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目录年谱】章式之先生编年事辑稿(上)

邻素楼2019-01-10 09:12:09

按,此为笔者整理章钰《四当斋集》(未刊)附录,于章式之先生一生行迹,约略排比,尤可见其校勘群书之脉络。



章式之先生编年事辑稿(上)

 

章钰(1865~1937),谱名鸿钰,字式之,一字汝玉,号坚孟,又字茗理,别署茗簃、蛰存、负翁、晦翁,晚年自号霜根老人、北池逸老,江苏长洲(今苏州)人。近代藏书与校雠名家。光绪中尝从俞樾游,光绪十五年(1889)中江南乡试第六名,光绪二十九年(1903)成进士,以学习主事签分刑部湖广清吏司。同年又保送经济特科,召试一等。后奏留本籍办理学务,筹办初等小学堂40余所,以办学有成,保加四品衔。光绪三十三年(1907)冬入两江总督端方幕,宣统元年(1909)端方调任直隶总督,先生随行。后调任外务部一等秘书,兼京师图书馆编修。辛亥后退居天津,自以为于国事无所裨益,以藏书、校书自遣。在津期间,尝应严修之邀,主讲崇化学会数年。又参加城南诗社、须社等,与津沽文人诗酒文会,雅集唱酬。1914年,清史馆开馆,馆长赵尔巽聘为纂修,主修乾隆《大臣传》《忠义传》及《艺文志》。1931年移居北京,1937年5月病卒。子四人:元善、元美、元群、元羲;女二人:元淑、元晖;孙鼎、熊、武、正等。著有《胡刻通鉴正文校宋记》《读书敏求记校证》等,又手自编定诗文集《四当斋集》十四卷。

 

同治四年乙丑(1865)  一岁

五月二十一日,生于江苏长洲县(今苏州),父章瑞征,字兰舟。母刘氏,长洲浒墅镇梅垞公女。长兄铨,殇。

其先出五代闽太傅章仔钧,自二十八世祖谕公以后,族居诸暨泰南乡,世以务农为业。洎曾祖章明芳改而服贾,始由越迁苏。迨祖、考两世,均居阊门外普安桥,遂著籍为长洲县人。

 

同治六年丁卯(1867)  三岁

    十二月十九日,弟鉴生,字亮之。

 

同治九年庚午(1870)  六岁


是年移居郡城城隍庙东雍熙寺西。庙后瓦砾堆积,杂树据之,先生幼年常在此放风筝、捉蟋蟀。

 

同治十二年癸酉(1873)  九岁

    附学于太姑丈徐炳奎(夑堂)家塾,塾师夏从铻(梦芗)。

 

同治十三年甲戌(1874)  十岁

四月,妹章鑫生,字稚兰

 

光绪三年丁丑(1877) 十三岁

    从塾师沈绍杰(廉卿)沈绍偁(赉卿)昆仲读《诗经》《礼记》。

 

光绪五年己卯(1879)  十五岁

是年,为蒋养韩(廷琦)代幽兰巷王氏馆事,学徒名念曾,为先生及门之第一人。

 

光绪七年辛巳(1881)  十七岁

是年,受知于江苏学政瑞安黄体芳(漱兰),补博士弟子员。后因父督修苏州文庙,为府学所在地,因拨入府学,肄业紫阳书院。

 

光绪八年壬午(1882)  十八岁

秋,至金陵参加乡试不售,期间侍父游甘露寺,拜全椒薛时雨在宁讲学之薛庐。

本年父始弃贾设馆为童子师,来学者皆坊肆贫苦子弟,书数之外,必教以为人大要,谓此辈幼年不闻正言,将来易流为不善。

是年,移居胥门内西美巷。

 

光绪癸未九年(1883)  十九岁

是年,尝处蒙馆于胥门外由斯巷。

 

光绪十年甲申(1884)  二十岁

是年,受业于吴县雷先生,得闻小学家言。雷浚,字深之,号甘溪,精于小学,有声道、咸、同、光间,著有《说文外编》、《说文引经例辨》。

是年,读曾文正公家书,遂有志为学。又或于是年,始游德清俞樾先生之门,于为学门径益得大概。

 

   

光绪十二年丙戌(1886)  二十二岁

七月二十五日,父章瑞徵罹伤寒病卒,年五十一。配周氏,吴县祝三公女,以端淑称,早卒。继配刘氏,长洲浒墅镇梅垞公女。子四:长铨,殇。次即钰。三鉴。四钧,殇。女三:长殇。次章鑫字直隶盐山孙幼芝,江苏候补道毓骥长子。三殇。

冬,弟章鉴由沪归,购赠先生《周易正义》(嘉庆二十年江西南昌府学刊十三经注疏本)六册。

 

光绪十三年丁亥(1887)  二十三岁

十一月,黄彭年(子寿)调任江苏布政使。

是年,受业于倪涛(听松)。

 

光绪十四年戊子(1888)  二十四岁

三月,黄彭年用前掌教莲池故事,就正谊书院西偏可园旧址创建学古堂,购书数万卷,遴诸生分斋肄业,聘雷浚为学长。先生为黄彭年所赏拔,与胡玉缙同为斋长。

四月,黄彭年赠其《尊胜陀罗尼经幢》拓本。

十一月,借毕沅灵岩山馆原刻本《山海经》校浙江书局覆刻本,有翻本不误而原本反误者。

冬,母病,延武进马缦云为医。先生后尝为马缦云《灵岩赠别图》作序。

 

光绪十五年己丑(1889)  二十五岁

六月十七日,潘钟瑞来访学古堂,先生导览,又同游对门沧浪亭。潘钟瑞为潘奕隽族曾孙,曾与其族叔潘遵墩及吴嘉淦、王寿庭、宋志沂、刘观藩等继戈载辈之后,重建吴中词社,称盛一时。

七月初五日,东汉大儒郑玄生辰,学古堂举祭礼,先生与焉。

秋,中式江南乡试第六名。

九、十月间,娶胡氏,作媒者吴县俞田增(丽生)。胡氏,名玉,仁和人,生同治丁卯(1867)五月十八日。父钦莲,字馥堂,母黄氏。胡馥堂寓苏时,与先生父交契,重其为人,谓先生或继其志,以是缔姻。

是年,先生以捷乡试,薄有文望,院课膏奖与门弟子修脯,时有所入。又为人作酬应文字,常有润笔,岁入稍丰。而母弟鉴挟其鉴别之能,往来沪上,远及燕齐,时亦还赡家用。

 

