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中山联话:当代联坛的新『沧浪诗话』(下)

白藏阁2019-03-17 11:02:28


此文为《中山联话》下篇

上篇请猛击链接:《中山联话》(上)

作者潘洪斌,网名中山书隐,经作者授权发布


自序

中山书隐,河北青县人也,以居处旧有中山,故名。年逾不惑,将知天命。数十年蠹口分食,志在温饱。贩书之余,偶有所记,春思秋兴,辄发为吟咏,纸墨遂多,渐为人知。师友之命难违,不免驰驱酬应,些许浮名虚衔,不提也罢。


中山联话



六一

李东阳《麓堂诗话》摘录杜诗清绝、高古、华丽、温润等辞,其老辣句为:安得仙人九节杖;拄到玉女洗头盆。余谓此旷逸尔,非老辣也。偶忆拙联:哀如处女绝经老;恸似婴儿断奶初。庶几近之。


六二

范伯子联语无虚设,字字落实,尤其挽联切人切己,各占身份,绝无敷衍套语,是肯用心且知如何下手者。又擅以古文为之,龙跳虎掷,元气淋漓,吴恭亨谓其得曾文正之衣钵,信然。民国二年,通州曹文麟于伯子哲嗣彦殊处借读,选录九十一联,十八年后成《范伯子连语注》,是联稿首次单行出版,后范曾先生纂辑《南通范氏诗文世家》,俾沧州孙建诸人补遗勘误,增至百十六副,爰成定本。近闻孙建先生欲作《范伯子连语曹注新笺》,吾则翘足以盼云。


六三

人物联多拉人作衬,其中有宾主交坐法,如蒲州关帝庙联:先武穆而神,大汉千古,大宋千古;后文宣而圣,山东一人,山西一人。上下联将关羽分比岳飞、孔子,并较其异同。有众宾围坐法,如陆申甫长子蹈海而死,周某挽之云:李狂鲁愤屈牢骚,同争千古;江恨张愁贾涕泪,尽付东流。上比鲁仲连欲蹈海,李白、屈原皆溺于水者。下比江淹、张衡、贾谊皆哭以文者,所用数人各贴一事。有宾在主隐法,如小凤仙挽蔡锷联:不料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全联但言周瑜、李靖,不见蔡锷。更有宾主俱隐法,如西湖盛氏公祠,内祀盛宣怀祖父、父、伯父,西泠印社赠以联云:锡山争比眉山峻,江水流同湖水清。上联将盛宣怀父祖三人拟之三苏,特以山川代之尔。代称之法尚有郡望、官阶、谥号、名篇等等不同,此法委曲蕴藉,耐人寻味,似较前法技高一筹。


六四

拉人作陪有贬抑法。若仓颉祠联:张旭何颠狂,仗吃三杯酒,乱涂几点鸦,也在字中称草圣;李斯亦妄诞,擅变六书通,强分八体法,敢于篆外废古文。全联无一字写仓颉,而仓颉之地位自高。余尝撰青县盘古庙联:问酣睡鸿蒙,有谁作伴,笑伊甸园中,懵懂小儿妄称人祖;看矗身天地,唯汝独撑,任菩提树下,涅槃和尚僭号至尊。


六五

集字联不同于集句,集句用古人成句,加以组合。集字则选用某文内之字,重新排列,组织成联。所用之文,率以金石碑帖为多。余尝广集字之意,拟限于五律内集七言联一幅。盖七绝字太少,七律字太多。且以联意与诗意越不相干越妙,亦属自我做古也。后乃延及小令,如余曾集李煜《浪淘沙·帘外雨潺潺》词成玻璃联一副:一帘莫雨天容客;五里春山不见人。其中莫用古义,通暮。又集李煜《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词成联:何堪首夜风流少;恰是知君月水多。知我者谓我噱谑伤虐,不知我者谓我猥亵伤俗,吾无辩焉。


