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被契丹民族秘藏900余年 应县木塔佛牙舍利和失传佛经怎样发现的?

西北佛学2019-02-13 13:12:42


镔铁,古代一种带花纹的钢,制作的刀剑“吹毛透风”,锋利无俦。


契丹,本意即“镔铁”。


以其为名,取其坚固,牢不可破——契丹人以此自况,其来有自。


大辽国,这个曾经令中原胆寒的草原帝国,就是由契丹人建立的,其国祚从公元907年一直延续到1218年。


纵横中原、草原和西域,这个镔铁王朝立国长达311年,甚至比北宋和南宋的立国时间还要长。


持续与大宋朝南北对峙的200年间,中原地区通往西方的丝绸之路被阻断,以至相当长一段时间,亚欧大陆中西部国家误以为整个中国都在契丹的统治之下。


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里第一次向西方介绍东方时,就以“契丹”来命名中国。时至今日,在俄罗斯等斯拉夫语国家中,“契丹”仍然是中国的代称。


这个充满野性的民族,开疆破土,驰骋万里,马蹄横跨长城内外,疆域曾是赵宋王朝的两倍——全盛时,东北至日本库页岛,北至蒙古国中部色楞格河、石勒喀河一带,西到阿尔泰山,南至今天津市的海河、河北省霸县、山西雁门关一线,与北宋交界。


就在山西雁门关以北,有州名“应州”,是契丹的战略重镇。应州即今天的朔州应县,其城西北隅有塔,即著名的佛宫寺释迦塔,简称应县木塔。


在这座举世闻名的塔上,曾经发现过举世闻名的宝物,但个中来龙去脉和细节,却少为人知。



佛宫寺释迦塔建于辽代清宁二年,即公元1056年,是中国也是世界上现存唯一最古老、最高大的纯木结构建筑。


木塔高67.31米,五层六檐,全塔无一颗铁钉,共用斗拱54种,种类之多国内罕见,被称为“中国古建筑斗拱博物馆”,与意大利比萨斜塔、巴黎埃菲尔铁塔并称“世界三大奇塔”。


民国时期的应县木塔


释迦塔为什么要建在应县?


原大同市考古所所长、研究员张畅耕,在研究辽金史方时考证出,释迦木塔是辽兴宗仁懿皇后倡建的。


兴宗皇后为什么要办这件事呢?据《契丹国志》载:“兴宗皇后肖氏,应州人”。还有种说法,应州只是她的出生地。其父肖孝穆是活跃于辽圣宗晚期和兴宗前期的契丹重臣,时称“国宝臣”,他的两个儿子知足和无曲居官显赫,先后封王。


古画中的契丹贵族


更令肖家得意的是,圣宗的钦爱皇后是肖孝穆的妹妹,道宗宣懿皇后是肖孝穆的侄女,圣宗驸马肖孝惠之女。按帝室而论,三位皇后是婆婆、儿媳、孙媳的关系。


仁懿皇后从皇后到皇太后,入主后宫四十余年,这期间正是辽朝较稳定的时期。为了彰显她们肖家一门出三后,一家有三王的累世功勋和显赫地位,加上她又笃信佛教,就倡导在她的家乡、或者说是出生地应县建起了这座高大的木塔。


张家口宣化契丹墓葬壁画中的备茶图


在木塔一层内槽南北的门额照壁板上,至今还完好无损地保存着六幅供养人像,南面三女,北面三男,其实正是肖家的三后与三王。


1949前在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右旗白塔子辽庆陵出土的《仁懿皇后哀册》中,曾提到仁懿皇后“精穷法要,雅识朝纲。建宝塔而创精蓝百千处,即中宫而居永乐迨五十霜”。


正因如此,有史学家早在1985年时就曾断言,应县木塔是一座肖氏家庙。


应县木塔一层的女供养人像


在应州建塔,之所以能得到兴宗及整个辽王朝的支持,与它的军事作用也密不可分。


从建筑意义上讲,古代不少高大的佛塔,一是崇尚佛教,二是登高目敌。当时辽宋两国在山西境内是以恒山横断山脉南北为界。应州地控雁门关绝险,是辽帝国的西南门户,加上地势平坦,一览平川。在此处建起高塔,有利加强守望,具有极高的军事价值。


上世纪60年代的应县木塔


航拍应县城和应县木塔


释迦塔自建成,历代名人挂匾题联,塔内现存明清及民国匾联54块,为木塔增色不少。


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四年(1406年),率军北伐,驻宿应州,登城玩赏时亲题“峻极神功”。


