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先生》③丨马相伯:叫了一百年,还没有把中国叫醒

常作印工作室2019-02-13 09:02:07

他们也曾身为学生,唯理想至老不灭,或者说破灭一次,再理想一次。在波澜壮阔的文化民国、烽火连天的战乱守拙、大江大海的南渡北归里,他们宛如灯塔,各自照亮一方山河,但为今日中国教育立镜一面,呼喊十声,余音袅袅里是千年前范仲淹先生的长叹:“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先生,一个称谓,一种修为,一部纪录片。



纪录片《先生》之马相伯

叫了一百年,还没有把中国叫醒


视频↓↓↓(建议wifi下观看):



日月光华旦复旦夕

他年富力强的时期全部贡献给清朝的洋务事业

整个壮年生涯都浪费在一项失败的事业当中。

他说我是一只狗只会叫叫了一百年还没有把中国叫醒。

 

生平(18401939)江苏丹阳人11岁到上海求学自此常居上海。原为天主教神甫后进入仕途曾为李鸿章幕僚。60岁后毁家兴学捐出全部家产办教育。

师承毕业于徐汇公学

高徒于右任、邵力子、黄炎培、李叔同、陈寅恪、胡敦复等

核心理念崇尚科学、注重文艺、不谈教理

教育实绩三所大学的创办人其中震旦公学、复旦公学为一力创建辅仁大学是倡议人

 

马相伯的一生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30年献给了宗教中间30年致力于政治40年为教育呕心沥血。


由教会转投政治

1840年4月7日马相伯出生于一个天主教世家。他在家中排“建”字辈取名为建常字相伯后半生以字行所以人皆知马相伯而不知马建常。多年以后他回忆起家庭背景对自己的影响“对于人生观和世界观都已能不为那时中国社会传统的见解和习俗所拘束”二是由于宗教的启发“知道天子也和我们一样同为造物所造同是有生有死。在上帝面前同是平等”。“科”、民主”要到马相伯60岁以后才成为时兴口号马相伯自豪地把这一世界观溯源至基督教化的家教以证明得风气之先。

马相伯一生的传奇始于1851年。12岁的他瞒着家人带着悄悄积攒下来的铜钱离开家乡江苏丹徒(今江苏镇江)人走了11天走到了大上海进入法国天主教会开办的徐汇公学读书

徐汇公学为耶稣会培养神职人员所涉及的训练内容除了神学外还有语言、人文和科学等7科。少年马相伯在语言、数学、天文等学科上展露出过人的才华。他精通8国文字尤其擅长演讲。14岁时马相伯已经在学校担任助教职位大概在17岁的时候他在徐汇公学里就变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人

有一次法租界的一个总董听说有马相伯这么一个精通法文的中国人随即要他去法租界做事马相伯婉言拒绝道“我学法文是为中国用而不是为法国人用。这种为国家做事的热情一直贯穿马相伯的人生。他的一生可以用“爱国”两个字来概括但是爱中国不等于爱清朝他的国家观念是一种现实的、作为政治实体的国家观念。

马相伯一生都在宣扬人生而平等宣扬国家是法人团体从君主到平民都必须服从宪法这些都是非中国传统的政治主张。另一方面在宗教团体内部“人生而平等”也时常流于概念马相伯所属的上海耶稣会这时由法籍会士主导中国神甫有时受到不平等对待马相伯对这样的事难以容忍1870年31岁的马相伯以特优的成绩通过耶稣会考试获得神学博士学位成为一名司铎神甫。第二年他担任了徐汇公学的校长而此时他和部分教会管理者之间的冲突也更为频繁。

,一个外国神甫来上海造访教会要马相伯和弟弟马建忠腾出朝南的房间。这件事成为一个导火索导致了马氏兄弟离开教会。

1876年马相伯终于下定决心离开耶稣会投身政治。当时他已经40多岁精通8国语言在当时的中国是无人能比的全才。马相伯理所当然地登上了大清内政外交的舞台。他和弟弟马建忠都得到了洋务派领袖李鸿章的赏识成为了李鸿章的重要幕僚。他年富力强的时期全部贡献给了清朝的洋务事业。整个壮年生涯他把精力都浪费在这项最终失败的事业当中。

弟弟马建忠于1877年由北洋大臣李鸿章选派到国留学1879年获法学博士后回国长期充任李鸿章办理洋务与对外交涉的重要助手。马氏兄弟在离弃教会后一心想在政务上实现改良救国的愿望却又因为他们的教会背景在清廷官场备受猜忌。1882年李鸿章因为重用马建忠而被参奏马建忠为天主教民、市井无赖。李鸿章只好对皇帝说谎“该道幼习儒书本非教民亦非市井。”因为这个原因马相伯在从政的10年并无朝廷的官职名分只以李鸿章随员身份处理其所委托的政务。