六六

古人集句赖腹笥,今人集句赖工具。


六七

一亭人谓如拳耳;是海吾将欲袖之。此朱阳题通海县城南秀山寄亭联也。下联袖字化名为动,又借动为名,与拳相对,非娴于格律词性者恐不易办此。通篇奇思妙想,大气磅礴。另有西华山太华寺联:黄衣乃圣,叔季乃贤,嗟乎先后同悲矣!我要把太华山两指捏起,正好是电闪雷鸣,云翻雨覆;廊庙奚荣,林泉奚辱,然则何时而乐耶?尔应将滇池水一口喝干,方显得山高月小,天朗气清。作者为宣统年间铁匠程天元。昆明筇竹寺联:两手把大地山河捏瘪搓圆,洒向空中,毫无色相;一口将先天祖气咀来嚼去,吞在肚里,放出光明。皆奇气惊人,非庸才钝笔所能模拟也。然而蹂躏天地,挥斥八极,爱之者喜其气势恢宏,恶之者厌其佯狂托大,未可一概而论也。


六八

五七言联与诗无异,故为诗之法无不可借。有化熟为生法,如杜荀鹤:窗竹影摇书案上,野泉声入砚池中。竹影摇窗四字一经颠倒,即摇曳生姿。此联又书之颐和园玉澜堂,唯改野泉为山泉,更合皇家气象,此又点铁成金法也。


六九

春联、婚联宜短,过长则不适于贴诸门楹。寿联、挽联宜长,过短则不足以颂其荣光。


七〇

贺新婚联多由男女姓氏生题,以古人同宗者为匹拟,倘能兼及家世职官,则尤为雅切称题。如谢春轩作李姓男纳罗氏女婚联:郎君本谪仙才,赋就催妆,应同李白偏怜妇;之子如秦女好,锵鸣杂佩,信是罗敷自有夫。




中山联话



七一

李承衔《自怡轩楹联剩话》卷二载某书院讲堂联: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全联十八字有十字重复,余八字平仄且不谐,山东峄山有赫门联,传为郗鉴所撰:上有赫,赫赫赫,赫插天表;下有赫,赫赫赫,赫喧人间。全联二十字,重十二字,且三平尾。此为对仗残破之尤甚者。联中宽对,此其下线欤?


七二

张之洞贺邹代均母六十岁寿联曰:儿似北朝郦善长;寿齐南岳魏夫人。郦善长即郦道元,长字音常,于律不合。张氏自我解嘲,谓乃借音成长之长,用为仄声,后遂有借调之说。借对向有借音、借意之说,然借音素以同调为主,联内多音字之平仄,亦以具体语境为准。倘开此先河,正恐刚愎之人援古饰非,联之格律形同虚设矣。


七三

对联有押韵者,可谓别具一格。如福州南门外茶亭联: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来匆匆,去匆匆,下马相逢各西东。文士赠歌妓月娇联:忆汉月皎皎,只有归来好;念奴娇翩翩,哪管梦儿颠。全椒王生与僧人对联:葫芦种(上声),葫芦种(去声),葫芦种得葫芦用,葫芦架下摘葫芦,葫芦撞着葫芦痛;虱子长(平声),虱子长(上声),虱子长成虱子痒,虱子身上捉虱子,虱子掐的虱子响。佚名新门联:阳多匪,阴多鬼,我亦尘埃同靡靡,其呼我为马牛乎,唯唯;醉里卧,梦里歌,尔胡冠带独峨峨,行将尔做牺牲矣,呵呵。梁章巨藤花吟馆楹联:客来醉,客去睡,老无所事吁可愧;论学粗,论政疏,诗不成家聊自娱。朱熹赠漳州一士子联:东墙倒,西墙倒,窥见室家之好;前巷深,后巷深,不闻车马之音。谢申甫挽王预堂:不仕而通,不商而丰,不休养而寿终,百福攸同,非全德莫膺天宠;于家能孝,于国能报,于亲友能信导,九原虽缈,斯人可以神交。何淡如联:新相识,旧相识,春宵有约期方值,试问今夕何夕,一样月色灯色,该寻觅;这边游,那边游,风景如斯乐未休,况是前头后头,几度茶楼酒楼,尽勾留。