明正德三年(1508年),武宗朱厚照督大军在阳和(今大同阳高县)、应州一带击败入侵的鞑靼小王子,登木塔宴请有功将官时,题“天下奇观”。


对联也有上乘之作,如:


拔地擎天四面云山拱一柱

乘风步月万家烟火接云霄


点检透云霞西望雁门丹岫小

玲珑侵碧汉南瞻龙首翠峰低


木塔建成九百余年来,由于地震、风雨侵蚀及战争等自然与人为灾害的影响,部分承重构件压损劈裂,易损构件残缺腐朽,塔身已明显变形,砖石阶基也局部塌毁。十年动乱之初,塔内塑像又遭破坏。


1973年8月,国家文物局邀请建筑专家杨延宝、卢绳、刘致平、祁英涛、陈明达、罗哲文、莫宗江、陶逸钟、于倬云、方奎光等人进行实地勘查。经过论证,专家们认为,根据我国的经济技术条件,对木塔的保护与维修,应以抗御六级地震为目标,不落架结构加固。



1974年7月28日,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科学技术研究所、山西省古代建筑保护研究所、雁北地区文物工作站、应县木塔文物保管所的祁英涛、李竹君、孟繁兴、张畅耕、刘乃卿、张永权及参与施工的专家李世温等七人,由祁英涛主持,自上而下检查木塔各层塑像的残破状况,研究保护措施。


检查中,赫然发现四层主像胸背部开洞。从残破处发现,塑像系木构骨架,装板缠绳,外敷薄泥,装饰成型。中柱上端相当塑像胸部,有一长、宽各15厘米,深10厘米的凹槽,槽外原有铁皮罩板,部分铁钉尚存。凹槽内藏物已失。凹槽以下,前端有一与中柱略等、木板围制的长方形竖槽。


孟繁兴以木棍探之,觉得内中有物,诸同仁再探亦然,但无法窥视,且伸手不及。为弄清究竟,取来当地自地炉中挟取炭火的特长柄铁钳,试挟之,出卷轴两件,一为辽藏单卷《妙法莲华经第二》,一为绘画《采药图》。


在场人员,群情振奋,本为检查塑像,顿成清理四层塑像内秘藏。



鉴于挟火钳损伤文物,且愈向下愈难提取,经研究,揭开了竖槽外边的部分塑泥、槽板,发现秘藏经卷分层立放于竖槽之内。竖槽下端与塑像盘膝部的木骨架相接,其间散乱放置经卷及碎片。


令人意外的是,其间还有黄鼠骨架一具。显系经卷入藏后,受到黄鼠的扰乱,致竖槽下端破裂,槽内经卷被撕咬下沉,部分落入盘膝部位。


这只黄鼠竟然还算立了一功!倘非如此,这一秘藏在此之前的文革动乱中,极有可能被文革小将们搜寻出毁于一炬。


在此之前的1966年6月18日,一游客登塔游览,在三层佛坛座下拣到一个花式银盒,内装金、银、琉璃、水晶、砗磲、赤珠、琥珀等佛教“七珍”与一枚佛牙舍利,以及折叠的《释迦说法相》三幅等共35件,交给时任木塔管理员保存。从木塔各层塑像的残破痕迹判断,唯第四层主像木构骨架中柱上端有凹槽,银盒入槽,尺寸吻合。推断此花式银盒,是十年动乱之初,有人从四层主像胸部凹槽内移藏于三层佛坛座,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未能取走。


幸甚至哉!


辽刻《玉泉寺菩萨戒坛所牒》


更大的意外和发现还在后面。


1974年9月14日,应县木塔文保所所长谢巨广到县公安局报案:木塔二层主佛泥塑胸部被挖开,文物被盗。时任县公安局副局长刘耀武当即带领四名公安人员赶赴木塔二层,对现场进行详细勘查。


主像佛端坐在木塔二层中央,塑像木结构骨架中柱宽厚大约20厘米。中柱上端正好是佛像的胸部,中间有一个大约15厘米的厚的凹槽,凹槽的外面钉有一块铁皮,发现铁皮被人撬开,里面装藏的文物已经失踪。