1881年马相伯赴高丽任国王新政的顾问他成功说服王妃派少年皇子出国留学以适应新的时代。可是不久后高丽亲日派大臣政变亲中的王妃被处以极刑马相伯无功而返。1885年马相伯协同弟弟马建忠处理招商局事务此时正值中法战争法方封锁了所有清廷船只往来公海。马氏兄弟为保证招商局利益采取把船只抵押给美资商行、事后再赎回的变通之举。这件事让马氏兄弟首次背上了汉奸的骂名。1886年马相伯奉李鸿章之命赴美借款建设海军原本计划借款2500万没想到美国银行趋之若鹜竟有6亿资金愿意借出。因为数额太大条件太优惠李鸿章反被朝廷怀疑只好作罢。马相伯无计可施只能偷偷溜走。

1896年马建忠参与《马关条约》的谈判全中国的百姓都唾骂他们认为马氏兄弟是卖国贼甚至说他们是李鸿章的私生子或者本来就是外国人因为他们是天主教徒而且会说多门外语。他们因此成了千古罪人。


培育人才以强国

1886年赴美借款回国之前他去了一趟欧洲访问了欧洲几所著名学府。此次欧美之行“欧美之强盛我国之厚弱”深深地刺激了他。由此他认识到“自强之道以作育人才为本求才之道尤宜以设立学堂为先”。从事中国教育事业既马相伯的初衷亦非他早年的兴趣。他先是接受了长达19年的耶稣会的西方教育精通拉丁、希腊、英、法、意等多国语言30岁那年成为司铎神甫之后一方面他和外来神甫产生冲突另一方面兄长马建勋在官场上的发达使他对献身教会产生了动摇。

从政10年一事无成反而背上汉奸的骂名在对政治心灰意冷之际两件事情像压垮骆驼的最后那根稻草终于压垮了他。1893年马相伯的妻子带着大儿子回山东老家探亲双双死于海难两年后他的母亲沈氏去世临终时尚说“我的儿子是神甫你既已不是神甫我亦不认你是我的儿”。

58岁这一年马相伯可能真的看破了天命。1897年他决定重返教会将尚未成年的一儿女交给教会抚育自己则回到徐家汇隐修并做了生中最惊人的一件事将继承自长兄的松江、青浦等地的3000亩田产捐献给耶稣会作为创办“中西大学堂”的基金且立下字据“自献之后永无反悔”。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重返教的交换条件也是他自认命不久矣、亟须完成办学愿望的破釜沉舟之举。他没有料到的是以后还有40年的时间为教育奉献一切。马相伯的余生似乎就要在幽静的天主堂中伴随神的密谕度过。此时难以预料他对中国所负的真正使命竟是在耳顺之年才会到来。

既然是作为重返教会的交换条件耶稣会就没把办学当成一回事。1898年参与新政的梁启超邀请马相伯主持建立一个译学馆选址在上海。但是计划还没实施“百日维新”就天折了。几年后办学的契机才再次出现。1903年马相伯已经是一位老人隐居在耶稣会的一所孤儿院内。时任南洋公学特班总教习的蔡元培找到了马相伯希望马相伯教他拉丁文。马相伯说你已人过中年一个人学没用不如找些年轻人一起学。于是蔡元培找了24名学生跟马相伯一起学拉丁文教授的科目也从拉丁文扩展到数学、哲学。当时蔡元培感到马相伯年事已高上下楼梯很不方便就请人安装了一个小电梯从一楼装到三楼电梯门正对着马相伯的客厅。日后这些学生和他们的老师样名声赫赫黄炎培、李叔同、胡敦复(清华学堂首任教务长)、邵力子……这个小学习班使马相伯名声远扬各地青年纷纷前来求学同时南洋公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闹学潮百余名学生集体退学无学可上——这样一来,既然有需求,又有了之前捐献给教会的创办“中西大学堂”的基金,办学堂就成了顺水推舟的事。1903年震旦学院成立马相伯自任监院(即院长)

震旦大学借地于耶稣会在徐家汇的天文台内师资也由教会支援。“震旦”是中国的古称来自梵文中文字面上又有“日出东方”的含义借这个生机勃勃的名字马相伯此时此刻找到了自己的使命。马相伯所设计的震旦不是英美式学院College)而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研究学问的学者团体、学院( Academy),或者是更古典式的柏拉图式“学园”( Academy)提倡学生在辩论中发展独立思考能力和表达能力。马相伯所理解的欧洲Academy与中国传统书院有某种相似性。在震旦注重指导门径力求启发学生独立研究问题的能力。所以马相伯本人在震旦的角色可谓“柏拉图”亦可谓书院的“山长”。

