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何学明:云山,我生命里的故乡(一)

兴凯湖文学2019-02-10 09:55:21

总第0578期

纪念北大荒开发建设七十周年


何学明

云山,我生命里的故乡(一)



1、荒原、篝火、青春


激情点燃荒火,乐观驱赶寂寞,坚韧构筑家园,开拓连接未来。一路走来的云山农场,用山水之城,桃源新居,广袤原野,现代农业,新兴工业,共富产业,将安居、保障、乐业和幸福穿成了串,连成了片,渗透于黑土地,滋润在云山人的心田。

那份宁静安谧,那份殷实富足,那份安享充实,那份安定快乐,都写在了云山人的脸上,写在了老垦荒人战斗过的土地上。云山用其秀美的容颜,坚定的信心,创造的勇气,幸福的生活,为云山的老垦荒人以慰藉和安慰,给垦荒的历史延续了一个更美的蓝图和向往。给云山的后代以激励和奋起。在荒芜的土地上书写北大荒精神的传奇,在云山明媚的阳光下,展示出迷人的风采。让老垦荒人安心的安度晚年,让新一代云山人齐心共创新未来。

历史在1963年的春天选择了云山,一代人,战天斗地,开垦荒地,兴修水利,马架子搭起了垦荒人最初的家,蚊子小咬阻不断年轻人甜蜜的梦乡;暴风雪,大烟炮,吹不灭他们信念的灯火;泥泞、荒凉、饥饿和艰辛挡不住他们开发北大荒的道路;孤独、寂寞、黑夜和肆虐的狼嚎吓不退他们一路向前。

火热的垦荒场景,沸腾的垦荒岁月,艰苦的垦荒生活,铸就了老垦荒人坚韧不拔、迎难而上、以苦为乐的垦荒精神,书写了北大荒精神的壮美诗篇。

我们的历史,有荒山、荒地和沼泽,有炊烟、车鸣和欢笑;我们的历史,有草房、油灯和火盆;有粮票、布票和油票;我们的历史有镰刀、锄头和铁锹;有汗水、泪水和血水;我们的历史,有纯真、烂漫和爱情;有白桦林、雪爬犁和狗皮帽子;我们的历史,有蚊虫、野兽和难捱的长夜;有钟声、号子和激昂的喇叭声;我们的历史,有荒火、大水和干旱;有铿锵的誓言,起早贪黑的劳作和站在原野上一眼望去的豪迈;我们的历史,有生活的变迁、政治的更迭和面貌的翻天覆地;又一次见证和印证了人类历史的开发和建设的神奇壮举和前无古人的奇迹。

青春,是人生最美好的季节,是最值得回忆和珍藏的岁月,他们的青春在云山度过,他们的血汗在云山挥洒,他们的欢笑刺破了漫漫黑夜。他们的激情融化了皑皑冰雪。那些火热的生活,鲜活的人物,都铭记在云山历史的画卷里,云山人民不会忘记!

如今他们老了,很多人已经长眠在他们开垦过的土地,让我们向云山的老垦荒战士致以崇高的敬意,向那些逝去的老垦荒战士致以深切的哀悼。

历史延续,50多年的风雨,50多年的跋涉,50多年的改变,50多年的奉献,云山有了今天的模样,岁月有了崭新的颜色,安养晚年的老垦荒人,在现代化的小城里,感受他们创业后的欣慰和满足,感受新时代丰富多彩的生活,那份豪迈,那份幸福,只有亲身经历和参与过云山建设的人们才会有,这些可能是他们不曾想到的美丽,但却是他们奋斗所希望的更好。云山的美丽,云山的富足已经成为云山人的骄傲。

城在山中,水在城中,城中有山,水中有城,山水相依,山城相连,车在田间行,人在画中游。广袤的原野,现代化的小城,完备的公共服务,覆盖全员的养老、医疗保险,让安居在云山的人们,享受着大城市的便捷和舒适;享受着有保障、有尊严的生活;享受着清新空气、绿地山林和碧水蓝天的滋养。50年的云山,有了更美好的未来。

我们不能忘记,转业官兵、支边青年和知识青年的开发和创造;我们不能忘记各个时期农场领导带领云山人民与自然灾害作斗争的火热场面;我们不能忘记今天的农场领导,大手笔描绘云山的新蓝图,大动作建设云山新景区,大气魄战胜重重困难,换来了云山天翻地覆的巨变。

