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莫听穿林打叶声,新途曲折砺精神----长郡中学第二十二届“绿色之旅“生物夏令营----启程篇

邓毅萍生物名师工作室2018-11-08 11:27:40


开营

常彬老师主持会议

邓毅萍老师详细交代出发前准备和注意事项,来会的家长和学生认真“听讲”

出发

大雨也困不住我们探索学习决心


当命运递给我一个酸的柠檬时,

让我们设法把它制造成甜的柠檬汁。


学习让候机也变得有意义,无论在哪里都可以心无旁骛地学习

起飞

终于起飞啦,机外的风景很美

虽然西双版纳的大雨让我们迫降于昆明,但等待有等待的美

降落

飞机终于在晚上十点二十降落在西双版纳,将近12点到达酒店,在酒店的路途中大家都记下了夏令营第一天的感受!


心得篇


    2018/6/29。 晚上进行了夏令营动员会,与同行的老师和同学们悉数混了个眼熟(老师都认识了,但是同学的人和名字对不上号)。听完老师关于这次夏令营的目标、意义的讲述和各种注意事项的安排,心情全然被满满期待与隐隐担忧充盈。

     能在生命的王国中游历,又能结识新的师友、汲取新的知识,自然是心驰神往的;但想到护送四号显微镜的重任和十五千米的丛林拉练,又不免有些脊背发凉……祝我好运吧。

    2018/6/30。上午在长郡中学生物实验室进行了夏令营前的短暂培训。说是营前培训课,不如是对高中及以后生物学习和生活的启蒙。坚持的意义、阅读的益处、团队的价值、生命的美妙、观察的重要——这些内容在梁老师精彩的讲述之下,已然成为熔铸进我们心灵的宝藏。

    课堂开始新高一的同学们各自做了自我介绍,但我还是有好几个人认不得……祝我好运吧。

    2018/7/1。一天的时光就被乘飞机和等待承包了。飞机下降至云南一山地上方,已是满眼绿意时,我们却被告知因西双版纳正在下暴雨不得不降落于昆明的机场。我虽然表面镇定自若,但却分明听到了发自内心的唏嘘。但在候机处看到其他的同伴或看书,或畅聊,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模样,心情也平和了许多。看了会儿书,又到附近走了走,了解了一些春城昆明的特色,怨念也消释无踪了。这次惊喜的经历令我不禁联想到两句熟语:人不可以改变天气,却能改变心情;生活的魅力之处,往往不在于如愿以偿,而在于阴差阳错!

    酒店住宿条件特别好,但是第一晚我就捅了娄子:出门的时候将房卡锁在了里面。这也算是个教训,对于任何事都应细致留心,祝我好运吧……

                                                          高一 陈博凡


 准备:

     出发前两天,一场小型会议将参加生物夏令营的所有同学集合在一起,五位带队老师用严谨仔细的态度将出行的各项事务再三反复强调,其细致程度令我本带着一丝散漫的游玩心态也变的严肃认真起来,我突然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出行,更是一次磨练,一场改变。我甚至有些羞愧之前自己对这次出行所掺杂着的娱乐心态,这是对这次活动的最大亵渎。生物夏令营无疑是一场朝圣,对自然的崇敬是我们不变的信仰。      

    出发前一天,相互了解了随行的同伴——志同道合者。懂得了生物的本质在于“生生不息,物尽其华”。更明白了团队的凝聚力是一个团队的关键。

                          

 出征

     “一,二,三看这里”随着咔嚓一声,一张溢满了笑容的照片被定格在相机中,长郡中学第二十二届生物夏令营在2018年7月1日上午终于正式拉开了帷幕,怀着憧憬与期盼,我们二十多位同学与五位生物老师踏上征程,前往坐落在祖国西南的自然瑰宝——云南西双版纳。经过数个小时的路程,最终踏上云南土地,此时此刻我们感觉更多的是激动与兴奋而非旅途奔波的疲倦。哪怕知道此行艰难不易,环境刻苦恶劣,我们这些平时娇生惯养的学生却都还是不约而同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前进,这也许就是志同道合者的默契。至于我,对于生物的热爱,对于大自然的敬畏,我想这是我选择的初衷。缘于热爱,忠于选择。

