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转】广播剧《古茶飘香幸福来》联播:第一集

普安检察2018-11-08 07:27:22

来源:天下普安

每天叫醒你的不是闹钟,而是姿势



总策划:李月成

总监制:毛仕诚

总顾问:顾久 魏明禄 李雯
出品人:罗立 孙仕欢 张建华 
策    划: 杨克勇 安洨华 帅鹰

监   制 :雷昌文 农文成 赵雪峰

编   剧 :杨胜勇  广向阳 

导   演 :李连军

解   说


苍翠美丽贵州高原,峰峦起伏,植被茂密,神奇而秀丽的林木中,青翠“四球茶”山堆叠如画,映入眼帘。

云头山县新来的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王云农坐着一辆半旧的小轿车爬行在“S”型盘旋的公路上,轿车后边,跟着一辆豪华的越野车。是云山矿业集团的办公室主任白眉,专程来接新来的代县长。

岔路旁,左右有两座巨大广告牌映入王云农的眼帘,一块为“中国古茶树之乡——-云头山欢迎您”,但显得很陈旧,另一块是云山矿业企业文化雕塑广告主图案,制作豪华精美,十分醒目。王云农从车子的后排下了车,手里拿着一颗古茶籽化石模型,抬头仰望巨幅广告。

王云龙:本末倒置呀!

司 机小杨:王县长,这个车的水温实在太高了,跑不动了。咱们在这休息一会儿吧!

王云农:好吧!

王云农:喂!

赵 璇:考虑好了吗?是辞职来深圳,还是离婚?

王云农:璇,你有你的事业,我有我的事业,况且,我们互敬互爱,干嘛非要走这一步?

赵 璇: 爱我?却离我十万八千里!然后和她长相厮守?

王云农:你在说什么呀?我不明白呀。

赵 璇:江姗姗呀,她不是在云头山吗?

王云农:江姗姗?你瞎想什么呀?这么多年,我压根儿没见她呀!

赵璇:干脆点,你还要这个家吗?

王云农:当然要了!

赵璇:那好,我和茗茗在深圳等你。

王云农:喂

白媚:王县长,您看,我没有完成胡总交给的任务,回去是要挨骂的!

王云农:告诉你们胡总,他的盛情我领了。

 


远处,三辆救护车鸣笛而至,在轿车后边停了下来。前头的驾驶员头伸出车窗喊:

救护车驾驶员:朋友,让一下路,云上村一群孩子食物中毒,去晚了要出人命的!

王云农:小杨,快

 司机小杨:好勒,马上给你让。

 王云农:小杨,跟着救护车,去云上村!

司机小杨:好的,马上给你让!

 

吊脚楼村委会前,一棵巨大的野生茶树正开着金黄色的花,树上挂着一块标识牌,上写“四球茶”。茶树下,已经聚集了一些围观的老人和小孩。急救医生在大伙的协助下将孩子们抬进救护车。救护车呼啸而去。轿车在村委会停了下来。王云农下车往村委会走去。村委会办公室内,年轻的村主任王天乐焦急地在向出事故的孩子家长打电话。

 

王天乐:喂,是尤老五吗……你家娃儿今早吃河鱼中毒了,现在正送往医院抢救,请你马上回来!

学生:校长,今天还上课吗?

王天乐:今天杨老师给你们上课。回去吧!

王云龙:你是校长?

王天乐:你是谁?娃娃要转学改天来办手续。今天办不了了。

王云农:出那么大的事,学校食品安全工作是怎么做的?

(摩托车的发动声)

在镇卫生院内,中毒较轻的几个孩子已经洗了胃,躺在病床上输液。医生用轮椅将一个老太太从治疗室推出来。王云农等人凑近医生前面。 

王云农:医生,打扰了,我问一下孩子们怎么样了?

医生:你是村里负责人吗?

王云农:是。

医生:那赶紧缴费去吧。

王云农:好的。小杨快去交费。

司机小杨:好!

医生:病情严重的都送上县城医院了,这里留下来的是中毒轻的。这老太太幸亏只喝了点汤。

王云龙:老奶奶,怎么样?

老奶奶:我没事,,但愿豆花也没事。要不然我怎么向她父母交代。

王云龙:大夫,这里交给我!你去忙吧。

 豆花:奶奶

老奶奶:哎,这帮小学生娃下大鲵沟抓河鱼煮吃,给这个手脚不便的老太婆端来碗鱼汤,哎,没想会出这样的事。

王云农:(惊讶)大鲵沟?

