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驾着云海生息的地方

元阳梯田自助游2019-01-10 16:36:48



总似一群罩着白纱的仙女踏着浓浓的云雾慢慢悠悠巡视这一块宝地。时而用白蒙蒙的纱套覆盖大片的山林,不断撒开白纱,遮掩路旁旺旺的木薯叶,时而又用宽大的胸怀拥抱蜿蜒悠长的公路……

载着我们一行7人的车就在这驾着云海生息的地方遨游、穿梭,越来越浓的雾追随我们急驰的车辆,穿透车窗跑进车内飘摇。此时,我犹然置身人间仙境在驾着云海轻松漫步。 

元阳,犹如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而又神秘、优雅的少女,此时越来越清晰地凸现在我的眼前。 

当车一路穿过云海,来到猛弄土司楼。我小心翼翼踏上步入土司楼的石阶,好像怕惊醒土司楼里不曾让我了解的历史。当我进入展厅,一部祖国西南边陲的固边守土的史诗呈现在了我的面前,让我慢慢体味其中的兴衰成败。

猛弄司署始建于黄草岭。后迁猛品、哈播、归洞、多沙,与纳楼芭蕉岭土司联姻后才搬迁至现在的猛弄。最后,这部土司史书就定格在了猛弄。猛弄土司是猛弄地区的最高统治者,执掌辖区内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生杀大权。猛弄土司借助一整套完善的治理机制管理各地大小土司,同时保一方平安,也让勤劳、聪慧的元阳人民创造了独特、浑厚的农耕文化史诗,让他们在这云海之中、天上人间里搭建、创造了上天云梯般的梯田奇观。猛弄司署从中获得了丰厚的利益。

登上猛弄司署二楼,远眺九重山峰在云起雾舞间浮动,远处的云天如舞者轻扬的白色纱绸,随着心灵的律动,起伏,整个的山脉如九条青龙在灰白、朦胧中游弋,这似真、似幻的山色,让我不竟惊叹:创造这人间奇迹的各民族儿女粗犷、豪放的性格里面居然有这少女般娇羞、含蓄的一面,居然让这驾着云海生息的元阳山水呈现如这海市蜃楼般的美景奇观。

带着对元阳人民祖祖辈辈驾着云海生息在这天地间、云海中,与大自然抗争、奋斗,并创造出人间奇迹般辉煌历史的崇敬,我们又驱车来到老虎嘴景区。

此时的元阳,依然笼罩在随风飘摇的云海中,车载着我们一路拨开云雾驶进层层叠叠的梯田。驾着云海飞驰,我想今天也许我只有感受云海给我带来的人间仙境般的奇妙,而无缘饱揽元阳人民世世代代勤劳、智慧的结晶,领略驾在云海之上滋养生息的梯田美景了。

随着高山半坡上传来的阵阵银铃般的歌声与舞动时节拍的欢呼声,我们站在了老虎嘴的观景台上。“雾太大了!”“那就打个电话通知‘通天之梯’的守护神,收起一些纱罩吧!”沐曙说得无心。许是被我们的真情感动,许是真的接到了给我们当向导的沐曙的电话,老虎嘴景区在我们面前竟拨开神秘的面纱,向我们敞开了梯田那博大精深、恢弘壮观的胸膛。满目金黄跃然冲进我的眼帘,我感觉此时的我置身在一片金色的辉煌之中,那种辉煌让人不容忽视,让人肃然起敬,让你不得不感叹元阳人民世代生息的那种顽强的生命力,就连毫不知事的女儿也竟不住呆在这层层跌荡起伏的金黄之中,张大嘴巴半天才发出一声:“妈妈,太美了……”。


是啊,元阳的梯田美景确实让人觉得一种壮观的美,可元阳的梯田却又何止是一声“美”所能诠释的,在这层层叠叠、直上云天的梯田美景里,显现出多少元阳人民的荣辱与悲欢、勤劳与智慧,蕴藏着多少不曾书写出的兴衰、不屈的悠远历史。那撕开大嘴向天咆哮的老虎嘴不正是象征着我们元阳人民的勤劳与不屈吗?那洒开四条腿正驾着云海向天图腾的骏马不正象征着我们元阳人民富于创新与传承的生息理念吗?我为元阳梯田的恢弘壮美折服,更被元阳人民千百年来传承的执着、勤劳、质朴与智慧折服。


远远观景,纵有百般奇妙和奇幻,纵有赏心悦目,也不如走进白云深处,牛呼羊叫,鸡鸣狗吠的农家。沐曙带着我们直往箐口民俗村行进。这时的元阳已是拨开云雾,阳光普照,梯田里满处的金黄借着辉煌的光束直冲云霄,把整个元阳大地映得宝贵而富足。吸纳着渐渐热烈起来的阳光,带着好心情,我竟不住调侃起忠厚、老实的沐曙,说他是“贝玛”,让刚刚还是云山雾海的元阳变得明朗、透亮起来。沐曙严肃地对我说:“贝玛可是念念经就可以治百病,还可以整死人的哦,你不怕吗?”我笑着:“没事,你最多就是让我永久留在元阳,做一个与元阳同生同息的人而已……”说实在话,留在元阳,丢弃城市的嘈杂,感受元阳的质朴、热烈,这不正是我所期盼的吗?

箐口是一个依然保持古朴与自然的哈尼族村寨。才到寨口,一座元阳独有的蘑菇房就让我感受到了悠久的哈尼文明,长年成就的野草布满蘑菇房整个屋顶,就似一把充满绿色生机的大伞,盖住了里面已经过去和正在发生的故事,透过高悬着的蘑菇房小小的窗口,我仿佛看到了里面时隐时现的哈尼人古老、神秘的生活场景。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正用原始的工具坐在蘑菇房的屋角辨着布绳显露慈祥、安静、满足;少男少女们敲起大鼓,拿起棕扇,跳起了欢快的舞蹈放射青春、纯朴、自然;光着脚丫的童男童女围住绣花的大婶嬉戏流溢天真、无邪、浪漫;古老的水碾房唱着不老的哈尼文明显现沧桑、浑厚、久远……我想,陶渊明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世外桃源也不会有这白云深处哈尼寨的青山流绿水,稻香扑鼻来,田中鱼摆尾,田房响笙歌……的和谐吧。

夕阳慢慢透过环抱寨子的高大树木,洒落已近黄昏的箐口,让古灰色的蘑菇房也镶嵌上了一层金色,让古朴的蘑菇房显得是格外的别致,置身其中让我就像走进了神秘、优美的童话世界,成了《绿野仙踪》里的多萝茜。

走出箐口,云海又波涛汹涌般弥漫过来,我走在云山雾海里,走在返回的云梯上,驾着白云追随着元阳哈尼、彝、傣、苗、瑶、壮、汉族共同演绎的古老、文明而生生不息的如诗如画的元阳山水之路,算是真正游历到了“此景只应天上有”的大观。若要想再透彻地品读其中的绝妙之处,仍需回归到这山水之中农家的火塘边去品味;口味从远古飘来,绕过窗棂,又向着未来奔去的一片片绿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