                                                              高一谭艺


      今天是2018年7月1日,我第一次跟随生物竞赛组开启了绿色之旅,心里有说不尽的喜悦。而老天爷也因此感动得落泪。在机场,好心的梁老师来到马路边帮我拿行李结果和我一样都被飞驰而过的汽车飙了一身水。这也奠定了今天的坏运气,在飞机到达西双版纳时这下起了雷暴,所以只好降落在昆明的机场。

      但在今天我有一个很大的收获,在三丢事件(由多名老师命名)中我首先在机场登机时忘拿了显微镜,又在灰机上丢了钱包,最后又丢了机票。这让我深刻地意识到随做什么事都要留点心,自己的东西要保管好!

      期待明天的一切!!!

初三 -肖臻研

    从长沙到西双版纳的航程不是很顺利,但是迫降到昆明倒是给了我一场意外的邂逅。
    当红衬白的飞机在降落跑道上减速时,不经意间瞥见了昆明机场,它一瞬间抓住了我的眼球:铮亮的明黄色琉璃瓦在并不刺眼的阳光下反射出亮的轮廓,尖尖的瓦脊带几分云南的山脉的神韵。檐下一色的翠绿玻璃,没有墙面,使得整栋建筑大气而又灵动。蓝天之下它静静地立在那里,在昆明。
     来时如此,去时……
     茜纱般的晚霞裹住机场大楼的香肩,它,如染了些酒气的少妇,添了一分妩媚。
     日头又落下了些,飞机升到半空,云被两个世界照亮!昆明夜世界已经亮起,各色灯光映在云上。橙黄的路灯、浅赤的车灯、七彩的霓虹灯,它们的光在云上转为神秘的淡紫色微芒。云上的世界还有霞光,它褪去了一身浮华,唯有紧贴地平线的一道浅黄色与天际线上一痕湖蓝色。是太阳写给蓝天的“再会”。
   霞光淡去,灯光远去,昆明已成为机尾的一点,再见!

    版纳,你好!

高一 姚梓樱

    今早美美的睡了一个懒觉,醒来后吃了饱饱的早餐,便载着鼓鼓的行李,更携着满满的激动与憧憬驶向了长郡中学。在办公楼的大庭里,同学们陆陆续续的抵达,拍完集体照后,我们正式踏上了生物夏令营的征程。愿长郡中学的大巴校车,能载着我们去探索精彩纷呈的生物学奥秘,进而了解形态各异生命的本质。更愿此行归来,能渐渐形成自己对生命意义观念的雏形吧。

       经过了一系列复杂严密的程序,包括没有身份证不能自助取票的小插曲,我们终于登上了飞往了西双版纳的飞机。很幸运的是,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可以最近距离的贴近云上的世界。飞机开动了。飞机首先是缓慢的驶过一段弯曲跑道,和坐汽车的感觉差不多,有一点点颠簸。然后飞机停在了一条冗长的直道上,我看到有一辆飞机紧随其后,原来每一架都是通过这个直道加速起飞的。飞机突然开始加速,轮子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巨大声音轰轰轰的响度可不小。加速,加速,再加速,飞机获得了向上的升力,前轮离开了地面,继而后轮也离开了地面,我们“升天”啦!

        飞机渐渐的上升,我的耳膜有一种被挤压的感觉,我的感受印证了物理书上的那句话 :海拔越高,大气压越低。又应用起生物书上调节耳膜两侧气压的方法:闭嘴堵耳或长大嘴巴。哈哈哈,这可能是这篇里唯一一次提到生物。我看着愈来愈小的黄花机场,渐行渐远的长沙城,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云上。

         云上的世界真是宝罗万象。最初,云层很稀薄,云层间碧蓝的天空与云层一同组成《冰川时代》里经典的场景:白云就似冰山,蓝天就似海洋。然后,云层渐渐的铺满了我的视野,这时的云层很平整,一条一条的小起伏,是我联想起了落日余晖里笼罩的撒哈拉沙漠和三毛与河西的爱情故事。少顷,飞机又进入了一片新的领域。这片领域有许许多多高低不一的球状云朵,我一开始没有想到这像什么。突然,我的脑海中灵光一现,它们可真想一朵朵导弹爆破成功后的蘑菇云!是否,我越来越强大的祖国,每发射成功一枚新的武器,天空中就会多一朵这样美丽的云彩呢?……飞机不知不觉开始了降落,我望向窗外,一片绿色映入眼帘,起起伏伏的小山包让我判断这是丘陵地带。