 王云农:(拿出手机打电话)云上镇吗?找你们镇长接电话。

 乡文书:(画外音)镇长去县人大开会去了……

王云农:书记呢?

乡文书:书记也不在,去省城跑项目去了。你是谁啊?这么大口气,你以为你是县长?想找谁就找谁……

王云农:(咆哮)我就是云头山县代理县长王云农!限你们乡所有干部半个小时之内必须赶到云上寨,否则年终考核将一票否决!

 云头山县会议室里电子屏幕显示着“云上景观工程论证会”字样。上百名参会者坐满了会议室,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不耐烦,有人压着脑壳在桌下玩手机,显然他们已经等候了好长时间。主席台依次摆着人大副主任、县委副书记、代理县长和云头山矿业董事长的桌牌,代理县长桌牌后没有坐人。副书记李江涛一直看着墙壁上的石英钟,竭力掩饰着内心的不满,他走出了会议室。云山矿业集团的董事长胡大海也跟了出来。

 胡大海:李书记,姓王还没来?什么意思啊?面没露,就想给我们来个下马威,他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李江涛:你们没给他配个车吗?

胡大海:配了,巡洋舰,昨天我还叫白媚和司机去三江接他,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市委也真是,韩县长外调,你这个熟悉云头山的副书记、常务副县长继任县长理所当然,众望所归,怎么空降这么一个外人来云头山捣乱?

李江涛:不要信口雌黄! 生怕别人听不见?

胡大海:我信口雌黄?你到里面问问,有哪一个跟我的意见不一样,我姓胡的倒着走。

李江涛: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胡大海:哎,我少说两句,我凭什么!

王云农:小杨,你先把豆花送去县政府招待所,让那里的服务员帮忙照看一下。然后把老人家安全送到三江敬老院,跟他们院长说一声,等我回三江时,再给他们缴费。

小杨:好的,王县长!

 

会议室里,石英大钟显示十一点半。所有人都坐不住了,打电话的,聊微信的,约饭局的,抱怨的,有人甚至伏在桌上瞌睡,会议室一片嘈杂。

  李江涛:这里是协商云头山发展的会议室,不是农贸市场,请逛会者马上离开!

人们都愣了。

李江涛:服务员,没收所有手机!几个服务员不知所措地愣着。

当李江涛命令工作人员没收所有手机!王云农正好走进会议室。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王云农。

 王云农:哪个是云上镇的赵来新镇长?

赵来新:我——

王云农:知道全镇有多少个自然村吗?

赵来新:二十四个。

王云农:你说的是行政村。云上大大小小的村寨共有九十八个。

王云农:知道全镇有多少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吗有多少个吗?

王云农:我来告诉你吧,空巢老人三百八十五人,生活不能自理的一百零七人。留守儿童一千零三十六人,三岁以下的五百八十一人。

 王云农:你就是个糊涂镇长!

 王云农:你所管辖的云上村出大事了,还不赶紧去处理!有什么事赶紧汇报。

 李江涛:王县长,赵来新是人大代表……

王云农:人大代表就更应该关心人民!还有什么事比人命关天的事大吗?

李江涛:一旦景观工程竣工,我们云头山就变成了一条腾飞的龙,西岭是龙尾,整个工程将成为云头山的地标景观。

众人纷纷鼓掌。

王云农:我想问一下工程造价……

胡大海:一点二个亿。

王云农:也就是说我们全县干部半年不吃不喝才能完成?

李江涛:王县长,拿钱的是他们云山矿业。

胡大海:对!我不要县财政一分钱。云山矿业从无到有,从名不见经传到闻名大西南,我们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现在是我们回报的父老乡亲的时候了。

王云农:(笑笑)这有钱就是任性。但我想问一下,花这那么多钱建一个景观工程,有必要吗?

胡大海:当然有必要啊!让来云头山的客人看见,因为云山矿业,云头山富了。

王云农:是真的富了吗?我早就知道了,云头山的财政是全市最高,比我之前工作的三江高出了几倍,在来的路上,经过云头山三个乡镇,十六个行政村,见到的全是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几乎看不到一个能下得了地干活的人,这些老人和孩子们没有任何的生活保障,这能叫云头山富了吗?就在今天,云上寨,一群父母外出打工的留守的孩子误食了毒河鱼,情况严重得很,现在这命能保住保不保住还是个未知数!我想问问大家,如果他们真的富裕了,还外出打工讨生活?这样的悲剧还会发生吗?问问大家!

