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征文选登|如何科学促进“猿口增长”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2019-03-02 11:47:45

如何科学促进“猿口增长”

文/杨春桃 张文博


在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板厂片区的森林里,云山保护团队在2017年的天行长臂猿野外种群数量调查中发现,这里的天行长臂猿只剩下约13只个体了。

由于片段化地分布在17个不连续森林斑块中,这约13只个体,已是中国天行长臂猿种群中数量最大的一群。

“猿口增长”,似乎变得像去西天取经那么难。

天行长臂猿大概在8岁-12岁左右成年,这时,就可以“成家立业”了。到了这个年纪,年轻猿就算还想留在家里“啃老”,也会被父母毫不留情地“扫地出门”。

通常,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猿的首要任务,是先给自己找到一块地盘,并确保地盘内食物充足,能够供应将来一家几口的食物所需。其后,开始寻觅伴侣,繁衍后代。

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类活动范围的不断扩大,在完好的原始热带雨林中生存了几十万年的天行长臂猿,开始面临“找对象”难题。

天行长臂猿“成亲”路上的“拦路虎”主要有3个:


1.在人类农业生产活动的不断蚕食下,长臂猿被迫逐渐从低海拔的热带森林撤退,龟缩到寒冷的高海拔森林中。随着温度下降,食物丰富度骤然下跌,长臂猿能攫取到的食物热量常年不足。这或许是造成长臂猿繁殖率偏低的一个重要原因。

2.曾经对森林的乱砍滥伐导致长臂猿的家园支离破碎,长臂猿种群都被隔离在一片片孤岛森林上。虽然直线距离相隔不远,但难以碰面。

3.从目前在高黎贡山板厂研究基地监测到的单身猿情况来看,距离接近的都是雄性。这种状况下,它们要获得繁殖机会,只能是等附近的家庭群再繁殖一胎并长大成猿,而这一过程,短则八九年,长则十多年。那时,青年“光棍”变成中年“光棍”,繁殖时间很紧张。而如果出生的又是同性,那几乎可以把“成家”从“猿生”清单里划去了。

因此,除尝试恢复栖息地和降低人为干扰之外,联通分散的家庭群和孤猿,保证长臂猿长久稳定地繁衍是当务之急。

云山保护团队大胆提出3种手段,希望引发业界和更多专业人士对此事的关注与思考。

手段一,人工迁徙

通过捕捉与转移,帮助独猿迁入有多个成年异性、有足够栖息地供繁衍,同时临近其他长臂猿种群的区域。另外,安装追踪设备,监测长臂猿在新栖息地内的适应情况。

这一手段的优点是,难得的捕捉机会将给研究人员提供很好的机会安装GPS项圈,更详细更完整的追踪模式将为天行长臂猿甚至整个灵长类的保护提供宝贵的数据与经验。便于集中资源,更彻底地拯救此物种的濒危现状。

这一手段的缺点与限制是,长臂猿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需国务院特批,否则禁止捕捉与麻醉。捕捉与转移的过程会给长臂猿带来不适,有可能影响到它们的健康状况。缺少资金和专业指导——目前只在印度有过一例类似的长臂猿迁地野放成功案例。

       手段二,声音回放。

通过人工播放独猿异性的鸣叫声,诱导独猿移动出自己熟悉的活动范围寻找配偶。

这一手段的优点是,较为安全,如成功,可以影响较小地达到配对的效果。政策阻力低小,需要投入也较少。

这一手段的缺点与限制是,缺乏经验。长臂猿智慧程度高,加上缺乏冒险精神的天性,移动一段距离后,很可能又会因为惧怕未知折返之前熟悉的栖息地,导致可实施范围有限。

手段三,保守方式。

不干涉长臂猿的行为,尽可能通过栖息地恢复和迁徙廊道建设,期待长臂猿自行拓宽活动范围,找到配偶。

这一手段的优点是,短期内最低风险,在足够的资源投入下,已有的保护模式也可以显著改善长臂猿生存现状。

这一手段的缺点与限制是,长臂猿栖息地多且分散,难以集中保护力量与资源。与地方居民的经济发展需要难以达成彻底的平衡,需要大量的资金、政策及人力投入。无法直接改善繁育问题。

天行长臂猿(本刊图片资料)

微信号:cwcawx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

欢迎投稿 · 投稿信箱:

cwcaweixin@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