         就这样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我惊讶的发现我们居然一直在原地打转!就在这时,飞机里的广播里说道由于西双版纳下暴雨,飞机无法降落,我们只能备降在昆明长水机场。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开心,和旁边的同学哈哈哈的笑出了声。更令人震惊的是,一旁的常老师居然佛系的对待这一切的一切,这也许就是生物竞赛教练的气概吧,听说常老师还作了首诗耶,哈哈哈。

        我们最终在昆明长水机场下机,小憩一会儿后,重新登上了前往西双版纳的飞机。夜晚的风景也别有一番特色。远方,一望无际的黑色似用浓墨晕染出的般,黑压压的一片,它正在侵蚀着最后一点点的光亮。白天与黑夜的分界线,形成了强烈了视觉感受,我第一次见这样的自然现象,更忍不住惊叹大自然的奇妙。

       夜晚坐飞机绝对是看夜景的最佳打开方式。漆黑的大地上,星星点点的光亮或来自蜿蜒的公路,或来自矗立的高楼,灯光的主色调是暖暖的橘色,仿佛整个世界都温柔在橘色中了。

        现在终于坐在了前往植物园的车上了,已是深夜十一点了,窗外的一闪一闪眨眼睛星星也许是车程里唯一让我感兴趣的事物了。暴雨、备降,辛苦辗转奔波了一天,但提体视镜和显微镜的高二的同学们及五位老师岂不是更辛苦吗?只想早点抵达宾馆,吃顿热饭,睡个好觉,明天一大早还要早起进林呢。

高一 王静宜

    旅行的开端,可谓是不太顺利。一年几周的艳阳天,到了出发的前一天夜里长沙竟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出发前的一切,早已安排得井井有条,大家有条不紊地拿好了自己各自负责的工具。在拍合照时大家都有些生疏的羞涩,但在一天的旅途奔波中也逐渐变得熟悉。因为西双版纳的天瞬息万变的天气,我们迫降昆明,在昆明滞留了近两个小时后,我们重登班机。但旅途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常老师始终明媚的笑容以及永远乐观的话语,就像是夏天让人心旷神怡的冰淇淋,让人觉得就算是沿途的意外又怎能改变我们明朗的心情。这次旅行本来就克服千万阻力,这点意外又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昭示着没有什么可以阻碍生物组的前行。无论是饥肠辘辘还是恶劣的天气。

                                                         高二  韩欣伦

    不知是不是巧合,阿根廷和葡萄牙被送回机场,梅罗大战暂告一段落,长郡生物组,也开启了云南西双版纳之旅,前往美丽的黄花国际机场。离行的人,远去的足迹,带着多少人的牵挂;远方的旅程,揣着太多太多的期待。生活亦是如此,他一面不断以向前的脚步,让我们对过去充满留恋,同时又以无法返回的事实提醒着我们,催促着我们不断向前。人的分别是必然的,或长或短,或牵或挂,旅行的人会牢牢记住的,不论路有多险,路有多难,岁月静好,我定平安。
     登机手续十分顺利,但西双版纳潮湿的天气不虚其名——航班延误。在一段时间中,与其他同学进行了不少交流,认识了彼此,也不枉这段时间吧。(插曲:黄花机场的中饭,特别坑!!!)一年后再次坐飞机,既熟悉又陌生,每每看到机场中大型的民用设备,感慨良多,时代在向前,我们也在,并穷追不舍。或踏在这钢筋铁泥筑成的通道中,那种经历了很多次确仍然觉得十分新奇的感觉,真的十分不错。
   飞机上最美的风景,一直是,并且我想也应永远是——天空。你肯定会赞美大自然的杰作,虽然画中的景物十分单一,但它总会惊艳到你,甚至让你尖叫,让你赞不绝口,是那最自然的蓝色调色板,是那云与云交界的地方,那一线天的美。版纳的天气太怪了,我们又不得不迫降到昆明,静坐一会儿后,已是黄昏,黄昏很美,真的真的,云山交接,透出耀眼的余晖,很美,但可惜角度不好,没拍到照片。
     于是我们又出发了,从昆明到西双版纳。在飞机上想远处看,云南早已黑夜,但另一边确仍是黄昏,特别神奇。路虽遥,心未泯,一天的长途跋涉终于有了结果——here we are!!!激动难以言说,文字以无法表达。
    至此罢,好的开始。