七四

颂扬时政之作,写自身经历感悟方见亲切,倘一味呼喊,纵声律顿挫、词意慷慨,未免流于空洞。


七五

顾炎武谓文须有益于天下,吾侪作联欲以传诸后世者,当思此联阿世否、佞古否、悖理否,三思而后存,庶免泛滥之虞。


七六

富于春秋者不讳言死亡,自挽之作恒以游戏为之,故能豁达潇洒,言笑从容。古人每多临终绝笔,其放旷之中必含沉痛,决绝之后必存难舍。故自挽不贵其达而贵其真,竟以行将易箦之心自挽,设身处地,庶得其真实。


七七

散句易浑雄,律句易清隽,一句之中宜有变化,以散起者以律结,反之亦然。


七八

咏史联宜加以议论,须识见卓异,角度新颖,若一味照本宣科,纵引经据典,终为钝贼。又忠奸善恶千载昭昭论定不刊者,倘强为翻案,哗众取宠,未免离经叛道,是为独夫。


七九

机巧联对句难,出句尤难。拆字谐声回文两兼,种种机关如天堑横亘,令人望而却步,此犹机巧之小乘也。隐陷阱之机,磨斧凿之痕,中人于无形,庶参大乘。吾尝殚精竭虑,作拆字长联:一古人舍,唯住一口,每日晦,才闭门,日月明,身尚躺,故做人心火自熄,一人何倚,每心悔,又欠欢,何人可宜言谊。因女姻李木子,夫二人恰合心,十月十日朝,孕乃子,一日旦,生男甥,四口儿,一大人骑奇马走之不还,二人又小叙,光一小儿,彳亍行,遭一日之曲,刀至人倒,土里埋,死草草葬。当时颇自矜许,今日见之,堆砌而已。后制玻璃出句若:八十三天皇帝。连笔对若:清凉春雨足;苍郁柳烟萦。雾寒菊圃秋衫冷,溪落梅峰草岸低。读者多不解机关之所在。


八〇

玻璃联又名反正体,向义《六碑龛贵山联语》谓其以篆书施于琉璃屏风上,反正如一,最为美观。如:金简玉册自上古;青山白云同素心。由其小道,厥例无多。古人皆繁体篆书,故有东、年、上、下诸字,今人或以简体楷书,则左右对称者即可。余尝自创数副,以示同好:春雨一帘寒日暮;幽兰几朵笑天香。风来竹笑同闻雨;日暮山高不见天。坐井大言,目光同豆;出山一笑,风景呈图。兰室备琴台,焚香奏曲;草堂来墨客,赏画烹茶。草萃兰香,一帘春雨丹青画;天寒日暮,四面云山水墨图。前辈文字仅见玻璃联,实则诗词、散文皆可,顾无人为之耳。




中山联话



八一

玻璃字可分两个体系,繁体字以篆隶为准,简体字以楷隶为准,一联之中不应繁简混杂。出句者须为对句留些余地,不可贪多逞奇,好字用尽,令下句难以为继,终成片玉。


八二

文虎有底面皆对仗者,称福州双谜。如:心欲春风还李者;眼穿秋水种杨人。射古人二:桃应、柳盼。亦有仅谜面对仗者,如:远树两行山倒影;轻舟一叶水横流。射字一:慧。又如:三杯竹叶穿心过;两朵桃花上脸来。射常用语一:干得出色。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青龙挂壁,身披万点金星。射物二:灯芯、秤杆。此皆一面二底者也。


八三

诗词酬和有步韵者,联亦有之。偶阅联坛耆宿陆伟廉先生《对联经》,内载四川王钟麟、广东康斯馨二位于一九八九年并获望江楼百岁征联一等奖,康以联贺王曰:素昧平生,音书频续,有话不离联,共望锦江登阁顶;早存缘份,意气深投,无山能阻志,同开阔步向云端。王和之曰:直以谋生,祸殃连续,同道把谊联,我恨黄泥几没顶;勇于扒份,机运屡投,异乡将喜志,君登金榜早开端。二联句式相等,尾字相同,亦步亦趋,可谓步脚联。