光绪十六年庚寅(1890)  二十六岁

二月初二,北上应会试,寓宣武门外达子营同邑汪鸣銮工部侍郎宅累月,不售而归,五月十四出都,二十三日到沪。先生壬辰、甲午、戊戌会试皆寓汪鸣銮斋。

十一月,吴江胜溪柳兆熏(柳亚子曾祖父)卒,其孙柳慕曾具状乞撰墓表。

十二月初四日,甫调任湖北布政使两月的黄彭年卒于任上,先生与学古堂诸生请为位于学古堂北院,春秋报祀。

 

光绪十七年辛卯(1891)  二十七岁

四月,跋钞本《小谟觞馆全集注》。

六月,跋同治十三年传忠书局刊本《三十家诗钞》。

七月二十八日,跋光绪二年江苏书局刊本《陆宣公集》。

是月,据鲍廷博刻本录出《太平御览引书目》一卷。

八月十四日,以坊本涵虚子注《素书》校湖北崇文书局本,或改或补约百字。

是月二十日,跋同治七年武林吴氏刊本《定盦文集》。

是月,又跋光绪二年浙江书局覆江都秦氏刊本《扬子法言》、同治八年江苏书局重刊本《古文辞类纂》。

十月,陆廷桢(干甫)携蔡九霞注本《陆宣公集》以示。陆干甫为先生己丑乡试同年,是年应归安吴氏聘,客授来苏,馆舍与先生邻比,课余即扣门顾谈,街鼓严始去。二人彼此推重,相得甚欢,如是者一年。

十一月,据连筠簃本《群书治要》校长恩书室丛书本《吴子》《司马法》。

是月,又跋《孙子注》、《吴子》、《司马法》诸书。

是年,于苏州灵芬阁书坊得鲍廷博点校补正本《入蜀记》。

 

光绪十八年壬辰(1892)  二十八岁

春,再应会试不售。

五月,据顾千里翻刊吴元恭本经注、归安陆氏翻刊宋咸平本单疏本校勘南昌府学刊本《尔雅注疏》,七月始讫事。九、十月间,又据古逸丛书所刊蜀大字本校经注一过。

六月,孙秋实携示手录龚定庵未刻文,系从汤伯述所藏定公手稿照缮者,先生即照缮一分并跋。

闰六月初二日,跋光绪二年浙江书局覆明世德堂刊本《列子》。

是月,又据卢文弨《群书拾补》本、郝懿行笺疏本校《山海经图赞》《山海经补注》。

七月二十日,跋同治十年刊本《潇洒书斋书画述》。

是月,又据通行本录出《太平广记引用书目》一卷。

八月十一日,子元善生于苏州金太史巷寓宅。

是月二十日,校毕《玉海》附刻十三种之《急就篇》并题记。

十一月,据古逸丛书影宋绍熙余仁仲本,校读嘉庆二十年南昌府学刊本《春秋谷梁传注疏》一过。

十二月,据吴昌绶藏翻袁本《世说新语》对校湖北崇文书局本并题记。

 

光绪十九年癸巳(1893)  二十九岁

二月,苏州城西支硎塘东晖桥重建,先生为作记。

三月下旬,句读道光十二年刊本《校讐通义》一过并跋。

五月,据镇海张氏翻日本刻《八史经籍志》本校同治八年金陵书局刊本《汉书》并跋。

七月,据铁花馆翻宋本《新序》校读湖北崇文书局刊本并跋,又据《群书拾补》改十之五六,十日卒业。

是年,学古堂同斋生金山阮惟和(子英)请撰其先人铭幽之文,以钱仪吉《碑传集》及徐渭仁《随轩金石文字九种》为报。

 

光绪二十年甲午(1894)  三十岁

二月,手钞钱塘诸可宝《许君疑年录》一卷,诸可宝为先生学古堂同学。

春,三应会试不售。

五月二十日,从阳湖赵宽(君闳)借其尊人赵烈文(惠甫)所读本《定庵文集》校读一过。

六月,元和王同德(润之)以《三通序》一书持赠。

十一月初二日,跋光绪二年浙江书局覆西吴严氏刊本《商君书》。

是月十二日,又跋同治五年彭氏重刊本《持志塾言》,书为光绪己丑冬学古堂监院吴履刚(梅心)所赠。

十二月二十五日,张一麐(仲仁)以其祖张世棠《生余留草》乞题,先生为题五律一首。

除夕,据阳湖赵氏钞本手钞《校正元亲征录》并题记。

是年,先生又设帐金太史巷里第,与侨寓名宿若张上龢(芷莼)、陈如升(同叔)等时相唱酬,张上龢之子张尔田(孟劬)即于此时执贽受业。

 

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  三十一岁

正月二十五日,赵宽(君闳)持赠《斠补隅录》,赵君闳有瓯江之役,是日首途。

四月下旬,借书院内课生朱建侯藏顾文彬(艮庵)点定本与光绪中覆刊钱塘徐氏本对勘一过。

是月,又题刘树棠(景韩)《师竹轩诗集》。刘景韩光绪十五年署江苏布政使,为先生书院肄业师,是书为其手赠先生者。

闰五月初一日,从王仁俊(捍郑)处借得顾炎武《圣安本纪》、黄宗羲《行朝录》,饬胥照录保存,校毕并记。

是月十七日,据江阴金武祥(溎生)粟香室四稿录出《后汉书李贤注引书目》《续汉志刘昭注引书目》,校毕并记。

是月,又借张一麐(仲仁)藏邵作舟(班卿)所校汪士汉刊本《白虎通疏证》,与淮南书局本对勘并题记。

十一月,陈如升(同叔)以《绿梅花下填词图》征词,先生赋《湘月》酬之,是为《四当斋集》存词之始。

是月,又借夏孙桐钞本《黑鞑事略》,饬胥钞录并题记。

十二月初十日,手录潘曾沂所藏当时投赠诗翰,十六日讫事。此册为弟章鉴以贱值得于烟馆。

十二月二十日,俞田增(丽生)病卒,先生作《父执俞丽生先生小传》,书畀遗孤。俞氏为先生初娶胡氏媒人。

是年,为苏州察院场振新书社印行《唐人五十家小集》署耑。

 

光绪二十二年丙申(1896)  三十二岁

正月初四日,学古堂同学董瑞椿(茂堂)借观陈如升(同叔)钞本蒋敦复《啸古堂骈体文钞》。

是月十三日,俞陛云(阶青)持赠其祖俞樾所撰《经课续编第五卷》。

是月二十九日,跋光绪十五年长沙王氏刊本《国朝十家四六文钞》,称李慈铭“骈文冲淡,有自得之趣”。

二月初四日,跋《奇晋斋丛书》残本。是书为上元训导张是保(诵穆)所赠。

是月十七日,夏孙桐示以堂弟夏孙穧(稻孙)校本《开方之分还原术》,照录一分并记。

三月二十三日,据夏孙桐藏钞本《晋书地理志》照录一过并记。

春,张上龢(沚莼)召苏州鸥隐词社社友同游天平山,张自赋一词,先生和以《贺新郎·和张沚莼(上龢)天平春眺》。

四月二十三日,陈如升(同叔)携示蒋敦复《山中和白云》手写稿,五月初八初九日,先生传录一过并记。

 

