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如何伤害一个好姑娘

大话校园2018-10-09 11:55:17


作者:宋小君


男人在懂得如何爱一个姑娘之前,往往会无师自通地懂得怎么伤害一个姑娘。

其实,伤害姑娘这件事也需要特别的技巧。

怎么伤,用什么伤,伤到什么程度,每一样都是残忍的学问。

在此仅仅列出伤害姑娘的五种武器。

第一种武器,暧昧。

暧昧的字面意思是“爱日未日”,大致意思是,让姑娘以为你对她有意思,实际上你只是在享受过程,钓不在于鱼,攻心为上。你最想看到的就是二十来岁的漂亮姑娘被你牵动神经,忽上忽下,一会儿在云端,一会儿又跌入地狱,永远都不明白你的真实想法,永远跟不上你的节奏。

姑娘就像是提线木偶,被你左右着情绪。

暧昧对姑娘的杀伤力无穷,但对自己的伤害却可以忽略不计。

“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承诺”。

“是你想太多,我从来没多说。”

“我只是把你当朋友。”

暧昧高手往往能不动声色地让姑娘小鹿乱撞。

年轻时候的杨过,长得帅,又带着坏,女子一见误终身。

杨过给陆无双接骨,装成傻子,让陆无双叫自己傻蛋,自己叫她“媳妇儿”。

暧昧的初级阶段是称呼上的暧昧。

我们的青春期,互相有好感的男孩女孩总以兄妹相称。

称呼上的潜移默化,让陆无双觉得自己就是杨过的媳妇儿,当有一天,杨过不再如此称呼她,而要和她结拜成兄妹的时候,陆无双开始领受痛苦了。

这个称呼之于杨过,只不过是个玩笑话。但之于陆无双,却是一种独特的暧昧。

程英给杨过疗伤的时候,抄写诗经上的句子,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杨过昏迷之际,误把程英当做小龙女,当即当即张臂抱住她身子,叫道:“姑姑,过儿受了伤,你别走开了不理我。”

暧昧的第二阶段是肌肤之亲。

讲究的人肌肤之亲不能刻意,要自然流露。

杨过是受了伤,昏迷,认错了人,错把姐姐当当姑姑,因此就算姑娘不愿意,也能解释。

过马路的时候自然而然地伸手揽住姑娘的细腰。

散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姑娘的小手。

等电梯的时候故意掉落东西制造亲近。

都是制造暧昧的时候常用的手段。

暧昧的杀伤力在于,想要暧昧的人并没有走心。

将来姑娘受到伤害,也只是她一厢情愿。

暧昧是包裹着蜜糖的刺,吃下去的时候甜甜蜜蜜,消化的时候撕心裂肺。

杨过暧昧之后,与陆无双和程英结为兄妹,自己飘然而去。

留下两个妹妹,心里被填满了,再也容不下别人。

陆无双发足奔到山颠,四下遥望,惟见云山茫茫,拿有杨过的人影?陆无双心中大痛,哽咽道:“你说他……他到那里去啦?咱们日后……日后还能见到他么?”

程英道:“三妹,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她话虽如此说,却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杨过轻轻地来,轻轻地去,留下了一堆暧昧,没带走一片云彩。

暧昧的后劲极强,中毒太深的姑娘,往往要穷尽一辈子去忘记。

譬如郭襄就是中毒最深的。

香港女作家林燕妮曾经对郭襄做过一番总结。

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生。只恨我生君已老,断肠崖前忆故人。

郭襄不该去风陵渡,不该听见别人说起神雕侠。

杨过不该在郭襄生日的时候送她三件大礼。

暧昧的第三阶段是“让全世界都看到你的幸福。”

杨过送给郭襄两千只蒙古兵将的耳朵,烧了蒙古二十万大军的粮草,归还了丐帮的打狗棒。

郭襄在这个生日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而这种满足感在郭襄以后的人生岁月里,恐怕再也不会有了。

杨过在郭襄生命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之后,携小龙女归隐,郭襄见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

