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红星闪闪传万代——云山传奇

龙江军垦第一场850农场2019-02-10 11:09:31

小编说:近期小编要为大家带来一本好书,这就是著名作家贾宏图老先生写的一部关于铁道兵和三代北大荒人开发建设八五〇农场英雄事迹的纪实文学《红星闪闪传万代》。

5、云山传奇

    穿过风雪,我又一次来到云山水库。七虎林山下一片苍茫,它怀抱中那片曾微波荡漾的阔大水面,凝固成一眼望不到边的雪原。那高耸的大坝如利剑把这片雪原劈成两段,如城墙挡住了七虎林河,让它默默地蜷伏在脚下。


高峡筑平湖,引水灌荒原。

稻菽千重浪,渔歌唱当年。

创业何艰辛,血汗化江南。

踏雪寻英雄,山静水无言。


    可惜在这隆冬的季节,我只能自吟这样的诗句,却看不到塞北胜江南的景色。我在大坝上踏雪而行,只听到风的呼啸。这时,透过雪的迷雾,我仿佛看到了七虎山下红旗招展,营盘遍地,从密山火车站走来的军人还没来得及洗去满身征尘,就在这里摆开了铸剑为犁,开山引水的战场。

    八五〇场史中,对这个北大荒第一个大型水利工程——云山水库的建设有这样的记载:1958年3月,铁道兵农垦局党委根据王震部长指示,经勘查决定在七虎山南麓,七虎林河出口处,兴建中型的云山水库,由我场主建。3月18日,成立施工指挥部,月底集中转业官兵4千余人和其他职工组成施工大军。5月1日,王震部长亲自挑土奠基和开车压实,宣布开工。6月中旬,王部长在西工区召开大会,号召人人献计,大搞工具改革,反对右倾保守,反对教条主义。在施工中打破常规,修改了施工方案和规章制度,提高了工效。群众充分发挥创造性,日夜突击,用六个月零十天,比常规提前一年时间,于11月1日竣工。水库建设者们,在少量机械配合下,抬土63万立方,采石7千多立方,浇灌混凝土568立方,砌石685立方、修公路64公里,桥梁三座,筑建了长3千米,高9.5米,宽(顶)8米的水库大坝和配套工程。水库修成后可蓄水4.7万立方米,把完达山下七虎林河两岸240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控制起来,使七虎林河下游2.1万公顷沼泽地带变为沃土,至今,云山水库仍继续发挥作用。

    参加水库建设的老战士们回忆,云山水库的重点工程是修筑拦河大坝,其他配套工程还有桥梁和公路等。这在当时,对于缺少机械只靠人力抬土筑坝的转业官兵来说,确是一次体力和意志的考验。王震部长对这项工程非常关注,5月1日王震来到工地,召开动员大会,宣布开工。随后,同志们掀起劳动热潮。

云山水库施工现场

    北大荒的春天,乍暖乍寒,夜晚上冻,白天冰雪融化。早晨太阳一出,水库工地一片泥泞,人走在上面粘脚,棉胶鞋变成了泥坨子,粘锹、粘筐,干活十分费力。工地劳动者们干脆把棉胶鞋脱掉换上水袜子,粘脚减轻了。把铁锹磨得铮光瓦亮,再沾上水,挖土时粘泥也少了。筐的表面铺上一把干枯叶草,粘筐的问题也解决了。他们的口号是“晴天大干,小雨猛干,大雨苦干,紧要关头日夜连轴转”,干部战士齐上阵,妇女也上坝,卫生人员放下药箱就拿起铁锹,炊事人员放下饭桶就抬土上坝。当时有句顺口溜形容人们的干劲:


装筐装满尖,抬起一溜烟,

大筐大步走,中筐跑步颠。


    在沸腾的工地上,抬土的人流,在坝上坝下快步往返,轰鸣的机车在坝面上来回碾压,装卸石料等物资的车辆在工地奔跑,工地突击队劳动竞赛的号子声,此起彼伏。人声、车辆声、广播喇叭声交织在一起,像是奏响一曲劳动交响乐章。

