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微云山.散文】中秋望月(外一篇)-文/杨梅

天下云山2018-11-19 14:59:21




中秋望月(外一篇)

文/杨梅



 

    又逢中秋。每个中秋,唯恐望月月不在,今夕能否有幸遇见?
    二更天,是谁冥冥呼唤,起身寻月。呵,一轮明净如水的月,流淌温婉,泛着清韵,高挂于可望不可即的深邃苍穹。

    月明中秋,满园生辉。桂香弥散,吐露芬芳。树影婆娑,自在黛绿,真是“云破月来花弄影”,“冷露无声湿桂花”。

悠悠之月,清辉泼洒,轻悄悄为静谧深夜加披了一件薄薄的纱衣。淡淡之月,轻倚窗棂,皎洁了望月人的衣襟,连同那痴情专注的眸光。痴痴望着,望着,直到脖子酸疼,也不舍离开,深怕一眨眼它便消失不见。 

  中秋望月是一种情怀。儿时望月,大人唬为“不能用手指,指了月亮要割耳朵。”心底哼着“八月十五月儿明”,小心翼翼地张望,见“白玉盘”圣洁而高贵,奇怪是的是“我走它也走”,傻傻地望着,从不敢伸手指,心底嘀咕,这月儿呀,为何那么神秘?

长大后依旧专情中秋望月,真能在中秋之夜见月圆皎洁之时却并不多。有时隐晦雨天根本见不到月亮;即便盼来天晴,月亮常掩映云遮雾绕间,模糊不清。明月中秋是精贵的。常常中秋寻月月不见,空留怅惘于心间。无月的中秋少了生趣,中秋无月连饼也不香甜。

月是中秋的魂,中秋之月寄人生。

儿时寻月,要一副画卷。年少追月,附一份闲愁。今夕望月,思人生悲欢。



是谁在青涩年少播下一颗爱情的种子,任这颗种子在他心底生根发芽。沉默如他,独自为伊“消得人憔悴”。乘着光阴的小舟,他徘徊,挣扎,积攒。多年后,终于鼓足勇气“人约黄昏后”。圆满中秋,月光含情,他将悠长的爱恋对心心念念的她一吐为快。月色皎皎,细碎的月光从树叶的罅隙间漏下来,灼疼了她的心。他年少的影子曾投影在她的波心,泛起涟漪,她娇羞无语,他缄默不发。如今,错过最适合的花期,花好月圆的期许,掉落冷月的寂寞里。

月的清冷,修长了望月人孑然孤影。人生多少花好月圆,需合适的人合适的时间。眷望明月心暗恻,叹千古绕愁之事,唯独情字。

十五的明月,从古到今,圆了又缺,缺了又圆。沐浴过古人,照耀着来者。千转百回,始终以淡雅清绝的绰约,接受世人的仰望。
    月之美丽,
古人赋予的“婵娟”、“冰轮”、“玉蟾”、“玉轮”,依旧精美绝伦。月之神秘,“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玉兔捣药”, 唐明皇游月宫谱《霓裳羽衣曲》,朱元璋月饼起义夺取天下的故事依旧津津乐谈。还有多少千古绝唱,唱尽世人对亲人、爱人、故乡、家国的爱恋。诗仙李白,仅围绕月就生出“咏月”、“泛月”、“揽月”、“寄月”、“问月”一个满满的月之世界。

叹月满,情愫也满。
   月明中秋,是一卷清雅秀美的写意,是一笺沉默无暇的诗筏,散落在多情人的心境。自古多情的,是那望月的人。

似水流年,中秋圆月始终是那一枚最思念的种子,遥寄苍穹,再也收不回来。

心有所待,月有悲欢。自古中秋望月,不过望一份圆满。

 


  






中秋糍粑

文/杨梅


  一道最香糯的佳肴,一吃就是几十年。那是母亲亲制的中秋糍粑。
  儿时,自从家里有了打糍粑的条件,每年中秋,母亲就要为我们打糍粑。母亲说那是传统,坚持传统,才有过节的味道。
  母亲提前一天将糯米泡得白白胖胖,中秋这天,蒸熟的糯米扑腾着浓浓米香,母亲将它们一股脑倒进大大的土钵儿,打糍粑啦!
  一家人倾巢出动,围着钵儿打的打,按的按,忙得不亦乐乎。父亲拿起精心打磨的木槌,朝着糯米使劲舂,糯米越舂越黏糊,渐渐的,颗颗米粒混成白白一团,分不清你我。这时,每舂一棒更加费劲,一舂一拔间,常常把钵儿连根拔起,钵碰地发出闷响。父亲汗珠脸上淌,打累了母亲上,母亲手脚麻利,只听到木槌与糯米胶着“嗡嗡”、“嗞嗞”地欢唱,飘出缕缕糯米香,我们的馋口水就快要流出来了。 

