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如懿传+延禧攻略,居然都美不过这片云海和银河

开一家民宿2018-11-08 08:10:45


- vol 18070829-


我想和你一起流浪,

晨集朝露,暮逐晚霞,

摘几颗星星,偷一半月亮,

酿成一壶好酒。

等到老去,乘着风,唱着歌,

品尝我们这一生。


偶然听来的情话(不是给我的),觉得很适合云逸远山。毕竟这里180天是云海,180天是银河。



而最好的天气是先来场太阳雨,于是云海翻腾,彩虹横跨整个山谷;到了夜晚天空放晴,银河驾成桥,每一眨眼都划过流星。


这样的风景里,应当能酿出最美的酒。

 



16年,主人戴掌柜开车路过遂昌,驶上一座无名山,海拔800米处是车前村。


车前村像是名声不显时的松阳,没什么灯红酒绿,只有茶田、竹林、石巷和夯土老房子。


晒太阳的玉米被挂在黄土屋外,门口坐着围围裙的老婆婆,见到生人便问:「女娃子打哪来?进来喝口茶吧。」



车前村平日人烟不显,鸡在田里捉虫,偷眼瞧一旁伺机而动的小黑狗,等到年节却很是热闹。


家家户户仍严格遵照传统热热闹闹庆祝,男人上手打糍粑,女人在后厨用卤水点豆腐。

 

戴掌柜和狗狗刀刀


松阳西坑村的云很美,随着过云山居名动江湖。车前村的云不闻其名,却也是「一见误终身」的极致。


等到傍晚夕阳西下,最后一抹残阳投射在远山上的云雾时,戴掌柜已经给民宿取好了名字:「云逸远山」。


远山等云,云逸等你。

 


只是这个「你」似乎有些夸张,乍一开业,闻讯而来的客人从前一天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等到凌晨3点戴掌柜实在受不住睡下时,还有人在赶来的路上。


有个客人从哈尔滨来,先到北京,从北京飞杭州,杭州动车到龙游,龙游包车到遂昌,跨越3000多公里上山来,周一又赶路回去上班,就为住个两天。


一天看云海,一天看星海。

 



而若把我的感受做个总结,是「请务必带上相机」


在云逸远山的一天,忘带相机的懊恼是3秒一小悔,5秒一大悔。


一进村,见阳光从屋檐一侧打在夯土墙,金灿灿闪着光,似把时光定格时,是小悔。


等到了民宿跟前,抬眼瞧山谷对面,茶田往上,竹林一侧,十来间夯土房相拥而落,拿着手机焦距怎么都不够时,便大悔。

 


进门在壁炉边围坐的沙发上小歇,

落地窗外有人瘫在躺椅上,

他朝着山谷发呆,轻摇的姿态,

和角落处一朵迎风摇曳的小花

一样闲散。

 


小狗刀刀一溜小跑来邀功撒娇,

那歌声里正唱着一句:

来呀美呀睡呀梦呀,

人是词穷的,

想说的话都被歌唱了去。



二楼迎面被水景绊住脚,

远山的影和天边的云掉了一角到水里,

微风吹皱的涟漪里,

长出一棵安静晒太阳的小红枫。

 


客房呆了一个时辰,到了约好看落日的时候,客房的景还没拍过瘾。


站在露台,以远山茶田为背景一张;坐于沙发,用大叶植物相衬一张。


又躺进浴缸,摆上十来个姿势,换了七八款道具,怎么也不厌。



赖着不起身等风来,

等半掩的白纱帘被吹起,

好拍一个飘飘欲仙的意境。

 


到不远处朝西的山谷看日落。整栋楼都倾巢而出,扛着长枪短炮的人群中,我拿着一个小手机滥竽充数。


人群分两拨,一拨没有女伴,只拍风光。一拨架好机位,女士们便相继优雅登场,像一场独特而盛大的交谊会,只是少两个会探戈的舞者,若迎着云霞起舞,让风吹动红裙的角,便更美妙了。