震旦的行政管理由学生选出代表承担学校的所有成员享有自治、自主的权利。当时帮助马相伯办学的学生邵力子、于右任等均成为中国近代史中可圈可点的人物。

震旦学院宣布成立当时流亡日本的梁启超立即著文称善吾今乃始见我国得一完备有条理之私立学院吾喜欲狂。”马相伯为学校规定三条原则崇尚科学注重文艺不谈教理。“欲革命救国必自研究近代科学始欲研究近代科学必自通其语言文学始。有欲通其外国语言文学以研究近代科学而为革命救国之准备请归我。

马相伯有很多的创造比如他主张文理并重主张要打好语言的基础主张必须训练严格的逻辑思维。现在中国最早的形式逻辑的教科书是马相伯编的。我们今天说中国学生原创力不够其实这个问题马相伯当时就已经发现了他所设计的课程、教育方法都有助于提高学生的原创力。还有一条他认为教育要自立希望学术独立思想自由

在震旦学院马相伯是非常爱护学生的他重建了孔子以来“有教无类”的传统只要有才华的人、愿意学的人他一律收入门下。于右任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1904年于右任因作诗讽刺慈禧太后卖国遭到通缉逃到了上海。马相伯将他收入门下免学杂费以化名“刘学裕”(即“流亡学生于”谐音)入读震旦并对他谆谆教诲不以空言抒愤救国必先科学。后来于右任曾有联生我者父母育我者先生。


学术独立不谈教理

不谈教理”的办学理念使马相伯和作为主办方的耶稣会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耶稣会希望震旦是法国式的教会学校学生要遵从教规。这和马相伯的办学初衷相违背他为震旦制定的办学原则是崇尚科学、注重文艺、不谈教理。法国传教士认为学生既然到了教会的学校就应该把宗教课变成必修课这等于强迫信仰这是马相伯最反对的

1905年年初冲突演变的结果是耶稣会出手驱逐马相伯让他“无病而入病院”欲夺回震旦的控制权。但神甫们忘记了震旦的首批学生部分来自堪称学生运动策源地的南洋公学岂是唯唯诺诺之辈。在校务行政上震旦是实行学生自治制度的学生遂推举沈步洲为会议主席决议退学。沈步洲取出信笺两卷放在讲台两端一为签留为签去结果全校132名学生中有130名签名退学。退学学生推举邵力子、于右任等7名学生代表事后找到马相伯:“马院长我们已经退学了但是我们还要读书。”马相伯看到退学学生签名簿时老泪纵横他冒着再次和教会决裂的风险决定站在学生一边另办新校。

1905年9月经过马相伯、严复和退学学生领袖叶仲裕、于右任等人数月的奔波筹划复旦公学在淞成立。“复旦”一词,取自《尚书大传》中虞舜传位给夏禹时所唱的青云歌“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可以释义为“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既寓意新学校像朝阳一样也有光复震旦的意思

马相伯为复旦公学校长留美的李登辉主持校务由学生叶仲裕、于右任、邵力子等分管学校行政仍和震旦一样实行学生自治制度。马相伯提倡的“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后来被写入复旦校歌之中成为复旦人基因的一部分。此时的马相伯已经捐出自己的全部财产办复旦的资金需要他和学生们到处筹集66岁的马相伯终于不再被国人怀疑他的爱国之情。

在接下来的33年里他参与了另一所著名学府——辅仁大学的筹建。应蔡元培之请他临时担任过北大校长还通过一系列的公众演讲和文章担当起了中国社会的良心。

和复旦相比震旦其实更像马相伯心目中的理想大学即 Academy。后来马相伯离开了复旦仅仅享有创办人的荣誉但他从未放弃在中国建立所理想大学的心愿。

1912年对马相伯来说有两件事值得一记一是他出任临时首都南京的第一任市长他本人记忆最深的是“和几百个鸡毛帚周旋”。因为那时的革命军将领的军帽上都插着一根白色翎毛故马相伯对他们有此戏称。他们互相争功马相伯只好在其中斡旋。二是他北上北京联合章太炎、严复、梁启超倡议建立效仿法兰西科学院的“函夏考文苑”。“函夏”指全中国“考文苑”即马相伯对Academy词的翻译指最高层次的学术组织认为考文苑有责任促进整个国家的文化和伦理道德的振兴和改造正是他“内之以修立国民之资格外以栽成有用之人才”的教育思想的体现。遗憾的是在那样的时代这个理念太超前“函夏考文苑”计划还未真正推行就胎死腹中。

