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花小钱买“明天的宋元”增值两千倍,这个日本人靠的是什么?|画事

民国画事2018-11-08 12:41:45



画事君说

浅 显 有 趣 的 深 度 艺 术 美 学 干 货


@民国画事所有原创内容版权已交由专业版权机构代理,严禁门户网站、自媒体平台、阅读类App等未经授权复制、抄袭或抓取,违者必以法律手段起诉。


中国书画收藏的顶级阶层,是宋元书画。的确,不论从审美高度、艺术高度、稀缺性、珍贵性来说,内府珍藏宋元书画,都堪称最佳收藏珍品。


但,所有的美好珍贵,背后都有相应的价格。和他相配的,就是大量的钱财支撑,没错,你要买宋元,必须得有钱,还得有很多很多钱。


但是,没那么有钱怎么办?也不是一丁点办法没有,比如,你可以,买明天的宋元。


1922年,“第二回中日联合绘画展览”日本东京举行,陈师曾带着齐白石的画参展。齐白石从此在日本爆红。但是大家都更喜抢购齐白石的草虫、花卉,只有一个叫须磨弥吉郎的人,选购了一件无人问津的山水画《松堂朝日图》。


要知道齐白石在世时,山水基本都卖不出去,为了生计,连他自己都画的少,须磨刚刚开始收藏齐白石,就与众不同。


过了差不多100年,北京画院举办了齐白石山水画展,北京故宫也同时举办了齐白石绘画展,日本著名的东京国立博物馆更是即将在10月举办齐白石画展,三大重磅展览,将齐白石的热度史无前例地推高。齐白石的艺术水平,得到了中日两国最高形式的认可。


北京故宫、北京画院、东京国立博物馆均在今年举办齐白石画展


而须磨的眼光的超前性也被更多人所认可,现在的拍场上,须磨旧藏,必出善价。


保利春拍的须磨弥吉郎旧藏《齐白石山水册页十开》成交价为5635万


我们知道,凡是大收藏家,都是要拼钱拼眼力的,须磨弥吉郎当时毕竟只是一个普通外交官,比他有钱任性的土豪多得是,论眼力,也没有吴湖帆、张大千那种X光神眼。他凭什么当大收藏家?


凭他对未来的准确判断。




找准方向:那时候买画比买房还划算

方向比努力更重要,收藏当然也是如此。


1927年,须磨弥吉郎被派到中国,当日本驻华使馆的二等参赞,大概是个处级干部。


须磨弥吉郎工作照


民国初年那会儿,古玩市场上的热点是高古,是金石和宋元书画,当时一件商周铜鼎可换一大堆明清官窑瓷器,一张宋代拓片可以换一堆四王八怪的画。而当时的书画大家,是什么价格呢?


1922年,80岁的大宗师吴昌硕修订了润格,刚在北京买了大四合院的鲁迅感慨“润格贵”,贵到什么程度呢?四尺整张花卉三十两银子,三尺的楹联不过六两银子!


更不要说,起初一幅扇面连两个大洋都卖不掉的齐白石了。即便是后来在日本参展走红,1931年的润格不过是一个扇面10块大洋,按那时大约1块大洋=1两银子=今天200块,对于日本外交官须磨来说,当时他一个月工资算下来也有二三百两银子,相当于如今月薪4-6万,买几幅齐白石当然不是太费力的事情。


齐白石的山水册页,其价值大约80-100块大洋,也就是今天16000-20000块。而保利春拍的须磨弥吉郎旧藏《齐白石山水册页十开》成交价为5635万,相较于当年买画,差不多增值了2800多倍,这个增值速度真是令人羡慕。


须磨弥吉郎


这时候买近代书画,就像后来的买房,没有亏的,只有赚多赚少的区别。


对于驻华外交官来说,这样的好运甚至可以一直延续到上世纪80年代。我们之前写过,一些外国人当时驻华工作,都能随便走进文物商店去买到非常靠谱的,价格合理的近现代名家作品。这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在中国买画的外国人不少,像须磨那样成为大收藏家的极少。


