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宋高宗赵构的自叙: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为何要禅位?

新读史2019-03-14 13:56:39

↑↑免费订阅

| 读史 | 博闻通识,知古鉴今。有品有趣有态度。


1126年,金军第一次进攻北来都城东京(今河南开封)时,宋钦宗在兵部待即李纲请求下,同意守城,但暗中却派弟弟康王赵柏到金营作人质以求和。东京保卫战赢得胜利后,康王被召回,金兵退走,宋徽宗回到东京,钦宗解散各地援军,李纲被罢黜。经过半年休整,金军第二次围攻东京。


1127年春,金军攻破东京,钦宗自到金营乞降,被扣留。金军北返时,把徽钦二帝和宗室、后妃等3000多人作为俘虏带走,北宋灭亡。金国从汴京撤军,立张邦昌为楚皇帝。张邦昌在万般无奈之下以孟太后之名,下诏立赵构为帝。


1127年6月12日(来建炎元年五月初一日),赵构正式即位,重建宋王朝,是为宋高宗。叛臣张邦昌却以护国有功为名,被封王。张邦昌后来被杀,成为宋朝唯一被杀死的文臣。


宋高宗在位初期年轻力壮,有意抗金,收复河山,重用主战派,以李纲为相、宗泽镇守汴京。曾多次大败金兵,令局面稍为稳定。但后来赵构没有对抗金朝的决心,罢免了李纲、宗泽等人。


后来金兀术挥军南下,高宗南逃至杭州,并乘船出海避难。宋将韩世忠利用黄天荡优势力挫十万金兵。从此金人不敢轻言渡江。高宗定都于临安(今杭州)。


但因岳飞被冤杀事件,宋高宗成为中国争议极大的帝王之一。今天,特推荐三篇关于宋高宗的稿件,以多方位地了解这位君主。


宋高宗赵构的自叙

文:寒江雨雪隐


我是一条小鱼,游弋在江南小河,长江,东海。


我的前身是一代君主--宋高宗赵构。英雄大半生,晚年归隐后宫,喜佛写字,品味古玩,清淡地走完剩下的人生旅程。


我要求造物主不要将我投胎回人世,哪怕是继续做皇帝。我厌倦了,我只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生灵,与天地同寿。


我不想到繁花似锦的天宫居住,仙女让凡人垂涎,神仙让人羡慕,但是与众不同的我既有神仙的永生,又可以长居人间,观看世事沧桑,远比神仙有乐趣。


我静静地停留在弯弯的小河,欣赏残桥晓月。茫茫心事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


我的一生可算是战斗的一生,辉煌的一生。我能够像英雄的犹太人那样,在支离破碎的艰苦条件下建国,在强虏的铁蹄下,打造一个坚强不屈的国家,对抗侵略者,给人民以安定的乐土。

  

我要摆平军阀,扫荡贼寇,平衡权臣,对付金贼。这些工作劳神费心,强度之大,远非常人所能想象得到。我实在是厌倦了,选择了急流勇退,在平淡中了此残生。

  

我付出的这么多,可是却身后蒙尘。愚昧的后人竟然根据岳飞的孙子岳珂的编造,后世统治者的塑造,无聊艺人的演艺,把雄才大略的一代枭雄丑化成偏安、软弱、愚蠢、无能的白痴形象。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是青铜金器。虽然短时间会被尘垢蒙蔽,但是终有日出见真相的那天。

  

我希望后人写历史,一定要尊重历史事实,要根据流传下来的文字来推断。一定不要听信一家之言,必须交叉论证。不要被约定俗成的谬误遮住了眼睛,蒙蔽了头脑,一厢情愿地认定昏君奸臣忠臣等等幼儿园水平的东西。

  

历史不是那样简单的。

  

比如岳飞真能直捣黄龙吗?事实是他连中原都捣不出去!再进一步地说,他连河南都捣不出去。更令我生气的是,岳飞韩世忠张俊这3大中兴名将,率领三四十万大军,竟然连孤军深入的金兀术10万乌合之众都捣不明白,害得我不得不签下不太划算的条约。假如淮西战役胜利了,我们占据主动,吃亏的将是金国。

  

岳飞真的是被奸臣陷害而遭屈杀吗?区区文官首领秦桧有本事杀一个大军区司令员吗?嗯,你会说是我糊涂地下令杀了岳飞。你就不想想我为什么要杀岳飞?如果他真能救出我父亲和兄长,我能不高兴?至于他俩回来我就要下岗的说法很荒唐,大权在我手,他俩亡国之君能成气候吗?何况我决定北伐时候,父皇已经驾崩。

  

后人有说是岳飞因为积极抗金而得罪权臣,破坏了我的和谈大计,从而激发奸臣昏君的杀机。笑话,岳飞抗金还有韩世忠积极?老韩还想伏击金国使者,打仗更狠。我干吗不杀老韩而专杀岳少保?

