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吴发林其人其事

江西文笔2019-01-10 14:52:54

上面"江西文笔"关注



点击上面音频免费看

   

吴发林其人其事

 

在距离文港周坊村大约一华里的地方,有个村庄叫庄厚村,村里有个老人叫吴发林,是个远近闻名的人物:他做的红薯粉条,可谓独一无二;他做的毛笔梳子,可谓独一无二。

笔者听到有这样的人,自然是坐不住,很快挤出时间,拜访吴师傅。

来到庄厚,吴师傅正和夫人一起在做毛笔附毛。

吴师傅是个爽快人,还没问笔者的来意,就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吴师傅今年七十七岁。14岁开始学制笔。学了三个月,开始了大跃进,不得已,全行业停工。到了1960年,因为有点文化,做了村里的会计。1964年,因为性格直爽,和社教干部起冲突,被斗了八天八夜。后来虽没有怎么样,但也辞“官”不做,离开家乡,到了临川的云山人民公社。

云山人民公社有个毛笔厂,工人大部分来自李渡。正因为沾亲带故,他很快进了笔厂。但不久就发现厂里人浮于事,厂领导纠纷不断。他因为给人民公社提建议,解决了厂里的难题,公社领导因此也关注到他,看笔厂没有会计,让他做了笔厂的会计。


在云山笔厂的五年,是吴师傅得意的五年。

这五年里,值得他骄傲的事是,娶了个有文化、又能干的贤惠妻子,妻子这么多年来,一直跟着他,风风雨雨,吃了很多苦,也收获很多快乐。

这五年里,也有他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奇遇。一次,他送一板车毛笔到唱凯百货批发部。七月的天气又闷又热。回来的路上,碰上了两个妇人焦急的东张西望,旁边还有个小男孩,好像热痹了。他是个热心人,马上上前察看,凭着略微懂点中医,给小孩放松不到几分钟,小孩子就醒过来了,面带红色。看到没有了危险,他接着和妇人一起把小孩带到医院,后来还送他们到了家,看到一家人手忙脚乱的样子,他悄悄地回了笔厂。

过了两个月左右,上次救过的小孩家人来到厂里找他,买了热水瓶等礼物,说是要来报恩。他们聊的开心,很快就熟悉了,并相约下次多来往。

后来一次闲来无事,吴师傅真的到那个小孩家去玩,了解到他们一家除了正式工作以外,还有一门做梨木梳的手艺。吴师傅是个见到喜欢的工具就会手痒的人,他要求他们送工具给他,那家人也爽快地答应了。

就这样,他在厂里,没事就琢磨着,怎样使用木梳工具做牛骨梳子,把它用在毛笔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吴师傅就研究出了做毛笔梳子的方法,但一直都是做了自己使用。

后来也偷偷地跑到临川大岗去,因为那里有毛笔厂。在那里,有人要梳子,他也卖。


一次,大岗的一个老师傅看了吴师傅的梳子,高声说道:“打酒来,买菜来,到我家里来”。吴师傅果真买了八块钱的酒菜,来到栽禾头村陈秋德师傅家。陈师傅看他客气,就将制作梳子从头至尾演示给他看。并教了他很多诀窍:如何选料,选料不好,制成了骨梳也会翘起来;如何做到一块骨头多做几把梳子;做梳子不能用熟骨;梳子用久了,如何洗……由此他的手艺大有长进。

到了八十年代,文港的毛笔市场渐渐火爆。他开始拿自己的梳子到皮毛市场上出售,一直到今天。

吴师傅是个什么都会做的人,不在乎手艺能够赚多少钱。况且做笔梳,本身也是不赚钱的活儿:一方面牛骨难得,六齿到八齿的牛骨最好,十二齿以上的牛就老了,骨头就不能用了;另一方面是利润不高,而且一年也就能够生产两百来把,想混口饭吃都难。再者一般人很难坚持,想学的人很少。我和吴师傅见面一个小时内,吴师傅就感叹了几次,牛骨梳子好处多多,对手没有伤害,即使伤了手,也不会化脓,第二天还可以接着工作。铁梳、不锈钢梳都比不上。可惜,将来很可能这门手艺要失传了。

制笔师徐华荣说,不要小看一把小小的梳子,裁料、刨骨、锯齿、打磨样样都要功夫。做骨梳,没有领悟到诀窍,就不好用,也不禁用,使用寿命极短。

吴师傅有一门手艺,有一份情怀,我们为他点赞!


更多毛笔资讯

长按下图3秒识别二维码关注

长按关注作者及公众号(丄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