光绪二十三年丁酉(1897)  三十三岁

三月,吴昌绶赠《大钱图录》一册,其书衣识语云:“坚孟名位未可量,异日扬历大农,或际议圜法时,出此一为考核,定当忆及荛献。书此以为息壤,不第志吾两人在菰芦中通书之乐也。

六月,与张一麐、孔昭晋倡议创办苏学会,定期讲习。立会大意有三:(一)以因时制宜为主,取其互相讲习,振起人才,为将来建立学堂张本。(二)以中学为主,西学为辅,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以中学包罗西学,不能以西学凌驾中学。(三)专以学问相砥砺,勿议朝政。

八月,取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晋南北朝文》对勘孙星衍所编《续古文苑》。

十一月,为渐学庐本《帕米尔辑略》署耑。

 

光绪二十四年戊戌(1898)  三十四岁

    正月,中西学堂落成,招收生徒,教习中西学及英法语言文字,先生被聘为中学教习。此前,俞樾曾致书江苏布政使朱之榛(竹石)代为说项,称:“中西学堂闻即将开办,章式之孝廉钰求充中学教习。此君为公所素知,且蒙青眼,故敢代求。如可位置,千乞留意。”

春,四应会试不售。

八月,跋光绪十二年平湖朱之榛刊本《定盦文集补编》。

秋,据孙宗弼(伯南)藏《左萝石贞公文集》,饬胥传录一过,并乞陈如升(同叔)对校,至冬毕事。

秋,又据王缵先写本手钞《各国约章专条偶钞》一卷。

十一月初七日,跋乾隆三十四年稻香楼刊《玉台新咏》,此书为陈如升(同叔)所赠。

是月十四日,于冷摊得光绪五年文达堂重刊本《茶余客话》。

是月,又得吴县汪缙撰《汪子遗集》。

十二月初旬,宗舜年(子戴)邀游上海,同游者赵宽(君宏)、邓邦述(孝先),行箧中携《明人尺牍钞存》一卷录副。此行又随所见录宋大儒《三札卷》、董思翁《荔枝卷》《载书访友卷》《秋风匹马图卷》卷文。

是年先生尝与赵宽(君闳)及俞陛云(阶青)、邓邦述(孝先)、宗舜年(子戴)诸人泛舟苏州山塘,以意气相投,结为兄弟之盟,时有细雨,归倩金心兰作《吴舲话雨图》纪之。后五人又同举经济特科,时人以“五凤”誉之,传为佳话。

 

光绪二十五年己亥(1899)  三十五岁

正月二十一日,据陶溶宣(心云)手写本钞录《广雅书局拟刻史学丛书目录》一卷。

是月二十三日,手治前所钞录《明人尺牍钞存》成册,赵宽(君闳)自常熟来苏,适在座。

二月,手录汪之昌(振民)师《补南唐书艺文志》手稿讫事,此书去年三月借自汪之昌子汪开祉(鹤舲)。

三月二十五日,于苏州坊肆购得张煌言《采薇吟残稿》一册,月末,俞陛云(阶青)尝借读。

四月上旬,雨行阅市,得《大学或问》及《周易程传》二书,点校垂毕,得邓邦述鄂中书。

八月,宗舜年(子戴)邀作常熟之游,夜宿其藏书楼,尽览其先世所藏,得见管廷芬《读书敏求记》汇校本,郑重借归,有志过录,插架有年而未果。

九月初九日,冒广生(鹤亭)出佳纸索录近作,临苏轼书三段应之。

是月,曾有诸暨祭扫祖墓之行,往返两旬。

十一月初八日,有札致冒广生(鹤亭),谈及江标(建霞)新卒,称:“钰与之相交十年,踪不甚密,而颇服其留心文献,奖借后来。”

是年,先生与周星诒(季贶)、费念慈(西蠡)、曹元忠(君直)、顾麟士(鹤逸)、萧穆(敬孚)诸人往还最密,常以谈旧椠旧藏为慰藉。

 

光绪二十六年庚子(1900)  三十六岁

三月,始与吴重熹(仲饴)交,先生《石莲闇词题词》有“回首沧浪畔,春梦袅萝烟”句,回溯奉教之始。

五月,得《四寸学》稿本二册,奉请俞樾为题数语。

是月,冒广生(鹤亭)借观陈如升(同叔)钞本《霜猿集》并题记以还,又以《话荔图册》求赐序。

夏,诸暨蔡启盛(臞客)自天津赴任湖南华容县知县,道过苏州,访俞樾。俞樾招先生与傅振海(晓渊)同集曲园春在堂,傅振海亦曲园弟子。

秋,俞樾借读冒襄《朴巢诗选》并题记以还。

十一月,曹元忠(君直)借先生《黑鞑事略》钞本,以家藏本对校。

十二月初二日,俞樾八十正庆之辰,先生代江苏巡抚恩寿作《德清兪曲园先生八十寿序》。

是月二十四日,妻胡氏卒,年三十四。与先生生子三:长饴孙,殇。次元善。三福善。

岁暮,购得米舫、两棂轩递藏本《西京职官印录》二册。

 

光绪二十七年辛丑(1901)  三十七岁

夏,三子福善殇。

七月初六日,据秀水王祖锡(孟麟)所藏手稿校杭世骏《道古堂集》。

十一月,续娶仁和王丹芬,字梅亭,婚礼在妻兄王纬辰元和县任所举行。按,俞樾本年四月二十四日致徐琪(花农)函称:“式之断弦待续,郋亭(汪鸣銮)属小孙作媒,未知成否。”则先生续弦,作媒者或即俞陛云(阶青)。

是月,江苏巡抚聂缉椝奉旨设学堂,以中西学堂改为苏省大学堂,先生仍为中文教习。

 

光绪二十八年壬寅(1902)  三十八岁

八月十五日,中秋,为顾麟士(鹤逸)画册题词。

九月,吴昌硕书赠诗页。

十月,为《平三角和较术图解》署端。

本年始移居苏州大石头巷。

 

光绪二十九年癸卯(1903)  三十九岁

三月初,抵开封,五应会试。按,光绪辛丑科会试因庚子事变推迟,又因《辛丑合约》限制,及北京贡院被毁,故借开封贡院补行。试毕旋里略事休息。在汴期间,得嘉庆二十一年胡克家刻《资治通鉴》一百册;又与商城县令、旧友陆廷桢时相过从,临别获赠《蠛蠓集》一帙。

