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中国一个连跑错了路,面对敌人10倍兵力、12架飞机、11辆坦克狂轰滥炸, 竟然还俘敌2人,缴了3门炮!

资本蓝图2019-03-14 12:38:41

点击上面蓝色字免费订阅

“跑错路”、“孤军深入”,向来被认为是兵家之大忌。


然而在朝鲜战场上却出现过这样一次“离奇”的战斗,中国人民志愿军一个机炮连,在追击敌人过程中同大部队走散,孤军直下,却能够独自追击敌军“王牌部队”的一个团,又在敌反击过程中,近战肉搏击退大量飞机、坦克、火炮“加持”的敌人十几次冲锋,并最终成功突围与主力部队会合。堪称战史上一个奇迹。


志愿军这一战到底是如何在先犯下大错的情况下,迅速做出正确的反应沉重打击敌人并全身而退?库叔就来讲一讲。


文 | 李昕 王正兴 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

辑 | 黄俊峰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失败者”渴望一场“正名之战”




志愿军第66军,以“失败者”的身份来到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战场上。


在第一次战役中,第66军是一支“未完成作战任务”的部队。


第66军的前身是晋察冀军区的冀晋兵团,1947年11月19日在河北省获鹿县大河镇正式编为晋察冀军区第1纵队(归北岳军区建制),1949年2月7日在北京顺义县正式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兵团第66军。军长肖新槐,政委王紫峰,下辖第196、197、198师。1950年10月23日下午3时,第66军军长、政委在北京受领任务,编为志愿军第66军,参与首批入朝作战。


但第66军是首批入朝队伍中最缺乏准备的一个军。


他们接受任务后,立即就以第196师为先头,于当日24时开始,分别从天津东局子、天津北站、天津东站、北仓车站开出,24日至25日抵达安东(今辽宁丹东)。部队抵达后又立刻更换服装,连夜过了鸭绿江,后续部队也随即过江。


从接受命令到离开驻地,多的10几个小时,少的只有4、5个小时,十分仓促,不但思想准备不足,武器装备不齐,缺翻译、少地图,甚至有的枪和子弹都不配套,这是因为部队进驻天津后,枪械都上交给了军后勤部,本计划对全军枪械进行调整以适应弹药的供应;谁料想由于任务紧急,命令下来,说开动就开动,官兵手里一支枪都没有,只能紧急从天津南郊的军后勤部直接向部队集合的火车站运送、分发武器;由于时间紧迫,只能按照连、排配备武器的数量进行分发,结果武器制式搞得十分混乱。


因此在第一次战役中,第66军因准备不足,情况不明,通讯联络差,并未深入追击而是选择后撤,未能完成预定的抓住美第24师的作战任务。这使得敌军虽遭到迎头一击,却得出志愿军入朝参战力量不大的判断。美国操控的“联合国军”遂集中所有兵力,继续北犯,叫嚣“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朝鲜战场转入第二次战役。


 注:结合韩军战史,我军战史作战图中标注的韩军番号可能有误,本文正文依照韩军战史进行表述


与第一次战役相同,此次美军的攻势主力仍置于西线,以第8集团军向朔州、碧潼方向实施主要突击;东线则以美第10军迂回江界,以韩第1军向朝鲜东北部图们江边急进。


西线的美第1军(指挥英第27旅、韩第1师、美第24师)主力向新义州、义州方向进攻。其第一梯队英第27旅于东边里、九成里地区展开,指向新义州方向;韩第1师在观鱼里、仓洞地区展开,指向义州方向;第二梯队为美第24师,于馆下谷、龙山洞地区机动。


志愿军的战役企图则是集中主力于西线,首先以38、42军歼灭德川、宁远地区的韩第2军主力,尔后向价川、顺川、肃川方向实施战役迂回,切断敌人的退路,打动敌人的布势,配合正面的第50、66、39、40军在运动中歼灭美韩军2-3个师。第66军的任务是在新上里、天溪洞地区首先牵制当面之敌,当战役迂回兵团打动敌人布势之后,协同第50军向博川方向发展进攻。



第66军在第一次战役结束后,集结于龟城及其以北地区,利用战役间隙,进行了十余天的休整。(1950年)11月17日,该军在青下里召开了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党委扩大会议。会议总结了第一次战役的经验教训,研究部署了今后作战的一系列工作,特别提出了“杀敌立功,为祖国、为朝鲜人民复仇”的口号,鼓舞部队士气。指战员摩拳擦掌,决心“朝鲜不解放不回国”,争取在下一次战役中立功,一雪第一次战役“失败之耻”。