半盏茶的功夫,拍延时的继续,其余的收了工,随意找了地坐。


霞光逗留在每个人脸上,一群人静静地没有人想说话,只是眯着眼默默看着,怕呼吸声惊扰了太阳。


天台


以上都是未带相机的悔处,但最大悔要等星星出来。


一楼客厅外有个大露台,就是上面提到有人躺在摇椅上的地方,那有一棵不知多少年岁的大松树,宽阔枝叶下一木头长桌,我在那开了罐百威,从入夜聊到深夜。



客厅的灯从通明到只留几盏,

星光也随夜深而明亮起来。

抬头久久凝望。

低处的树叶被灯光打亮,

视线越往上便越黑暗,

穿过树叶的缝隙,

一颗星星,两颗,三颗……不知几颗。

 


不知几颗时,便到了第二天凌晨,上天台去。银河成桥了,从北极星到金星。


有人已抢先一步,抱了被子就睡在天台上,我一路仰头看天摸索着找椅子坐下,仰着头不顾被打的风险半夜紧急联系摄影朋友:「有什么办法可以用手机拍星空?」


没回应,继续仰着头百度,照着攻略下了NightCap,折腾无果,便不再挂念,只是仰着头期望写稿时能用文字写出此刻所见的一二。

 


其实在乡野间跑多了,星星是多见的,但银河少,上一次见还是去年在西坡千岛湖的时候。


「我流眼泪了,你不感动吗?」同行的朋友说,说话时他仰着头,贪婪地望着星空,不曾瞧我一眼。


「还好。」我说,一样贪婪地望着星空,不愿移开目光瞧他一眼。


其实,我的心脏早已被星空的璀璨,银河的深邃,自然的浩瀚,宇宙的无穷击打地千疮百孔,透烂透烂,只是想着毕竟行走江湖多年,不好露怯。

 


思绪很空,思绪又很多,传说人死前会有走马灯,可为何没人告诉我看星星也会。


人太渺小,文字太苍白,面对大自然最澄澈的镜子,遗憾、是非、空想、虚妄好像都是多余的,氧气可以洗肺,而星空可以洗心。


我不知怎的就想起来时遇见的稻田来,前不久遇见的还是禾苗,这次出门见的已挂了穗。以前判断春夏秋冬看月份,近年却是从庄稼的生长里醒悟时间的流逝。



回到正题来。云逸远山有两栋楼,我住的这栋是「仲夏夜之梦」,名字的来源要从隔壁栋的「牡丹亭」说起。


汤显祖写牡丹亭正是在遂昌,而同期的西方也有个戏剧大家莎士比亚,于是便定了这两个主题。

 


「牡丹亭」自然是中式,妙处在二楼的天井,这栋房子前主人是个木匠,房子里用木讲究,老木舍不得扔就用来做了天井。


天井虽是后建,但很有古韵,透过天井看到蓝天白云的一瞬还以为又回了婺源的徽建老宅里。



朝向山谷的房间,

都在窗边做了茶席,

至于是拘云煮茶还是邀云共饮,

诸君尽可随意。

 


最喜是「游园」房的院子,

瘦竹做围栏,枯山石里放浴缸,

天高云阔里只是一瞥,

便时空换位到了京都泡汤。

 


昨日被落日和银河迷了眼,第二天一早细瞧,却又见了许多细节处的精妙。


比如从潘家园淘来的桐制门把。

 

老房旧木做的壁灯

 


随手可见的插花,

粉红黄白,

牡丹月季金盏菊。

 

还有大把好看的光

 


云海、落日、星空自不可辜负,可这样的地方若只是粗浅的拍拍照又太可惜了,还是照歌里唱的美吧睡吧梦吧。


人生如酿酒,多装些美好入壶,到老再品吧。



遂昌|云逸远山


地址 |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大柘镇车前村

电话 | 15868060566

房价区间 |880-2080元

部分图片来自民宿和它的朋友们


看到最后的你

希望也会喜欢那些更多热爱生活的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