此后,郭襄浪迹天涯,希望能偶遇杨过。

她腰悬短剑,脸上颇有风尘之色,显是远游已久;韶华如花,正当喜乐无忧之年,可是容色间却隐隐有懊闷之意,似是愁思袭人,眉间心上,无计回避。

可惜,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裏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暧昧作为伤害姑娘的第一种武器,杀伤力足以触及灵魂,姑娘穷尽一生,也未必能痊愈。

实在是居家旅行,负心薄幸的必备武器。

第二种武器,背叛。

背叛的杀伤力在于否定。

否定了姑娘对你一心一意的付出。

否定了你曾经对她承诺过的所有誓言。

否定了爱情本身。

背叛是将一段感情推向深渊的最快办法。

背叛能让一个姑娘怀疑自己的整个人生,甚至变成另外一个人。

赤练仙子李莫愁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初出茅庐的李莫愁,几乎是个傻白甜,遇上陆展元,少女心洞开,幻想与陆展元双宿双飞,老翅几回寒暑。

为了陆展元,李莫愁被古墓派逐出师门,放弃了一种生活方式。

临别之际,李莫愁赠与陆展元一抹方帕。

陆展元离开之后,却将李莫愁抛之脑后,娶了何沅君,生了孩子。

李莫愁守着空许约,到最后都成了空,自此性情大变,一枪热爱成了仇恨,成了江湖上说起来都怕的女魔头赤练仙子,大闹陆展元和何沅君的婚礼,要不是天龙寺的高僧为了保护陆展元夫妇,与李莫愁定下了十年之约,大概意思就是,十年之后再算你们的旧账,这十年让人家夫妇好好相爱。

说起来这个高僧也算公正,虽然是横插了一道,但也没答应管一辈子。

不料,十年之期内,陆展元惊惧交加,因病去世,何沅君自杀殉夫,只剩下李莫愁一人,还带着说不清是爱还是恨的情愫,孤孤单单地活在世上。

最后,在绝情谷中,受情花万针攒刺,想起旧情人,并没有悔恨,葬身火海之时,高唱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其实最好的爱情应该是始终温润的,怎么会忍心让心爱之人生生死死,生不如死呢?

陆展元的背叛,直接影响了李莫愁的一生,可悲可叹。

由此可见,背叛的杀伤力何其强大,后劲十足,几乎可以称之为伤害姑娘的核武器,一旦使用,终生有效。

第三种武器,欺骗。

欺骗也是伤害姑娘的利器。

欺骗能带她去天堂,也能推她进地狱。

姑娘是敏感的动物,这样的天性使得姑娘在爱情里处于弱势的地位,姑娘进入一段感情里,带着美,带着笑,带着自己所有的好,但唯独不带智商。

这就使得姑娘几乎无法抗拒男人的甜言蜜语。

而这些甜言蜜语当中,如果隐含着欺骗,姑娘几乎无从辨别。

所以你看社会新闻,经常有姑娘被网友骗,被男友骗,轻信是姑娘最大的弱点。

欺骗的方式分很多种。

一种叫“空许诺”。

尽管诺言这东西无数次被戳穿,但又似乎不妨碍它无数次被相信。

姑娘都没有安全感,在感情里总会期许未来,因此姑娘总是轻信诺言。

明明未来没有她,却用言语给她塑造一个细节逼真的规划。

明明只是因为寂寞,却说爱她。

明明知道,她只是你人生路上的匆匆过客,却许诺她要带她一路走到底。

一种叫“等我”。

总是希望姑娘在原地等,所有事情都比她重要,她总是排在时间表的末尾,看着日历细数着日子,何日君再来?

总是在姑娘内心这团火就要熄灭的时候,再加一把柴,增添一丝暖意。让她等着你,耗着她,享受这种状态,想她时去看她,忙起来完全不记得她。

忽冷忽热,在若即若离中,把控着全局,这时候姑娘就像是一个热气球上的负重,随时可以被抛弃。

第四种武器,来了又走。

写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处处留情的段王爷。

段王爷几乎完美地符合了潘驴邓小闲的男人标准,论地位,他是大理帝国的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论武功,他会正宗的大理段氏一阳指。论长相,小说里写他“一张国字脸,神态威猛,浓眉大眼,肃然有王者之相”。

除了这些硬性条件,更重要的是,段王爷对女人特别有一套,懂得因地制宜,教秦红棉五罗轻烟掌,一套掌法让秦红棉相思成疾,念兹在兹,无时忘之。说起甜言蜜语来,更是段位极高。

举个例子,秦红棉和甘宝宝遭遇战,秦红棉怒道:“你快放我走。我师妹越长越秀气,我便越长越丑怪,你瞧着我这丑老太婆有什么好?”