四月,榜发,先生中式第七十四名贡士,旋赴京应复试。

五月二十四日,赴保和殿应殿试。

是月二十八日,太和殿胪唱,先生得二甲十四名,赐进士出身。奉旨以部署用,签分刑部湖广司学习主事。

闰五月十六日,经都察院左都御史陆润庠保荐,保和殿参加经济特科考试。

是五月二十日,经济特科初发榜,共取一百二十七人,其中一等四十八名,二等七十九名。先生与梁士诒、张一麐、杨度、陈曾寿、胡玉缙、许宝蘅、俞陛云、邓邦述等同列一等。

是月五月二十七日,保和殿参加经济特科复试。

六月初二日,经济特科复试揭晓,取一等九名,二等十八名,先生未入选,仍赴刑部学习主事。

七月,于京城得清顺治十五年修补印本《曾南丰先生文集》。

八月初,以朝廷新罹庚子之祸,锐意变法,朋党渐起,遂告归奉母。回苏后仍任苏省大学堂中文教习。

是月,借顾麟士(鹤逸)藏姚椿(春木)校明刻本《曾南丰先生文集》度写一过。顾鹤逸又持赠《通鉴校勘记》一册。

十月二十五日,跋纯白斋钞本《树艺篇》,并手辑引用书目。

十一月十二日,母生日,俞樾有贺联曰:“京国赋归来慈寿欣当日南至,山堂精考索清班应属鲁东家。”

十一月,刘世珩(葱石)持赠其所刻《重定金石契》。

是年,俞樾以所撰《金刚经注》手稿相赠。

 

光绪三十年甲辰(1904)  四十岁

三月二十九日,跋道光间重刊本《忠雅堂诗集》,是日妻兄王绍延自沪来。

是月,书估尝携长洲蒋氏心渠斋刊《姑苏名贤小记》底本来售,以价昂未果。

四月,跋《大钱图录》,是书为吴昌绶光绪丁酉三月所赠。

五月中旬,借顾麟士(鹤逸)藏吴翌凤《经籍举要》手稿迻录一分并跋。

六月,江苏巡抚恩寿离任前以先生自中西学堂开办时“即延聘到堂,善诱循循,始终罔懈,实为该学堂勤劳最著之员”,奏请赏加四品衔。

是月,新任江苏巡抚端方委先生办理抚署文案,非议者以为文案为抚署军机处,关系甚大,章素无能名,不知用何术内结而得此也。

八月,端方复聘先生为办理学务处参议,协助创办江苏师范学堂。

秋,罗振玉(叔言)赠《孙成买地券》拓本,时罗叔言与先生同事学务处,又为江苏师范学堂监督。

十月初一日,偕妻王丹芬(梅亭)为沪上之行,丙夜无眠,点读《渔洋山人诗集》。

十一月初七日,蒋黼(伯斧)手赠《纬学源流兴废考》。

是月,江苏师范学堂正式开课,时端方已升任两江总督。

十二月十四日,据邓邦述所得甫里王氏本《庚子销夏记》过录各家校语。

 

光绪三十一年乙巳(1905)  四十一岁

二月初一日,至行辕谒见新任江苏巡抚陆元鼎(春江)。

是月,俞陛云父母并登周甲,先生撰《德清俞封翁六十双寿序》为祝。

七月初七日,外叔祖刘鼎梅赠爱日精庐旧藏《覆瓿集》。

是月,又得《宋太宗实录》残本八卷及潘祖荫旧藏日本钞本《金石年表》。

八月,奉命创办苏州初等小学堂四十所,为官办蒙学,是苏州新式学堂之始。限于经费,先设二十处,每处招生四十名,暂行试办,再议推广。

九月晦,邓邦述得张燕昌原刻《重定金石契》,眉间有吴兔床批,先生借归,迻写一过。

十一月,游上海,于吴昌绶处借得陈介祺致吴云尺牍数十纸,录为副本。1916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影印《簠斋尺牍》十二册,其十一、十二册即为先生录副。

是月,外姑王母刘太夫人六旬正庆,先生以文为寿。

是年,罗振玉(叔言)赠《法帖释文考异》。

 

光绪三十二年丙午(1906)  四十二岁

正月初七日,得钱良择(木庵)《抚云集》手稿,首有查慎行题诗手迹。

二月初一日,长、元、吴三县公立师范传习所开学,先生被公请为总理。

二月二十二日,俞樾赐赠其所撰《春在堂诗编》十二册。

三月,于苏州旧家得《淄川薛氏遗书》二十四册,为长白富察昌龄(敷槎)旧藏。

四月,跋光绪十九年癸巳学古堂同斋生阮惟和(子英)所赠道光十七年上海徐氏刊本《随轩金石文字九种》。

闰四月十三日,赴沪采购开办初等小学堂所需书籍及各项用品。

八月,得黄丕烈影宋本《梅花喜神谱》,为戴文节(熙)故物。

九月初一日,跋去年十一月游沪所钞录吴昌绶藏《簠斋尺牍》。

是月十二日,复见钱良择《抚云集》刻本,遂与本年新正所得稿本对勘。

是月二十八日,缪荃孙自沪抵苏,于王同愈寓中晤先生。

十月初一日,缪荃孙又来晤,先生示以《群雄事略》、《宋太宗实录》、《庄氏史案》、《董氏案略》、凌万顷《阆风集》,大半皆刘履芬手钞本。又同赴沈玉麒(旭初)招饮。

是月中旬,曾至南京,缪荃孙赠《对雨楼丛书》《金石目》《乐章集》《中吴纪闻》等书。

十一月初一日,张謇、郑孝胥等人在上海组织预备立宪公会,该会宣布“敬尊谕旨,以发愤为学,合群进化”为宗旨,力谋“使绅民明悉国政,以预备立宪基础”,郑孝胥任会长,张謇、汤寿潜任副会长,先生亦列名《预备立宪公会会员题名录》。

十二月十八日,母刘氏卒,年六十八,以钰官封太恭人。

是年,于苏州某书肆得《诗话总龟》前后集。

是年,为挽回苏杭甬铁路路权,先生积极参与苏省铁路公司的筹办及筹款活动。

 

光绪三十三年丁未(1907)  四十三岁

春,从顾麟士(鹤逸)借《书画总考》,属写手照缮一过。

四月,接替陆懋勋出任江苏师范学堂监督一职。

五月,与蒋季和、王同愈、尤鼎甫等创立苏省地方自治研究会,先生为会长。

六月中旬,曾至南京,缪荃孙赠《南渡十将传》《萧茂挺文集》。

九月杪,题《武曌御制诗》裱本。

十月四日,跋《郑羲下碑》,此碑先生曾仿写数十过。

是月十八日,为争取苏杭甬铁路路权,苏省拒款会会员在学务公所集议,公举先生为副会长。

十一月,辞去苏省师范学堂监督兼二十区小学堂总理二差,奉两江总督端方调,将赴宁襄办督署文案。

是月,从蒋黼(伯斧)处借钞《元秘书监志》,蒋伯斧亦尝佐幕端方。

是年,又得《石林居士建康集》,为潘钟瑞(瘦羊)遗书散出者;又从姚文栋(子樑)借得吴晋锡《归来草堂集》钞本传录一过并跋。

 

