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月落南园树影秋

南回不归2018-11-08 16:35:53


*南回不归**天越高人越小**南回不归*天越高人越小**



与有明一代相比,宋代的苏州,文人骚客虽然没有那么多,那么兴,但亦不失为东南的一大都会:“冠盖之多,人物之盛,为东南冠”。仅北宋时期,苏州五十七姓氏就产生了进士二百十三人,占当时天下进士的三分之一强。宋代的苏州,作为人文荟萃之地,吸引了大量的外来士人,亦有“衣冠虽盛皆侨居”之说。


李弥逊,字似之,号筠西翁、筠溪居士、普现居士,祖籍福建连江,北宋元佑四年(1089年)出生于平江府吴县(苏州)。祖父李处常,三年(1051年)去世,故任忠武军节度推官,赠朝请大夫。那年,李弥逊的父亲李撰才九岁。祖母范氏是苏州人,为时任司封员外郎范亢的女儿。祖父去世后,由于经济拮据,受范亢的接济,全家遂从福建移居苏州。


小雨丝丝欲网春,落花狼藉近黄昏。车尘不到张罗地,宿鸟声中自掩门。(李弥逊《春日即事》)


翠箔阴阴笼画阁。昨夜东风恶。香迳漫春泥,南陌东郊,惆怅妨行乐。伤春比似年时觉。潘鬓新来薄。何处不禁愁,雨滴花腮,和泪胭脂落。(李弥逊《醉花阴》)



放迹清江上,悲歌惜岁穷。孰能回白日,我欲间苍穷。天地遗民老,山河霸业空。清愁无者处,卷入酒杯中。(陈深《江上》)


忽忽春将晚,幽窗趣亦佳。山峰时入座,野鼠画缘阶。俗事何能已,浮生信有涯。庄书读一尺,聊复散幽怀。(陈深《春日即事》)


李撰,字子约,九岁丧父,二十岁丧母。当时虽家徒四壁,他却固守穷困。服丧期除,他游太学,受业于南丰先生(曾巩)。刻意励行,修养德性,专心追求学问。熙宁六年(1073年),登进士第,历官越州(今绍兴)余姚县主薄、江州(今九江)彭泽县令,迁镇安军节度推官,知河南密县(今新密),除渎州(今信宜)州学教授。


后处太常寺主薄转朝奉郎,再贬饶州(今鄱阳)德兴县监酒税,之后又任莫州(今任丘)通判、泰宁军节度判官、袁州(今宜春)通判。再闲居,后又任保州(今保定)通判,未及上任,于大观三年(1109年)去世,享年六十七岁。



李撰共育有六个儿子,李弥逊则为其第四子。他资禀醇厚,少时读书,五行俱下。崇宁二年(1103年)入太学,小有名声,器度超人。大观元年(1107年),十八岁时中乡举,登第京师。大观三年(1109年),弱冠之年的他以上舍生第一的身份登进士第,调单州(今单县)司户参军。因除父丧,调任郓州(今东平)阳谷县主簿。政和四年(1114年),调入国朝会要所检阅文字。经荐被宋钦宗召见,因表现好改授承奉郎,升秘书省校书郎,充当编修六典校阅文字。


饭饱东岗晚杖藜,石梁横渡绿秧畦。深行径险从牛后,小立台高出鸟栖。问舍谁人村远近,唤船别浦水东西。自怜头白江山里,回首中原正鼓鼙。(李弥逊《东岗晚步》)


层林叠巘暗东西,山转岗回路更迷。望与游云奔落日,步随流水赴前溪。樵归野烧孤烟尽,牛卧春犁小麦低。独绕辋川图画里,醉扶白叟杖青藜。(李弥逊《云门道中晚步》)


驱车登远道,白日忽西流。宇宙惊新梦,山河感旧游。云迷江令宅,月澹庾公楼。已已知何奈,长歌去国愁。(陈深《南游》)



莽莽荒城下,悠悠古道傍。秋风吹草木,落日下牛羊。感慨悲新事,登临叹异方。长吟意无极,回首一沾裳。(陈深《晚望》)


政和六年(1116年),出为提举河东路学事,未赴。改授尚书礼部员外郎,再明堂颁事。政和八年(1118年),升起居郎。以上封事剀切,贬知雅州(今雅安)庐山县,又改奉嵩山祠,斥废隐退闲居长达八年。宣和四年(1122年),寄居在时为宣州(今宣城)县丞的小弟李弥正处。


宣和七年(1125年),金兵南侵,朝廷起用他为冀州知州。靖康元年(1126年),被召为卫尉少卿,不久又任筠州(今高安)知州。南宋建炎元年(1127年),除直秘阁江东路转运判官、淮南路转运副使。因母丧,丁忧居常州。建炎四年(1130年),服除,奉太平兴国宫祠。绍兴二年(1132年),知饶州。


次年,他请罢归乡。绍兴五年(1135年),再次召回知吉州(今吉安)。绍兴七年(1137),再次入朝为左司员外郎、起居郎,试中书舍人。绍兴八年(1138年),试尚书户部员外郎,以徽猷阁待制知信州(今上饶)。



帘卷西风轻雨外。揖数峰横翠。楼上地行仙,压玉为醪,旋摘黄金蕊。一觞一阕千秋岁。不愿封侯贵。长伴紫髯翁,踏月吹箫,笑咏云山里。(李弥逊《醉花阴•硕人生日》)