2

对手并非等闲之辈




11月24日17时,第66军各师开始向战役指定地区开进。当晚22时,志司通报,博川、岭美洞的英第27旅、韩第1师正向泰川方向北进。但由于各师都在开进途中,部队难以沟通联络。第196师之第586团,奉师的命令,于11月24日经由南市通往泰川的公路进至龙成洞、龙凤洞一带。也就是说,双方将在各自行军的路途上“碰头”,一场遭遇战即将展开。


第66军之第196师,前身是冀晋军区独立第1旅,1946年8月2日在山西省五台县东冶镇成立,旅长曾美,政委丁莱夫,下辖第586、587、588团。


其中第586团是该师的主力团。该团前身是晋察冀军区第19团,1939年7月在河北省平山县卸甲河组建,当时就是军区的主力团之一,抗日战争期间先后参加过四百余次战斗,毙伤日伪军六千六百余人,俘敌五百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器材。1945年12月编为赵尔陆纵队第2旅第6团,1946年8月编为独立第1旅第1团,1947年8月编为冀晋兵团独立第1旅第1团。


该团的3连是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11连一个红军排扩编而成,这个排经过长征,执行过警卫朱德总司令和总部首长的任务,是一支能攻善守、英勇顽强的部队。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之后,在龟城整训时,第586团调整了领导班子,团长由原副团长黄敬如担任,这是一位实战经验丰富、战斗勇敢、指挥能力强的干部,参谋长由原师作战科长张明钦担任,政委未动,仍是张震宇。


正面对面向66军开进的是韩军头号精锐部队——韩军第1师。


该师长期以来一直被编在美军第1军中担任最前线作战,深得其军长米尔本的信任。师长是号称韩国第一名将的白善烨,1950年4月22日上任,日后的韩军上将、总参谋长。在志愿军面前,韩国军队经常一触即溃,但这个师的表现一直好于其他韩军。正因为该师战斗力较强,在美军眼里地位远高于其他韩国师,白善烨甚至敢于公开叫板美军的不公平待遇。


而美军对该师的“信任”也不仅是口头上的。由于长期在美第1军编成内作战,加上军长米尔本的赏识,美军给韩第1师配属了相当强大的技术兵种:美第10高炮群,指挥官亨尼格上校;第6坦克营,营长格罗登中校。这是其他韩军都没有的待遇。


再加上韩第1师自己配属的第17炮兵营,其火力配置远远超过其他韩国师,甚至和它并称为韩军两大王牌之一的首都师也难以望其项背。美军甚至称:“韩第1师的战斗力不弱于一个美国师。”美国人此言当然有夸张和客气的成分,韩第1师战力跟美军还是相差不少,但其纸面实力已强于志愿军一个军。而且该部甚为狡猾,对战场辨析能力强,在云山一战中,甚至拿美军当垫背,甩掉美军先撤,较为完整地保存了自身实力。


这一次,该师在白善烨指挥下,以第11团为右翼,向泰川郡剑山280高地攻击前进;以12团为左翼向泰川郡西攻击前进,形成对泰川郡的钳形攻势;其15团为预备队。


3

奇观!一个连追着一个团打




11月25日4时,第586团在开进途中,在泰川以东鹤塘洞附近与韩军第11团仓促遭遇。586团先敌开火,立即展开进攻,部队利用冰冻的江面向前行进。副团长顾元勋带着一个连从附近村庄找来一些木杆木板,在江心激流中利用被破坏的桥基架起一座简易木桥,仅容一人通过,全团部队冒着敌人的炮火,一个接一个迅速渡河,抢占了制高点吐螺山。9时,586团主力甚至前进至松川洞。不过韩第11团还是展示出了“王牌”的实力,虽败不乱,见志愿军处于在背水作战不利境地,立即组织反击,并试图通过两翼包抄断586团后路。586团见白天作战对我军不利,遂向北脱离战斗。


然而这个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当时586团1营是全师的先头营,该营的机炮连却遇上了战争中常见的大麻烦:跑错了路。


团主力过江后是向左侧山地发展进攻的(往松川洞方向),机炮连却是从正面沿公路向南直插下去了。偏偏这个方向也有敌人,是同属韩第1师的第12团。但这个团的表现远不及他们自己的兄弟团队11团,与志愿军遭遇后,只一打转身就跑。这下机炮连来劲了,也没注意自己身边根本没有友军跟进,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撵了上去。