 

秦桧真的那样十恶不赦?真那样的话,怎么帮我统治17年之久?我干嘛要用一个坏我江山的歹徒做宰相?你们后人还攻击他千方百计破坏岳飞北伐?拜托你们先查查以他为核心的枢密院下达的省札,看他指派岳家军主动出击的命令有多少?为岳家军协调后勤和友军的次数由多少?怎么就那么固执呆板啊你们。

 

你们总是攻击南宋偏安,不主动北伐,忘记国恨家仇。唉,一言难尽啊。父皇和皇兄被金贼迫害死,母后被迫给盖天大王完颜宗贤做性奴隶,还生了两个孩子。夫人邢秉懿被丢进金国的高级妓院摧残致死。

  

杀父辱母之仇,夺妻亡国之恨,试问天下还有比本皇帝更想报仇雪耻的吗?你们无良文人把本皇帝丑化成懦夫昏君?你看我目光如炬,龙行虎步,力大无比,像个傻瓜白痴吗?

  

但是小小的南宋,哪里有实力和强大的金国拼命?请看看那时期的地图再说话。我们能守住这点家业,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历史上的冷兵器时代北伐,除了朱元璋成功了外,拜托你再举例。

  

你们后人都爱说南宋软弱无能,不思进取。其实南宋的历史就是血与火的历史,先有宋孝宗和韩大丞相主导的两次北伐,后有孟珙、文天祥他们英勇抗击天下无敌蒙元大军的英雄事迹,竟然将打遍天下的元军阻挡了半个世纪之久。请问有哪个朝代哪个国家能做到这点?

  

咱们宋朝是幸福浪漫美好的年代,即使今天发达国家的学者们也希望活在中国宋朝。宋朝同时又是充满了血腥的年代,国人遭受巨大劫难,山河流血。宋朝还是弥漫历史迷雾最浓厚的朝代,特别是南宋,可以说你们了解的主要历史都是假相,真相总是隐瞒在云山中。你们后人对科学精益求精,为什么对历史经常粗心大意,不愿意刨根问底?难道就抱着一大堆的糊涂观念思想离开人世?

  

但是我坚信,总有一天,真相就像海底冰山一样浮出水面。这是因为:你可以在一部分时间内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里欺骗一部分人,但是谁也做不到在所有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

  

从《草书洛神赋卷》中还原宋高宗赵构

文:马黎


赵构《草书洛神赋卷》(局部)


《草书洛神赋卷》,赵构的字,是在望江门写的。


852年前的一个午后,阳光照在杭州望江路北侧的一座苑囿中,鸟鸣山幽。


宋高宗赵构55岁,刚刚宣布退位,一身轻松,沿着方才建好的“小西湖”,漫步、赏花、听泉。他终于可以不用山河簇拥,担惊受怕,只管享受眼前的美景就是了。


这里,是他从今往后写书画画生活的“德寿殿”,小西湖是特意嘱咐灌入的,因为他太爱游西湖了,只不过现在退下了,如果还和官员堂而皇之地坐船,怕是要遭人话柄。所以,众乐乐,不如独乐乐,这是他的习惯。


灵感似风,说来就来。如此良辰美景,艺术家心动了。他赶紧命人在石桌上铺好画纸,备好笔墨。“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洛神赋》的美好,在心中漫漶开来。他朝凤凰山皇宫的方向,望了一望,仿佛听到了山边传来的欢笑声。


提起的笔,又搁下了。


停顿、迟疑,他终究还是落笔了。于是,一幅近4米的长卷经由漫长的岁月,置于我们的眼前。曹植以《洛神赋》别抒他思,而皇帝赵构的书写之中,又有另一种事关家国的怅然。


儿子的凤凰山

那是他的凤凰山。不对,他想了想,自嘲地笑了:曾经的凤凰山。


这些日子空下来,他一直在想,自己这个皇帝,到底是不是像人们背后议论的那样:不合格。


可是,他没想过自己会成为南宋第一个皇帝。父亲有30多个儿子,连名字都记不清爽,而他排行老九,母亲是个宫女。他生于后宫之内,长于妇人之手,每天只做四件事:武术、射箭、书法、绘画,完全是往文艺家的方向培养的。