高二 李俊杰

     2018年7月1日,第二十二届夏令营就这么开始了。
    我们满怀着期待,备齐了装备,齐聚长郡校 园。
     天公似被我们感动,一直“泪流不停”,却也打消不了我们对生物探索的兴趣,我和姚梓樱、谭艺用小刀在澄池旁练起了植物徒手切片,将柔软的叶片卷成硬度稍大的条状,校园里的灌木叶多数木质化程度低,且叶片小,卷成条状又要中间孔隙小,这让我们有些苦恼,我们三个人轮番上阵,好不容易才卷好了满意的叶片,用刀片切成2-3cm 长的短条,姚梓樱首先拿起一根试试身手,她左手食指拇指捏住叶卷并用中指拖住,右手持沾水刀片垂直于叶卷,从左上方向右下方迅速拉切两下,几根细长的叶丝贴在刀片上,我和谭艺也跃跃欲试,借来姚梓樱的小刀“簌簌”切了起来,不管那雨肆虐地打得涟漪泛,打得蕉叶垂。
     最高兴的该是我们一行人在旅途中欢畅的学科、生活交流了,我们谈论着徒手切片法,怎么卷叶,怎么切得整齐,怎么不把手割伤;我们还谈论着《植物学》,谈着怎么读这本书,印象深刻的内容,或者调侃几句读它的心得,即便在机场候机,也能忘记午后疲惫,一起围桌学习,那是最最可贵的氛围了;还或者我们聊聊生活,聊在家又看了哪场球赛,梅西C罗惨遭淘汰,聊自己的身边的琐事,一切平淡却温馨,这个团体渐渐凝聚在一起。
     不过真正的开始应该在6月29日晚上的会议,听着邓毅萍老师和常斌老师和蔼可亲的交待与动员,看着充满欢声笑语的往届夏令营短片,整个仲夏六月对夏令营的幻想已经一步步浮现出来,除了激动,难以言表。
    30号一大早,准高一13名同学聚在长郡生物实验室,由梁老师上了一堂收益匪浅的课,结识了多才多艺、各型各色的朋友,懂得珍惜,懂得责任,懂得生物应由自己不断探索,明白坚持,明白团结,明白阅读是一切的基础,我特别佩服梁老师的坚持,每天都听英语和读书,每周都游泳,言语中透着诗书气息以及她提出的显微镜与体视镜有什么同与异等这些引问里,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为人师表与博学上进,他教会我们的不仅是理论知识,而更多的是如何学会去自己思考、审题、发问,是一个长久的学习过程所需要的,这才是我们应该敬仰、学习的好老师!
    飞机上风光迤逦,若置身异国,上有深邃的蓝,下是沉稳的绿,四周都是蓝与白的碰撞,坐在飞机上,只觉如行船航于冰川之中,无边无际,全然不知下方的世界是晴是雨,是悲是喜。
    But 果不其然还是难逃暴雨的热情迎接,只得空降昆明,小坐歇息,托暴雨的福,才可以看见夕阳一点一点被大地吞噬的壮阔景象。
     夜幕星河,昆明机场的夕山就似烫金宫廷画一般,幽雅无声而迷人,是难以从调色盘里找到的深邃的颜色。机场的指示灯是天上掉下来的星星,它们在地上引着我们,星星在天上带着我们,一路风雨兼程,心向西双版纳。我们的飞机成了别人夜空中闪过的风景,而下定决心去探索的我们,也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吧。

                                                         高一  张恺瑞 

    难得离开熟悉的长郡,心情如出笼的鸟儿,迫不及待地奔赴蓝天。一瞬间由高一小学妹转型为高二学姐,才恍然发现已在生物组共同学习生活了两年,再见周围的羞涩学弟学妹,忽地意识到这一次远行不止是观光旅行,更是意气相投之人的新起点,新征程。即便出门便遇倾盆大雨,即便难言的机场物价造就了午饭的方便面,即便版纳依旧暴雨狂泻不得已在昆明迫降,但仿佛只要有常老师的谜之佛系,高一高二的活泼笑闹就可以忽略交通工具转变一刻不歇地赶路,忽略到达住处的黑夜无星,饥肠辘辘。现在是23时,祝明天的生物组一夜安眠。