历史选择了云山,云山无愧于历史;云山选择了青春,青春挥洒在云山。铭记云山的艰苦岁月,展望云山的愿景,让北大荒薪火相传,再现新云山新辉煌。

2、云山农场建场五十周年巡礼


   

     2013年9月8日,云山农场庆祝建场50周年大会在云山广场举行,全场人民目睹和亲临了这场半个世纪的庆典。

    进入2013年,农场党委确立了场庆50周年的主导思想和具体的实施方案,本着喜庆、节俭、全员参与和高水平展示云山农场建场50周年的丰硕成果的主旨,不奢侈、不排场,不外请,不摆宴,不备礼,用简单热烈和实际,与全场人民共同欢度自己的节日。从征文比赛、演讲比赛、知识竞赛、篮排球比赛、钓鱼大赛开始,拉开了云山庆祝建场50周年系列活动的帷幕。管理区、社区、医院学校的十余个专场演出和百场巡回演出,更是把云山50年的风雨历程展示的栩栩如生,感人至深。威风锣鼓队、腰鼓队、学校百人军乐团,农场广场舞表演等展示,更是表达了云山人民喜庆、热烈的庆祝气氛,把农场庆祝活动一次次推向高潮。庆祝建场50周年晚会,在配乐情景叙事长诗《岁月赞歌》的参演中达到了高潮。那难以忘怀的历史画卷,那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那艰苦岁月的垦荒人物,一次次敲击着人们的情感之门,很多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很多人感慨,很久没有这样感人的故事了,很久没有这样流泪了,很久没有这样感动时刻了。农场50年波澜壮阔的历史,感动了云山人民,激荡了人们火热的爱场情怀,农场50年恢宏的发展经历,感动了那些老转业官兵、支边青年和前来参观的知识青年,知青代表李达生,在上台接见参演演员时,深情的说:“你们演得太好了!”还能看出他激动的心情和无以言表的满足。

    云山的事业发展到今天,是三代人,尤其是第一代垦荒者战天斗地,向地球开战伟大精神的写照,是第二代、第三代人继承,发扬北大荒精神的真实写照。

    应该看到,老一代云山人,他们老了,渐渐的我们离他们远了,很多艰苦的岁月,被后人忘记,很多应该继承和发扬的东西在渐渐失去,一些人,不知道自己家乡的历史,不懂的怎样去爱自己的家乡,不明白老一代人,为什么要献了青春献子孙,献了子孙献终身,这种深情和眷恋,难道只有他们可以有,我们的后代就该淡忘和漠然吗?“三项教育”是筑牢垦区之根,热爱垦区之情,筑梦垦区之志,大展垦区之势一项重要的教育实践工程,我们必须让我们的后代,知垦史,知感恩,知奋起,用北大荒精神的高原之水,浇灌和滋润他们的心田,感化他们的理想,促成北大荒更神圣的崛起。

云山50年的历史波澜,在我们的内心激荡,火热的生活,艰苦的岁月,高昂的斗志,奇迹般的今天,都让我们一往情深的爱着这片土地和耕作在这片土地的人们,信心百倍的朝着垦区的宏伟目标迈进。

让云山人民过上高质量,有尊严,高水平的小康社会的美好生活,是几代北大荒人的期望,相信,这一天会如期到来。

3、父亲的北大荒


 父亲祖籍甘肃武都,家在大山深处,崎岖陡峭绵延的山路,阻隔了许多人走出大山的脚步。父亲家境贫寒,十一二岁,就给地主放羊,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经常会遭到地主的打骂,身上,至今还留有地主放狼狗撕咬的痕迹,在父亲十五六岁的年纪,县上来了解放军,饱受饥渴、苦难的父亲,听到这个消息,背着母亲,扔下皮鞭,投奔了解放军。接着,父亲参加了抗美援朝,他是铁道兵,敌机的轰炸的主要目标就是我军的铁路线,那是志愿军后援命脉,有时为了赶修被炸毁的铁路,他们必须冒着美军飞机的猛烈轰炸、扫射的危险,很多人因此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父亲也有很多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父亲是幸运的, 他也经常满足的说,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是幸福的,我们看到了北大荒的今天。