光绪三十四年戊申(1908)  四十四岁

正月十五日,跋去冬从蒋黼(伯斧)处借钞《元秘书监志》。

是月十六日,跋钞本《名迹录》,是书原本为元和顾氏所藏,去岁冬月属马望屺照缮,并托嘉定唐伯荪对勘。

是月,赴宁入幕两江总督府前,尝谒别江苏布政使朱之榛(竹石),朱竹石对先生期许甚厚,谓有唐名臣多出记室,李卫公(德裕)建树尤宏,并赐赠《李卫公文集》一帙。

是月,举家移居南京,所赁寓庐在内桥龙王庙后北堂子巷,近南唐澄心堂故址。当时同在端方幕府者有缪荃孙、宗舜年、赵宽、况周颐、丁秉衡、程志和、完颜景贤、沈铭昌诸人,每逢春秋佳日,常结伴出游。

是月,妻兄王纬辰邀登镇江金山,寺僧出沈周《金焦图》乞题。时王纬辰任丹阳县令。

是月,无锡秦宝瓒(岐臣)寄赠其所著《遗箧录》一帙。

二月二十一日,缪荃孙招饮,傅苕生、程乐庵、景朴孙、钱寿甫、钱诵穆、丁秉衡、潘毅远同座。

三月初一日,自缪荃孙处借《八旗文经》,两月后归还。

五月初六日,缪荃孙来晤,并借《宋太宗实录》一册。

是月二十七日,跋十六年前学古堂同斋生阮惟和(子英)所赠江苏书局刊本《碑传集》。

六月二十九日,晤缪荃孙,并还所借《吴郡志》、《江左石刻文编》。

七月初一日,晤缪荃孙,并借《江右石刻文编》。

是月,跋钞本《南村帖考》,此书为先生望日从独山莫氏传录。

九月十九日,跋斋藏明万历二年李廷楫刊本杨万里《锦绣策》,此书有乾嘉老辈点勘。

是月二十一日,跋仁和汪端撰《自然好学斋诗钞》,以为“思洁体清,出自巾帼,殊为杰出”。

是月二十二日,于城南状元境书坊购得《雍州金石记》及《闺秀正始集》。

十月,丁国钧(秉衡)携示吴翌凤《与稽斋丛稿》手稿本,篇目较刻本为多,初拟购藏,以价昂未果。

十一月初三,跋嘉庆七年刊本《与稽斋丛稿》,中云:“风轮火劫,后顾茫茫,姑借故纸遣有涯之生而已。”

是月初五,跋知不足斋丛书本《入蜀记》,有鲍廷博手校。

十二月,被端方聘为江南图书馆参议。

是年,曾借幕府同僚赵宽(君闳)家藏《瞿木夫年谱》,倩缪荃孙处写人传录一册。又因是书所载琐事太多,拟专辑其有关学问者,后因随端方北行,未卒业(后装治成《瞿木夫年谱节本未成稿》一卷)。

是年,又借顾麟士(鹤逸)藏刘履芬钞本《绛云楼书目》,欲将其中所附夹数百签语录下,藏之箧衍有年,至庚申(1920)岁寒始讫事。

是年,徐乃昌(积余)钞赠《金石学录》一册。

是年,缪荃孙因不堪其江阴寿兴沙新涨二千亩沙田事与苏州某善堂缠讼多年,有意与善堂董事石祖芬(子元)、江衡(孝成)和息,先生常居中调停。

是年,子元善入江南高等学堂预科,与赵元任等同学。

 

宣统元年己酉(1909)  四十五岁

正月初六日,随两江总督端方由宁乘火车抵苏视事。

是月,又尝自两江幕府假还苏州视弟疾,期间弟力怂售得宋驸马都尉王晋卿山水轴。

二月初一日,为及门王大炘《食苦斋印存》题词。

是月初四日,缪荃孙来晤,并借《瞿木夫年谱》、叶昌炽《语石》稿。

是月初五日,缪荃孙赠叶奂彬刻《石林》三种;又借缪荃孙藏《奕载堂文集》《徐籀庄先生年谱》。此后一月,节录《徐籀庄先生年谱》中与金石学问有关涉及同时名流往还踪迹成《徐籀庄先生年谱节本》一卷。

是日,俞陛云(阶青)寄赠俞樾所撰《春在堂杂文》。

是月十七日,端方招饮,朱桂卿、余寿平、蔡伯浩、缪荃孙、宗子戴、伍兰生、况夔生、沈佑彦同席。

是月,复从宗舜年(子戴)借管廷芬汇校本《读书敏求记》,如式缮录,五旬而毕。

闰二月初二,跋《宝砚斋印谱》,为嘉庆间松江藏书家沈慈(十峰)旧藏。

是月初六,从缪荃孙处借《瞿木夫书跋》《艺风续藏书记》。

是月初十,借赵宽(君闳)藏原刻本《庚子销夏记》,过录其上何焯等各家校语。

是月十六日,撰《胡祥鑅墓志》并书。

是月,苏州为预备立宪而筹办咨议局举行初选,先生当选为长洲县代表,后因系两江总督督署文案,按章无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作罢。

三月十四日,书《朱之榛墓志并盖》。朱之榛为江苏布政使时对先生期许甚厚。

是月二十日,王雷夏(宗炎)约悦宾楼西餐,李瑞清(梅庵)、吴璆(康伯)、应德闳(季中)、陈庆年(善余)同席。

四月二十一日,端方招陪伯希和,缪荃孙、况周颐、王孝禹、刘师培、景朴孙、陈庆年等同席。

四月二十九日,陈作霖(伯雨)持赠其所撰《金陵通纪》六册。

是月,正定王耕心赠其所撰《贾子次诂》一书,时王氏与先生同事于江南图书馆。

是月,又借赵宽(君闳)藏《都公谭纂》传录一过。

五月初二,端方招饮,宗子戴、陈庆年等同席。

五月十七日,与李瑞清、陈三立、刘师培、缪荃孙、陈庆年、樊增祥等于督院督练公所新洋楼公饯端方,时端方将调任直隶总督。

是月,于江南图书馆常熟丁国钧(秉衡)案头见严元照(修能)批校《鲒埼亭集》,假归过录,未及半即有北征之役。

是月,又从缪荃孙处传录《佳趣堂书目》一卷。

六月初一,端方离宁,赴任直隶总督,先生随节北上,旋供职吏部。在京寓正阳门外延寿寺街长元吴会馆,与仁和高时显(野侯)邻巷过从,志趣相得。高野侯时官内阁中书,善书画,工篆刻。

