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好文】再回洪江——跨越二十五年的心灵之约

洪江人2019-03-18 11:39:03

NO.6645


再回洪江

——跨越二十五年的心灵之约

 

初闻洪江,是小时候大人们教的一首“百拉经”(童谣):“烟子烟,烟登天,烟到洪江看龙船。龙船两边簸,喀雀(喜鹊)挑水桥上过。猪捡柴,狗烧火,猫娘煮饭打家伙。”我没问过洪江在哪,有多远,却知道在洪江可以看龙船。后来听说村里有个“洪江婆婆”,姓什么忘了,只知道是从洪江下放过来的。据说洪江是个大地方,她家里很有筐(有钱),光房子就有十来间,后来被划为资产阶级。她自然是不愿意下放的,在上车来我村的时候突然疯了,到了村里也不做农活,清醒时就做酸萝卜。听说她家里有几十年的酸水,做法也与我们不一样,是在坛子里泡萝卜个个,味道却好得很。



初识洪江,是1993年中专毕业前夕,易老师带我们烟花三月下洪江。从黔城顺着沅水而下,一路上皆为青翠的竹子,十分养眼。到了洪江,先看古商城。跟我的老家一样,都是石板巷,马头墙,窨子屋。但古商城要大得多,兜兜转转下来,脑壳都晕了,很多地方没了印象,惟走到青楼边时,有人说了句“逛窑子去”,引起大家哄笑,记忆犹新。离开古商城,我们再去雄溪公园。进了大门就是爬百来级的台阶,但在里面玩了啥也都忘了,只记得大家都在三只小鹿的雕像边留影。大家基本一个姿势,一只手搭在一条鹿腿上,有人笑说拍不到马屁就拍鹿腿啊。然后从公园后面上嵩云山,到半山腰回头一看,只见沅水在下游转了几个大弯,然后流向远处的地平线。我当时也搞不清河流的流向,误以为是从天那边流过来的,突然产生一种“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感慨。行径一个小山弯时,路旁的梨花盛开了,地上是很高很厚的青草。我们跑过去照合影,大家打开五颜六色的雨伞挂在梨树上,地上站不下那么多人,有的就爬到梨树上去,现在想来,实在是很不错的创意。最后去了大兴禅寺,年少轻狂的猴哥给老尼姑出时事题,本想借机揶揄一把,不想老尼对答如流,倒被人家数落了两句,让大家笑死。



进入新千年,洪江着力打造中国第一古商城,古城旅游声名鹊起。2009年夏天,我从通道回来的时候,因会同那边的209国道在大修,就绕道洪江,在沅江边吃了个午饭,但没去古商城、雄溪公园和嵩云山,只能算路过,洪江的变化如何,不得而知。2012年冬天,同学们提前讨论中专毕业二十周年聚会方案时,我建议再去洪江走一走,看看那座精美的小城,追忆我们的青春时光,但最后却去了芷江的花山寨。近几年,我在微信群里又屡提重游洪江,却一直未能成行。去洪江,倒真成了一个难圆的梦了。恰好最近猴哥想出来散心,我约他七月底带孩子们重游洪江,顺便看看那个老尼姑还在么。我俩一拍即合,于是约上几个同学说走就走。

 

 

七月二十七号中午,我们在怀化汇合了。蔚澜同学因家中临时有事去不了,就热情地请我们吃中饭。抵达洪江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多,会同的翠翠因公务繁忙抽不开身,说晚上七点多才能赶过来。稍作休整后,毛公子却不想走动了,其他人就去古商城。从游客接待中心“洪江1915”进去,就像儿子说的穿越时空那样,我们就一脚踏入明朝,古巷古房古器具,乃至每一处着古装的“掌柜”。我们看的第一个地方是徐复隆商行,女儿学的是建筑,自然对房屋的布局、采光、通风、雕刻、窗花感兴趣,我是外行看热闹,只顾胡拍乱录,以致跟不上导游小姐姐的步伐。在苏州会馆,我们看到天井里有一个太平缸,里面装了水,是做消防之用的。上面刻着“鱼龙变化”四个字,意思是做人、行商若有道,鱼都可以成龙,反之,则龙也会变为鱼,蕴含着丰富的哲学思想。