一直追出4公里,进至回德里东南,此时天已亮,机炮连这时一回头,后面咋没有部队跟上来呢?再往四周一看,周围山头都有敌人。自己区区一个连孤军深入敌阵,这下麻烦大了。


这正是考验指挥员的时候。此时的机炮连有四条路:


1.继续攻击,这肯定不现实。除非连长是个愣头青。


    2.转身就撤,这很可能是多数指挥员的选择。但要是天还黑着,那好说,可以一试。可是此时天已亮,再做敌前撤退那就是拿自己当靶子了。


    3.就地固守待援。这也不行,主力部队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哪,谁来援救你?迟早也是被困死。


    4.立即组织防御,相机撤退。


    紧要关头,连长岳忠义、指导员杜力鹏当机立断,他们选择立即布置防御阵地伺机突围,这也是唯一的生路。他们立即抢占了一个既能发扬火力,又可以避免多面受敌射击的小高地——回德里北侧的阿里山(133.8高地),命令全连抢修工事,准备抗击敌人的围攻。


    这个高地在大宁江的西侧,可以利用江水护住自己左翼,只以正面和右翼接敌,应该说,连长、指导员在仓促之间马上选择了最有利地形。


    再说韩军第12团,一看后面没人追来了,这才缓过神来。马上他们发现,追兵原来只有一个连!


    这不是丢脸大发了吗,一个团被一个连追着打?这下韩国人面子上挂不住,恼羞成怒,扭回头来,向机炮连据守的阿里山发起进攻。


    这时就能看出这支韩军编成在美军中作战的优势了。韩12团直接喊来了美军12架飞机轮番轰炸,接着以配属给自己的美军坦克队11辆坦克为先导,开到山脚下又是一通扫射,眨眼间不到一平方公里的阿里山山头上落下300多炸弹和炮弹。


    看韩军的打法,是准备欺负志愿军人少,以正面强攻的方式出口恶气。


    4

    重围中奇迹突围的机炮连,还抓了两个俘虏




    然而,不管前面的火力投送如何猛烈,轰完之后还是得靠步兵推进。就在韩军火力准备完毕、步兵冲击这个间隙,机炮连充分把握时机,边打边抢修工事。

    韩12团并没想到这个追着自己打了半晚上的连队是个机炮连,火力在志愿军中算猛的,手里普通步枪倒是没几支,基本是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六〇炮。韩军步兵一发起冲锋,就被火力压制得头都抬不起来,连吃大亏,几次进攻都被打退。


    连遭打击的韩12团这才反应过来——得迂回,于是派出一个排绕到阿里山后侧,试图从后打开一条通路。但是炮兵和机枪手的眼神视野比普通步兵更出色,机炮连很快就发现这股迂回的敌军。炮手佟世凤用手抱起迫击炮筒连射20多发炮弹,炮筒发红,手被烫焦,他垫上棉袄袖子继续打。炮弹打完后,他又拿起铁锹和冲上来的敌人肉搏,最后壮烈牺牲。靠着这样的战斗,韩军的迂回没能成功。


    一计不成,韩军再次以坦克引导步兵的战法发起攻击。美制坦克如果抵近直瞄射击,对我军重火力点威胁极大,因为机炮连都是重武器,转移起来远不像普通步兵那般方便。而且虽说是重武器,只是相对步兵而言,这点火力还对付不了坦克。


    在此危急关头,2排战士李金刚自告奋勇,用集束手榴弹炸断了突前的一辆坦克履带,挡住了其余坦克的道路。韩12团的进攻再次被打退。


    韩军此时也清醒了,如此硬攻,凭他们的军事素质恐怕真不是志愿军对手。于是他们改变战术,开始消耗志愿军的弹药,并以小分队跃进。这种打法对全是重武器的机炮连来说就麻烦了,敌人如果集团冲锋,机炮连可以充分发扬火力;现在韩军三三两两一组,机炮连的弹药可真耗不起,敌步兵也更容易接近阵地。


    韩军的战法终于“上道”了,可是志愿军从来不缺勇士,3排战士王双喜,眼看着敌人接近阵地前沿,先扔出一颗手榴弹,随即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猛冲上前,一连捅死两个敌人,又将韩军的一次进攻打退。


    然而,这时机炮连的弹药撑不住了,而且韩军也占了北侧的高地,继续坚守困难越来越大。他们决定用节节抗击的战术,由指导员杜力鹏带1排原地坚守掩护,连长岳忠义、副指导员高承云率第2、3排突围。