 1954年,还没有来得及拭去战争的风尘,一道命令传来,父亲打起背包跟随王震将军来到了北大荒,成为第一批走进莽莽荒原的转业官兵。

 那个年代的艰难和困苦是现在人难以想象的,杂草丛生,野兽出没,蚊虫叮咬,冰天雪地,炎热难耐,饥饿、疾病时时袭来,人拉肩扛的垦荒生活让他们吃了很多的苦,马架子就是他们的家,他们边生产,边建设,炸石头、伐木、排水、翻地、播种、收获等让青春在荒原绽放出美丽的花朵,扫盲班上,父亲是学的最好的学员,后来因为学习好被派去接城里的下放人员,开赴垦荒前线。因为机灵父亲还在西岗当时的农垦局所在地为王震将军站过岗,这些后来都被他轻描淡写的一笑而过,后来到了农场,在这里认识了支边的四川籍青年冯香儒,也就是我的母亲,他们在垦荒的火热岁月里结了婚,在北大荒安了家。艰苦的岁月,火热的生活,父母的爱在这里结出了果实。那时虽然还很小,却也可以感受到家的温暖和生活的美好。

 父亲是个平凡的人,一辈子可能连组长都没有干过,做着普普通通的事情,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这些也成就了他豁达,低调的人生准则,凡事不计较,凡事想得开,到现在85岁了,仍然健健康康的,也许人的愿望高了就不能停步,人就不容易幸福,也容易得病,像父亲这样,把基调降到低点,没有过多的奢望和追求,反倒让他坦荡了许多,也健康了许多。艰苦的生活是简单的,简单的生活是轻松的。岁月没有削弱他们的意志,和生活的渴望,在荒凉的土地上,父亲和母亲的家温暖,温馨。 

 我依然记得,我考上师范时,他在众人面前的自豪,依然记得送我上学的路上,默默无语的父亲,依然记得,父亲歪歪扭扭的来信里满含的牵挂和深情;依然记得,我走了很远了,父亲仍然远远的看着我的情景,那份爱无声却有无限的温暖。

 做了父亲以后,才懂得了父亲,我也同父亲一样,学会坚韧,学会豁达,学会沉默,学会爱。在我的身上延续着父亲的期望和血性。

    1970年,父亲就失去了爱人,我的母亲在那场震惊全国的4.18大火中牺牲了。悲痛让父亲一下子白了头发。每一年的清明,都会看到母亲墓上的鲜花,那是父亲徒步7、8里路献上的哀思和怀恋。

 父亲老了,我也已经五十多岁了。是父亲把我送上了人生之路,是父亲告诫我要进步,要像母亲那样去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的每一步是父亲默默的看着我远行。
    如今,父亲已经八十五岁了,身体依然还好,只是身子佝偻了,举步迟缓了,但对我们的爱还是那样的深,一次家庭聚餐,父亲说,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可能陪不了你们了,一句话,说得我泪流满面,心里酸酸的,他多想再陪我们多走一段啊,他多想再多看看他的北大荒,他深爱的故土,这是一个老人对他工作战斗过的地方一份痴情和眷恋。

父亲的青春和爱在北大荒,父亲的梦和期待在北大荒,父亲的一辈子,在北大荒,父亲全部的爱在北大荒。

父亲的北大荒,是一段平凡的往事,确是我们家族崇高的丰碑,父亲是一本教科书,教会我们生活和做事,教育我们爱我们的北大荒。

    我注定会在这里生活一辈子,父亲的北大荒就是我的北大荒,我和我的儿女们坚守着父亲的北大荒,生生世世爱她,世世代代供养这块神圣的土地。

4、我的母亲


  