八四

人物联非传记碑铭也,写其人面面俱到细大不捐固无不可,而志其一点不论其余亦无不可。前者方正雍容,然须避冗赘庸常之病,后者新奇精辟,亦或有偏执管见之嫌。


八五

为联须有灵性,心灵则手巧,笔墨乃活泼耐读。应知赠人联非履历表,咏物联非说明书,写景联非旅游图。尝读古书,塾师以三十而立为题令做八股,生曰:两个十五之年,虽有椅子板凳而不敢坐焉。吾莞尔之余,有所悟焉。


八六

联欲灵动,须用比兴,倘一味赋体铺陈,脚踏实地,虽能稳健,总不得飞升。


八七

通感之用,存乎一心,偶经拈出,辄精彩顿呈。山东联友刘跃文印象苏州联:雨中古寺钟声湿;月下幽园桂影香。声而能湿,影竟含香,炼字出新,果然无理得妙。


八八

当代赠人联每多嵌名,盖既相馈赠,需有所专指,以契合联主。而嵌入姓名,乃单刀直入法,自然移易不得。顾若辞句肤谬,颂扬逾体,则赠者无功,受者有愧焉。古人嵌名,多施之倡优晚辈,以为笔墨游戏。今乃有加于哀挽之联者,颇违逝者为大、名讳须尊之礼,是唐突至极矣。


八九

甘肃联友王君家安尝校《中国对联集成》,于古代一千四百余副挽联中,嵌名者仅得三副,其中易君左挽莫愁联:与尔同消万古;问君还有几多。隐字暗嵌,姑勿论。另二副皆民国时劳汉、包柚斧挽徐了青之联:一曰:惜汝奇书缘未了;除他灵鬼眼谁青。又曰:了了了,文字因缘终未了;青青青,墓门芳草已生青。又有佚名挽鉴湖女侠秋瑾联:悲哉,秋之为气;惨矣,瑾其可怀。八路军西安情报处挽四·八烈士联:博济群伦,挺身为民主,惊传凶讯增悲恸;发扬正义,飞楫载和平,岂意黑茶赋归魂。省嵌博古、叶挺、邓发、王若飞四人名。民国之前,则无一例,今之动辄嵌名以挽先辈者,宁不省乎!


九〇

成联以自对始者称虾须,以自对终者称燕尾,虾须可长,或至七八言,燕尾宜短,多为四五字,盖结句常冠以领字,长则伤气。




中山联话



九一

联中联绵字例须严对,符定一《联绵字典》收录极多,双声迭韵之词特征明显,作者不易忽视,而非双声迭韵之词若淡漠、颠沛、马虎、蝴蝶等语,则往往等闲视之,虽有王国维《联绵字谱》而翻检为难。吾意联绵字词汇既多,非习见者不妨宽容。


九二

现代语法、词性与古之虚实、死活容有相通之处,然古人未习现代语文,以之分析总结古人偶句可也,以其逆古人之志,必欲苛责之、宽宥之,则孟子所谓固哉高叟也。吾国文章语法繁复,汉字歧意犹多,今之贤者批郄导窾,探微阐幽,遇古人偶然失对处,辄曲为之说,以期弥缝。愚意古人未必知道许多,或但觉一时宁贴尔。


九三

老杜诗中有以浣栉琴书、云雨短长、风尘泣泪、欢娱少壮、淹留四五、烟尘八九、西南十九诸词相对者,后人察其不工,强做解人,乃以虚实对、双字对、同义连字对等称之。实则一言以蔽之,当句对尔。


