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荔枝吃多了,荔枝菌你吃过吗?

微社区e家通文化车陂2019-02-10 07:58:10



“小娴姐,快来车陂哟,有荔枝菌吃哟!”车陂西岸社区的娇娇美女,在微信里喜滋滋地嚷道。


荔枝菌?我脑筋猛地短路了!我只知道每年六七月份是广州荔枝最火红的季节,是吃荔枝的美味好时光。但,荔枝菌,这名字,至今才第一次听见,更别说吃啦。


这荔枝菌,与荔枝有啥关系?到底长啥样?为啥叫荔枝菌?味道如何?如何做来吃……




带着一连串疑问,我直奔车陂而去。



荔枝菌与白蚁窝共生!

太神奇啦!


匆匆赶到车陂圆塘大街,推开南苑餐厅大门,看到娇娇、平姐、波姐,正坐在餐桌边忙碌着。娇娇乐呵呵地说:“我们正在刮着荔枝菌的泥巴。”


我赶紧上前细看,只见桌上堆满了一朵朵略呈纺纱缍形状、大概长达10至20厘米的柔软小菌,菌尖有的好似一把收紧的小雨伞,有的则像已打开的小雨伞。


荔枝菌



“这就是荔枝菌啦!”娇娇把一朵菌尖如一把收紧的小雨伞的荔枝菌,伸到我的面前。一旁的平姐解释说:“菌尖似一把收紧的小雨伞,味道最为清鲜爽口;若菌尖像打开的小雨伞,味道就差些啦。”



平姐说,萝岗荔枝很有名,荔枝菌也像荔枝一样,名闻广州。平姐的老家在广州萝岗火村,自然也有很多荔枝菌哟。


那么,荔枝菌与荔枝是什么关系?荔枝菌真的是长在荔枝树下的么?


“荔枝菌不只出现在荔枝树下,也出现在其他的山坡上和草丛中,它是在荔枝成熟的六七月才出现,所以起名叫荔枝菌。”平姐说,事实上,荔枝菌是与白蚁窝共生的,荔枝菌在潮湿的白蚁窝上,经过高温多雨、骤出太阳的催促下,会迅速生长起来,这趟摘完了,只要不毁坏白蚁窝,没过几天又长了出来。


哇!荔枝菌与白蚁窝共生!这真的太神奇啦!






拿起电筒,照荔枝菌去!

开启美味光阴!



每当荔枝成熟季节来临,吃荔枝菌的大好时光便开启啦!


“六七月,荔枝成熟了。这段时间,每天凌晨三四点开始,我们就拿起电筒,照荔枝菌去哟!”健谈又热情的平姐,说起小时候“照”荔枝菌的故事,满满的快乐。


荔枝菌一般在午夜开始破土而出,所以,每到午夜过后,人们就纷纷打着手电筒,出动“觅菌”。平姐说,采摘荔枝菌要动作迅速,在清晨五六点前必须完工,因为太阳一出,荔枝菌尖上的小伞一散开,会令水分蒸发,菌会变黑。每当荔枝菌采摘回来之后,吃也要讲个“快”字,因为即便是一日之内,中午吃也会比晚上吃要清甜很多哟。





荔枝菌,每年只出现在荔枝成熟结果前后,基本上就只有一个月左右,绝对称得上是一种很典型的过时不候的美味。


当荔枝的季节一过,吃荔枝菌的美好时光,也就一去不复返了。


今年,我很有口福,正赶上了荔枝成熟的季节,第一次吃到了美味的荔枝菌。




清蒸,菌汁捞饭,

鲜美至极哟!


   

大伙儿一边刮着荔枝菌上的泥巴,一边听平姐讲“照”荔枝菌的故事,好一阵后,终于刮完5斤荔枝菌上的泥巴。


餐厅老板赶忙把荔枝菌拿去清洗,炮制美味去了。我很好奇,不知这5斤的荔枝菌,如何制作成菜肴?


越是鲜美的食材,就越不需要繁复的烹调手法。平姐说,做荔枝菌也一样,不需什么花巧的功夫,调味料只需要油盐,隔水清蒸或滚汤水,就最为清鲜。尤其是加少许油盐,隔水蒸七八分钟,能保留荔枝菌本身的鲜纯,汁液鲜甜,口感爽脆。




很快,荔枝菌美味端上桌,香气缭绕,两大盆,清蒸;一大盆,滚丝瓜汤。急急下筷,挑几朵朵放进嘴里,脆嫩无渣,鲜美至极。平姐提醒说,用荔枝菌蒸出来的汁,捞饭吃,会连白饭也变得鲜香起来,这是吃荔枝菌的一道独特吃法。


我按照平姐说的,赶紧盛了碗饭,连荔枝菌和汁,一起拌到饭里。张口品尝,一粒粒饭都鲜美至极,一吃难忘。吃着荔枝菌汁捞饭,有一种原乡原味的感觉,清爽极了,舒服极了!


也难怪,荔枝菌还有个很酷的美誉——“岭南菌王”。菌王,那还真不是盖的。




每年在相同时间地点,

吃荔枝菌度好光阴



让我清爽舒服的,还有娇娇、平姐、波姐之间关于荔枝菌的美好情谊。


以前坐公共汽车,娇娇和波姐,会跟着平姐去萝岗吃荔枝菌。后来随着年龄增长杂事多,又要上班,就少有这种冲动了。于是,她们就决定从萝岗买荔枝菌回来,叫餐厅的厨师帮忙制作,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地品尝荔枝菌。


荔枝菌对生长环境要求苛刻,只生长于潮湿的白蚁窝上,无法人工培植,加上生长周期短,因此价格也贵些,有时要两三百元一斤,便宜的时候八九十元一斤。所以,每当荔枝成熟时节,她们就会多方打听荔枝菌价格,选价格相对便宜时,买上五六斤荔枝菌,拿到车陂南苑餐厅,饕餮一两次美味,共度快乐光阴。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每年荔枝成熟的六七月,她们依然还会相约一起,在同一间餐厅,吃上一到两顿荔枝菌大餐。


说来,荔枝菌的生长,有着很执着的个性,每年都在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出现。娇娇、平姐、波姐,一起吃荔枝菌,也是选择相同的时间、相同的餐厅共聚。这似乎也真的很荔枝菌的风范哩。


美味年年如常,但情谊日渐深厚。用娇娇的说法,那就是“几十年来,我们姐妹情谊,很默契,不离不弃。吃荔枝菌就是我们默契的一种方式,或者说一种仪式,每年荔枝成熟时节,都会如期而至。”


吃荔枝菌,吃到这样一种温暖情怀与境界,这人生,也实在太过美好,让人不得不艳羡。




【栏目介绍】e家君推出一个新栏目:《作家眼中的美食》。山珍海味,街边小吃,只要自己喜欢,都是美味佳肴。寻美食,悟生活,两不辜负!


【作家简介】潘小娴,作家,现已出版《云山花事经眼录》四部、《美人香里说宋词》、《村上春树的三张面孔》、《闲敲棋子落灯花》、《最美的游戏》、《钢琴美韵》、《建筑家陈伯齐》等作品。  






【记者 潘小娴】

图片 娇娇 潘小娴

【编辑 橙子鱼】

【类别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