   母亲离开我们四十七年了,正值青春年华,一腔热血,却在公元一九七零年四月十八日,为扑救荒原大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我们悲痛这样的逝去,我们痛哭母爱的陨落,更为母亲伟大的人性自豪。
      母亲是支边青年,20世纪50年代末来到北大荒,当时有一句熟语叫: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北大荒一片荒凉,但自然的环境保护的非常好。那时的十万转业官兵中,女性很少,流传着:北大荒,真荒凉,又有狍子来又有鱼,就是缺少大姑娘的顺口溜。为了稳定开垦队伍,国家从四川、山东等地派来了一大批的支边女青年,这些官兵才有了媳妇,有了家,北大荒才真正的稳定和热闹起来。母亲就是这样来到了北大荒,与父亲结了婚,在北大荒落了脚。她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工作起来干净利落,积极要求进步,成为当时连队的骨干力量,她带领的农工班,成为连队的红旗班组。无论是家庭还是工作,母亲都做的井井有条,我们也感受了家庭和母爱的温暖。
      一九七零年四月十八日,一道紧急命令传到连部,与四连交界的十二连的草甸子着火了,国家的财产受到严重的威胁,由于当时人们的愚昧,错误的认为大火会烧过中苏边境,引起国际争端,当时的中苏关系很紧张,为了防止大火越境,命令周边的连队要不惜一切代价扑灭大火。后来长大后才知道,我们这里距中苏边境很远很远,根本不可能会烧过边境,但当时的政治的极左倾向和林彪的:火光就是命令,火场就是战场的政治倾向,把人们的热血卷起,扑救不讲方法,迎着大火扑救,当时的大火借风势有几丈高,弱小的生命怎么能够和无情的大火抗衡,大火吞噬了二十多位年轻的生命,最小的还只是学生,烧伤达百余人。当时的大火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派飞机接送伤员,周总理亲自批示,黑龙江省、兵团及四师和农场积极采取措施进行抢救,我的母亲冲进大火,就再也没有出来,后来是被救护队抬出了火场。那一夜,我们姐弟三人蜷缩在家里的火炕上,等待父亲寻找的结果,那一夜的情景让我终生难忘。后来我们知道了母亲的消息,撕心裂肺的痛楚,让我们一家人,痛不欲生。我们失去了母亲,父亲失去了爱妻。每一年的清明,我都会看到母亲墓上的鲜花,那是父亲献上的,寄托了一种痛失的哀思。我们也会来到母亲的墓前,静静的和母亲交流,送上我们的深深思念。
    四十多年了,母亲仍然活在我们的记忆里,我们过早的失去母爱,对我们的人生也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但还好的是,我们都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好好的活着。

5、小孤山


    

    我的家在小孤山下,童年的我们就以小孤山为游乐场,演绎了许多的美好回忆,至今回想仍能忍俊不住的笑出声来。
    小孤山海拔在100多米,山上长满了各类树木和杂草,南坡坡势趋缓,适宜攀爬,北坡陡峭,又有石场的突兀嶙峋的裸露青石。由于人们经常上山,逐渐踩出一条路来。我们的童年就在这里度过的。
    每个季节,我们都会有不同的游戏围绕小孤山上演。
    冬天,我们会爬上山,找一根棍子,骑在上面,顺着山坡的小路滑下来,时而陡峭,时而转弯,时而平缓,我们用木棍控制着速度和方向。熟练的孩子会很快的滑到山下,有时控制不好,还会撞到大树上,或弄得人仰马翻。记得有一回我和伙伴、班主任洪老师上山,我主动带着老师下山,原本想在老师的面前表现一下,结果闹得我撞到大树上,老师也甩出去很远,弄得我好尴尬,脸红红的。老师却拍拍我身上的雪,对我微笑着说,真过瘾,下次我还坐你的雪杖。我在懊恼的同时收获了关爱和理解,心里甜甜的。还有一次上山,玩雪杖,图块,结果重重的撞到大树上,很久没有喘过气来,当时把自己吓坏了,过了一段时间,没事了,才回过神来。
    春天,我们会上山,采野菜,采花,像映山红,还有一种开得很早的黄色小花。回来插在钢笔水瓶,酒瓶里。春天的花,虽然不够芳香和美丽,但在严寒中第一个开放的就是最美丽的。
    夏天,我们会上山藏猫猫,满山遍野的搜寻,乐趣很多很多。年龄大的孩子,会跑到很远,很险的地方藏起来,我们就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找寻。记得有一回,一个大孩子,藏到了已经裸露在外的棺材里,把我们吓坏了,那时的玩耍淋漓尽致,没有顾忌,更不会想到危险、安全什么的,痛快的感受尽在其中了。
    到了秋天,我们会上山采榛子,我们认识了毛榛子,在白桦林里采蘑菇,剥去桦树皮,回家引火,都让我们多小孤山有了深厚的感情。每次来到这里,都会抬头看看小孤山,或上去走一走。找寻过去的影子。
    小孤山在我的童年是高大的,它承载我们多少的欢乐和美好的向往。如今我们大了,再看它时,会觉得它矮小了,像一个老人。但梦中的小孤山,仍然高大,仍然充满诱惑。
    现在,我离开了小孤山,但还可以远远的看见它,每一次望到它,都会有童年的记忆涌现。
    我记忆中的小孤山,你是我童年最浪漫的寄托,你是我深情的眷恋,你是我梦中笑出声响的故事,你是很多我的伙伴,走出童年,最好的馈赠。
    也许我还会到小孤山看看,但心中留有的印记,会让我快乐不已。

