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祝贺《程潜将军与新中国》开幕仪式在广州大元帅府成功举行

程氏家族2018-12-10 06:45:14

程潜将军女儿程瑜讲话稿如下:

尊敬的诸位来宾:

         你们好!今天,在孙中山先生大元帅府纪念馆举办——《程潜将军与新中国》专题展览,真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因为,这次展览开幕时间不但恰逢我国六十九周年国庆前夕,更巧的是,今年正好是我父亲去世五十周年。

         首先,感谢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湖南省博物馆、长沙市博物馆、湖南和平起义史事陈列馆等联合举办这次展览。自从2016年结识白琰馆长, 她知道我身份之后特别高兴,我回美国后和我联系,说想办一个程潜将军的个人展览。我详细听她阐述后表示非常支持,经过数次沟通,方促成次机缘。 

         我父亲1900年十八岁进入长沙岳麓书院学习,逐渐了解中外时局后,始弃文习武,以第一名成绩考入湖南武备学堂,并于1904年被保送留学日本,结识黄兴、宋教仁等人,心向革命,组成革命同志会。1905年我父亲加入刚刚成立的同盟会,即成为中山先生之追随者,并奉行孙先生之三民主义,且忠信一生。  在广州国民革命政府时期更成为了孙先生的得力助手。当时,时人都称赞曰:孙中山先生身边文有居正,武有程潜辅佐。

         1949年,我父亲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以大局为重,于5月签署《起义备忘录》,并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笔回信,从而促成同年8月4日的湖南和平起义,使三湘百姓免遭战争涂炭,可谓大节大仁。新中国成立后,父亲不顾年迈,主政湖南十余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为国家建设倾注了不可磨灭的智慧和心血。 自从我父亲二十几岁写壮志书,追随孙中山先生20年直到先生去世,是其得力助手。中山先生去世后又为国为民奋斗了五十几年,真是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他最难能可贵的是不改初心,永怀一颗赤子之心。他对自己的评价用他去世前作的一首诗以表心愿。

诗曰:

    历史悠长阅世深,

    婆娑尘宇度光阴,

    志不要名勇拂绩,

    坦怀报国表真忱。 

        这次展览,特别感谢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贵馆是除湖南长沙之外,第一个为父亲办展览的纪念馆。我父亲曾写过几首诗,以缅怀跟随孙先生之峥嵘岁月。他去世前曾写了十首诗,其中一首是:

    曾从大匠营新社,

    弃旧维新历数终。

    烁赫人权兴万代,

    国民革命庆前功。

另外,孙先生逝世后,父亲为其泣题挽诗:

    一弯冷月照寒窗,

    巨星殒落我哀伤。

    主义炳天感遇厚,

    回首望前意茫茫。

         说起来父亲的一生,跟随中山先生是其最主要的一段时期。 1949年前所编写的《醴陵县志·序》里有段对我父亲的评价:“盖咸同以后清政益腐败不可为,程公颂云以儒生习兵事,毅然以天下为己任,号召三湘子弟,推翻异族,肇造民国。邑人受颂公熏陶参与革命者,刘建藩,何芸樵,刘恢先,陶思安,刘为章,陈明仁,邓文仪,诸公以下位至将官者数百余人。其间成功成仁莫不於革命开国史上佔有光辉灿烂之一頁……儒家学说在一仁字,而行仁之道,要为一诚字。湘人夙重气节,尚诚朴。每当国族危难,辄相率赴义,惟恐后人。但求仁义,不计功利,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一贯道统,周濂溪,王船山,曾文正而后继之者其惟程公。今国事益艰,民族危机,间不容发。程公以元老出守湘赣,示公诚为天下倡。至中至正,至大至刚。一身系国家安危。时艰任重,又豈濂溪,船山,文正诸先贤所能並擬哉。”——字字珠玑,对我父亲的评价可谓中肯公正。

        我的父亲字颂云,他很喜欢云,他有一枚闲章——寻山弄白云,可表明其一生向往自由民主的精神境界和云山风度。

         最后,对于诸位的莅临,我再次表示由衷地感谢!


          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