同时,发现主佛像腿板,也就是盘坐膝部位也被人挖开,里边明显藏有过东西。


随后,闻讯而来的文保人员从佛像腿板内取出许多木刻佛经,其中有几卷是东晋《大华严经》。另外还有手抄墨迹、彩绘图像等。


里面又有黄鼠骨架一个,以及若干麻燕爪。



经访问文保所有关人员,当时木塔正在维修,尚未开放。在二层维修木塔楼板的,有本县接马峪村的两个木匠,均姓王。


根据现场勘查和访问有关人员情况,警方分析作案者很可能是两个木匠。


木塔辽代修建施工模拟图


刘耀武立即派两名干警到接马峪村传讯两个姓王的木匠。经过政策攻心,二人供认二层主佛像胸部装藏的文物是他们偷的,佛像腿板处也是他们挖的,但没有往出拿东西。


当场从两个木匠家中提取出的文物有:大约一寸半长的佛牙一枚、若干水晶珠(其中有一颗是葫芦形),还有沉香木、香泥饼等。


这些文物装在一个大约15厘米的银盒内,外边包有一块黄绸子,原在二层佛像凹槽内秘藏。盗后两人把银盒捣毁,卖到县人民银行,后被警方追回。


至此案情大白。因两个作案人能自动坦白,主动交出被盗文物,经研究决定给予从宽处理。因当时文物法还没有出台,也未追究刑事责任。


这些文物在破案后全部移交给县文保所。



这批文物究竟有多么珍贵,当时人们都不清楚。事后谢巨广把案情报告了雁北文物站。经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和文物专家鉴定,确认是释迦牟尼真身佛牙舍利,系稀世珍宝。


《契丹藏》《大华严经》也是稀世珍宝,填补了我国现存辽代经卷空白。因当时应县没有专库,为防止被盗和发生意外,当时这批文物由国家文物局代为保管。


上世纪八十年代,应县人代会提案,要求国宝归还应县,经上级同意后,将这批文物归还应县。


在破案后的1978年,赵朴初先生携夫人专程前来应瞻仰木塔。在谈到被盗情况,赵朴初专为应县木塔题诗一首:


塔开多宝现神通,

木德参天未有终;

辽藏千年哀灭尽,

不期鳞爪示金龙。



有关佛牙的记载,出自大唐南海波凌国沙门若那跋陀罗译《大般涅槃经》:佛灭度后,共留下七颗佛牙舍利。即佛火化前,留给世界三颗佛牙,一颗为帝释天请走,两颗为捷疾罗刹盗走。佛火化后,在金刚体碎为末舍利后又留下四颗佛牙。这就是说,天上地下一共有七颗佛牙舍利。


翻遍浩如烟海的佛教典籍,应县释迦塔发现的两颗佛牙舍利,应该就是《大般涅槃经》中记载的捷疾罗刹所隐身盗取的一双佛牙。而应县古称应州,佛教研修者考证,佛经上说佛陀圣物“上应天道,下应群萌,实为应地”。“天道”“群萌”意为天上神祗、地上众生,佛陀遗骨灵牙示现之地,就是“应地”。应县古称“应州”的由来,当此无二。


也就是说,一双佛牙于“应地”应县重现了人间。



发现佛牙舍利的木塔所在寺院为佛宫寺,木塔又称释迦塔,上塔下宫的仪轨,是供养佛牙舍利的方式。佛宫寺释迦塔解释起来就是:佛陀的宫殿释迦牟尼佛的塔,在造塔建寺取名之时,已明示佛陀真身舍利供奉于此。


佛经记载,佛陀宝相庄严,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有关佛牙的“一相”“一好”,是说佛的牙齿呈“黄白相,方形柱状,光耀晶莹”。按佛教经典来理解,佛陀留下的灵牙,会在牙根牙槽、牙身上生长出细粒舍利子。唐玄奘法师《大唐西域记·迦湿弥罗国》记载玄奘法师在西天印度曾朝拜过佛牙,其佛牙长三寸,油浸鲜亮,熠熠生辉。


案子破后,不断还有好消息传来:


1974年11月18日,在二层主佛像腹内取出佛经30卷,残卷两包。


1977年9月10日,在一层清理出佛经30卷,残卷12包,手抄本4包。


至此,经过前后五次发现清理,共得佛牙舍利两颗,佛经75卷,佛画4幅,佛教七珍68件,残卷15包,手抄本4包。


经修复后统计,木塔塑像秘藏辽文物共92件(组)。其中,二、四层主像所出的七珍与舍利佛牙以二组计。如按件计,两组则总计为160件。


木塔内发现的《炽盛光九曜图》

它是辽代彩色木版雕刻印刷的代表


除了佛牙,释迦塔中经卷和佛画,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辉煌的发现。


辽国最大的印刷工程是《辽藏》的刻印,其也称《契丹藏》,是辽国印刷最重要的精品。


然而,辽藏在世间向无传本,被称为“虚幻的大藏经”。应县木塔辽代秘藏的发现,宣告这一历史至此结束。


圣宗朝是辽国政治、经济文化昌盛的时期,由于佛教的兴盛,辽国开始编写、雕印自己的大藏经。《辽藏》编纂、雕印于辽国的圣宗时期,雕印地点就在燕京,当时主持制定经录、编校雕印《辽藏》的,就是燕京首刹悯忠寺(今北京法源寺)钞主无碍大师诠明。