八月二十八日,跋明遗民董说《补樵书》手稿。此书先生以贱值得之金陵书肆。

是月下旬,又借顾麟士藏清钞本《大观录》传录一过并跋。

十一月下旬,邓邦述(孝先)以吉林交涉使入觐,于其邸中见汉阳叶润臣钞本《读书敏求记》,中附黄丕烈校语极多,为管校本所未具者,询知为蕲水陈曾寿家藏,复请孝先转借,以五日之力,传录黄丕烈校语一过。

十二月,贵池刘世珩(葱石)手赠其重刊《历代钟鼎彝器款识法帖》一帙。

岁末,奉调外务部,充一等秘书,庶务司帮主稿,兼京师图书馆编修。

 

宣统二年庚戌(1910)  四十六岁

三月,南归金陵接眷入京,假寓故兵部尚书沈桂芬宅,与沈桂芬从孙治臣时相过从。沈桂芬,吴江人,先生己丑(1889)江南乡试座师。弟章鉴亦于是时从行,兄弟同居京城,得享怡怡之乐。南归时,复从江南图书馆丁国钧(秉衡)处借得严修能批校《鲒埼亭集》入京过录,去年未竟之事始讫。

五月,陆润庠与夫人七十正庆,作《元和陆中堂师七十双寿序》为贺。陆润祥为先生癸卯经济特科保荐人。

六月十五日,批校光绪二十五年长沙叶氏景宋本《唐女郎鱼玄机诗》并题记。

是月十九日,农商部主事杨晋(仲庄)招饮,姚汉章(作霖)、高时显(野侯)、戴兆鉴(朗台)、谢石钦(凤荪)、许宝蘅(继湘)等同座。

夏,与平湖葛词蔚订交于京师,先生慕其尊人葛金烺(毓珊)之为人,尝敬作像赞一篇。

七月十二日,常熟丁国钧(秉衡)钞录《清吟阁书目》四卷,并取原钞本对勘一过,邮寄先生京邸。

是月十五日,检读斋藏《憨山大师法语内卷》并题记。

是月二十五日,又检读斋藏《天壤阁丛书》并题记。

是月,曾于杨晋(仲庄)处见赵之谦《悲庵印稿》,所拓边款有三诗,为赵之谦《悲庵居士诗剩》所佚,录附于后。

八月,《大清光绪新法令》由商务印书馆编印刊行,前有先生代端方所作序。

九月初九日,刘世珩招同林纾、褚德彝、曾习经、章华、徐乃昌、曹元忠、冒广生、袁励准集小忽雷阁,听弹小忽雷。是年春,刘世珩新得唐代乐器小忽雷,名其斋曰“小忽雷阁”。

是月,缪荃孙入京任京师图书馆监督,与先生时相过从。

十月初十日,跋《高陶堂遗集》,书为朱之榛(竹石)师所赠。

是月,弟章鉴以北地多寒,于气体不宜,返南中度岁。

是年,蒋黼(伯斧)手赠其父蒋清翊(敬臣)双唐碑馆所刻《古清凉传》,蒋伯斧曩佐端方幕,时亦随端方入京。

是年,又尝乞高时显(野侯)补模斋藏《广金石韵府》所缺二页。

是年,金武祥(溎生)自江阴赴京,与先生重晤都门,先生有长歌赠之。

是年,子元善应外务部游美学务处考试,名列副榜,入清华学堂补习。

 

宣统三年辛亥(1911)  四十七岁

正月,与癸卯会试同年单镇(束笙)同寓宣武门外上斜街,得其母杨太夫人善待。

二月二十七日,从张耕汲借观杭世骏手写《全韵梅花诗册》并题跋。

三月十九日,缪荃孙奉命回江南催常熟鐵琴铜剑楼捐献图书,先生往送行。

是月二十四日,汾阳王式通(书衡)携赠稿本《仪郑堂诗文残稿》。

是月,于京师图书馆缪荃孙处见章寿康(硕卿)钞本《读书敏求记》一册,借归校录。

四月二十五日,弟鉴卒,年四十五,先生闻耗南返。章鉴元配、继娶均无出,以先生三子元群为嗣。

五月十九日,与叶昌炽话别,即刻进京。

是月奔丧返里期间,苏州紫阳书院山长邹福保持赠其集资刊行《范文正忠宣二公全集》十六册;又得《赵凡夫传》《寒山自序》《寒山行实》三种合一册、吴翌凤(枚庵)旧藏《武侯八门神书》一册。

闰六月初九日,缪荃孙赠《碑传集》。

夏,子元善以庚子赔款公费生保送留美,入康奈尔大学文理学院化学系。先生临别赠言:保重身体、勿背孔教、勤修学业、尊重名誉、勿近危险、不得浪费、勿入党会、婚姻不得自主。

夏,族父老寓书京邸,云于秋间重辑《凤山章氏辛亥宗谱》,命先生序其简端。

八月十五日,检读斋藏《扬州画舫录》并题记,此书为潘祖年(仲午)所赠,实即潘祖荫遗籍。

是月二十二日,缪荃孙招饮会贤堂饭庄,劳乃宣(玉初)、吴重熹(仲饴)、王锡蕃(季樵)、孙雄(师郑)同席。酒半,得武昌起事之信,众人失色。

是月下旬,跋《姜尧章先生集》。此书为潘钟瑞(瘦羊)校本,殁后散出,先生得于冷摊。潘瘦羊与先生塾师倪涛(听松)交契,身后遗书散佚,先生收得范成大、姜白石等集。时武昌事变爆发不久,先生心情烦闷。

是月,江苏布政使陆钟琦调任山西巡抚,入觐来都,临别,先生为祖道于畿辅先贤祠。

九月十七日,因武昌事变,京城风声日亟,人心惶惶,先生送妻孥至天津奥国租界幺家店同年单镇(束笙)母杨太夫人寓所,另赁同院土屋数椽处之。而自己姑仍返京趋曹,一家细弱,赖杨太夫人扶护,恃以无恐。

九月,《凤山章氏辛亥宗谱》重修,先生为撰《先考朝议府君事略》《先妣刘太恭人事略》《母弟亮之家传》《元配胡恭人家传》。

秋,蒋黼(伯斧)赠《张希古墓志》拓本。

十月,借曹元忠(君直)所藏明本及吴中老辈沈钦韩(文起)手校汲古阁本《隋书》迻校一过。

十二月下旬,有感国事终不可为,而苏州尚伏危险,上海租界又非力所能任,遂检点长物,侨津谋归计。

是月,侨津后,罗振玉赠《普照寺钟铭》拓本。

 