    在突围过程中,志愿军部队不断和韩军遭遇。副指导员高承云负了重伤,战士们要抬他走,他坚决拒绝,命令大家继续突围,他说:“我已经不行了,我留下掩护,你们赶快撤,这是命令!”当敌人靠近时,他用驳壳枪击毙数名敌人后,自戕英勇牺牲。连长岳忠义带着机炮连剩余人员,杀开血路,冲到公路上,正碰上一小股韩军。按道理如此近距离作战对机炮连不利,手中重武器难以发挥,可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岳忠义指挥大家猛冲上去,这股韩军见志愿军来势凶猛,竟然顾不上开枪,直接落荒而逃,还被机炮连抓了2名俘虏。黄昏时分,2、3排终于跟本团前来接应的一个连会合,当晚顺利归队。


    担任掩护的第1排,情况更加险恶。他们留下来,就是要用自己的牺牲来掩护战友的安全。在指导员杜力鹏的带领下,为了让2、3排突出重围,1排同韩军展开一次又一次的恶战。子弹、炮弹打光了,就用铁镐、小锹、石块来拼杀,到最后一刻就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韩12团被镇住了,他们想象不到,仅剩的这些志愿军居然有如此的战斗意志,始终未能攻占阿里山制高点。1排靠自己的勇气和战斗力创造了奇迹,指导员杜力鹏最后居然还带着仅剩下的6名战士突围出来,并于当晚找到部队归建。


    5

    志愿军的战斗力靠的不只是勇气




    这一仗打出了第66军的威风,在敌我兵力兵器相差悬殊的条件下,以临时构筑的简易工事,从凌晨打到下午4时,打退敌人十几次进攻,据守的山头岿然不动;毙伤敌人75人,俘敌2人,还缴获战防炮3门。经此血战的机炮连也付出了阵亡50余人的惨重代价,突围出来的干部、战士多数也受了轻重不等的伤。


    后来,当地群众为纪念这一英勇事迹,将阿里山改名为“铁血山”,并立碑志记,碑文写道:“在这里,要告诉我们朝鲜人民后辈世世代代子孙们,要永远记着,你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过去中国人民抗美援朝志愿军,用他们的高度国际主义精神,拼掉他们的鲜血和头颅给你们创造的”。第66军也授予该机炮连以“铁血山英雄连”的称号,荣立集体大功,连长岳忠义荣立大功。


    韩第1师师长白善烨后来追述:“24日,在博川北方渡过大宁江向泰川前进,未遇到抵抗。然而,翌日(25日)遇到坚固的阵地,因而集中兵力实施进攻,其反应与北朝鲜军队完全不同,很顽强,而且擅长于夜战……”。


    这一仗也实实在在把韩第1师12团打破了胆,本应与右翼的11团“齐头并进”的他们,居然寸步不敢前进,而是就地转入防御。


    对于66军的表现,1951年3月,肖新槐军长、王紫峰军政委在志愿军司令部受到彭德怀司令员的当面表扬,称赞该军“一次比一次打的有进步,越战越强”!


    此战虽然进程充满意外和波折,却堪称抗美援朝战争中一个典型战例。


    人们常说,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钢少气多,但其实并不仅仅如此,战斗中的机炮连和其他各个志愿军连队一样,充分表现出我军普通战士的单兵素养、指挥员的指挥能力以及分队高超的战术水平。对抗实力远超我们的世界头号军事强国,我军绝不不仅是凭勇气在作战,而是靠军队这些最基本的本领才能胜利。这才是志愿军作战的基础,这一点依然值得现在的解放军思考和发扬。



    参考资料: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六军军史》、《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一九六师师史》、天津警备区战史编写组编写《战例荟萃》、原第586团政委张震宇回忆录《血与火》、原586团参谋长张鸿绪回忆录《征尘——28年军旅生活回忆》、《跨国参战——华北人民解放军编入志愿军序列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纪实》、《韩国战争史》等。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十六军军史》(1985年出版)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这才是战争 微信ID:xiaoxiongchumo123

