,所以就盯上了其他饶地,尤其是盯上黄羿家。

    黄金豪很早就跟父母出去打工,在外面学会一身流氓本事,好像在外面犯了什么事,才选择回村发展,没过多久,就纠结一帮人以流氓手段成为乡霸,以各种手段霸凌乡里,连村委都不敢管。

    这一次,黄金豪有可能把鸡瘟的事情赖到他身上,然后让他赔偿。

    黄金豪养了一万多只鸡,投入二十多万,如果让他赔偿,对他来是天文数字。

    想到才五十多岁就白发苍苍的父母,他内心更加痛苦,更加羞愧,如果黄金豪真逼上门来,足够他们再掉大把白发了吧。

    越想越绝望,站起身来,再往嘴里灌半瓶酒,踉踉跄跄走进鸡棚,躺在一群死鸡郑

    既然没办法改变,那就和这些鸡共存亡吧!

    一了百了!

    “叔,别放弃,嫂子相信你会成功的。”

    “兔崽子,你死了,我们家就绝后了!”

    “叔叔,灵儿不想死!”

    脑子里,方含梅绝美的身影在脑子里给他鼓劲,父母用绝望的眼神看着他,黄灵儿可怜的看着他。

    他马上站起身来!

    变得一脸坚定!

    你不能死啊,你死凉干净了,但你父母后半生就惨了,辛苦了大半生,送你读大学,你就是这样报答他们的吗?

    美丽的嫂子也会嫁给别人,在别的男人胯下承欢。

    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

    他本来就喝醉了,站起来后,没走几步,就被一块石头绊倒。

    重重的摔下去,咣当一声,额头撞到一个黑不溜秋的破鼎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口子,血流如注。

    这破鼎,是他时候从大山里捡回来的,养鸡后用来盛水喂鸡的。

    “妈的,连你这破鼎也欺负我,不是我想死,是老天不让我活啊。”

    他晕了过去。

    额头鲜血流到破鼎之内,满满一鼎。

    突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想免费看此小说,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