民国元年壬子(1912)  四十八岁

二月初十,汾阳王式通(书衡)持赠《袁海叟诗集》二册。

春,赋《高阳台》词惜春。

四月二十七日,跋邓邦述藏《栟榈先生集》校本,时邓邦述亦辟地天津。

五月中旬,借邓邦述藏《中州集》评校本与斋藏明汲古阁刊本比勘并跋。

五月二十八日,以《唐诗别裁集》付邮长子元善,时元善留学美国。

是月,又借读邓邦述藏杨秋室校笺《鲒埼亭集》并跋,以卷帙过巨,无从迻写;又跋邓邦述藏季振宜编《全唐诗》。

六月,借邓邦述藏小山堂赵氏旧钞本《三朝北盟会编》与光绪四年越东排印本比勘,七月十五日校毕。

是月,又借邓邦述藏何义门校本《李贺歌诗编》《三唐人集》过录一过。

七月初二,检读斋藏《李长吉集》并题记。

是月,又跋旧钞本《三朝北盟会编》。是书借自邓邦述,自六月初二日起,至七月十五日,竭四十五日之力,全校入光绪四年越东排印本。

是月,又应葛词蔚之属,为其刊行葛金烺《爱日吟庐书画录》作序。

八月初八,释奠日,跋残宋本二苏集。

九月初七,跋斋藏《温飞卿诗集笺注》。此书先生二十三岁时曾借叶昌炽藏本传录何焯批语。

是月十四日,临仿《吴延陵季子庙碑》十过并题记。

是月中旬,又借邓邦述藏元刊本《松雪斋全集》,与光绪八年洞庭杨氏刊本比勘。

是月,又从邓邦述借读元刊《范忠宣公文集》,并照校于宣统庚戌岁寒堂新刊本。

十月初七,跋斋藏钞本《皇祐新乐图记》。

十一月,跋斋藏刘履芬写本《鬼谷子》。此书先生曾据傅增湘藏缪荃孙校本及邓邦述藏劳权昆季校本对勘。

是月,又借傅增湘藏秦氏石研斋景钞本《周此山先生诗集》校斋藏刘履芬钞本。

十二月初八,跋孔荭谷校本《旧五代史》。是书为邓邦述所藏。先生自九月十七日起,以同治十一年湖北崇文书局刊本对勘,至十一月十七日始讫事。十八日复又句读汲古阁刊十七史本欧阳修《五代史》。

是日,有信寄缪荃孙,信中言及半年以来致力校勘《旧五代史》事,又称“长夏经沅叔、孝先、佩伯发起,拟汇集各家书目,为宋元本穷源溯流之举,终以材料不多,因而中止”。

是月二十六日,叶昌炽得先生信,信中自言校书遣日,亦荆棘丛中安身之一法。

是月二十七日,从邓邦述借出鲍廷博钞校本《司空表圣文集》,与傅增湘各传校一本。

是月二十九日,跋斋藏《老子章义》。此书先生曾据傅增湘藏宋刻宋印范应元《老子道德经古本集注》详勘两过。

是月三十日,跋傅增湘藏《宋刊老子集注》。

是月,高时显(野侯)自沪寄赠《西泠五布衣遗著》。

是年,吴昌绶得盛昱家散出残宋本饶节《倚松集》,时沈曾植、缪荃孙正谋重刻江西诗派韩、饶二集,缪荃孙遂致书津门,请先生就样本详校一过。

 