九四

余观夫春联横批,与联句或词字重叠,或语意无关,多类赘疣。批者,评议也,横批须具联系上下比深化主旨之功用,与联句虚实表里,相得益彰,乃可称点睛之笔。实用联多有横批,然楹联中某某亭殿宫堂等横额乃名匾也,挽联中某某大人千古之横幅乃挽帐也,不得混为一谈。至于抒情言志或文字游戏之作,胥不用此。


九五

文友尝咏雪撰联为戏,余独拽白以呈,自注云:上联一片雪白,下联化为乌有,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唯稍嫌合掌尔。四座为之哄堂。


九六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言孔拯侍郎朝回遇雨,避于坊叟之厩下,孔公借油衣,叟曰:某寒不出,热不出,风不出,雨不出,未尝置油衣也。孔公不觉顿忘宦情。余读书至此,作自适联曰:风不出,雨不出,茅舍三间,端居有味;主亦睡,客亦睡,清茶半盏,对坐无言。下句用张东海《睡丞记》故事:华亭丞谒乡绅,见其未出,座上鼾睡。顷之,主人至,见客睡不忍惊,对座亦睡。俄而醒,见主人熟睡,则又睡。主人醒,见客睡,则又睡。及丞再醒,暮矣。主人竟未觉,丞潜出。主人醒,不见客,亦入户。如此慵懒无聊,但恐闻鸡起舞朝夕惕厉者见而嗤之也。


九七

对联标点,仅用于书稿,以便阅读。其使用规范略同古文,短联上下间以分号,长联则皆可以句号结束。上下联分行排列时,为求等长对称,书名号、间隔号等辄略而不用,或并句尾标点亦省之。悬挂张贴之楹联例无标点,其长联书写格式又与直排书籍有异,上幅分行自右至左,而下幅反之,因尾句常不满行,全联形同门字,故又称龙门对。


九八

《笠翁对韵》《声律启蒙》诸书,皆当时偶句之精工者,俱喜而诵之,辑而录之,欲做楷模,乃施雕版。然刻印既多,习者亦众,数百年来,圭臬乃成窠臼,新声遂化常谈。后之学者不察,犹津津然不忍释手,不知此登岸之筏,示月之指也。既得门径,宜当远弃,蘧庐而一再宿者,欲终老此间耶?


九九

古人作联,百无禁忌。梁章巨《楹联丛话》载陆灿题虞山老屋联:名满天下,不曾出户一步;言满天下,不曾出口一字。李廷鉽《楹联补话》载于成龙题杨继盛祠堂联:员外生,一世君臣福;员外死,万世君臣福。乃至近代黄兴自题联:有我之时要无我;无我之时要有我。皆大幅同位重字,且同声收脚。顾三子皆通诗文,非昧于联者,此摒弃常规之作,当属刻意而为之。其恣睢之气、不羁之才,又非今之格律家可以梦见。


一〇〇

合掌有词合,有意合。词合有全合,有半合;意合有正合,有反合,不一而足。词合者,全联或大半皆以同义近义词为对。意合者,上下虽言二事,而其意旨一也。全合必为词意皆合,意合之隐者,人或不察。兹例举如左:全合若张载《七哀诗》:汉祖想枌榆,光武思白水。半合若郎士元《送友人别》:暮蝉不可听,落叶岂堪闻。正合若唐玄宗《经鲁祭孔子而叹之》:叹凤嗟身否,伤麟怨道穷。反合若毛泽东《冬云》: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诗联贵简,意欲盛而文欲精,合掌则言重字费,一似安禄山之赘腹,纵不废胡旋,终为身累。




中山联话



一〇一

皆知合掌为对联大忌,故全联合掌者极鲜,如古代贺人生子联:兰房生贵子;绣户产麟儿。冯玉祥赠张学良联:要想着收咱失地;别忘了还我河山。广东南海公园联:四时无冬无夏,终岁不暑不寒。


一〇二

联之格律词藻,皮肤耳,皆有迹可循,有阶可拾。所难言者,体格气韵也。或端正庄重,或轻矫奇秀,或清畅自然,或郁拔雄劲,要须因人而异,文各不同。联与题合,浑然天成,字句间和谐醇净,毫无渣滓,乃令人赏心悦目。