    收外国男人的钱,骗中国妹子的炮?天朝竟有这样一帮「女权组织」 2018-03-19 INSIGHT视界 From 酷玩实验室 微信号:coollabs 其实我读书的时候 也曾经想过做一个女权主义者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让我选择了放弃 简单来说是这么一个事情: 我发现 女权对于一些中国人来说是信仰 但是对另一些中国人来说是生意 所谓的“伪女权”“女权癌”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尽管早就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 这两天,知乎上曝光了一件大事 还是让我三观震碎 我没想到,这些“伪女权” 竟然已经形成了黑色产业链 让人细思恐极—— 国内竟然有一群人 打着“女权主义”的名号 从事着组织卖淫的事情 在中国女生不知情的情况下 把她们卖给外国男人! 事情是这样的: 根据知乎用户伊利丹·怒风的爆料 他在知乎和一个伪女权主义者 吵了起来 一开始,他可能以为这只是一个 脑子比较轴的伪女权主义者 所以两人就吵了一通 本来,他以为就是撕个逼而已 没想到的是 这个伪女权主义者 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这个自称为“玛丽女王”的人 竟然在半个月中 持续不断地骚扰他 而最夸张的是 玛丽女王声称 自己有能力 让伊利丹的QQ号 在5天之内被封掉 到这里为止 伊利丹一直以为 他不过是碰到了一个杠精 但是万万没想到 5天之后 他的QQ号竟然真的被永久封禁了! 说真的,这就有点吓人了 这个不起眼的玛丽女王 竟然还能操控别人的QQ账号被封? 难不成,她真的背后有人? 伊利丹这才意识到 自己好像惹到了一个组织 他去扒了扒这个玛丽女王的QQ空间 这才发现 自己简直捅出一个马蜂窝: 这个人平时干的 竟然是把中国女生 卖给外国男人的皮肉生意! 真的,我本来以为 我是一个见过不少套路的人 但没想到 这一套操作 真的是惊为天人 简单来说是这样的 首先,玛丽女王自称是“女权主义者” 但是实际上她的言论 宣传的却是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 她甚至恶意辱骂中国男人 恨不得中国男人全部死光 连自己的爸爸都不放过 但是,这么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很简单 骂完中国男人以后 接下来她就说—— 既然中国男人这么差劲 那就找外国男人吧! 于是,她就经常发布外国男人的介绍 看起来是一个热心的媒婆 还在各种QQ和微信群里 散播此类信息 但是看到这里 我们不难发现有点问题 看看其中这些不堪入目的措辞 这并不是普通的介绍男友啊! 这简直是在拉皮条啊! 果然,伊利丹发现 玛丽女王真的在 拉皮条的过程中 收外国男人的钱! 下面是聊天记录实锤: 而且,请注意—— 在这个过程中 她会收外国男人的钱 但是钱不给中国女生 却落到了她自己的腰包 于是一个诡异的情况出现了: 中国妹子 并不知道收钱这回事 还以为是正常交友 而外国男人 却都交了钱 很可能认为自己是在买春! 额,也就是说 在中国女孩不知情的情况下 她们被“卖”给了外国男人 而好处费 却全都进了玛丽女王的腰包... 我真的是没见过这种操作 这说轻了是骗炮 说重了,已经可以算是卖淫了吧? 我想请熟悉刑法的朋友们看看 这个玛丽女王 至少应该算是个 介绍组织卖淫罪吧? 而且,从伊利丹曝光的资料看来 这个组织规模不小 玛丽女王甚至把外国男生的信息 建了一个完整的表格 有详细的个人资料、照片 可以说 是一条非常完整的产业链 那如果按照这样操作 外国男人都是来嫖的 中国女生却不知道 还以为是要跟他们谈恋爱 那双方难道不会穿帮吗? 恩,在这方面 玛丽女王早有对策 根据知乎一位 从事过这个产业的匿名用户提供的信息 针对这种情况 玛丽女王们 还会手把手地教外国男人 怎么快速摆脱女生的纠缠 怎么调教中国女生 怎么让女生觉得自己很可爱 可以说 各种套路一应俱全 甚至还可以开发票! 看到这里 她们背后的产业就非常清楚了 这个玛丽女王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 而是打着女权主义的口号 贩卖中国女生的人贩子 一方面 她们通过辱骂中国男人 吸引对外国男人感兴趣的中国女生 另一方面 她们向外国男人收钱 然后把中国女生卖给他们! 图片来源:知乎@渭水徐工 而可怜的中国妹子们 还以为自己是在 追求男女平权 其实,不过是沦为了 这些老鸨的赚钱工具 伊利丹把这整个事情 写出来以后 在知乎、微博引起了巨大的关注 关于其中提到的 伊利丹的QQ被永久封禁的问题 腾讯经过核查 目前也有了结果: 经调查,是玛丽女王利用伪造证据 恶意举报了伊利丹的QQ号 目前,腾讯已经将伊利丹的QQ解封 同时封禁了玛丽女王等人的 两个QQ账号 警方也就此事立案侦查了 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这个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 但是在我看来 却有一件事让我无法释怀: 为什么“女权主义”竟然会和 辱骂中国男性等同起来? 