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外水良·艺境 | 瓯海】它本无人知晓,却因三间房爆红成避暑胜地

龙鳌新传媒2018-12-05 09:20:43


龙鳌新传媒
龙港鳌江吃喝玩乐通通都在这里啦!



城里太热,空气都快煮沸了,人也快废了,只想往山里钻。


温州避暑出名的是楠溪江和雁荡山,但近年来,原本鲜为人知的外水良村因为一家山间民宿也被屡屡提及。


最早外水良·艺境2号院还未开,只有1号院3间房,而就是这3间房却把外水良这个不为人知的深山古村引爆了。


外水良·艺境更是被评为温州最美民宿之一。

 



泽雅镇,外水良村,乍一听都是新鲜词,不解其意却莫名的秀气,细一咀嚼便是一幅溪流绕村的世外桃源景象,那溪流在房间屋后绕,岸边不知名的野花盛开,水清见鱼。


到地一看,果然如此,溪的名字简单直白,就叫龙溪。


龙溪旁是盘山路,大路边藏着条石阶小径,沿着清透的水渠走五六分钟,外水良民宿就在山坡上。

 


一路走,手指就控制不住在岩壁上渗出的山泉间划过,冰爽的触感从指间传来,像一道解暑的电颤栗地穿过每一个细胞。戏水是在夏天的本能,那清冽的山泉冲刷了石壁不知道多少年,光滑得长不出野花野草,只苔藓长得正好。


等过了转角,左边是竹林,误入了一颗毛桃树,结了青涩的果,右边视野好,顺着田野蔓延到远处的山峦。

 


「你猜猜这是什么花?」管家小哥指着路边的花问我,那花红黄白紫什么颜色都有,单瓣的如桃红,复瓣的又像牡丹。


「凤仙花」我不假思索,看了眼他没考到我的挫败样,笑着解释:「我老家凤仙花多,还有首民歌嘞,凤仙花蓬蓬开,麻雀娘就归来。」


「那这是什么?」他便又指着某块田地问,那里立着竹架,藤蔓绕着竹竿爬的满满当当。「葡萄?」我不确定。「哈哈,是猕猴桃!」我细瞧,还真是,已经挂了几颗小小的果。


见他得意,我摇头失笑,回想孩提时随奶奶下地,老人家也总会这样考我,对着一样样庄稼辨认黄瓜番茄萝卜土豆,而对于城里人,辨认五谷庄稼是在乡村的一大乐趣。

 



走到一分岔口,1号院往上,2号院往左。1号院被包场了,遗憾没能进去看,包场的客人也曾热情邀请我进去坐坐,但脸皮薄没好意思,只在院子匆匆一瞥。


彩石浇砌的游泳池里,孩子在水里欢快地扑腾累了,正抬头看远山的影。

 


便且说二号院,青瓦石墙上长着野多肉,晒着笋干,小木门扉敞开着,旧日的米缸、盐罐随意放在草坪上养花,屋檐下是阔气的连廊,狗爸狗妈趴在门口的躺椅边,两只狗宝宝互相撒欢。


不知狗的名字,就叫一声狗子,狗宝宝开心地俯首,尾巴摇的像根竹蜻蜓。


石头房子是先民的智慧,古人就地取山里的粗石垒成屋舍,冬不透风夏不进暑,稍走远一瞧,便好像自然从山里长出来似的。


「长在山里」虽然常说有些俗套,但好像没有比这更贴切了。

 


这里像是武侠小说里的结局里,男女主人公隐居的地方,之前过云山居的潘瓶子来,说这房子有武侠气,若里屋走出来杨过牵着小龙女一点不意外。


我有同感,不过第一念头是小说《诛仙》的结局,陆雪琪再遇张小凡时两人彼此凝望的场景:「多少岁月,人间情愁,忽忽都在这深深一眼之中。」


尘世喧嚣,红尘烦恼,都在与外水良照面的刹那抛之夭夭了。

 


进院门后的右手边是榻榻米茶室,这里的绝妙在于,透过落地窗能一眼击穿整个山谷。

恰是暴雨前的天空,晦明交错,光暗糅杂,呈现最大的空明,阳光只洒在几处,让山峦也显出或浅绿或深绿或水蓝的不规则层次来。

 


直走则进入大厅,老木的棕黄色打底,打上正好的暖光,让空间脱离暗而显温馨。

 



房间是素净的,清水地面和天花板的木梁相对,白色的墙面刷出不规则的如草木树皮般的纹理,沙发边的茶几上书和山间的野花搭配得正好,窗口边做了个榻榻米茶席。


窗外是一副大画,溪水冲刷而过,竹海随风而动,那竹又不是统一的绿,老竹是墨绿,新拔节的竹梢还是浅绿,阳光倾洒下又变了嫩绿。

 


四季的景自然不同,可我只有幸领略一日光景。


日出时,太阳是温柔的云光,若起得早还能见到未散尽的薄雾。


等傍晚山间的炊烟飘起,落日掉入山林间的竹海,日暮掩了门扉,鸟儿便被惊起飞到屋檐上。


竹海和溪涧的景都被引入室内,又不让它太直白,用百叶窗做了虚虚实实的变化。

 