《契丹藏》中的说法图


经名下刻有小佛像的《妙法莲华经》


《契丹藏》之“称赞大乘功德经”


这部经文是佛教的一部大百科全书,不仅收录了大量佛经和历代高僧的重要著述,还记录了佛教发源地印度的部分历史和民俗。


然而,这部经书在它的发源地印度已经失传,只有汉文大藏经还流传于世,其中尤以辽代契丹版最为上乘。


令人奇怪的是,这批经书在辽代以后竟然绝迹,而如今,却出人意料地在应县释迦塔佛像内被发现。


但这珍贵经书,被发现时,已是一堆碎片……



关于契丹族的起源,有一个“白马青牛”的传说:


在茫茫的北方草原上流淌着两条河流,一条叫西拉木伦河,意思是“黄水”,也叫潢河;另一条河叫“老哈河”,也称“土河”。一位驾着青牛车从潢河而来的仙女,与一位从土河骑着白马来的青年,在两河的交汇处相遇,两人相恋结为夫妻,他们便是契丹族的始祖,后来生了八个儿子,形成后来的“契丹八部”。


历史学家根据这个传说和史料考证,对契丹族的起源作出如下解释——仙女和勇士所代表的,分别是居住在横贯辽宁和内蒙的两条古老河流——西拉沐沦河、老哈河流域的两个原始氏族,一个以“白马”为图腾,居住在“马盂山”,一个以“青牛”为图腾,住在“平地松林”。后来,两个氏族都迁徙到两河汇聚处的木叶山,他们的子孙繁衍成为八个部落,逐渐发展成为以后的契丹族。


研究表明,契丹源于东胡后裔鲜卑的柔然部,自北魏开始,就在东北辽河上游一带活动,唐初形成部落联盟,曾臣服于漠北的突厥汗国。


唐太宗贞观二年(628年),契丹部落联盟归附唐朝。唐灭亡后的907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建契丹国,后改称辽,统治中国北方。


耶律阿保机画像作者:讷热帝.晓青


辽朝广阔领土上,既有契丹等游牧和渔猎民族,也有汉人和渤海人。虽然是游牧民族,但辽朝皇帝当时就建立起独特的、比较完整的管理体制“两院制”,也可以说叫“一国两制”,南面官系管理汉人州县,北面官系按照游牧民族的习俗,治理契丹和奚族人口。


金庸的《天龙八部》里,义薄云天、武功高强、光明磊落的丐帮帮主萧峰,到辽国后当的,就是拥有一定实权的南院大王。


其时,契丹军士之壮,令人心折,且看《天龙八部》第四十一章“燕云十八飞骑 奔腾如虎风烟举”中“燕云十八骑”的出场——


“但听得蹄声如雷,十余乘马疾风般卷上山来。马上乘客一色都是玄色薄毡大氅,里面玄色布衣,但见人似虎,马如龙,人既矫捷,马亦雄骏,每一匹马都是高头长腿,通体黑毛,奔到近处,群雄眼前一亮,金光闪闪,却见每匹马的蹄铁竟然是黄金打就。来者一共是一十九骑,人数虽不甚多,气势之壮,却似有如千军万马一般,前面一十八骑奔到近处,拉马向两旁一分,最后一骑从中驰出。”


掌燕云十八骑,傲视中原足矣!


《天龙八部》中,前后有两次“雁门关之战”,惊心动魄,是《天龙八部》故事的源头和尾声。


第一战,北宋中原武林集结高手围攻萧远山一家,其后的江湖风雨皆源于此。


第二战,萧峰不愿百姓生灵涂炭,拒任平南大元帅并阻止辽帝攻宋,胁迫耶律洪基下令,终生不许辽军一兵一卒越过宋辽疆界,换回两国数十年和平,之后以断箭自尽于雁门关外。


辽代壁画上的契丹人饮马图


发现佛牙舍利和失传经卷的应县释迦塔,距离名动天下的雁门关极近,不过数十公里,有辽一代,基本位于辽宋边境的辽国一侧。


它和雁门关,以及左近的金沙滩等,一起见证了宋辽的兴盛,经历了宋辽的战争,享受了宋辽的和平,也近距离目睹了宋辽两国的衰退和灭亡。


宋辽时期全图


1974年,对发现佛牙舍利和失传《契丹藏》的应县木塔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而对中国的考古来说,也是个“大年”——这一年三月,秦始皇陵兵马俑重见天日。