6、童年的印记


       

    我是北大荒出生的,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那时的北大荒,还是荒凉和贫穷,没有现在的高产技术,没有优良的品种,,没有现代化的农业机械,生活还是很苦的,定量的粮油,对于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者来说,实在是难填饱肚子,低矮的草房和后来的土坯房,很小,很小,一家人住在一个土炕上,没有电,只有煤油灯,伴随着寂寞的夜晚。每天统一的哨声或钟声,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统一分工,按照劳动强度拿公分,满工是十分。一天从早忙到日落西山,仍然很难改变生活的现状,计划经济的制约,政治压倒一切的年代,人与人的关系很微妙,抓革命促生产的口号,把政治的色彩和分量看得很浓,很重。在这样的年代里,我们知道了粮票、供粮本、肉票,知道了忆苦饭,批斗会,知道了排水、开荒、伐木,知道了那段日子的艰难和恐惧。我们还知道,父母那样强度的劳作,还要让我们做儿女的吃饱,他们宁可饿着肚子上工,感受最深的是吃鱼时,他们只是吃鱼头,月底粮不够时,他们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吃光桌上所有的饭菜,回头想想当年,真有许多时候父母是吃不饱饭的,但,他们仍然乐观的生活和工作。这是我们大了以后才体会到的。记得有一年的冬天,我们姐弟在家用火盆烤火,弟弟不小心将草屋的门框糊的报纸点燃了,我们吓得不知所措,姐姐迅速的用水浇灭了,避免了失去住所的灾难。我们的童年,就是这样的走过来的,虽然日子很单调,生活很清苦,但连队火热的生活,感染着我们,在我们幼小的心中,还是播种下了爱的种子。爱我们贫穷的家,爱我们火热的垦荒生活,爱我们勤勤恳恳的父母,爱这里的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我们在学校里快乐的学习和生活,根本没有艰苦和寂寞的感觉,生活在没有到达富足的年代,我们仍快乐的梦想,快乐的嬉戏,快乐的成长。但心中的希望中多了北大荒的痕迹,多了家乡的影子。

7、工作让我如此美丽


    

    我做教师是一九八一年八月,师范毕业后,我回到了我的家乡,在一所职业学校做了一名教师。那时的北大荒,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初期,知青返城,许多学校开不出课来,教师紧缺是个现实问题。农场除了接受各类大中专毕业生外,还送出去一大批的高中毕业生到各大专院校进修,代培,这种局面到八十年代末才有所缓解。
      我们一行七八个人,来到了这所学校,那时的职业学校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职教形式非常火热,大批的学生涌入职业学校,职业学校呈现出义务教育学校少有的热闹景象。职业学校可以在总局范围招生,许多地方学校的学生也慕名来到这所学校,学校在校生人生突破了八百人,这在当时是其他学校绝无仅有的。那时的农业部的职业教育现场会在我们学校召开,来自全国各省市的专家、学者、校长来到这里,充分肯定了我们办学的思路和方向,我们学校成为全国农垦教育战线的一面旗帜。学校配备了2000多亩土地,配套的农机具,有具有丰富农业、农机经验的教师指导,本专业学生完成土地从耕地,播种到收获、上交全过程的专业生产一条龙模式,得到了农业部专家的首肯,我校的模式后来成为垦区职业学校的统一办学模式。
      我学得是化学,在这里教基础课,担任过实验员、化学教师、班主任等工作,八十年代中期粮食专业兴起,为了适应垦区经济发展,学校准备开设粮食检验,粮食加工,油脂制取专业,选派一批优秀教师外出学习,我作为第一批外出学习组的组长,和几名教师到省粮校进修,为期一年。回到学校后,学校粮食专业正式开设。学校成为当时影响很大的垦区粮食学校,为垦区粮食岗位培养了千余名的人才,受到了各农场的好评。
      在职业学校的19年里,我由一名普通的教师,成长为教研室主任、教务科科长、校长助理,入了党,先后被评为青年突击手,分局优秀教师、先进教育工作者,教育管理一等奖,总局优秀教师,农场还奖励了我一级工资,得到领导老师的信任和支持。
      工作似乎一帆风顺,但随着职业教育的形势急转直下,生源形势十分严峻,我们不得不外出招生,足迹走遍了垦区八个管局,100多个农牧场,那种艰辛是可想而知的,由于形势所迫,我们成为垦区硕果仅存的最后一个职业学校,也在2000年解散了。心痛的感觉,如同失去家园,毕竟我的青春和我的事业在这里,我的成就感在这里,我的命运也在这里。生活在这一年,转弯了。
      我,走进了忐忑不安的应聘队伍,等待命运的发落。