民国二年癸丑(1913)  四十九岁

正月初二,偕邓邦述往吴慈培寓贺岁。

是月初十,有信寄缪荃孙,信中询及南中旧雨近况,并附寄《鬼谷子续》校记。

是月十七日,跋斋藏汲古阁初印本《渭南文集》。此书先生曾据箧中鲍廷博校本及傅增湘藏明正德本对勘。

是月二十日,邓邦述将离津赴任东三省盐运使,与傅增湘、吴慈培为其饯行。

是月,又借傅增湘藏日本五山本《中州集》,专校所附乐府。

二月初三,与傅增湘、吴慈培至李盛铎寓,观其木犀轩藏书,留晚餐。

二月初五,有信寄缪荃孙,提及校《南齐书》事,并请转交致叶昌炽一信。

三月初,跋傅增湘藏宋绍兴眉山七史本《南齐书》。此书先生曾据以校勘斋藏明嘉靖修补本及金陵书局本,发现明以来诸种版本所缺佚文四页。

暮春,又据傅增湘藏宋绍兴眉山七史明修补本《陈书》校金陵书局刊本。

四月十六日,子元羲生。

是月十七日,施仲鲁来谈苏轼《水龙吟》咏杨花词。

五月初五日,跋斋藏翻刻本《华阳国志》。此书先生曾借吴慈培(偶能)藏题襟馆原印本逐字校勘。十三日,又取旧藏叶石君手校明天启本对读。

是月初七,有信寄缪荃孙,中云“钰流寓津门,坐待槁饿,幸傅沅叔、邓孝先、吴佩伯诸人相距甚近,颇资通假”,又云拟将宋元本明翻旧本校钞本通编一目,请缪氏为助。

是月十三日,借吴昌绶藏本校读汲古阁刊十七史本《五代史》,十九日校毕。

是月十四日,传录翁同龢校张惠言《词选》题署、评校、圈点,凡位置、笔色一依原本,此书为吴昌绶珍藏寄示索题者。

是月十八日,跋吴昌绶景刊元延祐本《知常先生云山集》。是书为仁和吴氏双照楼景刊宋元本词之一种,刊行时由先生手校。

是月,邓邦述新得冯舒《怀旧集》原刻本,借与斋藏滂喜斋丛书本校读一过。

六月二十九日,据吴昌绶藏旧本《晋书》校毕同治十年金陵书局刊本并跋。

八月初九,取《百宋一廛赋注》与前月缪荃孙寄赠其代适园张钧衡所刻之《百宋一廛书录》对勘一过。

九月初五,致书缪荃孙,中云“荛跋排比竣事,比即付写”,又称即日移居天津河北宇纬路宇泰里。

是月十三日,据吴慈培(偶能)藏明本校斋藏湖北崇文书局本《中论》并题记。

是月二十日,题吴昌绶藏钞本《河南集》。

十月初二,是日至明年正月,吴昌绶陆续寄视董康以珂罗版影印日本藏宋本《刘宾客文集》,先生据以校入结一庐朱氏剩余丛书本。

是月初四,据傅增湘藏宋残本传校清雍正元年汪郊刊《司马书仪》朱印本并跋。

是月初七,据傅增湘藏明本校读平湖朱氏常慊慊斋重刊本《李卫公文集》并跋,此书为光绪三十四年江苏布政使朱之榛(竹石)所赠。

是月十七日,致书缪荃孙,中云“所最切望者,莫如韩藏士礼书之荛跋。现已合三家刊过外,共五百七十九篇”。按,“韩藏士礼书”指松江韩应陛读有用书斋所藏黄丕烈旧藏。

是月二十二日,致函缪荃孙,再谈辑补黄丕烈藏书题跋事。

十一月十六日,据傅增湘影宋本《东坡和陶诗》校《陶诗集注》所附《东坡和陶诗》并跋,《陶诗集注》为潘钟瑞(瘦羊)旧藏。

是月二十日,据明活字本校读傅增湘藏《唐百家诗》本《唐玄宗皇帝集》。

十二月初三,据缪荃孙藏叶东卿蓝格钞本《刘燕庭所得金石》转写一过。

是月初八日,跋斋藏《史晨碑》拓本。

是月十一日,据结一庐藏写本校读粤雅堂丛书续刻本《益斋集》。

是月,又跋傅增湘校本《栾城集》,中云:“癸丑夏月,沅叔乃携祠堂本入京,借寓邻寺,日往馆中(京师图书馆)就校,始知祠本脱文极夥,有篇至千字者。沅叔慨然见假,于是祠本四集共九十六卷,先后得五十一卷。

 

民国三年甲寅(1914)  五十岁

正月二十五日,致书缪荃孙,谈辑补黄丕烈藏书题跋进展。

是月,又从傅增湘借校缪荃孙藏残宋本《东坡先生后集》。

二月初二日,手写《天禄琳琅正后编目》一卷。

是月初六日,跋傅增湘藏宋庆元浔阳郡斋刊本《方言》,并检《有学集》,录钱谦益跋文于卷末。

是月二十三,致书缪荃孙,信中言及吴昌绶为先生五十生辰作启征诗。又云如若赋诗,不妨以四当斋校书图为题云云,且告以“四当”名斋之意。

是月,张一麐(仲仁)以新得《高季迪先生大全集》寄津审视,为照写一过,并跋,中云:“钰自辟地以来,以校书遣日,通假朋好,以宋元本勘正通行本,卷已逾千,传录义门评校亦有《三国志》、飞卿、昌谷、《三唐人集》《中州集》多种。”

是月二十七日,据日本景宋本校斋藏浙江书局覆刊明世德堂本《文中子》并题记。

三月初七日,借邓邦述藏宋咸注本校湖北崇文书局刊《孔丛子》,并补录所缺《连丛》《小尔雅》。

是月,又借邓邦述校补本《吴都文粹》传校一过。

四月二十九日,据昆山沈愚《怀贤录》补毛晋《宋六十名家词》本《龙洲词》所未收词三十三阕。

是月三十日,据明万历五年子汇丛书本《孔丛子》校崇文书局刊本。

五月二十一日,五十寿辰,乡举同年金兆蕃有长歌以贺。

是月二十九日,又借吴昌绶藏明七卷无注本《孔丛子》校崇文书局刊本。

是月下旬,校宋景祐本《汉书》讫事,跋称:“海盐张氏涵芬楼有配元明本宋刻《汉书》,价至千金。癸丑十二月,江安傅沅叔(增湘)郑重借至津门。”又称:“仁和吴伯宛(昌绶)闻有此举,先以净本寄赠。沅叔乞假携将,有馈贫之雅。保山吴偶能(慈培)、江宁郑正盦(邦述)则并时点笔,匡益有加,皆风谊之可识者。”

闰五月初五日,宗舜年以手录家藏黄丕烈书跋十种寄示,此为先生辑录荛圃藏书题识所据本之一。

是月十四日,借吴慈培(偶能)校宋本《庄子》传校《庄子郭注》《庄子集释》并题记。

是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致书缪荃孙,谈及入职清史馆事,及傅增湘、吴昌绶近况,又请转校朱祖谋所需词刻封面三纸。时清史馆临时筹办处成立,先生以参与筹办事宜,故时时入京,在京居吴昌绶寓。

是月,赋《水调歌头》题吴重熹《石莲庵词》。

是月,据明万历五年子汇本校《关尹子》《亢仓子》。

六月二十四日,致书缪荃孙,谈辑补荛圃藏书题识事,并讯南中旧雨刘世珩、徐乃昌消息。

七月初一日,借吴重熹藏李璋煜、许瀚校本《说苑》传校一过。

七月初四日,致书缪荃孙,提及清史馆将开馆,又云编纂清史,须先修订国史馆旧档目录。

七月十二日,清史馆正式开馆,馆长赵尔巽聘先生为纂修。此后,每月入馆一、二次,主修乾隆《大臣传》《忠义传》及《艺文志》。

是月,以去岁傅增湘借自上海涵芬楼之《述古堂书目题词》一册与《读书敏求记》比勘。

八月初一日,至北京参加清史馆第一次会议。

九月初四日,吴昌绶以缪荃孙所寄《艺风堂文别存辛壬稿》一册转交先生。

是月十七日,缪荃孙自上海赴任清史馆总纂,途经天津,先生同行至京,晚食吴昌绶寓,董康(授经)、朱祖谋(古微)、夏孙桐(闰枝)、傅增湘(沅叔)、张尔田(孟劬)等同席。

是月二十一日,与董康、夏孙桐、吴昌绶、傅增湘等在北京东兴楼宴请缪荃孙。

十月十三日,缪荃孙自京返沪,途经天津,先生约聚风园晚饭。

是月二十一日,跋陆敕先校宋本《国语》。此书为吴重熹藏,先生曾借校士礼居黄氏丛书本。

是月二十四日,托某亲戚带奉《南齐书》一部并函札一通与缪荃孙,函中以撰清史艺文志、贰臣传事请教。

十一月初二日,致书缪荃孙,求观艺风所著《辽艺文志》底稿,以作撰《清史艺文志》参考。

是月十八日,据吴慈培(偶能)临校黄丕烈校本《吴地记》与江苏书局本比勘,竟日毕事。

是月二十一日,吴昌绶持赠席氏刊唐诗百名家集本《孟东野集》,先生又借其所藏明弘治本校之。

是月二十二日,大雪节,跋陆敕先校宋本《国语》。是书为吴重熹所藏,先生借与黄丕烈刊天圣明道本《国语》比勘,并录校记一通请吴重熹正定。

十二月二十七日,据宋眉山七史本校斋藏金陵书局刊本《周书》。

是年,吴昌绶尝属先生比勘旧写本《秋涧乐府》,朱祖谋后据此复校元刊本,刊入《彊村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