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抗美援朝云山首次交战:“道奇”拉了八车美军尸体!

全球局势战略纵横2018-09-11 12:26:18

1920年10月,汪洋将军出生在陕西省横山县一个农民家庭,1937年人陕北公学,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时期任副排长、宣传干事、参谋、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师参谋长、师长;抗美援朝战争时期,任师长、军参谋长;后任副军长、军长、沈阳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第七机械工业部部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64年晋升少将军衔。

在北京医院的病房中,年近八旬的老将军在茶几上勾画出一张作战草图。这是一张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十九军一一六师在云山痛击美军“开国元勋师”--骑兵第一师的作战图。当年,汪洋是三十九军一一六师师长。


骑一师遇到“东北虎”


“这是一个令所有美国军人羡慕的符号--'马头徽记'臂章,它是美军骑兵第一师的标志。这个师创建最早、战功显赫,享有'开国元勋师'、'常胜师'的美誉。”汪洋将军把美军骑兵第一师的辉煌历史作了介绍。


骑兵第一师是华盛顿开国时组建的精锐部队,它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855年创建的第二骑兵团。1861年美国内战爆发后,第二骑兵团更名为第五骑兵团,作为北方联邦军的主力,参加了与南方军的作战,表现出色,功勋卓著,为维护美国的统一和黑奴的解放作出了突出贡献。1921年9月13日,第一骑兵师以骑兵第五团、第七团、第八团为基础,正式组建成立。以骑兵起家的骑兵第一师在20世纪40年代,发展成机械化部队,淘汰了马匹。但为了保持历史荣誉,仍延用以往的番号,士兵的臂章上始终保留着一个马头符号,这是他们荣耀的象征--在骑一师一百多年历史上,从无败绩。

1950年7月1日,骑一师作为侵朝美军的先锋从釜山登陆,后在其他美军配合下,横扫朝鲜南牛部,率先攻克南朝鲜首都汉城,直逼北朝鲜。10月19日,又率先占领北朝鲜首都平壤。然而,骑一师好运到头了。


“王牌师”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呢?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十九军入朝第一战就与骑一师交锋。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十九军,是一支英勇善战的部队,其前身是徐海东、吴焕先、程子华等领导的红二十五军,以善打硬仗、恶仗而闻名。抗日战争时期,先后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八路军第二纵队、新四军第三师。解放战争时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人们都说,当年四野有“三只虎”,三十九军就在其中。在辽沈和平津战役中,三十九军都是四野的主力。后来,三十九军在朝鲜又打出威名,它率先在美军手中解放了平壤和汉城两个首都,并在横城阻击战首创一个师歼敌3300余人的最高纪录,其中俘敌2500余人,包括美军800余人。

汪洋将军从解放战争初期就战斗在三十九军,是三十九军造就的一员虎将,朝鲜战争中期,汪洋任三十九军参谋长、副军长。


一一六师当年是美军骑一师的直接对手,云山战斗的主攻师。一一六师的前身是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第五师,这个师被东北野战军总部评价为“东北部队中最有朝气的一个师,为东北部队中之头等主力师”。


打南朝鲜军没成想打出了美军


“云山是朝鲜的一个小城镇,处于小盆地内,四面环山,丛林茂密,河流纵横,公路四通八达,是美军和南朝鲜军到'鸭绿江过感恩节'的重要交通枢纽,由南朝鲜军第一师固守。1950年10月29日,我们三十九军将云山地区李承晚的主力部队南朝鲜一师从三面包围起来,准备待机攻歼,但没想到打南朝鲜军却打出美军。”将军如是说。


在一一六师作战会上,汪洋首次提出有别于我军传统战法的新打法。因为在10月27日,汪洋已指挥一一六师在云山地区消灭了南朝鲜军一部,摸清了敌人的作战特点。汪洋对一一六师进攻云山的部署是:以三四七团、三四八团为一梯队,并肩实施进攻。三四七团一部从云山右翼正面进攻,主力从云山西南侧后包围进攻;三四八团一营从左翼正面进攻,团主力插至云山东南,切断通向上九洞的公路,与三四七团对云山之敌形成四面包围的态势。三四六团为师第二梯队,支援其他两个团的战斗。

在师作战会上,有的同志指出,这个部署正面太宽,兵力分散,对敌重要支撑点,不易攻克。汪洋对此作了耐心解释:“师的这个决心部署是根据几天来的作战和侦察情况,认真分析决定的。采取集中兵力兵器于狭窄正面以及大纵深的战斗队形,是解放战争的打法,那时敌人是重点防御,每个据点集中有大量的兵力,工事密集坚固。而眼前的敌人是野战防御,正面宽大,兵力分散,要点式防御,每个点上兵力不多,工事简单,但有强大的航空火力和坦克、火炮支援,我进攻兵力过密,会加大损失。因此,必须采取宽大正面进攻,东西两翼迂回包围的战法,才能以小的损失夺取大的胜利。”