8、电影的故事


        

    我在六十年代初出生,经历了北大荒的开发初期,文革时期,改革开放,小康社会的整个过程,对北大荒可谓知之甚深,感悟之深,尽在心中。
     我稍微懂事的时候,已经是六十年代末了,那时,我的家乡很荒凉,土路,晴天扬灰道,雨天水泥路,颠簸的路,让北大荒的发展速度受到了制约,国家那时候还很穷,粮食定量,布匹定量,肉油定量,紧俏商品定量,那时的老三件手表,缝纫机,收音机,后来又变成了自行车,无论怎么的变,都与贫穷和落后相连。那时,我们认识了粮票,布票,肉票,还有紧俏商品购物票,知道了草房,煤油灯,还知道了阶级斗争,贫穷加政治极端,把个北大荒搞得尘土飞扬,根本看不到明天是什么样子。
      我们也看到了,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的父辈,仍能乐观的工作和生活,确实不易。
      看电影成为那时候最奢侈的享受,那时的电影单一,模式化,但文化生活及其单调的北大荒人,只有对电影情有独钟了,记得,连队通知今晚放电影,早早的,我们就去占地方,大小,长短不等的小凳子摆满了放电影的场地,有时还会为谁占了自己的地方吵架,打架的情况,家长们劳累了一天,还是炒上瓜子,黄豆,包米豆,装满孩子的口袋,随孩子一起来到放电影的地方,有说有笑,忘记了劳累,尽情享受电影的快乐。有时快片传到连队时会到半夜,我们也一样在等,有时因车子坏了或电影机坏了,我们会白白等到后半夜,后来人们把这样的电影叫做《黑夜白》。
      有宽银幕了,一些片子,连队会组织集体观看,我们会在冬天里坐着马车到离连队30多里路的场部去看。寒冷的冬天,冻坏了我们的手脚,却没有阻止我们对电影的热爱,毕竟,我们只有这个可以享受了。
      再后来,我们到场部上学了,可以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了,那时的电影票只有1角或一角五分,而我们兜里的钱更不多,想去看,怎么办,我们相尽办法,逃票,蹭票,总之能看电影,就好。电影成了那个时期人们精神生活的几乎全部。
      再后来,我们到了城里,看电影的条件越来越好,想看什么片子,就可以看上,我们反倒对电影渐渐的失去了兴趣。
      其实,人生活的环境,决定了人的喜好,贫困时,我们的生活枯燥,乏味,电影成为人们想往外面世界的窗口。刚有电视时,收不到几个台,信号也不好,有时,看老毛子的台也能看一宿。
      现在电影、电视、网络无所不有,我们却不知如何是好了,那种对电影的热爱退去了。着究竟是怎么了。
      我很怀恋那个时候的电影,并不是对电影片子的怀恋,而是对那时人们纯真,淳朴的渴望的怀恋。
      再没有那样的晚上了,我们扛着板凳,去看电影的美好了,再没有那样的等待了,一夜不睡,只为那场电影的到来。
      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我们很满足,北大荒再也不会走回过去。我们习惯了今天的生活,但还应该记起那时的向往和快乐,毕竟,我们是靠这些才走到今天的。