    在东工区,有一个谢升突击小分队,他们干劲足,手脚利索,人家两人抬一筐,他们把装满土的两个筐摞在一起,两人一次抬两筐,功效提高一倍,每天比其他小队多抬土2.3立方米。7月1日,为向党的生日献礼,他们半夜十二点起床上坝,晚上8点多收工,创造日抬土15立方米的高记录。工地党委授予他们为“先进青年突击队”称号。大家你追我赶,日夜突击,晚上挑灯夜战,不顾肩膀红肿,唇干手裂,仅用六个月零10天,就修筑了拦水大坝和配套工程。

    还好,场宣传部的同志帮我找到了当年东区青年突击队队长谢升老人,他已经76岁了,在八五〇农场干了一辈子,从场农业科长的岗位退下来后,还经常写些关于农业科研方面的文章。老人高瘦的身材,还很挺拔。他耳聪目明,记忆力很好。说起五十多年前的事儿就像昨天。他是1958年春天从吉林白城子0012部队转业的,那是个军用武器试验场,他是轻武器试验室的技术员。当时部队动员参加北大荒建设,他是主动报名的,当时的想法是走出封闭的试验场,到广阔天地干一番事业。

    谢老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1958年3月31日,他们部队转业的80多个人就到密山了,比王震将军在火车召开万人大会还早十多天。当晚他们8个人住进火车站附近的大车店,一起挤在一个脏兮兮的大通铺上住了一宿,其中还有3个女青年,她们合衣而卧,一宿无眠。第二天,他们就坐上大卡车直奔云山水库工地。那年的雪特别大,车走着走着就陷到一人多高的雪壳子里,他们就下来推车。60多里的路,一直折腾到半夜12点才到。第一顿饭是苞米碴子粥,连夜住进水库附近的畜牧场的猪号。第二天,每人发一把镰刀和一根绳子,到山上割条子,铺床铺。安顿好住处后,他们就全力以赴地投入到劳动中。他们担负的任务就是挖山取土堆坝。

    场史上是这样记载的,有4千多名转业官兵,从密山一下火车就直接乘卡车来到云山水库工地,在水库东西工区搭起大小马架子一千余座,扎下施工大军营盘,投入我场创业史上著名的云山水库工程。以转业官兵为主体的施工部队,在少量机械配合下,日夜苦战,硬是用肩膀和大筐,抬土63万立方,筑起了云山水库大坝,提前一年完成了施工任务。

王震将军亲自与战士一起抬土筐

    谢老回忆说,当时我们吃住条件都极差,但我们的劳动热情特别高涨。刚从部队转业,人人对未来充满期望,修大水库,建大粮仓,是多么豪迈的事业呀! 谁都不甘人后,特别是我们还不到二十岁的年青就像疯了一样干活,什么苦呀累呀,根本不再乎。我们队里有个班长叫袁修德,是位少尉,个子不高,干活浑身是劲,总是抢着干最累的活。大家都向他学习,个个向前冲,抬起重重的土筐,一个劲地跑,就怕落在别人后面。我们突击队得了红旗,大家像当了战斗英雄一样高兴!

    谢老回忆说,不仅有艰苦的劳动,还有欢乐的时候,有一次一只狍子从林子里跑到了工地,我们几个年青人围追堵截,终于把它抓住了,送到伙房炖着吃了。那是我一生难忘的美餐,因为我们半个多月没吃油腥了。当时,我还写了几句顺口溜:


山里狍子憨又颠,只知狂奔胡乱窜。

突然跑进工地里,自投罗网献美餐。

从此名字冠傻字,大荒流传几十年。

追溯根源难寻觅,谁知就是水库边。


    真有趣,当年的许多苦难,谢升老人都忘记了,可这几句关于狍子的打油诗,他还记忆犹新。这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是他们战胜苦难的法宝。