一〇三

字皆有灵,数千年养成气味,各自不同。组字成词,列词成句,须擅葆其气味,不使涣散紊乱。读者即一目十行倏然一瞥,亦可感受触发,此联之气也。


一〇四

联有代拟体,非为他人捉刀,乃径以所咏之人物口吻为之。如各地庙宇联多有作神语者,西湖岳墓前秦桧夫妇联亦为此体。青县旧有文昌帝阁,位于御河之曲,遥望宛在波中,故名帝阁中央,为青县八景之一。余尝以流水对代拟曰:我虽可权衡文运,令君金榜题名,显于乡里;你也须砥砺德行,好自青云直上,荫及子孙。


一〇五

沧州文友为陈一堂肤康馆请联,余俄顷而成曰:尝闻病在肌肤,每成顽疥;关切民之痛痒,是谓仁心。其用《韩非子·喻老》扁鹊见蔡桓公事,人皆可见,而闻、切属对之工,隐藏尤深。


一〇六

刘远峰题甘肃兰州怡亭联:四面烟岚新雨后;一庭花鸟午晴初。初字倒装,似散原句法。陈三立为求律句出新,时颠倒语序,如:闲驱疲马寻钟起,晴拂群鹰倚槛才。本应为起寻钟、才倚槛。又如:流转江湖烹茗共,绸缪灯火据梧初。亦应为共烹茗、初据梧。特用状语后置,易得拗峭奇崛之美。


一〇七

撰联须令其美,气韵行之,文采辅之,声律饰之。譬如美人,声律为衣,文采为貌,气韵为神。声律不协如蓬头村女,清丽者或难掩其眉眼风流。文采不足如富家艳妇,虽严妆巧饰,而言谈鄙吝,面目可憎。气韵不畅如泥胎彩塑,纵光鲜夺目,终无灵气。


一〇八

长联多用排比自对,便于铺陈,易逞文采,上下又少约束。而袁枚题某关庙联洋洋百一十四字,一气单行,绝无自对句,前后呼应,属对工浑,非才气丰赡者莫能办此。联曰:识者观时,当西蜀来收,昭烈尚无寸土,操虽汉贼,犹是朝臣,至一十八骑走华容,势方穷促而慨释,非徒报德,只缘急大计而缓奸雄,千古有谁共白;君子喻义,恨东吴割据,刘氏已失偏隅,权即人豪,讵应抗主,以八十一州称敌国,罪实难逃以拒婚,岂曰骄矜,明示绝强援以尊王室,寸心衹可自知。此于关庙联中堪谓鸿篇,夹叙夹议,直如一则史评。然对关羽之失曲为辩说,刻意粉饰,亦病在偏愚,长于词章而疏于史识也。


一〇九

对联之对,当以工稳精妙为正。偶尔借意为无情,可救板滞腐弱之病,顾如肴品之梅盐,不宜多着。借音尤为不得已而为之。余尝读《楚望楼联语笺注》撰联兼赠娄君希安:溯先生鄂台行履,副墨识高怀,鲲峤之间称巨子;欣后学芸案爬梳,郑笺无剩意,师门而外见功臣。郑、正,师、狮。借对频繁,自觉才力不足,支绌窘困,何似行履、爬梳之惬然自喜哉。此联后因惕轩哲嗣成中英教授婉示尾句有责备师门之嫌,娄君希安代易为鸿篇以外见痴人。鲲、鸿属对尤精。


一一〇

甘肃联友王家安先生以天水方言撰一联云:四百年唏么攒劲,门糠几匝,真郭秋迨;一垓套就乜罗然,爷父两概,莫萨麻嗒。以文辞译之,大意如下:四百年光彩非常,门庭几许,斑痕犹故;一条巷名声响亮,父子二人,勋业常辉。方言作联,古亦罕见。