高二 黄璟

    晚8:31,机窗外唯见黑夜中成行的明灯。坐在从昆明飞往西双版纳的航班上,已没有了初登机时内心的小小激动,本来还想皮一下的我反而有点疲了。前一会儿下摆渡车时天还一片明朗,傍晚的凉风轻拂,与上午在长沙的闷热感截然不同——
     7月1日.建党节.上午11时,滂沱的大雨丝毫不减我们的热(情),话说是真的热。面对着镜头举着蓝色营旗笑容渐渐凝固,拍完照片后再起身时是双腿的麻木两眼冒星星(轻微低血糖的难过,希望你能感受到)待常老师强调了要准时后,11点11分我们乘校车前往长沙黄花国际机场。
    午餐,登机,看书,吃点心,喝七喜,睡觉……看着表算着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西双版纳了,就连飞机都下降了一小截后,叮咚,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而模糊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受到云贵高原季风气气流的影响,本次航班将迫降昆明...(用生命还原当时专业的说法)
    “哦—凉了凉了”我们感叹唏嘘之时,老师们都保持(打下划线)微笑说“顺其自然顺其自然”。
    我们瞬间变为感叹老师们的佛系淡然。
    迫降昆明,手机立即收到“欢迎来到七彩云南”友好啊友好!于长皮椅短暂休憩时,我和许谢有幸品尝到了领队邓老师从长沙带来的金黄可口的糖油坨坨。虽然坨坨已不再圆滚、热乎,但在此时此刻此情形下,那入口的凉意、黏糊甜蜜的口感,即是幸福!!!
    几经波折,终于!着陆神奇美丽的西双版纳。直至此时,常老师略疲惫地计算:已经9点半了,取个行李就将近10点了,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有蛮晚了(之前的平静淡定要坚持,一定不要破功啊)出了西双版纳颇具傣族风情的金色尖顶机场,一行身心俱pi(身疲心皮)的人拖着沉重的箱子挤进当地大巴,开始又一程的颠簸。路旁的行道树皆具浓浓的热带气息,常老师开始了短暂的小讲堂(啥都听不懂的我一脸懵比)
    伴随着惊喜与意外,第一天即将结束。那么..本篇日志也没必要继续了..头顶璀璨的星与我们同行。nice

                                                         高一  赵尔莹

     两个半个小时的航程在欢声笑语中流逝。我一边脑补着我们要怎么从昆明到西双版纳,一边幻想着晚饭是不是有老师请客(我可能活在吃货的梦境里( ˘•ω•˘ ))

    当然,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窗,就会打开一扇门(貌似用的不对~)在昆明长水的机场,我领略了诗词中夕阳西下的意境,落日犹如一枚炸裂开来的咸蛋黄(又暴露了什么( ˘•ω•˘ ))亦如一只溢满馅的流沙包,一层一层融在雪白而又飘渺的云朵之间,那样耀眼夺目。离群山更上方些的云层分散着飘在淡蓝的天空之上。渐渐地,更多的云层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团巨大的棉花糖。它与咸蛋黄越来越近,耀眼的光芒一点点地被遮住。若是跳出吃货的视角,眼前的景便是大自然这位画师用画笔勾勒出来的一般,虽不说美得摄人心魄,却也让人为之一震。

                                                     高一 许谢丽泰

   假如你的生活一帆风顺,那一定是出了问题。

   虽然这么说,我现在其实挺想要一个有问题的生活。

    西双版纳之行的第一天,我们拐到昆明去了。说来可巧,去年我们的航班因为大雨延迟,今年我们的航班因为雷暴被迫该换目的地。虽然方式不同位置不同,浪费掉的一样都是时间。

    但有时候我也会想,这真是浪费吗?