1913年马相伯与英敛之(英华、英若诚之父)在北京成立辅仁社。之前他们曾联名向教皇上书倡议在北京建一所天主教大学。1925年辅仁大学成立。马相伯参与其事贡献良多英敛之请马相伯北上出任辅仁校长一职被他婉拒。与震旦和复旦不同辅仁并不是他一手创建的教育事业。从严格意义上说他的教育家生涯在辅仁之前就结束了。之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活跃的救国领袖、个爱国老人。


爱国老人

民国初年在共和运动之中被耶稣会士培养出的希腊西塞罗演讲术让马相伯嬴得“中国第一演说家”的盛誉。他来源于教会的自由平等博爱思想也为大批精英分子所推崇。

1918年马相伯发表了一篇名为《民国民照心镜》的文章提出在辛亥革命以前的中国是专制的那个时候的爱国就等于忠君。他说现在我们共和了每个国民都是自己的主人作为一个民国之民每个人都应该有民国人民的觉悟要把自己当主人翁。马相伯的这番论点在20世纪初也并非主流彼时十月革命成功世界格局大风大浪中国即将迎来五四运动各种激进思潮荡涤着青年人的思想。这让“反躬自省每个人都为自己负上责任”的观点过于实在和平淡。

在当时宁愿相信领袖号召大众呼声忽略自由意志的中国马相伯是不合时宜的。难怪他晚年常说一句话:“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有把中国叫醒。”他的很多观念在当时看起来相当的激进甚至当今有些人还不能接受的所谓“全盘西化”的观念在他看起来都是普世价值。

1931年马相伯已是92岁天父赐给他超凡的寿命似乎就是要他遍尝人世离乱。他在从政期间曾多次出使日本也非常欣赏日本的明治维新而此时他亳不犹豫地支持抵抗日本。从1932年11月起他连续发表国难广播演说出任支援东北抗日义勇军协会领袖担任上海各界救国会领袖出版了《马相伯先生国难言论集》

1935年冬天天津的《益世报》逐日连载96岁老人马相伯的《一日一谈》。已是人中之瑞的马相伯在这67篇短评中针砭时事、妙语如箴。他评论国民党的立宪“宪法本来就不是人民的意思写成法律也是少数人的任意规定。所以宪法上所写的‘给人民的若干自由’,都可以由少数人定的几条法律把它消灭得干干净净。

1937年底上海弃守后他随家人撤退到桂林。1938年底桂林也成前线在继续后撤的过程中不得不借道越南。到达谅山时老人的身体已经虚弱不堪只能在当地暂住休养。因为他表示坚决不撤离中国家人只能骗他。

1939年4月150期《良友》杂志的封面人物是适逢百岁大寿的教育家马相伯。李宗仁、白崇禧、朱德、张发奎等军政要员的影像都上过《良友》但在抗战进入艰难期的当时让马相伯出现在《良友》上不仅是向这位“国家之光人类之瑞”(中共中央从延安发来的贺电中称)致敬更是一种象征——中华民族古老而不屈的象征。不仅仅是《良友》当时马相伯的照片一脸的“福相”被挂在几乎全国每个照相馆里。当时全国各大城市都为老人举行了祝寿活动。在陪都重庆政府也举办了一场规模盛大的生日宴会参加的人有各界名流、各党政要寿宴的主角马相伯此时身在越南的谅山。按照中国的历法他整整100岁这样难得的长寿何况他又是一个非同一般的老人国民政府郑重其事的给他褒奖令称赞他为“爱国老人”举国上下用一个长寿老人来激励救国的热情。马相伯把学生亲友们所送的寿金全数捐给抗战的伤兵和难民这是他一生中的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倾其所有的奉献。

在重庆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部长的于右任为自己的老师写下贺寿长文《百岁青年马相伯》并手书贺联“当全民族抗战之时遥祝百龄与将士同呼万岁自新教育发明以来宏开复旦论精神独有千秋。马相伯因逃难滞留在越南谅山亲自撰文回复各界对他的盛情“国无宁日民不聊生老朽何为流离异域正愧无德无功每嫌多寿多辱救国重于祝寿当团结御侮愿拼老命和爱国人民一道抗日救亡

此后马相伯的身体每况愈下。临终前也许是有预感他找来最疼爱的孙女马玉章问她“爷爷没有给你留下一分钱连你自己的钱也没有留给你你恨爷爷不恨?”“你自己的钱”是指1914年马玉章父亲马君远病逝当时马玉章只有6个月大马相伯的得意弟子于右任、邵力子等人筹措了1万元以此资助马玉章日后的生活费和教育费。马相伯将这笔钱拿去创办启明女校没有留给孙女故有此一问。

1939年11月4日在听到一次打击日军的捷报后马相伯激动不已在兴奋中离世至死不知身是客。



来源:腾讯视频、希言堂国学(ID:xiyantangguoxue)等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可查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