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外婆家隔壁的神婆 : 望云山居

邵阳风土2018-11-15 14:25:53

点击上方“宝庆故事会”关注我们




外婆家隔壁的神婆


文/望云山居


又想起外婆家屋后的那个神婆,那个在黑夜里念诵的神婆。她那些我始终听不懂,有点神秘让人恐惧的咒语,似乎烙在我的心底,总在寂静的夜晚或者早晨,会被她的咒语拉回到时空隧道的某个角落......


            

    其实我早就醒了,看着用塑料薄膜蒙着的窗格子透着朦胧的光,四下非常安静,于是知道现在还不能起床,不止是同睡一床的舅舅不会同意,就算起来也没有小伙伴一起玩耍,所以只能乖乖地等,等着更大的光亮从窗格子投射进来。



黑暗中,只能盯着窗格观望,一会数着格子,一会看着塑料薄膜的阴影褶皱,那褶皱部分真是神奇,会变化出不同的影像来,无论把它看做什么,总能够找出轮廓来,这是睁眼躺在被窝里最有趣的事,看着看着,会记起什么事来。



对了,隔壁的神婆,她夜间让人感觉害怕的念诵就是从这个窗户传进来的,她的声音那么清晰,不,应该说所有与之有关的声音都很清晰,偶尔的咳嗽......劈了一根柴火......打了个绵长又放松的哈欠......隔了很久,她又开始念诵,有时候是一句,有时候是一段,那节律有时候缓慢、悠长,有时候很快又激烈......我不知道她会唱多久,也不知道她唱了什么,更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唱。



有时白天里见到她,也会满脸笑意,和蔼亲切,但是不敢问,害怕问了惹她不喜欢,问舅舅,会瞪我一眼说:"那是一个癫子咧!"我觉得奇怪,她白天不是很好的嘛,和常人并无两样,怎么可能是癫子呢,可是到了晚上,她那样的念诵又让人觉得非同常人,真是一个神秘的人。



     如果是晚上,到处黑漆漆的,我总不敢看那个窗格,会用被子蒙着头,有时候神婆的唱诵还是透进来,我会打个激灵,于是把身子缩了缩,再把被子掖好,就安心多了,便在迷迷糊糊中睡去。



  若干年以后,我再去外婆家,再去那间离神婆最近的房间,却再也听不见神婆的念诵了,因为,神婆已过世很久了……

     

               望云 丁酉年正月初四




H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