中山联话



一一一

黄周庠挽黄兴联:临危得脱见其智,履险不踬见其勇,高位首辞尤证其让;辛亥覆清曰公功,癸丑抗袁曰公忠,丙辰死沪是完公名。以鼎足当句自对,且上下句脚三仄三平,似属创格。时习之先生检所存一万五千余联,句脚重言者勿论,仅得一联,即吴恭亨集句联:烧泥为瓦,燔木为炭,蜂窠为蜜;冶金以盐,濯锦以鱼,浣布以灰。且作于民国己未年,晚于此联。


一一二

咏物联初不以雕镌刻画形态毕肖为能事,既遗貌取神,似不粘不脱者,亦工笔写意之别尔。要知咏物为诗人之余事,须有寄托,俾句外留余蕴,联中见真我,咏物言志,方称妙品。


一一三

对仗有回鸾舞凤格,如韩昌黎《和裴晋公东征诗》:旗穿晓日云霞杂,山倚秋空剑戟明。上联以云霞喻旗,下联以山喻剑戟,遣词交错,一似联中交股。


一一四

撰贺寿联有极取巧之法,最能工浑贴切又尽扫肤廓。即以出幅扣其年齿,对幅言其诞辰,各借古人分别绾合形容,特取例须惬而有当,以免称颂不伦。如俞樾为满族诗人恩锡五十四岁生日献联:白香山五十四官苏州,早见诗篇满吴郡;范纯仁六月中赐生日,行看制草出东坡。盖恩竹樵官江苏布政使,生日为六月十一日也。或怪古人生日难知,则晚清朱彭寿有《古今人生日考》,可资检阅。


一一五

哀挽之作,因人而异,事功盛者,倘纵横议论,则沉雄劲拔。交往深者,宜言情念旧,则哀婉悱恻。泛交且无可特书者,唯以成语颂其德行,得典雅矜重,不偏不谀,亦可塞应酬之责。切姓、切时、切地、切年,皆句法安排之鹄的也。


一一六

撰联投赠,古人多作规勉语,今则一味颂扬。至有溺于嵌名,文字渺不相干者,愈无足道矣。


一一七

乾隆题山东邹县孟子庙联云:继往圣;开来学。戛戛六字,言简意赅,为题署联之最短者。盖联语须文意完整,单边少于三字则为词汇,难以独立成文,横额时或见之。至于当代联家方克逸为安徽巢湖四顶山所撰:月;霞。一字联,无注则莫名其妙,文字游戏,可毋论矣。


一一八

对联之美,于大气浑成之外,尚应精致严整。所谓推敲锻炼,刮垢磨光。联中数词、颜色词、方位词、动植物字、人名、地名等尤须注意。作者格律既娴,临文挥洒,意在笔先,游刃有余,乃臻此境,非初学者拘泥迁就之态也。


一一九

观联须识其大体,感觉文风,体会立意,分析结构,解读字词。由宏观入手,以逆作者之志,庶几通彻明白,方可月旦品评。若由微观着眼,唯斤斤于声律之辨,明察秋毫而不睹舆薪,未免如盲人摸象,懵然无知。


一二〇

左宗棠自勉联曰: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陈寅恪《柳如是别传》稿竟说偈曰:卧榻沉思,然脂瞑写;痛哭古人,留赠来者。一则踌躇满志,忧乐关心,一则自伤身世,悲愤苍凉。余何敢方诸前贤,惟中年哀乐,无以排遣,亦自题联曰:室仅容身,忧怀天下;书真覆瓿,痛哭古人。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为欣赏、交流、分享使用。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查看往期更多精彩内容

〇 陈逢元:一个被喝酒耽误的对联奇才

〇 六月佳联选评:涉无情世,读未焚书

〇 钟耘舫:天下第一长联,出自老夫笔下

〇 薛时雨:有时也写几个嵌名联送给妓女

〇 唐宋诗人到底有多『热』


白藏阁

一个认真文艺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baicangger

欢迎转载本公众号文章,相关事宜请联系管理员

金锐(微信号:dark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