毕竟很多民国时候的小名头,画留到现在也只是几千万把块一张。收藏近代书画,是选对了方向,但更重要的是选对人,选对作品。


选对作品:买不起宋元,我买未来的宋元

须磨运气不错,他刚到北京就遇上了日本俱乐部举行的齐白石个人展览。


当时齐白石在日本已经有名气。1922年,“第二回中日联合绘画展览”日本东京举行,陈师曾带着齐白石的画参展,“带去的画,统统都卖了出去,而且卖价特别丰厚。每幅就卖了一百元银币,山水画更贵,二尺长的纸卖到二百五十元银币。这样的善价在国内是想也不敢想的。”齐老爷子忍不住作诗:“平生羞杀传名始,海国都知老画家。” 


遇到齐白石是运气,但是挑什么样的作品就看本事了。


在画展上,大家都忙着抢购齐白石的草虫、花卉,唯独刚到北京不久的须磨选购了一件定价最高且无人问津的山水画《松堂朝日图》,同时还选购了一件《汉隶对联》,显示出与众不同的眼光。


齐白石《松堂朝日图》


连齐白石听说了,也有点诧异。此时的白石老人已经对外号称绝笔山水了,当然不是不准他画山水,而是卖不掉,为了养活一大家子,只有放弃山水了,自己也很无奈。


须磨为什么要追冷门的白石山水?须磨在保利的《山水册页十开》后面写得很明白,“白石翁画山水最罕而佳也。”——因为它少,还因为它好。


而在另一本今年关西秋拍即将出现的八开山水册页上,更是泄露了天机,“翁作中山水罕,特若此逸品不数点出,后世以可为宋元以來珍。”



——我买不起如今的宋元山水,但是我买的白石山水就是将来的宋元,这就是须磨的收藏野心。


买什么样的山水,有信心让后世视同宋元?


他买的是白石老人《借山图册页》。


今年6月北京保利春拍的齐白石《山水册页十开》每一开尺寸是33x23cm,而须磨买的这套《借山图册页》每一开尺寸是32.6×32.6cm,也就是说须磨这套比北京保利那套尺寸还要更大近三分之一。


而且须磨在两套山水册页上都题过字,在这套《借山图册页》中的题满一整页,说齐白石的山水,“后世以可为宋元以來珍。”



齊白石 借山圖冊八幀

設色紙本 冊頁

32.6×32.6cm×8

出版:

1. 《白石﹣須磨舊藏美國舊金山、 日本東京展》 VI2、 VI4,1960年。

2. 《齊白石畫》圖版五六,中國書畫研究會編,太平洋圖書公司出版,1971年6月

3. 《雄獅美術(齊白石特集)》1972年9月,No.19

4. 《齊白石畫集》P125,藝術圖書公司(臺灣),1978年

5. 《齊白石畫集》P125,藝術圖書公司(臺灣),1980年

6.《須磨藏寶—彌吉郎與中國書畫》P3-24,蝸廬美術館,2018年

著錄:《齊白石畫展》日本東京展/須磨彌吉郎藏品(YakichiroSuma)VI. Album in color,1960年

展覽:

1. 「須磨收藏齊白石作品展」,De Young博物館,1960年3月1日至6日,舊金山。

2. 「須磨收藏齊白石作品展」,亞洲藝術博物館,1960年,紐約。

3. 「須磨收藏齊白石作品展」,亞洲協會,1960年,紐約。

4. 「須磨收藏齊白石作品展」,日本橋白木屋,1960年,東京。

5.「須磨藏寶—彌吉郎與中國書畫」,蝸廬美術館,2018年。

須磨彌吉郎題冊首:

白石翁自薦持贈, 全米  白石展 (1960-1963)。  彌吉郎, 乙巳歲頭記。  

須磨彌吉郎題簽:

齊白石 借山圖八題, 山人藏。  

I63.全米白石展。

須磨彌吉郎題布袋:

齊白石 借山圖八題, 阿芝翁自藏冊。  I63.全米白石展, 現六。  

須磨彌吉郎評《借山圖冊八幀》:

「翁作中山水罕、 特,若此逸品不數點出,後世以可為宋元以來珍。故山翁親持贈草堂藏,品次此帖為首帖。昭和初,木堂特覓,不肯。彌吉郎。丁未六月十七日記」


齊白石 《借山圖冊八幀》之一 

款識:

一、 借山圖之九華嶽三峰。白石山翁。鈐印:木居士

二、 仙人見我手曾搖(謂仙人掌),怪我塵情未滅消。馬上慣為山寫照,三峰如削筆真刀。白石又題。鈐印:阿芝

32.6×32.6cm


齊白石 《借山圖冊八幀》之二

款識:

一、 借山圖之十二柳園口。白石山翁。鈐印:齊白石

二、前身應是老維摩,飲水誦經兩   鬢皤。又向人間添粉本,藥爐移火過黃河。白石錄舊句。鈐印:阿芝

32.6×32.6cm


齊白石 《借山圖冊八幀》之三 

款識:

一、 借山圖之七洞庭君山.白石山翁。鈐印:白石

二、 往余過洞庭,鯽魚下江駭。浪高舟慾埋霧,重湖光沒。遠看何處風帆輕,帆腰初日掛銅鉦。舉槁敲鉦忽住手,竊恐蛟龍聞慾驚。湘君駕雲來,笑余輕狂客。請博今宵歡,同看長圓月。忽忽二十年,煙霞在胸膈。君山初識余,頭還未全白,白石補題舊句。鈐印:阿芝 鑑藏印:須磨

32.6×32.6cm


齊白石 《借山圖冊八幀》之四 

款識:

一、 借山圖之十一雁塔。白石山翁。鈐印:白石翁

二、 長安城外柳萌紛,雁塔坡間春社時。無意姓名題上塔,千秋人不識阿芝。白石補題。鈐印:借山老人

32.6×32.6cm


齊白石 《借山圖冊八幀》之五 

款識:

一、 借山圖之十五竹霞洞。白石山翁。鈐印:白石翁

二、 無黨無偏不讀書,七年居此事都無。晚涼巖下水邊石,坐到西斜月墜珠。借山老人畫後題。

鈐印:老萍

32.6×32.6cm


齊白石 《借山圖冊八幀》之六 

款識:

一、 借山圖之十六小孤山。白石山翁。鈐印:木人

二、 昔年難捨出鄉關,海水波狂湘水閒。今人題詩在燕市,笑人不怪小姑山。初過小孤山,畫其圖後二十年乙丑補題新句,白石山翁。鈐印:老萍

32.6×32.6cm


齊白石 《借山圖冊八幀》之七

款識:

一、 借山圖之十七滕王閣。白石山翁。鈐印:阿芝

二、 揮筆毋忘舊夢蹤,滕王閣外正春風。西山南浦生愁色,不見聯詩白髮翁。白髮翁謂湘綺師。余甲辰春詩,湘綺師遊廬山,秋湘綺師一夜于南昌邸舍招諸弟子小飲,坐間忽來一箋云:南昌自曾文正去後,詩文默然,今夜不可無詩。師首唱云:地靈勝江匯,星聚及秋期。乙丑十月補題此圖并記其事。齊璜。鈐印:木人

32.6×32.6cm


齊白石 《借山圖冊八幀》之八

款識:

一、 借山圖之十八獨秀山。白石山翁。鈐印:齊大

二、 笑看獨秀如碑立,可惜周圍沒字痕。只有晚風殘照候,一竿 (一作杆)燈火亂星辰。白石畫後又題。鈐印:白石翁鑑藏印:昇龍山人

32.6×32.6cm


借山图是白石山水的里程碑。


白石老人曾经感叹自己“画山水二十余年,然余画山水绝无人称许,中年仅自画借山图数十纸而已,老年绝笔。”


《借山图》出自齐白石早年的住所住所借山馆,白石老人说:“山不是我所有,我不过借来娱目而已”。


中年的齐白石,应朋友之邀外出远游,“五出五归”,这是他山水画创作发生转变的最重要阶段。一路上,他饱览美景,积累了不少山水画稿。远游归来,齐白石在家里把游历得来的山水画稿重新画了一遍,编成《借山图卷》,一共有52幅,后来散失不少,只剩下22幅。


后来,齐白石又经常临摹重画借山图,每一次有每一次的不同。


这本册页作于1925年,画了8张《借山图卷》中有代表性的作品,也充分体现出前无古人的白石山水画风。


以前四王他们的山水,主要是学古人的,而齐白石的山水,首先来自于对景写生,然后再根据自己意思演绎,虽然简练到极致,但是观者还是一眼能看出描绘的主题。


比如他画的洞庭君山,画面上面一抹青山,下面一片孤帆,其余全是留白 ,但是留白并不是空荡荡无物,它可以是天,可以是水,可以让人想到洞庭湖的烟波浩渺、一望无际,就像陈师曾给《借山图》的评价:“平淡见奇”。