福全堂是个卖中药的地方,也卖鸦片。斜对面就是顺发油号。读中专时,《商业地理》上讲国内的桐油以秀山的“秀油”和洪江的“洪油”最为有名。洪油是以桐籽为主要原料精工榨炼而成,色泽金黄明亮,耐潮、防腐、防蛀,是房屋、船舶、农具的优良保固涂料,特别对海船可免青苔、海螺类水族生物的侵蚀,有普通桐油和秀油所不能替代的功能。再往前是一个木制牌坊,背面上书“洪江古商城”五个大字,原是古商城的老入口。本想顺便看看门口的沅江,导游却说江边正在实施“烟雨洪江”项目,走不过去了,最好作罢。




再返回一路走马观花地看了高家大院、淮盐缉私局、湖南银行,便到了陡峭的长码头。在洪江,码头分为水码头和旱码头两种。据说曾经有48个码头,包括39个水码头和9个旱码头,长码头就是其中一个有名的旱码头。导游介绍,长码头从头到尾,不多不少刚好九十九级台阶,因此人们常说“长码头上走一走,活到九十九!”下了长码头,竟是五路相通,呈“大”字形,地势险要。这地方眼熟,在《战士》等电视剧中曾多次出现过,经常在这里打伏击。左侧就是天钧戏院,为达官显贵、富商巨贾的娱乐场所。戏院为天津人所建,除演出戏曲外,还上演话剧、放映无声电影。当时在洪江的京戏班闻名黔东南,有享誉三湘的美猴王陈伦俊、刀马旦云丽霞等名角,他们在这里的演出经久不衰。平时也有演员在此表演节目,只是我们来得较晚,错过了观看时机。



前行不远,便到了汛把总署。总署始建于清雍正六年(1728年),是最基层的军事机构,负责把守洪江的水运要道。这是一个四合院,中留天井,上面窗格上刻有“对天勿欺”“罔谈彼短”“待人以恕”“毋矜己奇”“不局不卑”“局仁由义”六句警语,这既是儒家的施政理念,也是做人的基本准则。大堂上悬挂“镇戍疆域”的匾额和一幅《沧海旭日图》,两侧第一根柱子上挂“片言九鼎威信源于清政,一公百服声望始于廉明”的楹联。我们的覃总坐到大堂上,把惊堂木一拍,举起令牌命令我儿子速去江边捉拿要犯。儿子觉得好玩,也坐上去命令她姐姐去抓,乐得猴哥哈哈大笑。再行不远,就是忠义镖局。门口挂“镖传四海,信达三江”的门联,一块方形木牌正反两面分别书“镖”“武”二字。里面是一个长条天井,正中是忠义堂,右边的房子陈列着镖师们经常使用的兵器,左边的房子有几个塑像,展示着押镖流程。据说也有真人表演押镖,只是早过了那个时点,我们又没有赶上。



再走就是盛丰钱庄。钱庄是旧时的金融机构,该钱庄建于清咸丰五年(1855年),是洪江23家钱庄中较大的一家。门口挂“无币不收无账不取,积沙成塔积水成川”的对联,进门放着一个巨大的铜钱——“洪商元宝”,背后挂“义重于金”的匾额。前厅有柜台,后院第一根柱子上挂“算分毫算公平何须再算,存诚意存信用放心来存”的对联,地下就是金库,放有金元宝的复制品。出了钱庄,再往厘金局。厘金局系一幢三开间单进式三层楼房,始建于咸丰五年,是清政府在洪江设立的税务机构,主要对通过国内水陆要道的货物设卡征收捐税。走进里面,大堂上挂“替天护税”的匾额,两侧是“纳厘助饷,奉旨抽厘”的对联。据了解,1931年,洪江镇的课税营业额达328万元,居全省第六位。1933年,洪江的市内市场货币流通量为58万元,居全省第二位,仅次于长沙,足见洪江当时的繁荣。