一片花飞春已减,那堪万点愁人。可能春便负闲身。细思愁不饮,却是自辜春。 且共一尊追落蕊,犹胜陌上成尘。杯行到手莫辞频。杏花须记取,曾与此翁邻。(李弥逊《临江仙•杏花》)


淡黄杨柳著烟轻,细草茸茸亲屐行。行到水边心会处,夕阳一树否花明。(陈深《小园即事》)


鸣鸣寒角动城头,吹起千年故国愁。才见专诸操匕首,旋闻西子载扁舟。霜寒古寺钟声早,月落南园树影秋。一笑浮华易盈歇,白云长在水东流。(陈深《晓望吴城有感》)



绍兴九年(1139年),李弥逊再次上奏疏要求辞官回归乡里,不允,再以徽猷阁直学士知筠州(今高安),不久又改知漳州。绍兴十年(1140年),他回到原籍福建连江西山隐居,建起别墅“筠庄”,自号“筠溪真隐”。


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李弥逊去世,享年六十五岁。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宋高宗怀念他,特下诏恢复其敷文阁待制官职。李弥逊工诗词,其词多抒写乱世时的感慨,风格豪放。平生则著有《筠溪》、《筠溪乐府》等。


比李弥逊稍晚一些的陈深,亦是宋代的著名诗人。陈深,字子微,号清全。南宋景定元年(1260年)出生于吴县(今苏州)。宋末,习举子业。宋亡之年(1279年),他刚弱冠,则弃举子业不仕,笃志古学,闭门著书,以山水自娱。元天历年间,奎章阁臣以能书荐之,却潜匿不出。所居曰“宁极斋”,亦曰清全,因以为号。


瑶池倒影,露华浓、群玉峰峦如洗。明镜平铺秋水净,寒锁一天空翠。荷芰风摇,萍蘩波动,惊起鱼龙戏。扶疏桂影,十分光照人世。谁似。老子痴顽,胡床危坐,自引壶觞醉。斗转参横歌未彻,屋角乌飞星坠。对影三人,停杯一问,谁会骑鲸意金牛何处,玉楼高耸十二。(李弥逊《念奴娇》)



江城烽火连三月,不堪对酒长亭别。休作断肠声,老来无泪倾。风高帆影疾,目送舟痕碧。锦字几回来?薰风无雁回。(李弥逊《菩萨蛮江城烽火连三月》)


玉搔斜压乌云堕。拄颊看书卧。开元天子惜娉婷。一笑嫣然何事、便倾城。马嵬风雨归时路。艳骨销黄土。多情谁写画图中。江水江花千古、恨无穷。(陈深《虞美人题玉环玩书图》)


风雨鸡鸣江上村,只今遗叟几人存。煎茶陆羽忘尘世,学稼攀迟老圣门。百尺苍松心不朽,千年古井水无浑。丹崖翠壁何从见,一笑相逢醉竹根。(陈深《赠陆稼村》)


陈深亦精于书法,曾经题跋颜真卿的《祭侄季明文稿》云:公字画雄秀,奄有魏晋而自成一家。前辈云,书法至此极矣。纵笔浩放,一泻千里,时出遒劲,杂以流丽。或若篆籀,或若镌刻,其妙解处,殆出天造,岂非当公注思为文,而于字画无意于工而反极其工邪。如公忠贤,使不善书,千载而下,世固爱重,况超逸若是,尤以宝之。



吴中硕儒郑元佑曾志其子叔方墓,称与子微为僚婿,而子微长三十余年;并称他“与人高谈遗经,孜孜不倦,为一时耆宿”。陈深平生弟子甚众,学者则称其“宁极先生”。元至正四年(1344年),陈深去世,享年八十四岁。著有《读易编》、《读诗编》、《读春秋编》、《宁极斋稿》等。


陌上风光浓处。第一寒梅先吐。待得春来也,香销减,态凝伫。百花休谩妒。陌上风光浓处。繁杏枝头春聚。艳态最娇娆,堪比并,东邻女。红梅何足数。陌上风光浓处。日暖山樱红露。结子点朱唇,花谢后,君看取。流莺偏嘱付。陌上风光浓处。忘却桃源归路。洞口水流迟,香风动,红无数。吹愁何处去。陌上风光浓处。最是海棠风措。翠袖衬轻红,盈盈泪,怨春去。黄昏微带雨。陌上风光浓处。自有花王为主。富艳压群芳,蜂蝶戏,燕莺语。东君都付与。陌上风光浓处。红药一番经雨。把酒绕芳丛,花解语。劝春住。莫教容易去。(李弥逊《十样花》)



曲径通幽,小亭依翠,春事才过。看笋成竿,等花着果,永昼供闲坐。苍苍晩色,临渊小立,恰引暮鸥飞堕。悄无人、一溪山影,可惜被渠分破。百年似梦,一身如寄,南北去留皆可。我自知鱼,翛然濠上,不问鱼非我。隔篱呼取,举杯对影,有唱更凭谁和。知渊明、清流临赋,似得恁么。(李弥逊《永遇乐•初夏独坐西山钓台新亭》)


壮志寥寥在,流年冉冉催。寒灯和梦照,暗雨挟愁来。白雪词难和,青山首重回。夜兰浑不寐,慨想陆机才。(陈深《次韵陆承之寒夜有怀》)


山中太王子,比日复何如。自恨数年别,无因一寄收。江湖惊老大,日月暗锁除。会晤无期在,凭诗间起居。海内皆兄弟,情深莫若君。那知经乱后,翻作久离群。皎皎云中月,悠悠岩上云。相思不可见,清梦绕江濆。(陈深《寄友》二首)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