进入高中以后,时间显得越发珍贵了。超越者们无所不用其极,在教室,在寝室,白天,黑夜,有人的地方就有超越。在压力的推动下,我也不得不开始好好利用仅有的时间。但事不总是遂人愿,职务,诺言,种种事情总是不期而至,于是海绵里的水又变少了。每每此刻,我总是相当抑郁,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搞会儿学习了,结果肚子又开始痛起来......可转念一想,难道我连自己上厕所都要怪罪吗?于是又释然了。

    老天有着自己的性子,天生不爱遂人愿。但如果真就这么落入窠中,又未免太小气了。有意外才精彩。现实有那么多迫不得已,心无限广远,有时看似的蹉跎,其实又是另一番别样的旅途。

    今天的收获不多,细算来,有在飞机上看到的浩荡天云,有在书本上跋涉的万仞黄沙,也许,也许还有偶遇昆明的那一小段时光。

                                                         高二 向雨馨  

    今早的天是灰而阴沉的,似乎在预示着这一天不平凡的遭遇。我们早早到了办公楼,父母不厌其烦地千叮万嘱。人员到齐后,我们拍下了第一张集体照。此时已是大雨滂沱,我们的路途伴着雨声启程。

     到达机场后,我们有序地完成托运、安检后,便是漫长的等待。三个小时似乎比想象中短暂。站在候机室里,望向玻璃墙外的远方,我想象着接下来十天的旅程,满怀憧憬。

     飞机终于起飞了,云层之上,天是直击内心的纯粹的蓝,让人一下从阴雨中跳出来,愉悦也似乎要四溢出来。但天有不测风云,“因天气原因,我们将备降至昆明长水机场...”的广播声一遍遍播放,恐慌也随之而来。我手忙脚乱地翻找飞机上的资料,对着云南地图上的两地距离傻了眼,原定两个多小时的行程一下没了定数。飞机备降后,我们一个个饥肠辘辘。在等候时,我只觉疲惫缠身,但四周看书,记单词的同学们却让我心生惭愧,忙从包中翻出植物学来认真看看,时间也从书页间缓缓流逝了。

     八点的昆明天仍是微亮的,夕阳如颜料染上了蓝色的画布,是一种平日里少见的净。我们纷纷拿起手机、相机记录下了这一美妙的时刻,也在一天的奔波中得到了自然的慰藉。我想,这也许就是这一次旅途在知识之外能带给我的又一收获吧——暂时放下忙碌的学习生活,以自然为师,以自然为友。

     第一天是跌宕起伏的一天,虽然想起雨林里 的各异昆虫与行程单上“徒步15公里以上”的字眼还是会身子一颤,对于漫漫的路程还是觉得疲惫不堪,但我仍是期待着接下来几天在植物园里的探索与发现。

                                                          高一 常丝琦

        "人生如逆旅,我亦如行人”       ――苏轼

     在我们出发的这一天,长沙卸下了多日的晴朗面容,转而以瓢泼大雨送我们出行。说实话,它还是浇灭了我们一些爽朗的欣喜,代之以湿漉漉的触感与些许郁闷之情。

     这样的雨,好像也奠定了我们一天的基调:拖着箱子走了不知多久才完成登记手续;在机场“被宰”却无可奈何;在飞机上临时被告知须紧急迫降昆明。就在我打字之时,我正坐在候机大厅百无聊赖地等着飞机再次启航。俗话说,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可我们却像是还没开始就已迷失在雾中的行者。

     文字却是良药,给予我宽慰的力量。浏览机场书店时,我惊喜地发现余光中先生的散文集,而其封面上,正是我前天读到的苏轼先生的一句话“人生如逆旅,我亦如行人”,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买下了这本书,翻开书页,是没有尽头的回忆,是娓娓道来的心绪,这是无形之中的感动抚平了焦躁的情感。

     回想过去,我总是走的很快,走的很急,在忙碌的学习经常担惊受怕,焦躁不安。我总是很用力地想去抓住什么,但那些不可言说的东西还是从指缝中流走了,仿佛一个溺水者,害怕不理解的声音将我淹没。深夜躺卧在床,回想一天之中,总有些莫名地窒息。而今似乎是一个转折,我无力完全挣脱这些枷锁,但我或许可以学会与它们平和地相处,学会一个人行走在人迹罕至处,坐看云起时,静待暮日落。