9、北大荒的四季


      

    走进北大荒,会感受北大荒的季节。身在北大荒,会融入北大荒的四季之中,感受季节的美丽。
      初春的北大荒,还是一片雪白,冬天的势力还占据着所有的领地。但太阳会温暖起来,会在接近中午的时候,看到雪化的屋檐滴下水滴。会看到长长的冰凌悬挂于屋檐的瓦上,会感到春天的气息日渐浓厚。到了四五月份,雪化了,冰融了,枯草下拱出嫩嫩的绿色生命来,婆婆丁长出来,人们会争相挖掘,回去就有一顿美美的新鲜野菜享受了,那是纯天然的植物,冒着严寒,从冰封的土地上顽强生长出来。冰凌花绽开美丽的花蕾,迎春花把山野装扮的火红,这是春天第一簇生命的生出,体现了生命的不屈和顽强。在这样的环境下,为了春天的美丽,凌寒破土绽放,是多么可贵和令人敬畏啊。五月的几场春雨,催的树木,花草披上了绿色的外衣,催得大地绿了,催得耕作的人们忙碌起来,也让春天的色彩真正丰满起来,山野绿了,草坪绿了,人们的心也因这绿色,鼓满了希望的气囊,整装待发。到了六七月份,万花尽放,大地芬芳艳丽。
      夏天的来临,往往伴着炎热和昏昏欲睡的情绪,四野到处是蝉鸣和鸟雀的欢歌,这个季节,我们感受了每日几次凉水澡的爽快,也经历了汗流浃背的煎熬,更体会了作物和所有生命的旺盛成长。
      秋天是我喜欢的季节,天空高远了,天蓝云淡,习习的秋风,把炎热带走了,我们感受了凉爽,感受了山野的色彩由绿到斑斓的递变,感受了收获的忙碌和喜悦,大雁开始南飞了,秋风夹杂着落叶,席卷秋天的北大荒,那时的家乡是最殷实,最快乐的时候。我们会在这个季节,上山采摘山货,尽揽无尽的山色和美丽的家乡远景。秋天让我们感受了冷热的更迭,也体会了高远的心情。
      冬天,伴着雪飘和凝固,走进北大荒,每一场大雪,都会带来孩子欢快的雪仗、雪人的挥洒,雪大风大时,阻隔了人们的行程,厚厚的积雪甚至把房门堵得严严实实,没有办法,只好求助邻居,或从窗子爬出,清理,才会打开房门。大雪,用庄严的白色,覆盖了大地和房屋,阳光明媚的天气,我们会在耀眼的反射光下,感受太阳与白雪的亲切交谈。
      家乡的四季,鲜明而充满吸引力,如今的高楼替代了低矮的平房,水泥马路通遍了每一个村屯,水上公园,北山公园,健身苑,休闲广场,在四季的交替中,体现出时代的鲜活气息,小康社会的美好生活,因四季更加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北大荒是四季,有着迷人的景色,有着时代的进步,更有生活的变迁,生活在北大荒的四季,我们恬静而快乐。

  

10、茅草屋、煤油灯、炭火盆


我是上世纪60年代初在云山出生的,经历了云山从开发到现在的沧桑巨变,可能只有用生命走过的人才能深切的感受那些艰苦的却不平凡的岁月,给我们带来的不一样的情怀,不一样的感动和不一样的回味。