木塔发现这些宝物,给人一种即将度过劫波的感觉。在此之前的1966年,一群红卫兵捣碎佛像胸部,从各层的佛像中取出大量经卷和佛画付之一炬,愚昧和罪恶的火焰在木塔的前方从中午一直烧到晚上9点,这种不可抚平的历史伤痛,至今难忘。


当时,侥幸存续的这批文物,在塑像内已经秘藏九百余年,置于竖槽上部者,鼠迹不至,保存良好。竖槽下部者迭经鼠患,粪尿狼藉,部分经卷被撕成残片,或糜烂成团。《炽盛光佛降九曜星官房宿相》画幅胶结,稍稍展动即干裂脱色;《涅义记第八》粘结如棒……


保护这批文物的第一步工作,需将残污的经卷及数量可观的碎片清洗、展平、校核、复位。为此,修复工作必须与整理研究相结合。


根据国家文物局安排,1979年7月,山西省文物局与中国历史博物馆组成应县木塔辽代文物整理组,负责文物整理与研究。


此项工作用了将近一年时间。


文物整理组组长史树青,是当代著名学者、史学家、文物鉴定家,被公认为中国文物鉴定界泰斗。成员傅振伦是中国历史博物馆研究员,学识渊博,是为数不多的在众多领域取得成果的著名学者之一。毕素娟女士是中国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著名的辽史学家。另一位成员冯鹏生,是我国著名的书画装裱修复学者,文物界誉为“活国宝”。


经卷文物的修复装裱,由北京荣宝斋承担。


为修复这一瑰宝,荣宝斋集中最强的修复力量,其中包括北派装裱高手张贵桐和王家瑞。此外,还有裱画大师李振东。这些师傅,可以说个个都是是国内文物界的修复大师。


装裱师傅们先用特制的药水,将黏在一起的经卷展开,接着,便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拼接工作。



在拼接的过程中,他们发现,其中一幅辽代的佛像找不到眼睛、鼻子等重要部位。


冯鹏生和王家瑞推断,如果碎片还有留存的可能,那只会在一个地方——佛像腹中。


此时距最初发现的时间已过了一年。人们都认为,再找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终,在两位裱画师傅的坚持下,人们重新打开了佛像,仔细将佛像腹中的尘土打扫出来,用极细的筛子将尘土筛去,果真找到了丢失部分的碎片。


这种寻找碎片的过程,是装裱中所说的补洞,它必须做到修旧如旧。所以,两位师傅才如此坚决地要找回和原作残破处相同的材料。


内蒙古库伦旗辽墓壁画中的契丹男子


从经卷题记看,刻经年代是统和八年到咸雍七年(990—1070),历时八十余载,刻经地点多为燕京,表明辽燕京印经院和坊间,拥有一批从事书写、绘画、雕刻、印刷、装裱等专业的技术工匠,同时造纸、制墨、锻造、织作业也相应发达。凡此皆说明,公元十世纪时,燕京是我国雕版印刷的一个重要中心。


燕云地区是历史上汉族与北方民族,草原与农耕地域的接壤地带。公元十世纪,契丹南下燕云,饮马黄河,取得并巩固了对燕云十六州的统治。太宗耶律德光升幽州为南京,又称燕京,以为陪都,赵宋一朝,从建立到消亡,一直对夺不回燕云十六州满怀恨恨而又无可奈何。


燕京扼南北交通咽喉,是汉与契丹两种文化传播、融合的媒介与枢纽。木塔秘藏从一个侧面,客观反映了契丹汉化的历史进程,以及燕京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木塔辽代秘藏的发现,对辽藏、辽代佛教和燕京文化的研究,产生了重大影响。


契丹军士


燕云十六州分布图


北宋军士


应县释迦塔,历经千年风雨依然坚固挺拔,从中不难看出,创造如此辉煌文明的民族,对各种文化兼收并蓄,也有着相当的经济基础和雄厚的工程技术力量。


古塔、舍利、辽藏犹存,而契丹安在?


