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征文]||我的父亲母亲--​母爱,涓涓流淌

云山农场2019-02-10 10:34:50

点击上方关注我们了解更多


征稿启事

        父母在,人生便有来处,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父母,是我们一生最亲的人。无论身在何处,什么样的境遇,我们都不能忘记父母的恩情,没有父母,就没有我们的一切,为纪念十万转业官兵开发建设北大荒60周年,云山农场微信公众平台将开辟“我的父亲母亲”专栏,让我们拿起笔,述说情怀,体裁可以是诗歌,也可是散文等,用子女的视角对老一辈开发建设北大荒的父母生平事迹作详细介绍。如有根据事迹采写相关的影像资料、纪念活动的文字图片资料等一并邮来,并附作者一张近期照片。期待您的来稿。

邮箱:307026349@qq.com或535742559@qq.com

注明“我的父亲母亲”征文字样。


《我的父亲母亲》征文作品展(五)



母爱,涓涓流淌


        作者:王辉(云山学校)

    

       夜深了,望着生病的刚刚熟睡的儿子,不觉间,脑海中浮现出,儿时的深夜,母亲照顾生病的我忙前忙后的身影和安慰受委屈的我难过心疼的面容。满满的爱与感动,深深的情与幸福,涌上心头……

       母爱,在母亲70 几年的光阴里,就如一条清澈的河流,涓涓流淌,滋养着我的童年,浸润着我的成长,沉淀着我的岁月,润泽着我的生命。

 4、5岁时,父亲在外地上班,家里家外都靠母亲一人忙活。白天,她在积肥班跟着马车拉粪,中午要忙着给我和妹做饭。70年代物资供应匮乏,为了增加我们的营养,母亲便养鸡,有时煮鸡蛋,有时蒸蛋羹,而她却很少吃。饭后,送我和妹去托所,然后一路小跑去上班。那时,我不听话,会趁阿姨不在时,偷跑去找母亲,望着她干活直到下班。13、4岁时,个性要强,总和妹妹为一点小事拌嘴,母亲骂不得打不得,苦口婆心教育我,我就用哭来威胁她,让母亲躲在一旁流泪。     

       19岁那年,第一次离开家去附近县城复读,以备来年高考。生日那天,母亲托人捎来排骨和红烧肉,还有我最爱喝的鲫鱼汤,浓浓的母爱湿润了我的眼睛。这,也是母亲多年的习惯。无论家人谁过生日,她都命令老爸准备六菜,荤素搭配,让孩子们借生日的由头饱餐一顿,而她过生日时,坚持说自己血压高,不能吃大鱼大肉,简简单单就好。

      人到中年,为人母,为人妻,我依然“赖”在母亲家,享受这份我前世修来的福,与今生舶来的爱。

       母亲家菜园子前,有条清澈的小河。开春,河水陪伴母亲耕耘,初夏,河水流进她种的菜地。于是,五月青黄不接时,母亲便能从地里摘回清香的豌豆尖、挖出一根根鲜嫩的莴笋,会送给左邻右舍些,余下的来满足我和家人们的胃口。当它们在我的咀嚼下,一点点被消化后,我才知道为了尽可能不用农药、化肥种菜,为了家人吃得健康,母亲要把路边的牛粪、猪粪们一点点挑到地头,再撒进垄沟,埋进土里。我开始注意到,母亲的腰,已不像原来硬朗,胳膊也会在阴天下雨时隐隐作痛。自那以后,我和妹有时间就会与母亲一起下地劳作。

       母爱,就这样清澈地流淌。

       我们在这涓涓流淌中,感受着母爱的无私与坚强,更享受着她给予的情趣。
       春来,换季。妈从衣柜里找出父亲的呢子衣,呀,像是谁揉皱了放进柜里的:“这要是穿出去,左邻右舍会笑话的!老三啊,用你家的蒸汽熨斗给熨熨吧。”妹妹应允着,“没问题。”话音刚落,妈又说,“不行,闺女家用的是商业电,电费贵好多,把熨斗拿我家来吧。”“那么大蒸汽熨斗,怎么搬来,省那块八毛的。就想着给儿孙们省钱,啥时候想想自己啊?”我和妹都明白妈的心思。

       听说,白发可以染黑。母亲,不愿麻烦我们,就用姑妈说的植物染发秘方,将海娜花、橄榄油、红茶按照一定比例搅拌在一起,成果出来后,在镜子前一照:我的老天,染发膏竟然没调好,红茶放多了,孩子们该笑我了!父亲,大胆地将老伙计的爱称改成了老黄毛的美称。我,夸她时尚加可爱!

每每提起来,母亲都挺自豪,觉得自己能跟上我们的步伐,不会成为我们的负累。茶余饭后,她不像很多老人喜欢清静,生怕我们“遗忘”了她,总是凑上前一起聊天,还特爱打岔。嫂子说,演《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周杰伦瘦了,她说,这油少了,菜都打不湿;妹妹说,今天这菠萝不太好吃,她说,你要去哪里考试……她是听到话尾一个高音后,就采用谐音法自由发挥下去了,逗得我们哈哈大笑,而那时,她似乎比我们更开心。

       我怕母亲感冒,咳嗽一个多月都不好。妹说得去医院,她莞尔一笑:“老毛病不碍事,有一天得了大病,走了,你们兄妹三人互助互爱,都好好的,我就放心了!”我怕母亲说“走了”,再也看不到她。我能做的,就是在母亲有生之年,让她少操心,拥有健康、快乐的晚年。

       感谢母亲,如一条爱的河流,深情地流淌,赐予我甜润的人生。

       母爱,永远流淌在我的心间。


整理编辑: 王乃江 李秋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