    据郝振武老人回忆,1958年冬天,在鏖战云山水库的同时,全场还掀起了与之配套的水利工程会战。从完达山南麓,到穆棱河北岸,绵延数十里的排水工地上,红旗遍野,爆炸声震天。入夜篝火熊熊,人声如潮。在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中,人们挥镐刨冻土,抬大筐;掀起冻土层后,用铁锹往堤上连续甩土,人均工效最高能甩10立方米。在严寒中,人们穿着单衣都汗流夹背,然后又结成霜。许多人用大镐刨冻土时,“虎口”都震裂,耳鼻和脚都冻伤了。人们晚上都住沟渠旁搭起的窝棚里,睡觉时都穿着棉衣戴着皮帽子。早晨起来,被头和皮帽子上结了一层白霜,大头鞋也冻在地上。英雄的战士们以坚强的意志和大无畏的精神,回答了大自然严酷的挑战!

    郝老说,北大荒的冬季冻土层最厚达一米多,且坚如顽石,用人工刨太困难了,后来就用爆破的办法。这时工地上就出现了“万炮齐鸣”的场面,甚至可以“一炮成渠”,这很壮观,但也相当危险。当时穆棱一干的工地上,有个勇敢的爆破手叫王世德,他多次排哑炮成功。可是有一次,他连续点完了3个炮眼时。回头发现第二个炮的导火索熄灭了。他毫不犹豫地又跑回去重新点燃。组长大声地喊:“别点了,快跑!”点完后,王世德快速奔跑,跑到20米远时,一片震耳欲聋的连珠炮在他身后炸响。大家把他从碎土块里扒出来时,他的第一句话是:“还有一炮没响!”他又跑回原处寻找哑炮。当他距离哑炮一米远时,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把他掀翻在地。走在下班路上的同志们赶来时,他倒在血泊中,头骨已经炸碎,停止了呼吸。在1958年到1959年的两个冬天里,在穆棱一干工地,就有4名同志在爆破中壮烈牺牲!

在施工现场开展劳动竞赛

    宁静的云山水库,包容着完达山的无法记数雪水和清泉,浇灌着数十万亩拓荒者开发的良田。它也像一位历史老人见证了这片山河的开发和建设者付出的巨大牺牲。在极其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在饥寒交迫日子里,一批满怀着创业的梦想和无坚不摧的力量的军人和其他建设者,只用了半年多的时间里,建设这样规模的一座水库,这真是一个奇迹。

    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作为当地农业专家的谢升先生说,云山水库作为大跃进时代的工程,到现在还在使用,为农场调整种植结构,扩大水稻种植面积,还在发挥作用,这当然是个奇迹。水库里的水比地下水温度高,营养也丰富,它浇灌的水稻产量高、品质好。云山水库如明镜一样映证着那一代人改天换地的历史功绩。

我想,云山水库的意义还在于,它已经成为了北大荒开发建设的革命“圣地”和旅游“胜地”,这里的湖光山色让人陶醉,而创造这个荒原上巨大水利枢纽的前辈更让我们感怀。

    在场史馆,我在王震将军在云山水库和建设者一起抬土的照片前,久久地凝视。以工地上火热的劳动场面为背景,穿着一身褪色军装的王震将军,用手扶着肩上的木杠,中间用绳子吊着装满土的大筐,后面抬杠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海魂衫,脖子围着抬杠专用的垫肩。他们大步向前走去,土筐晃动着,压弯了抬杠。我看到他们满脸的笑容,仿佛听到杠子吱吱呀呀的声响和他们的脚步声。 

    王震将军是这个工程的决策者、指挥者,当然也是劳动者。几十年过去了,他还牵挂着这片山河,1990年8月2日,他又来到了八五〇农场,来在云山水库。这位85岁的老人拄着拐杖在大坝上散步,他俯视坝下那汪洋的水面,是否想到了他曾健步如飞地和战士抬着土筐跑在水库工地上?是否想到了和他抬筐的那个年青人是谁?