辽的灭亡,与一种鸟有关,与一个人有关。


——海东青,辽朝灭亡的勾命鸟;


——完颜阿骨打,被大辽末代皇帝一念之差留下性命的王朝掘墓人。


覆盖在逝者脸上的契丹金面具

内蒙古博物院藏


辽道宗耶律洪基(金庸《天龙八部》中萧峰的大哥)去世后,时年二十六岁的孙子天祚帝耶律延禧继位。


耶律延禧在位25年,继承的是祖父留下的千疮百孔的破烂摊子,面临的是内外交困的棘手局面。然而,对于严峻的形势,他却缺乏清醒的认识。


在此之前,辽朝已是内忧外患。按理来讲,彻底清除朝廷奸党耶律乙辛党羽和他们对辽朝政局的影响,平反祖母萧观音被耶律洪基错杀的冤案,起用勇于抵制耶律乙辛的官员、将领,是争取人心、振兴朝政、扭转世风的关键。但天祚帝继位后,忠奸不辨,偏听偏信,丝毫不以祖父为前车之鉴,从祖母、父亲被杀的事件中汲取明辨忠奸的沉痛教训,反而沉迷于渔猎,且如祖父耶律洪基一样,再次上演了杀妻灭子的悲剧。


辽陈国公主墓出土的鸳鸯纹金盒

内蒙古博物院藏


除此之外,天祚帝像耶律洪基一样酷爱“捺钵”(“行在”之意)游猎。契丹有春、夏、秋、冬“四时捺钵”制,就是皇帝随着四季的变化不断搬家,在所到各地设置的行帐中一边游猎,一边办公。春捺钵主要是钓鱼、捕天鹅,在捕捉天鹅时,契丹皇帝常派成群的卫士鸣鼓惊吓飞禽,待湖面上方的天空遍布天鹅等禽鸟时,皇帝就会亲自纵放一种名叫“海东青”的猛禽搜寻目标,啄落天鹅。


好玩是好玩,但谁也不曾想那爪白体健的“海东青”,成了辽朝灭亡的“勾命鸟”。


驾着海东青游猎的契丹贵族


女真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少数民族,生活在黑龙江、松花江流域和长白山一带,是黑水靺鞨的后裔。契丹帝国灭掉靺鞨人建立的渤海政权后,黑水靺鞨改称女真。


为了获得东北地区丰富的特产,契丹在宁江州(今吉林扶余西北伯都纳古城)设有榷场(交易市场),女真人以东珠、人参、生金等土特产在宁江市场交换,并以海东青、貂皮、良犬等朝贡于契丹。辽王朝日益腐化奢靡,对海东青和东珠的需求量大大增加,加紧了对女真人的搜括与勒索,并找乐似的称之为“打女真”。


契丹金质圆形牌饰 内蒙古博物院藏


更有甚者,在征发兵马等紧急事件中,契丹派出的带有银牌的使者,号称“银牌天使”,每到女真境内,都要求有女真妇女伴宿。


起初是女真指定中下户未嫁女子陪伴,后来络绎不绝的使者任意选择美妇,既不问其有无丈夫,也不问是否为女真贵族家的妇女。


“银牌天使”的为所欲为,激起了女真各部各阶层的普遍不满,而好猎的契丹皇帝、贵族因酷爱海东青,每到大寒时节,“必命女真发甲马数百至五国界取之”,到天祚帝时,“责贡尤苛”。女真人对为得到海东青而进行的争战,憎恶到极点。


鱼龙形人物辽瓷


辽镶宝石金杖首 内蒙古博物院藏


公元1112年,天祚帝行猎到春州(今黑龙江肇源县西),在这里举行了头鱼宴,请酋长们喝酒。几杯酒下肚,天祚帝有了几分醉意,叫在座的酋长们给他跳舞助兴。


女真酋长们无不对辽心怀痛恨,但也不敢违抗命令。在一片热闹喧嚣的氛围中,唯独一个年轻人没有起身,神情冷漠,一动不动。天祚帝认出他是女真部落联盟大酋长乌雅束的弟弟完颜阿骨打。


天祚帝很不开心,一再催促他起身跳舞。其他酋长怕他得罪天祚帝,也从旁劝他,可是不管好说歹说,阿骨打“辞以不能”。


辽鎏金银盒 内蒙古博物院藏


散席之后,天祚帝跟大臣萧奉先说:“阿骨打这小子这样跋扈,实在让人没法容忍。不如趁早杀了他,免生后患。”


萧奉先是天祚帝元妃萧氏的兄长,外宽内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偏偏受到了天祚帝赏识。他认为阿骨打没有大过失,杀了他会引起其他酋长不满,就说:“他是个粗人,不懂得礼节,不值得跟他计较。就算他有什么野心,小小一个部落,也成不了气候。”


天祚帝觉得萧奉先说得有理,把这件事搁在了一边。


这是契丹帝国灭亡之前,契丹帝国与大金帝国统治者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昏庸的天祚帝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一念之差,竟然给自己的契丹王朝留下一个掘墓人。