胡大海:王县长,我们今天的议题是景观工程论证……

王云农:我知道,我跑题了?我想问问大家伙,如果我们口袋里只有十块钱,我们是先填饱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呢,还是先去理发馆做个漂亮的发型?

 胡大海:好端端的一件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县财政没拿一份银,搞个屁论证会!我云山矿业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这事不是你李书记提出来的,我一个钢镚也不会出!

李江涛:就算景观工程下马,你的一点二过亿也省不下。

胡大海:粉要抹在脸上,抹屁股的事我不干。

李江涛:不要图口舌之快。有些事政府为了财政收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自己心里很清楚,迟早有一天会有人拿利剑刺向你这儿。

胡大海:这样做对云头山有什么好处?

高 旭:李书记,王县长说他直接去招待所了,晚饭就不来了。另外他还嘱咐,不要铺张浪费。

李江涛:诸位,我晚上有点事,不吃了,你们开始吧。

胡大海:什么情况啊?来我们吃我们吃。

在大鲵沟。报社记者江姗姗打扮成一个背包客,从树林里小心翼翼地走出来,来到小河边,河中几条死了的大鱼顺着浑浊的溪流漂来。江姗姗按下快门拍照,然后蹲下身,捞了两条死鱼,装入玻璃瓶里。突然,远外有人大声吆喝赶来:胡总说了,

 江姗姗慌张地拧上瓶盖,夺路奔逃。几个壮实的小伙在后边紧追不舍,最终还是没有追上。江姗姗一路奔跑,来到了县政府招待所。江姗姗无意中抬起头看见人群中王云农抱着豆花在窗口打饭。江姗姗站起身,跟了过去。

江姗姗:王云农!

王云农:江姗姗!

江姗姗:果真是你呀!

王云农:我是不是老得认不出来了?

江姗姗: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你。你女儿?

王云农:算是吧。

江姗姗:来,阿姨抱抱。

 招待所客房内,王云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卫生间里,江姗姗在给豆花洗澡。

 江姗姗:王云农,从我包里拿花露水来——

王云农:喂,璇,你给我点时间考虑,好吗?

赵 璇:考虑什么?就你那破县长有什么好当的!要什么?没什么!

王云农:璇,人总不能唯利是图吧!

赵 璇:别跟我谈高尚!就你现在这样子,能给我和茗茗什么?明天我正式到香港那边任职,茗茗这几天感冒严重,你得过来照顾她。

王云农:照顾茗茗不是还有保姆吗?

赵 璇:那就离婚!我,茗茗都跟保姆过得了!成全你和她!

 王云农:好了,璇。别生气了,我这边还有正经事呢。

赵璇:少扯!你到云头山屁股都没坐热,除非死了人。

王云农:还真让你说对了。云上寨有几个留守儿童误食了毒河鱼,现在还正在医院抢救呢,我也在医院呢……

 江姗姗:你跟赵璇在闹分手啊?

王云农:没有呀,我们挺好的。

江姗姗:你哪在医院,分明是跟我在一起,为什么不敢说?

王云农:我跟你是巧遇,有什么好说的。

江姗姗:巧遇?为什么不是艳遇呢?

王云农:你积点口德,明天我还得去趟深圳。

江姗姗:灭火去吧?

王云农:这河鱼哪来的?

江姗姗:云上寨,还有大鲵沟。

王云农:我就纳闷了,我也是吃云头山的河鱼长大,从未中毒。

江姗姗:这就对了,云上寨的老人们也是这样说的。我断定河鱼是被污染了。

王云农:被污染?污染源呢?

江姗姗:我的县长大人,你初来乍到,当然还不了解情况。不过,往后你会知道的。

王云农:你在暗中调查?哎,出了这么大的事,是得查清楚!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豆花交给我了。

江姗姗:好吧!


刚才您听到的是“根据电影《云上之爱》改编的五集广播连续剧《古茶飘香幸福来》第一集


本剧由中共普安县委、普安县人民政府与贵州翰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录制出品。


(编辑:毛章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