一一六师的作战部署被上级批准后,志愿军总部命令,11月1日19时30分对云山敌人发起总攻。但战场情况发生了突变,汪洋将军叙述了当时的情况:


当天15时,师观察所的一个值班参谋向我报告:敌人阵地上活动频繁。于是,我来到观察所,用高倍望远镜向敌阵地观察,发现敌阵地上约有一个连的南朝鲜军背起背包上了汽车往后方开去。云山东北方向,也有敌坦克、汽车、步兵向后转移。


战后得知,南朝鲜军第一师在云山遭一一六师打击,并被三十九军包围后,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了挽回被动局面,将美军战略预备队--骑一师从平壤调来增援南朝鲜第一师,企图继续北进。当时正在与南朝鲜第一师进行换防,我师正面之敌是前来接防的美军骑一师第八骑兵团。


“敌人可能要跑?”我在心里发出了疑问。于是,我和其他师领导商量提前发起进攻,军里很快批准了我们的方案。


当天16时40分,我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由于汪洋及时发现了敌人的新动向,使总攻时间提前了2小时50分,及时抓住了战机,争取了时间,有利于我军扩大战果,在第二天拂晓前结束战斗,避免遭受美军航空火力的打击。


战场发生变化后,三十九军面临的敌人有美军骑兵第一师第八团和加强的炮兵、坦克兵、航空兵5000余人。后来,骑一师第五团又前来增援。此外,还有南朝鲜军第一师的第十一、十二、十五团及美军加强给它的火炮、坦克等重武器。云山战斗期间,美军骑一师和南朝鲜军第一师两支“王牌”共投入兵力近万人。


汪洋将军介绍了一一六师的主攻经过:


左翼三四八团,经过激战很快突破了敌人前沿,向敌纵深发展。但在262.8高地被山腰间的美军骑一师所阻,二营五连两次冲锋都失败了。后来,指导员付荣山率领五班迂回到敌人侧后,以闪电般的战术打了美军一个措手不及,很快占领了高地,一个班完成了一个连的任务。接着,六连一班也采取五连五班的战法,摸到山顶敌人的背后,直到抓住美军士兵的枪才被发觉,美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班战士用刺刀穿透了肚皮。两颗绿色信号弹闪烁在夜空,标志着三四八团完成了预定任务,我心头的石头落了地。右翼三四七团突破敌前沿后,进到龙浦洞北山,遇到骑一师的顽强抵抗,几次冲击,都未成功,骑一师果然战斗力很强。李刚团长决定暂时停止攻击。他调整了部署:由二连迂回到龙浦洞东南协助二营围攻龙浦洞,并组织几十挺轻重机枪、十余门火炮,在统一号令下,从三个方向发起冲击,一举突破了美军北山阵地,直扑龙浦洞。经过正面突击,侧面迂回,侧后包抄,终于对云山的骑一师第八骑兵团和南朝鲜第一师的部队形成了合围。


战斗十分残酷,骑一师利用飞机、坦克和火炮的绝对优势拼死抵抗,战斗持续到11月2日凌晨1时,我师仅占领了云山市的外围。11月2日凌晨2时,我将第二梯队三四六团投入战斗。并告诉吴宝光团长,要发挥我军近战、夜战和小分队灵活机动包围的长处,打击敌人的短处,这些战术在云山战斗中非常见效。随着隆隆的炮声,三个团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先后攻入云山市内。三四六团四连从美军间隙直插街内,当他们达到公路大桥时,守桥的美军把他们当成了南朝鲜军,给他们让路,四连战士猛然开火,打得美军晕头转向,死伤惨重。战斗在街内形成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杀声四起,刺刀见红。美国兵从未见过如此神速的猛扑,更不适应近距离的白刃战,渐渐乱了阵脚,溃不成军。


在云山战斗进行中,“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从朝鲜博川急调骑一师第五骑兵团增援第八骑兵团,遭到三十九军一一五师三四三团的顽强阻击。美军的飞机、重炮、坦克、燃烧弹狂轰滥炸,阵地一片火海。苦战两天,敌未能前进一步。三四三团毙、伤、俘敌400余人,有力地保障了我师云山战斗的胜利。


我师左邻一一七师于11月1日17时,由泥踏洞地区发起进攻,攻克了三巨里,毙、伤、俘南朝鲜军“王牌”第一师第十五团300余人,缴获敌坦克3辆、火炮6门。11月2日1时,在涧洞与我师三四八团会合。我师右邻一一五师将美军骑一师第八团三营压缩包围在诸仁桥以北地区的开阔地上,经过30多个小时的激战,全歼第三营,共毙、伤、俘敌700余人,击毁坦克14辆,汽车75辆,各种火炮16门。11月3日,云山美军数次倚仗飞机、坦克突围,均未得逞,终被全歼。