我有个很特别的习惯,进房不看设计,不看家具,不看洗护,先按着意境放上一首歌,若在空间里不出戏,我便会爱上这里。


班得瑞的The sounds of silence压在我歌单的很下面,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这首经典的曲子已经变得俗艳,不是歌俗艳,而是放歌的地方俗艳。


但在这放正好,像是窗外的鸟鸣和山林的风声穿过音箱在吟唱。

 


民宿主不在,我和管家泡了杯咖啡在大厅聊,听了一鳞半爪。




说来,这是我来这个村子见到的第一个本地人,管家说,房东奶奶就住在隔壁不远,我出门去寻,没寻着。


顺着田埂走,只有些残垣断壁,像一场悲伤的谢幕,有一间保存还完好,盘了蜘蛛网,大红灯笼还挂着颜色还算鲜,想来过了年搬走不久。

 


而原先在八九十年代,这里还是远近闻名的「手工造纸村」,这边的山也被称作纸山,乡邻用纸上的楠竹造纸。附近造纸博物馆的守门大爷得意跟我说起那个年代:「我们这造的纸被卖到全国各地。」


曾经在这里日夜响彻的造纸声,碓头撞击石臼发出「咚咚咚」的回响,我只有在月夜发呆时才再一次听到,但我知道那只是我的遐想。

 


半人高的围墙外,一齐的杉树,有一棵好像特别高,月亮就挂在那棵杉树上,村庄自然都早没了灯,但有月光世界并不黑暗,能看清远处不断远去的山影。



山上的石头,白天都在睡觉,到了夜里,它们就醒来和星星一起歌唱。


夜间的山风很凉,比室内的空调舒服,每一口呼吸,都像是吃了一块被井水浸透了凉意的西瓜。


我最喜欢外水良·艺境的一点就是,它的山村生活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就原原本本,自然而然,早就存在这的样子。

 



山里天气多变,在我印象里温州的山尤甚,说下就下一点不含糊。

世事玄妙,但至少山村生活还在外水良艺境鲜活地存在着。

 



不同于1号院私密的空间感,2号院打破了院子内外的距离感,轻松爬上山腰处几级石阶,视线越过低矮的围墙,就能将院内的美景尽收眼底。

晴朗的日子,一楼公共区域的每个角落都洒满阳光,二楼客房更是全部朝南,光影间似乎收纳了所有温暖和欢笑。




公共区域


2号院的公共区域由四个空间组成,分别是两侧封闭的影音室、茶房,中间部分的开放式互动空间,以及户外庭院。

如果细分2号院的公共区域,有大致六个功能区。



最西侧的影音室白天是孩子们观看动画片的投影室(家长可以放飞自我),晚上则会按时播放由管家精挑细选的经典影片,是个发烧友观影厅。


最东侧大型的榻榻米茶房,可同时容纳二十人表演茶道,也可以将悬在山腰一侧的窗户全部打开,任凭山风透过竹林飘进屋内,享受多人的半户外瑜伽课程。




中间的互动空间由三部分组成:开放式的吧台,可以制作咖啡和冷餐;长桌可以是大型用餐空间,也可以是会议用桌,当然还是分享下午茶的最佳位置;右侧长廊旁的二组火车座圆桌,既是用餐区,也是咖啡座。


户外庭院也被分成屋檐下半户外休闲区和院子石墙旁的户外休闲区。既可以在院子里享受阳光和咖啡,也可以在雨天,听听屋檐下雨水滴落在山间的空旷美好。屋檐内悬梁传承近百年的木雕,用线条诉说着光阴的故事。



客  房


2号院二楼的五间客房,分为大床房、舒适标准间和舒适大床房三种房型。



按照主人理想中的睡房打造,既充满浪漫的田园风情,又兼具主人对细节和舒适的苛求。每间客房都配有浴缸和智能马桶,主人亲自挑选的床品和洗漱用品让人安心、舒适。



标准间和舒适大床房均有靠窗的榻榻米,可以享受山林竹海之中的一期一会。



每间客房都相似又各有不同,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一试住,细细体味不同细节带来的不同住宿体验。



入  住


和1号院只能整租的形式不同,2号院可以单间入住,房价更是由580-980不等,让住宿体验毫无负担,无需呼朋唤友,出行更加轻松。

每间客房均配有早餐和下午茶。

2号院也接受整栋出租,非周末3280元/天,周末和节假日4280元/天,五间客房和六大功能区均可自由支配,是市面同等水准精品民宿中最具性价比的。



单间入住的客人不可以使用厨房进行烹饪,10人起可订餐,会有本地阿姨为您烹饪地道的泽雅农家美食;不满10人的,可以到附近的农家乐用餐,管家会为您诚意推荐。

整栋承租既适合家庭聚会、小型同学会,也适合公司和机构团建。


纸山中,竹林边,

我在外水良的纯净柔和里,等你。



外 水 良 · 艺 境

地址 | 温州市瓯海区泽雅镇外水良村

价格 | 680-1580元 

联系电话 | 13868807916

图片来自外水良艺境它的朋友们

周边游玩部分图文来自网络



预约登记请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