    如果2010年夏天我没有找到那个和王震将军抬扛的人是个遗憾的话,这一次我不能带着遗憾走了。据传说,有两个人说与王震将军抬筐的人是他们的父亲。

    就在离宾馆不远的星城超市,我见到了张超英,他的父亲叫张梅雨,是1958年从武汉军官学校转业到八五〇农场,来了以后就参加了云山水库的建设。她拿出了一张照片,上面就是她父亲和王震抬土筐的场面,和我在场史馆看到的不是一张。张超英说,这张照片是父亲珍藏的。他多次说过,王震到工地上来视察工程进展,看到大家干得热火朝天,也跑过来干活。当时,父亲正和别人抬筐。王震说,小伙子,咱们两一起抬。然后问父亲是哪的人,父亲说是湖南人。他说咱们俩是老乡啊!抬土时,父亲怕王将军累了还把筐往自己这面拉。王将军还说了许多鼓励父亲的话,说水库建好,多种水稻,大家都能吃上大米了。咱们湖南人都愿意吃米呀!

    张超英说,当时我们一家就住在水库边的窝棚里,我就在窝棚里出生的,当时父亲所在队共出生了6个小孩,只活下2个,就有我一个。因为父亲到虎林县开会时,买了一个羊羔皮的小“棉猴”,我出生在11月份,下着大雪,窝棚里又特别冷,父亲始终让我穿着那件皮“棉猴”,结果我活下来了。

    张超英还和我说起,当年我的大伯是湖南的一个大学生,来工地看我们一家,因为天太冷又吃不饱饭,结果得病死在工地上。安葬时,他的手脚都支楞着,只好用锯割了以后,才装进棺材……

    张超英说,我们家有4个孩子,哥哥叫超美,我叫超英,还有一个妹叫超苏,最后一个弟弟叫张伟。这名字都是父亲起的。这几个颇有时代特点的名字,表明一个老战士对国家和民族的期望。张梅雨和战友们一样为北大荒的开发和建设献出了一切。完成建设云山水库的任务后,他曾在农场试验站工作过,当过东沟林场的场长、场部服务站的站长,无论在那个岗位上他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他曾多次对孩子们说:“干什么活都不要偷懒,多出力累不死人!”张超英记住了父亲的话,她1976年参加工作,在基建队和场医院都工作过。1997年自己办了食杂店,现在已经发展成200多平米的小超市,因商品全服务好,很受职工的欢迎。在张超英身上我看到张梅雨那一代创业者的奋斗精神。

    另一位和王震将军抬筐的人是谁?他是农垦牡丹江管理局公安局长辛连军的父亲辛跃德。大雪封路,到管局的路不好走,我打通了辛局长的电话。他说,父亲是1922年出生的,是抗战干部,曾担任过山东省安丘县武装大队队长。1958年转业时是大尉营长,来了就参加了云山水库建设,当时整个工地分东区和西区。父亲担任西工区区长。每次王震来西区检查工作都是父亲汇报工作。我们家保存过两张父亲和王震的照片,一张是父亲和王震抬土筐的,是1958年6月,王震来到西区召开技术推广大会后,参加劳动时和父亲一起抬筐时照的。还有一张是我坐在筐里,王震为我喂饭时照的。当时,王震到西工区要看一看住在窝棚里的职工家属,走到我家时,我正坐在土筐里吃饭,当时我只有两岁。随行的记者就照下来了。当时母亲放弃了安丘县妇联主任的职务也跟着父亲来到了工地。王震还表扬了他,弯下腰,接过母亲手中的碗,给我喂饭,可惜这张照片,被人借走了。再也没还。

    在我的记忆中,好像在那本画册和展览上看到过王震给一个坐在土筐里的孩子喂饭的照片。现在这个孩子——北大荒的第二代人也从管局公安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了。辛局长说,我的兄弟姐妹和他们的孩子,多数都在北大荒工作,第三代人有的在国外学习和工作。但他们都牢记前辈的教诲,不能给北大荒丢脸。