公元1127年的春天,父亲宋徽宗和哥哥宋钦宗被捆绑着押出汴京,后妃、皇子、宗室、贵戚等3000多人北撤。赵构那时刚好留在河北做兵马大元帅,躲过一劫。在宋代士大夫心目中,只有宗室才能做皇帝,老九便被推上了江山社稷之巅。那年,他才21岁。


如今的凤凰山东南坡,已经见不到任何南宋皇宫的印记,一切深埋地下,尘埃落定。住在杭州的南宋史学家林正秋,拿着一张南宋老地图,踩遍当年各个宫殿的所在地,逢人就说:你现在站的地方,是皇帝站的。


赵构并非热血青年,也不像父亲那样,热爱奢华风,现世安稳,是他想要的。所以,任何事情,够用就好。


本来,宫里要建200座茅草屋,最后只盖了100多座,而且还是一宫多用。像大庆殿投入使用后,一直就是一座“多功能厅”。他要做寿时,换上“紫宸殿”的匾额,遇到大祭祖先,这里又紧急改成了“明堂殿”。


至于吃饭,林正秋一直记得一桩有趣的事。


皇帝吃饭,没有20个菜就谈不上档次。宋高宗知道,自己不能坏了老祖宗规矩。他就摆上两双筷子和两只勺子,其中一双筷子是公筷,一只勺子是公勺,他把爱吃而且一定吃得完的饭菜,用公筷和公勺分到大盘里去,吃得一点不剩,一般,他只吃四五个菜。然后,把没动过的饭菜全都赏给宫女大臣。皇后问他,为何要这样做。他很认真:我不想让别人吃我的剩饭嘛!


父亲的瘦金体

这个节俭的习惯,他从年轻时,一直保持到晚年。


可是,后人似乎看不见。人们记得的,永远是他怎么杀死岳飞,又怎样签了绍兴和议,一味与金妥协,最后只剩半壁江山。还有他整日有放不完的鸽子,人们说他:玩物丧志,昏庸无为。


想起这些,他有些委屈。唐玄宗喜欢斗鸡,还专门叫500个小孩子来管,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居然给他封了很大一个官,为啥没人说他腐败呢?


至于放鸽子,他确实养了一班鸽子,早上放,晚上收。其实,他是想写信给远在北方的父亲和哥哥。


史书上,几乎没有记载高宗对父亲的感情几何。父亲被俘2年后,他带着宠妃到临安城外看潮,早已把父兄在天寒地冻的五国城的遭遇抛在脑后。一个名叫林升的诗人看不过眼,写下了一首诗: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这么多年过去了,赵构也说不清,自己对父亲的感情,爱,抑或怕?但有一点,他很清楚,必须接受父亲亡国的教训。


他重新拿起笔,眼前的纸,又有些恍惚。


他看过父亲的《草书千字文卷》,只一眼,便终生难忘。瘦金体写成的金章,字与字之间,通体连贯,只要情绪、念想稍有打断,便会断了“气”。


最豪华的,还是那张纸。11.72米,描金云龙底纹白麻纸,宫廷特制,需要上百道工序。纸上的描金龙纹,画师用金粉手工描绘,而要生产这样长的无接缝纸张,大费周章。后人猜测,需要在江边把船舶排列成行,然后浇上纸浆,使之均匀,待自然干燥而成。


写这幅字时,父亲还在享受园林雅致,早忘了两年前,方腊率众在歙县七贤村起义——方腊之乱,惨死者超过了200万人。


父亲爱字。就算被关在五国城里坐井观天,也写信回来:


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天南无雁飞。


依然是瘦金体。在长达9年的羁旅生涯中,父亲没有一天停止过书写。


最后的德寿殿

两年后,父亲的死讯才传到南宋都城临安。杭州市社科院南宋史研究中心主任何忠礼说:赵构也就是哭一哭,还能怎么样呢?