竹霞洞是借山馆附近景色,也是齐白石经常画的题材,每次画有每一次的体悟。


同样在竹霞洞口晚上月出的情景,这是1913年画的条屏。



这是1925年的册页,册页更简练,画面力量也更集中。



明清以来的传统山水,在构图上大多数有定式的,或两段,或三段,此处画茂林修竹,此处有小桥流水,次序规矩不能乱的。而齐白石的山水没有这些个条条框框。比如桂林独秀峰拔地而起的造型和笔法,已经成为白石山水的招牌动作。



在保利春拍的《云山深涧》、故宫的《桂林山水图》还有须磨旧藏的《宋法山水图》这些大画里,山也是这样的山。


从左到右:《云山深涧》、《桂林山水图》和《宋法山水图》


在笔法上,白石老人把传统山水点染皴擦的本领都丢掉,用画花鸟的大写意笔法来画山水,大笔挥洒,见笔见墨,笔笔可数,一气呵成,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



白石山水的独特,还在于画的内在精神。中国传统的文人山水画,往往过于强调精神层面的象征与寄托,山水总是高冷的,是刻意的有我之境。


而白石的山水画更像是路人的随意眺望,是无我之境,山便是山,水便是水,没有遗民的沉痛悲愤,更没有假隐士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山水自有它的朴实与安详。



有意思的是,须磨不仅感受到白石山水的这种独特精神,还找到了一个与白石暗合的西方画家。他很认真的告诉德国和美国驻华公使,齐白石就是东方的塞尚。和齐白石一样,塞尚画的风景不带情绪,只是它们自己,静的就是静的,动的就是动的,大自然的美丽,是它们本来如此。不知道公使们是否同意他的观点,反正后来,德国公使陶德曼也成了齐白石的粉丝。


塞尚的《圣维克多山》

 


慧眼识珠的诀窍:像搞情报一样做功课


须磨收藏了七十多件齐白石,除了山水之外,其他的题材也是非常有特点,几乎件件是精品。


比如这件《与佛有因》,2005年香港苏富比拍了500多万。


齐白石《与佛有因》133×34cm

香港蘇富比2005春拍 成交价 RMB 5,469,600


须磨不是职业画家,为什么他能够慧眼识珠呢?


因为这家伙是搞情报的啊!须磨做过日本外务省的情报部长。他收藏书画的时候,也像搞情报一样做功课。


首先,直接跟画家交朋友,获取第一手信息。


自打须磨在画展上买了白石山水,开始被老人视为同道知音。1929年春节,须磨特别请齐白石到家中叙谈,两人关系更上一层楼。经常出入老人的画室,好处当然是明显的,能得到可靠的作品,特别是精品。保利的《山水册页十开》和这件《借山图册八开》都是得自于齐白石本人。


即便在市场上买画,在白石老人身边的经历仍然帮了他大忙。


比如1934年须磨在南京的时候,金陵荣宝斋老板上门,带来一幅齐白石山水大画。须磨忽然想起,前年在白石老人画室里听他谈过画大幅山水的事情,有一幅最精心之作叫做《宋法大山水》,画风和落款年份也对得上。须磨生怕露出喜色之后老板会加价,故意又盘问此画的真假。老板低声道:那年齐白石在北京琉璃厂的裱画店欠了三百大洋,拿这幅画抵债的。果然和自己从白石老人那里听来的话一模一样。须磨当然毫不犹豫出手买下这幅白石精品。


须磨弥吉郎与《宋法山水图》合影


然后,认真做笔记,积累信息。


须磨买画之后,喜欢拍照留影,并且把作品的来源、评价都一一记下来。他留下几大部《须磨笔记》和相册《梅花草堂美术写真贴》,或者干脆写在作品后面,作为备忘录。现在这些笔记都是研究近代书画的重要史料了。


须磨在画作后的记录


接下来,以齐白石为出发点,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


我们都知道,没有收藏体系,只能叫囤货,不能叫收藏家。须磨在中国不过十年时间,就建立了自己的书画收藏体系。他把中国的画家分成几派,纯国画派,洋画派,中间派,超然派。


在他看来,齐白石虽然是“东方的塞尚”,却是24K纯国画派——“齐白石的山水画,在运用接近原色色彩的这一点上,具有印象派的作风,但骨子里却未舍弃宋元画风,是如假包换的中国作品。”