“道奇”拉了八车美军尸体


“战后,我巡视了胜利后的云山战场,到处都是佩带'马头'臂章的美军尸体和坦克、大炮、汽车、给养。”汪洋将军给笔者算了一笔账:“云山战斗中,美军运尸体的8辆'道奇'大汽车被我们截住,车上每层10具尸体,头脚颠倒放置,一共装了5层,共计50具,8车共400具,每具都穿一套全新的白线衣裤。以此来推算,美军在我师正面上伤亡即在1200至1600人以上,而这个数字只是按其收容的数字计算的。实际情况还有许多死伤者被遗弃在战场上。因此,实际伤亡人数将大大超过1400人。因美军伤亡主要是被我轻武器所致,故伤的比例较大。”


汪洋将军还介绍了缴获美军飞机的情况。在云山战斗中,三四八团二营四连副连长张玉峰率一排冲到云山以东三滩川两岸沙滩时,突然看见前面100米处有四个房屋大小的黑乎乎的物体。他想:战前勘察地形时,这里是一片开阔地,怎么现在变成了高坡?他带领战土向前摸去,方才看清四个物体原来是四架飞机。一班副班长李连华带领几名战士冲上机场,与守卫机场的美军进行了短兵相接,一班损失严重,仅剩下李连华和一名战士,而且两人都负了伤。但守卫机场的美军全都被报销了。他俩忍着伤痛,将一名美军飞行员从飞机的座舱中拖了出来,并俘获了飞机上的乘坐人员。


后来,经过审问美军飞行员,得知这4架飞机的来历:其中3架是轻型飞机、1架是炮兵校正机,是美军远东总部派来的,飞机上坐的是陪同美军慰问团来的新闻记者。11月1日下午,飞机从日本东京起飞。直到三四八团四连迫近机场时,他们才发觉形势不妙,准备强行起飞,但为时已晚。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连骑一师官兵的面都没见到,就成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俘虏。


在谈到云山战果时,汪洋将军说他有两个遗憾:一是没有组织小分队搜山,仔细打扫战场。战后第三天,配合一一六师作战的志愿军炮兵第二师,在搜山时搞到大批物资--50辆汽车、15门榴弹炮,并捕获美军130多人。吸取这个教训后,一一六师在以后的战斗中,取得了很大的战果。二是缴获的敌人汽车、坦克和火炮,未能及时转移。天亮后,美军用飞机轮番炸毁,十分可惜。后来,汪洋将军专门撰写了军事论文《初战的声威--论云山歼灭战》,为我军留下了战胜世界强国“王牌军”的战场经验。


志愿军领导和毛主席当年对云山战斗的评价:


1950年11月13日,彭德怀在第一次战役总结会上感慨地说:“三十九军在云山打美军骑兵第一师打得很好……起初我们还担心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和美军作战,我们要吃亏。现在看来,这个困难是可以克服的。我们有近战、夜战的法宝。没有飞机,缺少大炮、坦克,一样可以打仗,打胜仗!美国军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不只打了伪军,也打了美国的王牌军,是华盛顿开国时组建的美国骑兵第一师嘛!这个在美国很有名,一直没有吃过败仗的军队,这回吃了败仗,败在我们三十九军手下嘛!”


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在第一次战役总结会上也对云山战斗大加称赞:“这次战役打得最出色的是三十九军,原估计云山是南朝鲜的部队,结果他们打的是美国兵。三十九军歼灭了美军骑兵第一师八团大部,还歼灭了来增援的骑兵第一师五团大部。骑兵第一师是麦克阿瑟的宝贝蛋,最近,美国几家报纸都在头版介绍这支部队的功绩,说他们创造了美军战史的'四个第一':二次大战中第一个进占马尼拉;二次大战结束后,第一个进占武士道大本营东京;朝鲜战争爆发,仁川登陆第一个进占汉城;北上三八线,又是他们第一个进占平壤。可是,就是这个'四个第一'的部队,就是这个麦克阿瑟的王牌,却成了我们三十九军的手下败将。”


毛主席得知云山战斗打败了美军“开国元勋师”后,高兴地说:“彭德怀同志很能打恶仗,打硬仗,同美军第一次较量就打败了美国主力军。”


云山战斗,作为一典型战例,其作用和影响,在战后几十年中一直为人们所称道,甚至敌方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


美国总统杜鲁门的女儿玛格丽特在《哈里·杜鲁门》一书中写道:“在朝鲜开始发生了惊人事件,第八骑兵团几乎溃不成军。”日本陆上自卫队干部学校编著的《作战理论入门》,将云山战例编人该书,高度评价了三十九军与美军初次交战,战术运用得当,对孤立的美军集中了绝对优势的兵力进行包围,并积极勇敢地实施了夜战、白刃战,取得了圆满的胜利。巴顿将军的得力部下、骑一师师长盖伊未能给老上司增光,反而露了丑。美军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在回忆录中谈到云山战斗时,感慨地写到:“作为乔治·巴顿将军的部属,霍巴特·盖伊怀着沉重的心情,咽下了一杯苦酒。”


全球局势战略纵横公众微信号:zhanluezong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