只是,他也没有停止书写,虽然已经不再用那样豪华的纸了。


学者祝勇曾说:园林是书写的最佳场合,宫殿并不适合书写。太上皇赵构眼前的德寿殿,便是思绪流转的好地方。当年秦桧死后,他就看中了秦府的地块,南至望仙桥直街,北至佑圣观路,够宽敞。2006年,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发掘时,发现了几何图案的青砖,原来,赵构急着造宫,连秦桧府邸的地砖都没清除干净,就直接在上面打桩了。


他请工匠挖了个小西湖,把中河水引进来,之后,再垒了个小“飞来峰”。考古发现,确实有个深约1米的凹池,里面有百来根松木桩,所长唐俊杰说,就是这些松木桩支撑起了飞来峰。


这座园林建完后,人们称凤凰山的皇宫为“南大内”,德寿殿则为“北大内”。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气定神闲地在此艺术创作了。


这是一位勤快的艺术家,他喜欢二王的书法,把《兰亭序》钦定为行书之宗,每天反复临摹,并分赐子臣的加以倡导,使得当时对《兰亭序》摹本的收藏成为风气,而他的书法造诣,并不在父亲之下。


有一天,他去上天竺游玩,经过九里松,看到门上有一匾额,是书法家吴说写的“九里松”三字。他觉得如果自己御笔亲书,一定写得更好。第二天,便命人把匾取回来,他在书房,把这三个字写了十多遍,最后作罢,叹息道:我写得没有他好。于是,派人把匾描了金,再放回去。可惜,如今这块匾已不在。


他的谦逊、谨言慎行,是改不掉的。可在人们看来,是懦弱的表现。


这天下午的画纸,显得有些沉重。他决定收回目光,拈笔写下《草书洛神赋卷》。和父亲一样,草书飘逸,但字与字之间,却并不相连,仿佛胸中意气难平,不断被纷扰打断。


这是赵构的停顿,也是留给这座城的停顿。


宋高宗赵构为何盛年主动禅位?

文:刘秉光


对于一位活了八十多岁的封建帝王来说,五十来岁恰好是盛年,也是执政的黄金时期。再者,大凡封建帝王,没有一个不贪恋权势的,只要不受外力逼迫,只要健康状况尚可,只要还能安安稳稳地坐在龙椅上,没人情愿将皇权拱手让人,哪怕继任者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在这一规则下,宋高宗盛年主动把皇位让给养子赵眘的壮举,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绍兴三十二年(1162)五月,宋高宗突然提出要禅位,右相朱倬认为“靖康之事,正以传位太遽,盍姑徐之”,意思是说,北宋的灭亡,与当年宋徽宗匆忙传位,致使朝政陷入混乱、金兵趁机而入有着莫大的关系,传位一事应当慎重,更应当从长计议。


对于朱倬的合理建议,宋高宗不理不睬。六月十日,宋高宗以“老且病,久欲闲退”(《宋史》)为由,下诏传位皇太子赵眘,自称太上皇帝,移居德寿宫。六月十一日,赵眘即位,是为宋孝宗。


宋高宗一向身体强健,禅让时不过才56岁,而且当时身体并没有不适,后来又当了25年太上皇帝,直到81岁才寿终正寝,所以自称“老且病”显然是饰词。再者,宋高宗禅位前,南宋军队刚刚在采石之战中大败金人,迫使金帝完颜亮为部将所杀,造成金国一度政局动荡不安;而南宋却边境寝宁,国内安稳,人心振奋,民呼万岁,并不存在迫使宋高宗禅位的外界因素。在这种情况下,宋高宗主动禅位,既让人纳闷,也催人深思。


有人认为,宋高宗固然贪恋权势,却又苦于国事忧勤,所以愿意以太上皇帝的身份继续享受皇帝的尊荣,却又可以免于国事的困扰。然而,事实上,宋高宗禅位后,并没有就此躲在深宫,颐养天年,不问朝政,而是一到关键时刻,大至对金和战,小至官吏任命,他都会出面干涉,多方牵制,寸步不让,说明他还是愿意为国事忧勤,还是对权力狠抓不放,并非他所讲的“久欲闲退”。笔者认为,宋高宗盛年禅位,有着不可告人的深层次原因。


众所周知,历代皇帝传位,都会选择一个对自己感恩戴德之人作为接班人。宋高宗生平只有一子,名叫赵旉。建炎三年(1129),三岁德赵旉受到惊吓而死。此后数年,宋高宗一直未再生子,而朝野上下主张确立“根本”的呼声却越来越高。不得已,绍兴二年(1132),宋高宗以宋太祖的裔孙赵眘(初名赵伯琮)为养子,并当作内定的储君来培养。


到了绍兴三十二年(1162),赵眘已经在皇宫生活了三十年,明知皇位非他莫属,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未必不着急。岁月催人老,宋光宗就曾因等到胡子白了而怨恨赵眘不及早传位于他。