他以齐白石为中心,收集了徐悲鸿、高剑父、刘海粟、张大千、吕凤子这些名家,而且从画史研究的角度出发,收藏他们的门生与友人的作品,建立了十分完备的收藏体系。


之后,须磨先后赴上海、南京任职,后来回国任职并出使西班牙,正好避过了北平沦陷、齐白石“闭门谢客”的非常时期,避免了知己变为敌人的尴尬。


直到1954年,须磨弥吉郎再次访华,在北京见到了已经 90多岁的齐白石。白石老人以山水画旧作《水连天》相赠,这一次,也是两人的最后一次遇见。


1960年5月,在旧金山举办了一场名为“须磨收藏齐白石作品展”,这是齐白石作品第一次在美国展览,保利的十开山水册页和《借山图册页》都在其中。


《借山图册页》 参加美国齐白石画展


同一年,在日本出版的《白石》画册里,也收录了这两件册页。



当时美国的中国书画收藏圈也和中国晚清民国时候一样,主要收藏古代书画,中国近现代绘画的市场非常小,但是有远见的藏家开始入手了。


美国的女画商庞耐到日本拜访了须磨,齐白石的画成为两人的共同话题,庞耐成了美国第一批收藏齐白石的藏家。后来,她收藏的齐白石大部分归了安思远和大都会博物馆。再后来,白石山水的市场表现大家都知道了。从无人问津到须磨期待的比肩宋元,只隔了几十年。


买画如买球,有人中大奖,有人上天台,相差的只是运气吗?




本周日,画事君现场直播


长按上图小程序码,可提前订阅节目↑↑↑


9月2号这周日,画事君将飞到日本,在大阪蜗庐艺术空间举办的“须磨藏宝 宋元余韵”主题国际学术研讨会,给大家全程直播。


届时,大家可以看到须磨弥吉郎收藏的中国近代书画,以及日本留存的中国宋元书画等数十件稀世珍品,而且中日两国知名文化学者将围绕日本的中国书画收藏、绘画历史的演进等主题展开精彩、专业、深入的演讲。


参加作者都很大牌哦。


出席嘉宾:


①王魯湘先生(中國著名文化学者、斉白石研究編集委員會委員、香港鳳凰衛視高级策劃、主持人、評論員)


②西上実先生(須磨藏品研究者、原京都國立博物館 学芸部長)


③邵彥女士 (中國中央美術学院人文學院副教授)


④李庚先生 (京都造形藝術大学教授、李可染畫院院長)


⑤萩信雄先生(安田女子大学教授、書学書道史学會諮問委員) 


⑥唐勇剛先生(中國中央美術学院美術史博士)


⑦近藤茂先生(有限会社アートライフ社 代表取締役)


⑧許禮平先生(香港著名文化学者、香港翰墨軒主人)


⑨持田総章先生(大阪藝術大学 名譽教授)


⑩馬靜女士 (藝術自媒體民國畫事創始人)


⑪上明先生(蝸廬美術館 館長)


想看直播的朋友,有两种正确的打开方式,一,画事君将在民国画事直播间进行直播,二,“在艺”上也有研讨会直播,现在点击订阅,直播开始前会有提醒,不怕错过时间~


【民国画事直播间】


点击进入直播间

???


如下图,点击直播间的【订阅】按钮

订阅成功,等待直播开始

???




【在艺直播间】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在艺直播~



前两天的文章


从赵之谦到吴朴堂,一篇看尽半部民国篆刻史 | 画事


清宫里,衣服穿不对是要杀头惹! | 画事


全国人民看清宫戏,可“怡亲王”却在追捧晚明董其昌 |画事





画事君个人微信

试试加个好友吧

(发送好友申请,请先自报家门)

↓↓↓↓↓↓


民国画事,深情讲述艺术家,专业解读艺术品,直接深入艺术市场。致力于做最好的艺术自媒体,写最好看的艺术文章。——人生不长,你需要读点好东西。关注我们,持续接收好文章。





民国画事更多精彩内容

这样的老太太世间不会再有——张大千传奇女弟子方召麐

民国女侠施剑翘:他们让我放下仇恨,我让他滚 | 画事

吴昌硕表示已经被桑拿天热晕丨画事

董桥说:“她日后必定大红”丨画事线上展

什么样的书一套能卖几千万?  |  画事

张伯驹捐完画后难过不难过 ?丨画事


评论区留言,和画事君聊天儿

画事商店,好书好看,点击进入


▼▼▼


画事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