段正淳一听,这时候怎么能让美人伤心?

于是说了一段堪称教科书的甜言蜜语。

段正淳道:“红棉,你倒照照镜子看,倘若你是丑老太婆,那些写文章的人形容一个绝色美人之时,都要说;‘沉鱼落雁之容,丑老太婆之貌’了”。

秦红棉当即酥了。

更不用说那句经典的“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一套掌法,一些甜言蜜语,一些小儿女情长,然后给无知少女秦红棉留下了一个孩子,自己又去云游泡妞去了,让秦红棉终其一生都忘不了他,独自一人抚养木婉清长大。未婚先有女,为了避嫌,只能让女儿叫自己师父。

叫甘宝宝叫“宝宝,亲亲宝宝”,虽说肉麻得不像一个王爷该说的话,但对于女孩绝对有杀伤力。

甘宝宝怀了段正淳的孩子之后,不得不下嫁万劫谷的钟万仇,生下了女儿钟灵,恰恰钟万仇生怕自己的老婆被抢走,下令姓段的人不得入谷,绝不敢低估姓段的男子泡妞的种族属性,几乎到了神经质的地步。

多年以后,再次相逢,甘宝宝已嫁做人妇,无奈身在万劫谷,心却在大理,但是言语间只能说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是自己的丈夫钟万仇。

段正淳听了不由得肃然起敬,不敢再提旧日的情意,口中虽然不提,但见到甘宝宝白嫩的脸庞俊俏如昔,微微撅起的嘴唇樱红如昔,心中又怎能忘得了昔日的情意?听她言语中对丈夫这么好,不由得一阵心酸,长长叹了口气,说道:“宝宝,我没福气,不能让你这般待我。本来……本来是我先识得你,唉,都是我自己不好。”

你看吧,自己不要,别人要了自己又眼馋。一番话说得少妇甘宝宝心笙摇动,往日的情愫涌上来,几乎把持不住。

段王爷泡妞段位之高,令人赞叹,几乎亲身验证了什么叫“女子一见误终身”。

而被段王爷误了终身的姑娘们,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阮星竹算是最幸运的,她家教森严,胸无城府,你来就来,你走了我也不送,生下段正淳的两个女儿之后,交给别人抚养,自己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隐居。段正淳和她相处几乎是最没有压力的,也得亏阮星竹这种乐天派的性格,才没有在段正淳这位最著名的播种机离开之后,产生反社会人格和心理变态。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康敏和李青萝。

康敏亲身证明了什么叫,女人可以把仇恨当成一种事业。

康敏从小家境不好,穿不起裙子,看到别人有漂亮衣服,她不是要偷过来,而是用剪刀剪碎。康敏对待男人和对待衣服的态度一样,得不到的就毁掉。

康敏自负美貌,上天给女人最好的通行证就是一张漂亮脸蛋儿,段正淳形容康敏,令人一见心醉,真抵得上三斤烈酒。

如果段王爷取了康敏,康敏得了荣华富贵和心爱的男人,或许人生就能从此改变,用不着勾搭不成乔峰,反而便宜了白世镜和全冠清之流。

后来,康敏终于逮到了机会,打算一口一口地咬死段王爷,烛畔鬓云有旧盟成了康敏心理变态的助推器。

李青萝是无崖子和李秋水的女儿,后来嫁到了姑苏王家,成了王夫人,两大爱好就是逼出轨的负心汉回家杀妻,用人体器官做花肥种茶花。

而这两个爱好都直接来源于段正淳。

爱茶花是爱屋及乌,因为段正淳喜欢,茶花也是两个人恩爱的见证。

而得知自己被小三之后,李青萝就逼着段正淳回家把正妻刀白凤干掉,段正淳只好逃跑。

没有得逞的李青萝于是就有了没事就出去寻找婚内出轨的负心汉,一旦发现,就逼着负心汉回家杀妻,可见其中毒之深。

而李青萝的结局大概也是最惨的。

段正淳其他的女人,虽然受苦,但至少一心渴望着能和段正淳再结良缘,梦始终没碎,而段正淳对每个女人也都爱得死去活来。

唯独最后,为了保护李青萝,说了不爱李青萝的狠话。

“你这贼虔婆,猪油蒙了心,却去喝那陈年旧醋害得我三个心爱的女人都死于非命,我手足若得了自由,非将你千刀万剐不可。慕容复,快一剑刺过去了啊,为什么不将这臭婆娘杀了?”