在洪江报馆转了下后,再去福兴昌烟馆。进烟馆,得爬一段高高的台阶,导游说这里是高消费的地方,台阶高寓含门槛高的意思,有瘾无钱莫进来。这是一幢单进式二层楼房,穿斗构架,八字形布局,过去洪江有“一进二三堂,床铺四五张,烟灯六七盏,八九十杆枪”的说法。进得馆来,只见一人正躺在烟榻上吸大烟,儿子在镖局才见到假人,以为又是假的,就去摸人家的屁股,不料那人马上转过头来用手指着儿子,把他吓了一跳。据说民国时洪江有烟馆206家,吸食鸦片者2万余人,占总人口的十分之六七。国民政府几度禁烟,仍无法杜绝,直至1952年新中国开展禁烟运动才得以灭迹。出了烟馆,再拐向小巷深处,便是名为“绍兴班”的青楼了。导游说青楼有高档低档之分,这绍兴班是高档场所,里面的女子才貌双全,虽委身风尘,却卖艺不卖身。进了大门,只见中堂挂一幅管仲像,旁边是“子曰食色性也,诗云君子好逑”的对联。堂内摆了一架古筝,猴哥的儿子见了,就跑过去胡乱拨弄筝上的弦,“老妈妈”说那弦很贵,弄断一根得赔200块,吓得他马上不敢玩了。导游说为避人闲话,青楼一般是前门进后门出。于是从绍兴班后门出来,便到了荷风院,只见大门两边刻着“迎送远近通达道,进退迟速逝逍遥”的对联,十四个字都有“辶”,令人叫绝。


出了荷风院,古商城游览结束,我们沿原路返回。走在这历经沧桑的巷子里,我又想起了那个“洪江婆婆”,不知这里是否有她家的老房子。她后来又回到了洪江,也不知她神志是否恢复正常了。她儿子都与我母亲年龄相仿,想来也有七十来岁,估计“洪江婆婆”已早就不在人世了。

 


在宾馆等翠翠过来的时候,我匆匆翻阅了下谭仲池先生的长篇小说《古商城梦影》,对洪江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洪江地处湘西南的雪峰山深处,沅水与巫水在此交汇,是滇、黔与沪、汉之间水运的必经之地。这个面积不大的弹丸之地因水运而兴,洪江人把产自云南、贵州、广西和湘西的木材、鸦片、白蜡、桐油等特产及矿产品聚集洪江,加工改装后通过水运销往长沙、汉口、南京、上海等地,再把外地的丝绸、布匹、百货、食盐等运回洪江,再改装换成小船或由脚力、马帮送至云、桂、黔及湘西等地。在明清时,洪江就已成为湘西南扼守湘、滇、黔、桂、鄂、蜀、沪物资集散通道的商贸市镇,被称为“七省通衢”,素有“小重庆”“小南京”“西南大都会”“湘西明珠”之美誉。



在长期的商业经营中,洪江孕育了自己灿烂而独特的商业文明。早在300年前,洪江古商城就形成了“七冲八巷九条街”的格局,先后有15家钱庄,7家银号,17家报社,5大油号,10大会馆,44个码头,30多家青楼、烟馆,60多个寺庙、宫殿。会馆、商行的大门、中堂、墙壁、太平缸上的“为善最乐”“鱼龙变化”“吃亏是福”“义重于金”“外圆内方”“一团和气”这些警句既是经商之道,也是为人之道。