    他说,父亲辛跃德在完成云山水库建设任务后,曾在八五〇农场的三分场当过场长、总场基建大队队长,在建设兵团时代当过四师干训队队长。病重期间,他还和辛局长说起修云山水库的事儿,而去世前几天,他让儿子把和王震抬筐的照片拿来给他看……

    看来,王震将军到云山水库劳动,和建设者劳动抬土筐不仅一次,而每一个和将军抬着一个筐、承受一样的压力、迈着同样步伐的人,都十分珍惜这样的时刻。而他们的后代都以此为荣,珍藏的不仅是一张照片,而是一段光荣的历史。这段父辈的历史,不会给他们带来特殊的荣耀,却给他们一种世代相传的力量。有了这种力量,他们就可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记得2010年夏天,我正在云山水库采访,手机传来孙子清脆幼嫩的声音“爷爷,你在干啥?”让我的心一颤。

    我应该如何回答一个两岁孩子的问询呢

    这时,我想起了1958年4月13日密山火车站广场,那激动人心的场面。穿着上将军装的王震将军,站在临时搭起的台上,他大声地对云聚在广场上来自全国各地的转业军官说:

    “同志们,你们有的是带着爱人和孩子来的,还有的是在火车上生了孩子。这些孩子长大了会问,你们怎么到北大荒来了?

建成后的云山水库

    “你们要对孩子说,老子当过红军、八路军、解放军、志愿军,都是为了民族解放、国家富强!我们到北大荒开荒种地当先锋,也是为了国家和人民!”

    然后,王震将军一挥手,数以万计的军官,背着行李,领着他们的妻子和孩子,徒步走向没有道路、没有村落的荒原,还有的人来到这个荒山的工地上,领着他们的妻子和孩子住进窝棚,挖山筑坝,引水开田的伟大战斗。

    我正在采访的云山水库,就是1958年春天第一批转业官兵修筑的。一条六里长水泥筑成的白色大坝,把凶猛的七虎林河揽在自己怀里,形成了一个波光涟漪的湖泊。那丰盈的湖水把数万亩荒地滋润成鱼米之乡。遥想当年,在这片山谷沼泽中,红旗招展,帐篷林立,重上战场的军人们挖开千年鬼沼,运来山石沙土,堆起化害为利的长城。工地上一片热烈的劳动竞赛的场面,大家两人抬土,一路飞跑。其中就有我们敬爱的王震将军。

    当年那些这个水库的建设者可以无愧地回答后代的问询:孩子,老子这一辈子,没有白活,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这片黑土地!“从此天下不缺米”,就是我们最大的光荣!而那些像那位长眠在黑土地的怀抱里的云山水库的老北大荒人,如果天上有知,他们也会说,北大荒丰收的果实里有我的生命,北大荒的江河和水库里有我的血液!

    是否,我也可以对我可爱的孙子说:孩儿,爷爷作为一名屯垦戍边的知青,也参加了开发北大荒的战斗,在那片土地上奋斗了八年。也许,这还不行,我还应告诉孙子,我正为那些特别值得尊敬的北大荒人、那些曾和王震将军并肩战斗的英雄们写一篇可以永载史册的文章。


  

红星闪闪传万代——饥寒交迫的岁月

红星闪闪传万代——完达山的歌哭

红星闪闪传万代——王胡子抓起一把流油的黑土

红星闪闪传万代  引言----穿越“大烟炮“

献身八五〇一甲子的老园丁

八五〇素肉在APEC交流展览会飘香

八五〇铸就防汛抗洪“钢铁长城”

八五〇农场召开庆祝建党97周年暨“先优”表彰大会

学党章、修党性、强素质、促改革——知识竞赛提振人心

绳彩飞扬,跃动军垦城

宾至星城有家归

彬彬有好礼 好米源自八五〇

八五〇人民和贫困儿童心连心!

八五〇人民法庭居然为这件事“开庭”

四十载 八五〇医疗日新月异

四十载,日新月异卫星城!

八五〇“青年歌王争霸” 花落谁家?

快来看!八五〇举行舞林大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