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行走在路上 第十六章

南山南似云山2018-12-05 15:08:59

小说连载

编织谎言维系谎言是最难的,说谎者都将承受太多的压力。但是郭志琦为了不让哥哥知道自己事情,没什么阅历和见识的他,想了多少个日夜,终于用近乎想炸裂头脑,想到了一个在郭志琦看来是一个相当完美的方法,用假地址欺骗哥哥。并且小心谨慎的维系着这个谎言,“能满几时是几时了”他心里想。

他并没有去深圳,他想到深圳离哥哥太远了,等他想哥哥了,远隔几千里,见上一面都很难。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心离哥哥近些。他便踏上了菏泽到哈尔滨的列车,来到了离哥哥上学最近的大城市哈尔滨。

一个从来没出过远门的农村娃,文化水平不高、又没有手艺。只能是把找工作看成是碰运气的事。举目无亲的他在市区里转悠的多天,眼看着本来就寥寥可数的几张小币所剩无几。再找不到工作,他真要就饿肚子了。他又不想让哥哥知道自己出来找不到工作,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的他,还口口声声要养活哥哥。

他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转悠来转悠去。突然他发现一个小小的餐馆招清洁工人,便进去咨询,老板听郭志琦口音是外地人,决定让他先清洗盘筷,试用几天再说。不料糙手笨拙的郭志琦在匆忙工作中,几次打碎盘碗,老板无奈只能打发他走人。

他孤独的坐在冻得瑟瑟发抖的闹市街头,看着川流不息的行人,一脸的无助。突然,不远处他看到一个身影,一个大大的编织袋在快速向前运动着,时不时短上一截。透过人群,郭志琦看到是一位佝偻的老人,在捡地上的废品。郭志琦眼睛里显现出一丝喜悦。

第二天,他也找到一个编织袋,低下了带有些许尊严的头,在闹市区捡起废品来。就这样郭志琦过起白天在闹市区捡起废品,晚上睡天桥下的日子。难捱的东北冬天,冰冷的天桥下,哆嗦着裹着出门时带的被子,从来没有出过门的他平日里在老家,冬天是从来不穿毛裤的都不知冷的。其实他来的时候,也并清楚东北到底有多冷,早知道这么冷,就多从家里多带一床被子了。他抹了一把鼻子,把手伸进紧裹身体的被子。

“小伙子冷吧?”天桥的另一边几个人流浪者拿着自己家当,走了过来。一位年长些的流浪者问“你从哪里来的?”

“山东” 郭志琦哆嗦着回答。

“山东啊!”另一个流浪者惊讶了,“怎么这么远到这来了。”

“来我们挤一挤,这样大家都不冷了。”年长些的流浪者说。

几个人把志琦挤在了中间,让志琦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天地有情,人间有爱,冰冷的桥底,也有人们体会不到的大爱。

老者问,“小伙子,这边这么冷,你大老远跑这来,怎么不去南方。”

“我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不清楚这边冬天这么冷,我哥哥在这边上学。”郭志琦用带着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回答着老人的话。

老者叹了口气,“东北这几年工业不景气,很多行业都倒闭了,这边找工作难呐!”老者说完话,望了一眼天桥下昏暗的路灯。路上行人已经渐渐的少了,偶尔呼啸而过的出租车打破着死一样的寂静。郭志琦迷迷糊糊睡着了,他躺在老屋内自己的床上,那么的舒适、那么的温暖。他看到母亲拄着拐杖在给自己盖上遗落床下的被子。母亲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小儿,睡的那么香、那么甜。

一阵刺耳的出租车鸣笛声把郭志琦惊醒,天要亮了。他迅速的裹起被子,把它塞进漆黑桥涵。转过身来拿起事先准备好的蛇袋子直奔闹市。他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凌冽的寒风,零下几十度的酷寒,每天挡不住郭志琦的脚步,火车站附近的大街小巷他都如期丈量一遍。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他都用渴望的目光搜寻着,像是一只猎犬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猎物。他的手和脚在酷寒下冻得裂开了嘴,像是饥渴难耐的嘴唇,等待着一口热水。每天他的收获虽然不多,维持生活不成问题。

郭志琦辛辛苦苦终于攒下300元钱。他要抓紧时间寄给哥哥,来证明自己不差,有能力养活哥哥。夜深人静了,他借着昏黄的路灯,用在捡垃圾捡来的笔和纸给哥哥写信报平安了。

哥哥:

你好!我在深圳很好,找了份好工作,希望你不要挂念。我寄了300元钱给你,过不了几日就会收到,以后每月我会按时寄钱过去。你不要为我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希望你也一样好好照顾自己。时间不多,我要急着上班,就这到这里。

志琦

 

郭晗琦收到弟弟的信,感到十分欣慰。弟弟找到工作了,不仅能自食其力,还能接济哥哥了。他兴奋的半夜还要打开信再看上一眼。

但他不知道这是弟弟的谎言,傻傻的他只顾得高兴,并没有在意弟弟设的一个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