包容、担当,是洪江商道文化的显著特征。“一个包袱一把伞,跑到洪江当老板”,是外地商人来洪江创业的生动写照。在鼎盛时期,十八个省、二十四个州府、八十多个县在此设立会馆,现存的苏州会馆、福建会馆、常德会馆、四川会馆、杨三凤商行、同发昌布庄、扬州绸布等等,都是外来客商。因此洪江居民绝大多数不是本地人,而是各省的商业移民,洪江的文化也具有鲜明的多元性、开放性、包容性,体现了一个小城市的大胸襟。在战争时期,洪江商人更是尽到小商人的大担当。抗战期间,仅有3万人口的小城,一下子涌入了20万来自沦陷区的商户、移民和难民,社会治安可想而知,古商城也岌岌可危。民族危难之际,洪江人高举民族大义之旗,开仓放粮,放银赈灾,全力维护古商城的生活秩序,保护了古商城,也使数十万战争难民感受到了同根同种的血肉同胞之情,谱写了抗战年代没有枪林弹雨的正义之歌。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全国掀起了抗美援朝的热潮,洪江工商号积极响应,商人刘松修当即牵头成立了“支持抗美援朝洪江工商界分会”,集资捐献了一架名为“工商号”的战斗机,据说当时全国工商号仅捐献了两架。



翠翠赶到洪江时,已是华灯初上,和她同来的还有她老公和她妹妹的两个孩子。她说把她老公喊来,是专程来陪我们喝酒的,让我们很受感动。吃晚饭时,我们又聊起了洪江。



洪江在历史上曾先后属于黔中郡、武陵郡、舞阳县、龙标县、会同县、黔阳县,民国以来先后经历过洪江镇、洪江市、洪江镇的名称变更。1979年恢复了洪江市,1997年因怀化撤地设市,与黔阳县合并成新的洪江市(市治黔城镇);1999年市、区分治,改为洪江市洪江区;2002年,改为怀化市洪江管理区,隶属怀化市直接领导,但行政区划关系依旧隶属洪江市。因此,老洪江虽然是一个县级管理区,但不是县级行政区,在地图上也只能找到标注在黔城镇的新洪江市,而找不到洪江区。有些游客去老洪江,因情况不熟,也有一车坐到黔城的尴尬。



毫无疑问,在历史的长河里,水运确实给洪江带来过空前的繁荣,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加之公路、铁路、高速、高铁、航空的快速发展,尤其是沅水流域电力梯级开发的实施,洪江,这座有着500多年悠久历史,作为曾经的湘西南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宗教中心,被誉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活化石”的小城,逐步失去了往日的光华,只有那座古商城还在向世人讲述她曾经拥有的辉煌和经受的风雨沧桑,让人唏嘘不已。



古城有兴衰,人生亦浮沉。25年前,我们还是一群尚未走上社会的青年,书生意气、风华正茂。25年后,在各自的领域经过一番摸爬滚打,尝尽了生活的酸甜苦辣,也基本到了知命之年。这期间,有创业,有奋斗,有成功,也有不少波折。近些年,猴哥更是经历了不少磨难,走出半生,归来却已不是少年,希望他“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天正是农历六月十五,窗外皓月当空,举杯共酌时,我忽然想起了汪国真的那首《举杯》:


“我们为相遇/举起晶莹的酒杯/却不知过去的生活/其实就是这次邂逅的准备//夜,张开黑色的帷幕/月,洒下温柔的清辉/雾袅袅/风微微/涌进心头的是潮水/溢出眼眶的是眼泪//昨天,我们各自/形影相吊/在小路上彷徨/今天,我们手携手/在星光下与清风共醉//人生啊/有多少痛苦/就会有多少欢乐/给你多少磨砺/就会给你多少珠贝”。

 


第二天早上,我们坐车去嵩云山,一路上遇到很多晨练归来的市民。蜿蜒的山路两旁栽植了很多樱树,翠翠老公说每年春天,洪江都要举办樱花节,十分的热闹,就邀我们再来赏樱花。到达山顶,是一处寺庙,我们无意烧香拜佛,就移步到下方不远的观景台一览洪江全景。