     现在是2018年7月1日晚上7点56分,我在重新排队登机,在我前面的是翘首以盼的游客,在我后面的是满怀希望的学子。未来10天是什么模样?我不得而知。倘若真能如陶渊明先生所说“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方是与自然最好的相处之道吧。

                                                        高二  .雷雅婷

     2018年7月1日,夏令营行程的第一天,也是在各路交通工具上消磨时光、无事可做的一天。

    上午10:30,此次活动的参与者及送行的家长在办公楼齐集,我与几位同学还负责携带了随行的实验设备。全体成员都热情高涨,脸上洋溢着对西双版纳的美好期待。渐大渐急的雨水无法成为行程的阻力,淅淅沥沥的雨声反而成了枯燥车程中欢声笑语的甚好的伴奏。乘载飞机定然免不了繁琐的程序与漫长的等待,但与同学们的相互交流驱散了无趣,也消除了疲劳。我们在机场“享用”了午餐,机场的饭与预料并无偏差,并不可口实惠但足以饱腹。值得一提的是,段某及李某的午餐消费总金额竟达到鄙人的二十四倍,令人唏嘘不已。

       平稳的飞机却让我们的内心无法平稳,西双版纳机场因天气问题而无法降机,现在的我们,身在昆明,不知所措。

        终于,我们又踏上了旅程,在前往西双版纳的飞机上,我回忆起前天的动员大会起来。

        天色渐晚,我在寝室匆忙洗漱后便赶向会室。会室内高一与高二的同学们已到达大半,与之相伴的,是他们的家长。家长们或翻看下发的资料,或与老师交流,亦或是与自己的孩子谈话。他们的眼中透射出的目光中蕴藏着欣慰、期待与些许的忧虑。家父虽然有些来迟,但他因工作而满布血丝的眼也闪烁着爱的光芒。之后便是宣传片的播放与老师细致的讲解,对这次研学之旅有所了解的同学开始憧憬,为老师责任心所触动的家长放下担心。父亲用他厚实的手掌拍我的肩,咧嘴一笑,“我相信你。”我觉着这或许是我这“粗糙”的父亲能给我最好的鼓励了吧。

  以上即本人6月29日至7月1日所感,报告完毕。

                                                        高二  李靖宇

        上午,天空一反这个夏天的晴空万里,变得阴沉起来,乌云聚集着,落下细密的雨。十点半,雨势突然变大,瓢泼大雨,每一滴雨,都掷地有声,聚成一场声势浩大的演奏。我们冒雨,将行李与器材搬上车,又在一路上看着雨中的长沙,最后到达了机场。

         乘上飞机,在度过了两小时后,我们激动地看着那一方小小的窗户后,无垠的云海,看那一片洁白中露出的点点绿地,仿佛大海上偶然露出海面的礁石。越来越近,早已能看到连绵的山脉和那蜿蜒的河流。期待着降落的我们,却突然听见乘务员的广播,由于天气原因,我们只能降落到附近的昆明机场……看着飞机又重新飞回云层之上,我们的心中都五味杂陈。

        今天,我们在忙碌与等待中度过,在等待时,翻开书,仔细阅读几页,也仍然有收获。今天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只能期待着明天或许会发生的故事

                                                             高二 张依

    一年前的7月,一个乌云满天的早晨。小雨打在郡园的路上,激起一片片水花。办公楼一楼,人影攒动。站在人群中的我,一手扶着一只箱子,内心期待着,忐忑着。第一次远离父母,长达十多天的旅程即将开始。

     一年后的今天,仿佛是历史的重演,天空依旧下着小雨,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成了高二的学长。望着一旁叽叽喳喳的学弟学妹们,我仿佛看到了去年的自己。

     车行神速,大巴穿行在一个个街区间,拨开雨幕,窗边水流如注。车上,笑语不断,QQ群里黑照霸屏。

     黄花机场的航站楼对我们也不再陌生,穿行,托运,安检,一切顺利,很快我们就登上了班机。

     云南的大地就在脚下,粗看与湖南并无不同,仔细看来,那交错的阴影分明是小山包的棱角,湖南的山没有的棱角。湖南的山之于云南的,就如江南女子之于北方女子,显得粗犷而锐利。飞机高度低了,低了,眼前的一切看得更真切了,绿色的带棱角的山、红色的一级一级的梯田、蓝灰色的闪着光的水面如沙盘般铺展在脚下,自然之间点缀着小群小群的红顶房子。只一眼,就让人仿佛看到了“世外桃源”,听到丛林鸟鸣,嗅到了清新空气。

