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行迈云山——9月15日白云山徒步记

七谷自然学校2018-12-05 08:05:39

本周是我们这学期第一次活动,这个第一次,始于白云山徒步。二十五个孩子,其中十七个是上学期户外骑行的孩子,六个来自农耕,也有两个之前陆续参加的孩子。

孩子们在迅速发展。可越在两个月里抽条儿,裤脚都高高吊起来;炜宸也高了一截,大眼睛忽闪着狡黠,依旧象个小牛犊儿似的时不时地试试他的小犄角;星怡、陈逍、林栩、淇元去欧州转了个大圈回来,悄悄话就更多更腻,俨然就像裂了条缝的花骨朵儿;

从不回头看队伍的游侠汉煜发起无声挑战;

子川、陶陶说些自己的小话儿,谭睿同学放弃了先锋的岗位也加入进来,明俊在分组时要求加入,就一直忠实地跟着三个家伙傻笑,不管在多陡多难的地方,几个人就如悠闲地漫步。

高高的诗祺和谁都能呆在一起,冒个泡儿,出点儿“傻气”,还把自己包裹得严丝合缝,一脸是汗,不想晒成碳,也不会拐个弯儿变通一下;

颢洋永远是队伍里最可信赖的人,能解决任何难题,如果你委以重任却忘了发出解除指令,他就一直担着,也绝对不会抱怨,让人敬佩又怜惜;

这个秋天的下午,天边海上风云涌起,台风“山猪”来临之前,白云山格外美丽宁静,孖髻岭上五彩云霞,山外已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从后花园走起,我们以何引导这群少年、这些清澈的眼睛和至善的心灵?

今天只是一个起点。一个用以恢复孩子们之间连接和热身的圆圈游戏之后,“攀墙而入”。分组前行,分分合合,依次经过五雷岭、梅花谷、孖髻岭。

十个大孩子出没荒野穿行,在没有路的地方开路或寻路前行,这需要意志力和判断。共同的探索中产生担当、合作和组织。


这组孩子也要回归整体,帮助整体,在帮助别人中获得自信和深层快乐。

小一点的孩子们也有适当的分组尝试,目标是深度享受自然和团队文化。

孖髻岭之巅,我们坐在高高的大石头上,说古希腊,从苏格拉底的少年时说起。

苏格拉底一如一个娃娃,终生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像力和山谷溪流一样奔腾不息的创造力,他做了层出不穷的假说来探求人类亘古居住的天地自然,也审视天外的神仙。

苏格拉底的古希腊学问是综合的,科学和哲学也交融依赖,研究者是天生的科学家。因为他们客观,因为他们的心灵自由(中世纪的欧洲文艺复兴,复的就是古希腊)。


遗憾的是官僚和贵族从那时起给人类自己打选并套牢了一把锁:“宗教”,即神造人和万物,人不可造次、冒犯“神灵”,人的思想和心灵亦复如是。

孩子们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吸收大自然给予的力量和养分,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成长。


我们的路,只有起点,没有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