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水云山 故乡的山 梦里缠绕的山》

青青静听2018-11-08 12:33:23


水云山是故乡小城永昌北面的小土山,她远远地面对南部的祁连山,北依河西走廊最窄处的武当山,山脚下就是潺潺流动的泉水金川河,如同永昌唱着云水谣,在干燥的丝绸之路上留下了清灵的足迹。


在我们听着《让我们荡起双桨》立即感动的年龄时,曾看着孩子们在水云山下的海子湖荡舟。当我们唱着《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时,我的母校永昌一中,在水云山下诞生了第一个文学社“末流”,导师孟中山领着刘建荣、刘祥、孙志珍、王荣兰、谢尚任、还有我等几个学子,种下文学的种子。那时水云山没有名字,山头的古建筑与武当山一样,已被文革“破四旧”的气势破除。对着童山秃岭,如果不知点永昌历史,没有点文化追求、历史缅怀,就没有水云山的现在。


谁也不会想到,时代把西路军烈士长眠地“烈士陵园”选建在永昌城北最美的水云山,与三十年绿了荒山头的梦想,一同化作“永昌精神”。于是永昌很有点悲壮感。


立在小山上,前观祁连雪峰森林白云,远眺古罗马军团的骊靬古城和金山寺,俯视北海子泉湖公园及晚霞映照,东迎山河第一线晨曦,武当山复原的古迹,绿化的美景尽收视野,永昌这片被山围出的九个聚宝盆,就在丝绸之路上发着各自光彩:


金川的镍伴生矿成就了镍都金昌,河西堡最先的工业化城镇出了铁厂化工厂火电厂,东寨、新城子、焦家庄、红山窑、朱王堡、双宛的集约化特色农业养殖业,长了永昌的精神。站在这个被称之为水云山的小山头思接全县,感觉这缺水的地方有了泉水汇聚、豪迈穿越、染绿山原的有情水,始觉水云山的名字十分贴切。


正如“水云山记”中所言:“视煌煌宇宙于尺辐,看大千世界于瞬间”,河西走廊最窄处的通道永昌县,有着水云山般的大气魄,尤如突破瓶劲的时分,古丝绸之路在这里酝酿了很美的情怀。


今天,我在离故乡很远的南昌郊外,想起雪后的水云山应是美美的样子,友友一夕流芳和昶旻的雪后摄影让我更想,那海子湖在第一场雪中酝酿了更美的春天,只担心大雪会压坏上山的廊桥,不会把美趣打了折扣吧?


在南方天凉地绿、树木饱满的时候,我行走在南国的秋风中,满眼的绿色让我更想,雪后初霁的她宛若昭君出塞,经过季节的穿越,我的北方是否浪漫依然?看这里的秋色还没有走出夏日的情愫,我好想与子皆游,到黄山三清山说说雾中神话,说说婺源的簧岭古村落的现代神话。可我不能不想,雪原的故乡、梦中的爱人,刚刚离别就滋生的思念。



北雁还没有飞来,想一想还留恋在永昌的金川峡、西大河、皇城、老人头水库,那出水后湿淋淋的思念,让我无法不想她。在孤独的旅舍中,思接千里,父母是否感受游子的牵挂,妻子是否想到我和儿子见面的激情,六小时来回的车程,高铁都能从南昌到西安,多少时光浪费在路途中,教我无法不想小家小乡的片刻到达的温馨。


只有水云山,故乡的山,梦里缠绕的山,让我在南方的芭蕉雨中感受北方风雪的浪漫,我的行程不止,我的呓语不停,听听我的诗《南方芭蕉北方雪》:芭蕉的南方/雨煮成雪/我在雪下独酌/钓起北方的灵韵/天河的雨桥/瀑布的雨桥/牛郎与织女/相思的南昌......你说,要在南昌思念故乡水云山,是不是有点难肠?


还是与孩子同游水云山,那天性使然的美,感动过我的今生,那三岁女孩何睿睿,把水云山都映活了:你是个天使的乐音/响在路的前方/你是个天鹅的芭蕾舞在童年的天地/你明亮洁净的双眼/四处寻找迷藏宝藏/忽然发现了奇迹/叫着喊着扑上来/飞翔的姿态,不再等待/大拥抱冲激过三十年/亲昵味面颊留香这辈子/叫嚷着又悄悄地耳语/姑爷姑爷,睿睿想你/你聪明的天性,不是背古诗/你不停地跑,激情地旋转/你跨着四轮童车飞奔/你玩着沙子和着泥巴/前仰后翻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