站在台上,只见眼前群峰连绵起伏,似一只硕大的凤凰飞向太阳升起的地方,是称“丹凤朝阳”,又因嵩云山是佛教圣地,故又称“丹凤朝圣”。沅江在前方转了三个大弯,画出一个大大的“S”,流向远处的地平线,此乃洪江胜景,为中国最大的自然山水太极图。通过右侧的山旮旯,可以看到巫水河畔的城市一角。据说嵩云山以前松木参天,云雾环绕,叫“松云山”,因松、嵩同音,故称之“嵩云山”,有“湘西第一名山”的美誉,现为国家森林公园。翠翠老公说我们若来得早的话,可以一观“云涛雾海”。可我们今天来晚了,云雾早已散开,太阳也老高了,但晚自有晚的好处,正好可以看到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的“山水太极图”。



驱车往下,过佛足湖,终于找到大兴禅寺。相传明末清初,一郝姓和尚在此建嵩云庵,清道光十七年(1837),庵院被焚殆尽,后洪江十馆和佛教信徒捐资修建大兴禅寺。原寺宇气势宏伟,流金溢彩,共三进:一进为韦陀殿,供奉关圣帝;二进为大雄宝殿,供奉如来佛;三进为祖师殿,供奉无意祖师。右侧偏殿为观音堂,供奉千手千眼观音。相传祖师殿供像系肉身成佛,寺内香火鼎盛,曾有多届高僧在此剃度纳徒,讲经说法。寺前古木苍劲挺拔;寺内凌霄、桂花、腊梅当令竞放,清香扑鼻;寺后修竹幽篁,迎风摇曳。



记得我们当年在大雄宝殿门口照了一张合影,但今天我们不进寺院,老尼在不在也不管了,就在寺门口的栏杆边休息。只见栏杆边当年的小树如今已长成了参天大树,浓浓绿荫遮住了我们的视线,山下的小城已无法看到了。在同样的位置,我给猴哥照了几张相,以纪念他故地重游。



下山吃了早餐,本准备直接去高椅古村。但翠翠说还是到雄溪公园门口转一下吧,只是门口只能停车两三分钟,不能久留。下车后,我便一路小跑进去。只见公园也是大树参天,上面的台阶也被遮住了。几个老婆婆可能走累了,坐在树荫下休息,我和猴哥当年合影的花坛边长了不少杂草,台阶底部的“老龙井”早已干涸,一如这个日渐老去的小城。我在台阶上快步地爬着,努力搜寻以前的记忆。爬到一半的时候,猛见廊下立有一块石碑,上刻“墨庄”两字,这情景似曾相识,像昨天,又恍若梦中。仔细一看,是民族英雄岳飞所书。后来百度了下,岳飞墨庄题字留存至今的至少有十九处,遍及十二个省市,其中还包括黔城的芙蓉楼。



来不及作太多的思索,翠翠又来电催促,我只好跑下台阶。离开洪江的时候,车上正播放着《后来》。后来哦,后来,愿洪江这座古城今后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这几天,儿子又问我什么时候再去洪江,我估计“烟雨洪江”这幅实景版的洪江“清明上河图”到明年也该建成开放了,就说明年吧,我们去看“烟雨洪江”,“烟子烟,烟登天,烟到洪江看龙船……”

          ——2018年8月7日


来源:西晃山

作者:龙启耀


‍黄金广告位招租,让整个洪江看到你



  热门  

2018春节盛况新年街采洪江大咖拜年

全域旅游规划和建议航拍洪江洪江美食

当成都遇见洪江巷子里的洪江话

洪江是哪个省的毛毛港洪江话笑死个人

洪江邀请函补鸡子和叶嘎洪江全景图

 洪江本土难题有声:酸坛子3614厂


  联系  

洪小编:ihongxiaobian

安安:505808935




【阅读原文】进入洪江第一人气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