亲生儿子尚且如此,养子可想而知。如果等到宋高宗临终时再传位,赵眘很可能年过半百甚至年过花甲,这样不仅不会对宋高宗有感激之情,反而会产生怨恨,宋高宗盛年禅位有施恩之意。


再者,宋高宗属于宋太宗一支,亲生儿子赵旉夭折后,按照血缘关系远近,他应该将皇位传给宋太宗的其他裔孙,毕竟符合条件的大有人在。然而,宋高宗却经过再三斟酌,最终选择了宋太祖的裔孙赵眘为接班人。


这种改弦更张,舍近求远,置宗室利益于不顾的行为,势必会招来种种非议,特别是会引起宋太宗一支的不满。再者,以太祖子孙继位,打破传统惯例,也势必要遭到统治集团中许多因循守旧之人的反对,甚至产生变故。


所以,宋高宗只有生前禅位,再以太上皇帝的身份压阵,才能确保传位计划的顺利执行,才能确保南宋政治稳定。事实证明,宋高宗以太上皇帝身份作为赵眘的后台震慑朝政,赵眘以非嫡长子的身份即位,朝野上下风平浪静,没有一人敢有半点异议,这在宋朝历代皇帝传位中是极其罕见的。


宋高宗传位赵眘,除了顺应多数士大夫的愿望,赢取归还太祖裔孙帝位的美名,还有难以启齿的目的。“靖康之难”中,除宋高宗侥幸漏网外,徽、钦二帝的近支宗室全部被金人掳掠到北地,终生未能归国。其实,早在绍兴十三年(1143),也就是宋金和议、韦太后归国的第二年,金人就“有归钦宗及诸王、后妃意”(《宋史》),而宋高宗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为了掩盖生母在金国嫁夫生子的宫廷丑闻,始终没有做出回应,致使“诸王、后妃”惨死异国他乡。


这种一味屈膝投降、极端自私自利的做法,必然会引起宋太宗其他裔孙的怨恨,其百年之后必然会遭受攻击和谴责。宋高宗选择盛年禅位,然后作为太上皇帝在幕后继续维护对金妥协投降路线,不仅可以维护自己死后的声誉,还可以阻止宋太宗裔孙登上皇位。


谈到宋高宗盛年主动禅位,还有一个因素往往被人们忽视,即宋高宗的一贯贪生怕死。南宋建立后,面对金人多次寇掠,谈金色变的宋高宗从南京跑到杭州,从陆地跑到海上,特别是完颜亮南侵,差点又让他浮海远遁。一次次的逃生经历,使宋高宗认识到,皇帝虽然显赫,但同时也是金人追击的靶子,一旦遇有危难,以皇帝的身份逃窜很扎眼,也很不方便;如果当了太上皇帝,关注度会大大降低,逃命要容易的多,也安全的多。当年,面对金人咄咄攻势,已经退位的宋徽宗可以从容地“如亳州,百官多潜遁”,宋钦宗也想“出襄、邓”,却被“李纲谏止之”(《宋史》)。宋高宗主动当太上皇帝,显然是在效仿父亲宋徽宗。事实证明,隆兴元年(1163),也就是宋高宗禅位的第二年,南宋军队被金兵打败,消息传来,宋高宗“日雇夫五百人立殿廷下,人日支一千足,各备担索”(《朱子语类·高宗朝》),已经做好了逃命的架势。如果不是已经禅位,他岂能说跑就跑。所以,便于逃跑也是宋高宗盛年禅位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宋高宗主动禅位,也与宋金议和失败和全国抗金形势有关。当年,宋高宗为了促成议和,为了偏安一隅,曾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掉了抗金英雄岳飞,致使亲者痛,仇者快,也造成了日后南宋对金战争的被动局面。此后,金兵对南宋的军事进攻依旧。想到岳飞生前所说的“金人不可信,和好不可恃”(《宋史》),想到岳飞的先见之明,想到金人出尔反尔,贪得无厌,撕毁和约,频繁剽掠,一心坚持投降路线的宋高宗脸上是有些挂不住的。


赵眘即位后,同年年底便为岳飞昭雪。这种涉及宋高宗声誉的政治敏感事件,如果不是得到了宋高宗默许,一向以孝著称的赵眘是无论如何也不敢造次的,所以赵眘在诏书中一再强调是“太上皇帝念之不忘”,自己不过是“仰承圣意”而已。应该说,宋高宗在位时早已有心为岳飞平反,但又放不下皇帝说一不二的架子,索性及早禅位,让急需人气、急需威望、急需朝野支持的赵眘当这个好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