12年后的1124年,天祚帝已经被完颜阿骨打建立的金朝打得魂不附体,乃至“恶闻女真事”。


草原风格的契丹扁壶


在金兵的穷追猛打下,天祚帝先后逃至南京、中京、西京,致使中京、西京相继失陷,最后只好逃入与外界信息难通的夹山。此时,他终于认识到一系列问题都与偏听偏信萧奉先有关,于是将萧奉先逐出朝廷,但他对自己所做所为仍无任何自责。


天祚帝入夹山后,数月间与外界信息不通。后来,东躲西藏的天祚帝终于厌倦了被金兵追着打的游戏。1124年冬,在耶律大石等诸大臣的一片反对声中,天祚帝率领残军败将从夹山南下,试图收复山西州县,结果被金军击败,许多部下都投降了金军。


用于战斗的鸣镝


1125年正月,金兵在山西应州包围了欲逃往西夏的天祚帝。他自知难逃,干脆挺身向前,对金兵说:“我就是天祚帝!”


金兵要用绳索捆他,他大声喝道:“放肆!你们敢绑天子吗?”金将完颜娄室驱马来到他面前,翻身下马,跪地作揖:“奴婢不才,乃以甲胄冒犯天威,请陛下下马!”


天祚帝凄然一笑,下马,二百年前由辽太祖打下的基业就这样从马鞍上滚了下来。


一个刚愎的皇帝,一个自以为神通而一意孤行的皇帝,一个听不进任何谏言穷途末路时才略有醒悟的皇帝,就此断送了一个横刀立马的镔铁王朝。


矗立在应州的释迦塔,满怀酸楚地目睹了大辽的最后一幕就此落下。


1125年8月,天祚帝被解送金上京,降为海滨王,三年后病死。


出走后唐的耶律倍所作《射骑图》

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


契丹族系图


随着大辽国的灭亡,契丹文字和契丹人的面目逐渐模糊不清起来。


契丹文字,一度被称作“死亡之字”。


契丹人于920年仿汉字偏旁创制了契丹文字,史称大字,后又仿回鹃文创制了契丹小字。


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个强大的王朝,契丹国有过极度辉煌的历史,但书禁却甚严,史书记载,擅自向汉人传递契丹文字书籍者将被问斩。


在这种情况下,关于契丹文字的书籍,没有与其同时代的北宋一起传播,更谈不上保存。而史书中仅有的五个契丹文字也是关于军事方面,极有可能是两军对峙情况下的模糊记录。因此,契丹王朝消失之后,关于它的一切也随着历史的远去被尘封起来。


辽代青铜镜上的契丹文字


近代以来,几代契丹文字研究者呕心沥血,以求“死亡之字”能重新复活。


1922年,辽《兴宗哀册》和《仁懿皇后哀册》面世,让消失了近800年的契丹文字重见天日。双册出土后,虽然被公认为是消失已久的契丹文,但因为失传已久,哀册出土近十年的时间内,没有一个人能认识一个契丹字。


1930年,辽道宗和宣懿皇后的汉字和契丹小字哀册出土后,基于契丹文和汉字相互比较而进行的契丹文字解读才拉开序幕。20世纪三四十年代,以及1952—1956年,在中国、日本、俄罗斯掀起一股研究契丹文字的短暂高潮。


通过国内外契丹文字研究专家不懈的努力,截至目前,400多个契丹原字的一半已经被解读,1300多条词语和数十个句子的意义被探明。


虽然历经近一个世纪,几代人的努力取得了上述成绩,但是对于浩瀚的契丹文字大海来说,这些成果还是显得太渺小。从目前已有的统计资料来看,无论是契丹小字还是契丹大字,都还有80%以上的部分等待解读。


辽国贵族墓出土的鱼形玉饰

内蒙古博物院藏


文字消失,契丹人最后去了哪里?如此一个强大的民族,为什么会迅速消失,似乎不见一丝踪影?


契丹作为一个完整的民族,在元代已不复存在。史学界推测大致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居住在契丹祖地的契丹人渐渐忘记了自己的族源,与其他民族融合在一起。蒙古灭金时,他们和女真人一起被视作汉人。


第二种可能,西辽灭亡后,大部分漠北契丹人向西迁移到了伊朗克尔曼地区,被完全伊斯兰化,演化融合为中亚各族的一部分。


第三种可能,金蒙战争爆发后,部分契丹人投靠了蒙古,并在随蒙古军队东征西讨时,一部分契丹人融入蒙古、高丽等民族,其余则进入河北和山西,后散落到全国各地,本民族的特点渐渐褪尽。