为什么“和外国男人交友” 竟然还能演变成 一个免费的陪睡组织? 我想,这个玛丽女王 也许只是一个 发现了恶性赚钱模式的生意人 但是在这背后隐藏的 其实是一个很深的问题: 为什么有不少中国女人 越来越看不上中国男人 甚至觉得嫁给外国男人 是一种时尚? 这里面的原因可能非常复杂 我这里先提供一个思路 供大家讨论: 我发现 现在中国很多大型的女权组织 背后都有着西方势力的影子 她们打着女权的名号 为自己谋取暴利 为西方国家从事破坏活动 而那些真正为女性平权而奔走的人 却得不到应有的帮助 我之所以这样说 并不是信口开河 而是有充足的证据 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民间女权组织 叫做“女权之声” 它一再声称 自己只是一个自发的民间组织 致力于促进男女平等的 它所有的微博账号、微信账号 全部都是由一个 叫做妇女传媒监测网络的创办的 而这个妇女传媒监测网络 有这么多媒体产品 那它的钱都是哪里来的呢? 从她们介绍的合作组织里 我们可以清楚地找到 她们的资助者—— 竟然有西方的福特基金会 有人也许会问 收了西方的钱怎么了? 中国的组织不能收西方的钱吗? 然而,她们不只是收了西方的钱而已 女权之声组织里 有一个人叫做郑楚然 她除了女权运动之外 没有任何其他工作 表面上,是一个全职的女权工作者 在2015年的时候 她还因为寻衅滋事 被警察拘留过30多天 甚至在她被拘留的时候 希拉里还借题发挥 指责中国侵犯人权、压制民主 一个中国的小小民间组织的首领 在互联网上的粉丝还没有我多 竟然能得到希拉里这个级别的关注? 我真的是惊掉了下巴 这样看来 我离希拉里也不是很远了?? 而不止是希拉里 这样一个明明思想上毫无建树的人 却被西方媒体BBC评为了 全球百大思想家 图:郑楚然在王宝强事件中发表的言论 除此以外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 是她们平时就喜欢攻击政府 甚至于,她们还会试图分裂我们国家 比如,女权之声这个组织里 著名的女权斗士洪理达 就曾经转发著名的港独媒体 Hong Kong Free Press的言论 甚至曾公开发表过 支持藏独、港独、台独的言论 她也经常和郑楚然混在一起 我很想不通 如果她们真的只是单纯的女权主义者 为何要发表分裂国家的言论? 为何要支持藏独、港独、台独? 我只能说,这大概就叫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吧 以前,我在接触中国的女权组织时 我就觉得很奇怪 她们都喜欢声称 自己是不盈利的非政府组织 但是她们无论是宣传 还是组织各类活动 都需要大量的钱 如果她们真的不盈利 那这些钱都是哪里来的呢? 而这些外国的金主 他们也更加不可能是什么慈善组织 大发善心来给中国人投钱 每一分投出去的钱 一定都是要有回报的 那么,他们的回报是什么呢? 他们给中国的“女权组织”投钱 能得到什么利益呢? 联想到中国网络上 如火如荼的对中国男人的讨伐 我只能说,细思恐极 我绝不是危言耸听 因为我们就看不远的邻国日本 近些年来日本对于西方的崇拜 可谓深入骨髓 已经到了崇洋媚外的程度 而这其中 当然也包括对白人男性的崇拜 甚至在2016年一个瑞士白人 发了一个视频,赤裸裸的说 “在东京,只要你是白人, 做什么都可以” 视频里面他在日本便利店 随意的亲吻不认识的收银员女孩 在酒吧把不认识的日本女孩 按向自己的裤裆 而日本女孩回应的却是谄媚的笑容 我想,并不会有那么多中国人 真正被西方伪女权主义控制 但是,我们要警惕的是 别在你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 被别有用心的人洗了脑 更有甚者 别在你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被别人卖给了外国男人 还去帮他数钱 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酷玩实验室,微信号:coollabs,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酷玩实验室 酷玩实验室 Learn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采集文章采集样式近似文章查看封面

     关注资本蓝天

    每天不断好文章分享!

    - END -

    资本蓝图 l ID:zblt-1

    一个聚百万人脉的老板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