  心痒痒的也想来两下,拿起木槌,使劲往下舂,使尽浑身解数,木槌还安插糍粑里要动不动,想下下不了,想拔拔不动,弄得龇牙咧嘴,憋红了脸,糍粑岿然不动,哪里奈何得了。哈哈……一家人笑得前俯后仰。弟弟接着上,男子汉就是不一样,一板一眼,有模有样,用力过猛,一个趔趄,“砰”,木棒舂到了钵壁,母亲嗔怪着,这头小蛮牛!




糍粑打好了。木槌头上沾着的糍粑太可惜,我们干脆拿起木槌,你啃一口,我啃一口,再一啃就啃到了木头,嘿嘿!母亲端来一碗清水,将手润湿,然后揪起一团拍成圆型,分放碗里。钵儿里剩下的糍粑,母亲团成几块大饼,用芭蕉叶垫着,留着下顿吃,偶尔分享给亲朋好友,他们欢天喜地当宝贝稀罕。

吃糍粑啦!夹一块糍粑,蘸上母亲准备好的黄豆面、芝麻面……呵,中秋糍粑呀,那叫个糯,那叫个香,那叫个甜!

  中秋过后,母亲把剩下的糍粑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用油轻轻烘炸,被油剪热的糍粑,有棱有角,软硬兼备,更别有一番风味。爱极了那滋味,从来不曾吃腻过。

  盼着,吃着,香甜着,土钵儿被舂破又换了几个,打糍粑的人,又添了母亲的孙。似水流年,中秋打糍粑,成了家里的一种传统习惯。从懵懂年少,到如今的不惑,悠悠几十载,母亲的中秋糍粑,总是盈满香甜,盛放在我们的生命里,不增不减。
  而今,在只要掏钱什么都可以买到的年代,母亲依旧坚持自己打糍粑。哪怕她的腿脚不再利索,哪怕她已经不能再充当主力,哪怕她的胃根本不敢多吃一口。她对传统的坚守,依旧不增不减。

    她的坚守的,就是对家的坚守啊!母亲在哪儿,家就在哪儿。有母亲张罗的佳节,是世间最温馨最让人眷念的过节。
  母亲啊,就是心底那块最柔软最香糯的糍粑,她用柔情、用慈爱将一家人牢牢粘合凝聚在一起,同舟共济,心心相印,代代相传。无论我们遭遇什么,黏稠浓郁的亲情,就像那分不开的中秋糍粑,将我们牢牢粘合在一起。
  




【作者简介】杨梅,女,四川省隆昌县人。笔名梅子,QQ名暗香。内江市作协成员、隆昌县作协副主席。散文散见于《语文课内外》、《红领巾》、《教育导报》、《内江日报》、《内江文化》、《沱江文学》、《内江广播电视报》、《资阳日报》、《逐日》、《竹海风》、等报刊杂志上。其中《妈妈的背篓》、《庄稼地里的童年》、《情书》、《风筝》多篇散文发表于《散文诗》。《樱桃树下的守望》发表于《千高原》。喜欢用一支流淌的笔描画生命中点滴风华,喜欢用文字抒写人生的缕缕感动。守候心灵的一方净土,相信隽美永藏文字里……






天下云山

精英作家  精创佳作  精彩阅读

云山


栖息灵魂的净地 1000余名作家共同打造

合作纸刊:《西南作家》、《云山文学》

平台关注:tianxiayunshan。

编辑微信:shuguoliqiuweixin。  

投稿邮箱:474820844@qq.com。

QQ 群 号: 225927873。

来稿要求:原创佳作;用word排版或纯文本;附作者姓名(笔名)、个人简介(120字内)、照片1-3张。书画、摄影等艺术作品,需附诠释或评论。文责自负。

稿酬支付:读者赞赏金(第一周)一半;以微信红包形式支付。作者需加编辑微信。

平台主编:四川作家张永康(蜀国立秋)。


定期向国内大刊推荐“天下云山”文学方阵!




微信扫描长按二维码关注天下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