段正淳说的是反话,本意是不想让慕容复杀她,然而在李青萝听来,确实字字戳心。

“段郎,你从前对我说过什么话,莫非都忘记了?你怎么半点也不将我放在心上了?段郎,我可仍是一片痴心对你。咱俩分别了这许多年,好容易盼得重见。你……你怎么一句好话也不对我说?我给你生的女儿语嫣,你见过她没有?你喜欢不喜欢她?”

自己做了二十几年的梦被段正淳的一番话彻底击碎。

绝望之下,扑向了慕容复的长剑,殒命而去。

虽说段正淳对每一个姑娘都十二万分用心,对每一段感情都全情投入,最后也以身殉了爱过的女人们。

但是最好的爱情不仅仅是甜言蜜语,也不仅仅是给她一段回忆,最好的爱情是长相厮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能不朝朝暮暮?

段王爷进进出出姑娘的生命,先是让她们饱受相思之苦,最后彻底玩儿死了她们。

风一样的男子段正淳,可算是已经练成了伤害姑娘的绝技。

第五种武器,负心薄幸。

杜牧写“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古人写诗,泡妞,出世入世都离不开姑娘。

杜牧写的诗多,泡的妞也不少,薄幸只发生于妓女之间,薄幸锦衣郎也多少有点自己觉得很骄傲的意思。

但是对于如何伤害一个姑娘这门技能,负心薄幸杀伤力巨大。

可以改变的姑娘的人生观和对男人的看法。

所有才有那么多不再相信男人的女人们,才有那么多发誓要杀进天下负心汉的侠女。

杜十娘把终身托付给李甲,打算和李甲渡江回家,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料,李甲终究还是俗人,杜十娘毕竟是风尘女子,李甲害怕带杜十娘回家,被父兄责罚,在觊觎杜十娘的富商孙富的恐吓下,李甲实际上是把杜十娘卖给了孙富。

李甲也是个没心机的人,直接就把孙富的计策说给了杜十娘听,杜十娘一听,一整颗心都寒了。当即挑灯梳妆,花钿绣袄,极其华艳,香风拂拂,光彩照人,打扮完了,天也亮了。

杜十娘要来了孙富的白银一千两,连同自己收藏多年的珠宝,一箱接一箱地投入滚滚江水中。

杜十娘最后对李甲说的一番话,又绝望,又心碎,一颗真心托付错了人,大概是女人最惨的结局吧。

“我风尘数年,有一些积蓄,为的是我的后半生。自从遇到了你,山盟海誓,白首不渝。离开的时候,我带了百宝万金,想带着给你父母做见面礼。或许你父母会怜惜我有心,接纳我,我便生死无憾。”

“谁知道你不信我,听信别人的谗言,为了一千两银子,负了我一片真心,我椟中有玉,你却眼内无珠。我本就命不好,好不容易离了风尘,却又被你抛弃,我不负你,你却辜负了我。”

说完,便抱着宝箱,投入江心,可惜一个如花似玉的名姬,葬于江鱼之腹。

可见,负心薄幸可以毁掉一个姑娘。

以上五种武器杀伤力极强,随着男人阅历的增长,段位会越来越高,最终防不胜防,练习到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地步,终成一代宗师。

最后,愿每一个姑娘,都能看到这篇文章,最终和古墓派创始人林朝英一样,创造出了招招克敌的玉女心经。


(作者简介:宋小君,作家,编剧。想做个会讲故事的人,打算写一百封长长的信,致我所爱,玩把情怀。写情诗,成了姑娘眼中的流氓祸害,又痞又坏。)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大话校园”,查看更多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