契丹人标准装束


当然也有几种版本的说法,契丹民族没有被融合,他们作为一个民族仍然存在。


一种说法认为,生活在大兴安岭、嫩江和呼伦贝尔草原交汇处的达斡尔人,就是契丹人的后裔。达斡尔的意思是“原来的地方”,也就是故乡。学者通过比较研究契丹族和达斡尔族的生产、生活、习俗、宗教、语言、历史等内容,找到了大量证据证明,达斡尔人是继承契丹人传统最多的民族。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契丹部落最后流落到了云南地区。他们的根据是,在云南施甸县,发现了一个仍在自己祖先的坟墓上使用契丹文字的特殊族群,统称“本人”。在施甸县由旺乡的一座宗祠里,还发现了一块篆刻着“耶律”二字的牌匾。据“本人”介绍,这是为了纪念他们的先祖阿苏鲁。历史记载,阿苏鲁是投靠蒙古的契丹后裔,他的先祖曾参加西南平叛战争。


后来,中国社科院研究辽史,并对识别契丹文字作出重大贡献的刘凤翥教授,利用DNA技术,得出了如下结论:达斡尔族与契丹有最近的遗传关系,为契丹人后裔;云南“本人”与达斡尔族有相似的父系起源,很可能是蒙古军队中契丹官兵的后裔。


但这并不能证明这些“本人”就是阿苏鲁的后代,毕竟漠北和云南相隔万里,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学术界始终未能给这个自称契丹后裔的族群正名。其实即使最终证明这项测验结果准确无误,也不能过于简单地来看民族源流问题,因为契丹族1000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外婚制”,所以纯粹意义上的契丹人,早就不存在了。


辽陈国公主墓出土的金质荷包

内蒙古博物院藏


值得一提的是,契丹人的传奇,在民族消亡的最后一刻,还是显现出一抹剽悍的亮色。


公元1125年,辽被女真族的金所灭。在辽朝即将灭亡之际,苦劝天祚帝而对方不听的的契丹贵族耶律大石,知天祚帝不可救药,便杀掉奸臣萧乙薛和坡里括,率铁骑二百,夜间离开天祚帝大营,向北进入漠北地区的可敦城(今蒙古国布尔干省青托罗盖古回鹘城)


此处,驻扎着辽国仅存的两万铁骑。


耶律大石画像


耶律大石,辽朝开国君主耶律阿保机的八世孙,生于1087年。他幼年时受过很好的契丹族的传统骑射训练和文化教育,又接受过汉族的文化教育。1115年考中进士,取得殿试第一名,授翰林院编修一职。


为躲避金的进攻,耶律大石旋即率部向西发展,征服了今天中亚的广大地区。1132年,耶律大石称帝,建立西辽政权,即黑契丹(Karakitai),又称“哈喇契丹”。


随后,耶律大石向新疆、蒙古高原、中亚及西亚地区扩张,建都于虎思斡鲁朵(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玛克东南布拉纳)。在1141年的卡特万之战,击败塞尔柱帝国联军,成为中亚霸主,将威名远播至欧洲。


耶律大石无疑是一位合格的统治者,不仅仅只是坚毅的性格,而且有灵活的手腕,以及宽仁的心。他的统治极有效率,懂得如何进取,同样懂得如何修生养息,完全可以成为统治者的典范。


建国后,他不忘灭国情仇,屡次东征金国。1143年,戎马一生的耶律大石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带着对故土的依恋在虎思斡耳朵的宫帐中去世,终年56岁。


公元1218年,立国93年的西辽亡于蒙古帝国的铁骑。


耶律大石在中亚的统治堪称“仁政”


契丹这个民族,随后便逐渐消失在历史深处,血脉依稀几不可知。


这个民族,如它的名字,黑黝黝的一段镔铁,横扫天下300余年,然而被岁月磨损锈蚀,最后连文字也化作飘渺的飞烟。


灭辽后,志得意满的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曾在圣谕中如是说:“辽以镔铁为号,取其坚也。镔铁虽坚,终亦变坏,惟金不变不坏”。


完颜阿骨打的意思,之所以立国号为“金”,并取得胜利,是克制住了以“镔铁”自居的辽——镔铁再硬,终不及金。


金太祖完颜阿骨打


然而,即使金光闪闪的江山,真的会千年不倒万年永固么?


再顽强的意志和坚不可摧的自信,也难以抵挡自身的腐朽。天兴三年(1234年)正月初十,宋、蒙联军冲入河南蔡州城内,金朝最后一任皇帝金哀宗自缢,金王朝在一片凄惨中灭亡。


世上,从来没有金瓯永固的封建江山。







版权声明: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如有缺漏,敬请联系本平台及时增补。重编录用者请注明出处及作者,以尊重著作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