      意外的是,飞机又逐渐拔高,地面蒙上了云的面纱。广播里传来空姐的声音:“因西双版纳机场天气原因,客机将备降昆明。”引得客机里一片哗然。无奈只得再忍受一个小时的“坐”刑。唯一令人欣慰的是昆明的天气令人惊叹:风吹微凉,夕阳正好。

       再次登机已是太阳借云彩告别之时,天空的轮廓已黑,只留晚霞在天边。第一次乘坐“红眼航班”,发现夜里云上亦有风光:俯瞰霓虹,仰望星空。

      一天在曲折中结束了,纵有千曲万折,依旧不能阻挡我们继续前进的步伐,明天又是新的开始,加油!

                                                          高二 段骁涵

      窗外一片白色,我们在云间前进,底下是依稀可见的山与村落。绿色之行第一天,我们在飞机上渡过。西双版纳,我们来了!

      人生第一次坐飞机,心里难免有点小激动。起飞后,先是雨滴打在窗户上的痕迹慢慢变为水平,然后忽然没有痕迹的消失,不知不觉我们就来到了云层之上。无法形容的白,白的发亮,白的让人眩晕,恍惚间让人以为来到了南极的冰川,那蓝天就是大海,白云就是冰山,不一样的奇景!
        降落时,慢慢可以看到地面上的山与房屋。以前觉得平常无奇的东西,在天空上这么好看!河流、山川、湖泊、田地...组成了有点好看的样子!我们于是就特别开心地开始讨论地理的地形...
        飞机上也有小插曲:(特别漂亮的小姐姐与小哥哥!)(还有零食与饮料)【吃货属性】在五六点左右临近降落时,我们感觉飞机开始摇摆不定,像是在围着一个地方转圈,不一会儿就传来通知,因西双版纳大雨要在昆明降落,第一反应居然是有点开心,因为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玩所以一天之内体验了白天晚上坐飞机也是很不错的啦!
         绿色之行第一天,云中歌~

                                                             高一  甘好

      重重地把行李箱盖上,深呼吸,挥手和父母告别,我拖着箱子走进了长郡中学。院士街平坦开阔,两边的老院士们朝我和蔼地微笑,我走向期待已久的夏令营。

        天有不测风云,在倾盆大雨中,我们狼狈地正式出发。一路上欢声笑语。

        终于上飞机了!在飞行的两小时里,看书,看剧,睡觉。正当我无所事事,快要把书给翻烂时,飞机开始下降了。我心里美滋滋地想着终于熬出头了,忽然一道晴天霹雳向我打来:因天气原因,我们只能备降昆明机场,无法按时抵达西双版纳。而在昆明机场也要听航空公司的安排,出发时间未定。

        我的心情莫名烦躁,就像有一股无名火在燃烧。手机没电,阴雨天气,航班延误。我不停抱怨,而朋友却拍拍我的肩膀,说:“要有勇气去改变你所能改变的,并有平静的心情去接受你所不能改变的。”

       再次上机已经暮色迫近,看着底下灯火阑珊的城镇,世界是那么渺小,我的心逐渐宁静。抱怨并不能改变什么,虽然飞机延误,影响了我们的行程,但我却看到了原本看不到的风景。

        旅行充满意外和惊喜,一切都用最好的心态迎接。

                                                      高一  李心诚    

         7月1日,乘飞机至西双版纳,因天气变化中转昆明,作此以纪:

                       《江城子•往勐腊》

今日幸乘此班航,左背包,右提箱,夜航空中,何时至远方?且看钱包留货舱,腹已空,望香肠。

转站晚点相扶将,吃青豆,抢红包,手机没电,无刻不心慌。身甩凉风带蚊蝇,今且乱,看明朝

                                                        高一  赵锡杰

夏令营指导老师:邓毅萍,常彬,梁俊书,邓娟,何琼。

图文编辑:何琼,邓娟。

暗中观察

默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