那时还是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的父亲是第一批来到北大荒的复转官兵,我的母亲是第一批响应国家号召支边的四川青年。我的父亲因参加扫盲班成绩优异,被选调参加了接转一批城里下放人员,母亲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父亲,那时的条件和封闭的思想,让人少了许多的浪漫和情调,他们的结合也同其他复转官兵一样的简单,两床被褥凑到一起,就算有了一个家,那时的住房就是马架子,后来人们学着用土坯盖房,苫上茅草,就有了人能站立起来的住房了,由于当时条件有限,几家人住在一起,草、泥混编成的墙隔开了几个家庭,还清楚的记得那时住过的八家房,虽然艰苦,但也其乐融融,质朴的他们相处的和睦快乐。茅草房最大的问题是下雨,一遇雨天,就会外面大雨,屋内小雨,大盆小盆的接雨,成了那时经常面对的事情,遇到大风天,不结实的屋顶会被吹得草苫四处散去,屋内就见到天了。那时的夜晚是最难熬的时候,家家供应照亮的煤油是有限的,家长就想方设法的晚点灯,早熄灯,我们这些孩子,精力旺盛,哪能睡得着啊,没办法,就只能在黑夜里想白天有趣的经历,慢慢才能入睡。那时因为偷着点灯或弄洒了煤油,可是要挨揍的,那也是家里的大事啊。冬天取暖的方法就是火炕和火盆,那时的北大荒比现在更冷,温度达到零下40多度,晚上钻到被窝里才是最温暖和快乐的事情,那样寒冷的日子,还真没有冻着我们。我们的棉袄和棉鞋都是加厚的,母亲那一针一线,倾注了多少对儿女的爱啊,白天家长上班了,我们就在家里点起火盆,围坐在火盆前取暖,记得有一次因与弟弟玩耍不小心引燃了门框上糊着的报纸,眼看着火就大起来了,比我大两岁的姐姐拿起水舀子愣是把大火给浇灭了,那时我才4岁,弟弟1岁,避免了一场大火,也避免了无家可归的厄运,回到家里的父亲狠狠的给了我一顿结结实实的揍。

父亲是个平凡的人,一辈子可能连组长都没有干过,即使那时在西岗,给王震将军站岗的事情也被他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做着普普通通的事情,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这些也成就了他豁达,低调的人生准则,凡事不计较,凡事想得开,到现在80多岁了,仍然健健康康的,也许人的愿望高了就不能停步,人就不容易幸福,像父亲这样,把基调降到低点,没有过多的奢望,反倒让他坦荡了许多,也健康了许多。艰苦的生活是简单的,简单的生活是轻松的,越来越觉得现在的事情变复杂了,生活不简单了,人也累了许多,很多事情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

茅草屋、煤油灯、炭火盆伴我走过了童年,低矮的草房,狭小的空间,一家5口人的生活也着实给了我很多的感触,后来住进了砖瓦房,新房给了我们兴高采烈的心情,仍记得搬新居的喜悦和兴奋,如果人类生活在一步步的进步,我们可能不会感觉其中的苦,反倒是在茅草屋、煤油灯和炭火盆的世界里,我们有着很多不一样的快乐,至今都不能忘怀。堆雪人,打雪仗,拉爬犁,藏猫猫,是我们冬天里最快乐的游戏;采野菜,钓鱼、河沟里洗澡,掏鸟,逮蝈蝈是我们夏天里最向往的时候;到了秋天,我们会去烧荒,捡麦子,捉蜻蜓,抓蝴蝶;每个季节都有我们自创的游戏吸引我们,我们童年的快乐不因生活艰苦而打折,我们的世界不因条件恶劣而苍白,我们仍然无忧无虑,我们仍然阳光和快乐。

茅草屋,让我们有了最初的房子的概念,煤油灯,让我们有了不惧怕黑夜的勇气,炭火盆,让我们在寒冬里,有了温暖的依托。茅草屋,成就了我们质朴、善良的人性,煤油灯点亮了我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希望,炭火盆温暖着我们成长的心,这好像就是过去我全部的生活想象,不过却是我人生不能割舍的情感之源,我们在低矮的屋檐下,过着简单、艰苦的生活,却有一颗向往美好的心愿,我们的家乡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云山也有了更美好的今天。

我的血液里,流淌的是云山的情缘,我的脉搏跳动的是北大荒激情的畅想。过去留在了我的生命里,但也在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经历的艰辛和无忧的童年,都让我们的生命里深深镌刻下记北大荒、云山的印记,让我们朦胧中经历了那段创业开发的火红的岁月。

个村屯,水上公园,北山公园,健身苑,休闲广场,在四季的交替中,体现出时代的鲜活气息,小康社会的美好生活,因四季更加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北大荒是四季,有着迷人的景色,有着时代的进步,更有生活的变迁,生活在北大荒的四季,我们恬静而快乐。


何学明

作者简介 

何学明,北大荒的第二代,教师,与父辈们一起经历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感受了他们开天辟地的壮举,为北大荒的发展自豪,为是北大荒人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