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反腐风暴席卷江苏医卫系统 13地市多人落马

江苏省医药联盟2018-12-05 13:52:29

以下文章和内容谢绝任何自媒体及APP转载

请保留医药自媒体人底线


            

  卫生系统反腐已有多起案件


  近日,江苏各地相继出现卫生系统官员出事传言和腐败分子落马被抓的消息。江苏卫生系统反腐力度不断加大,查处了一批大要案,江苏省医药联盟简单总结了各地整治医疗系统不正之风行动取得了显著战果:


涉嫌受贿罪,各地检察院决定逮捕


5月,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南京市溧水区卫生局局长、书记范哲庆(正处级)涉嫌受贿罪、贪污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5月4日,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行贿罪对常州市理贝尔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玲、美敦力(上海)管理有限公司代理经销商姚志贤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目前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  


5月5日,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骨科主任王生解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目前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 


南通市第三人民医院原检验科主任吴月平涉嫌受贿罪一案,近日已由如皋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南通市通州区第八人民医院(下简称八院)原院长,因涉嫌受贿罪被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夏宝泉利用担任八院院长的职务便利,收受医疗设备及耗材销售商谢某某等21人贿赂共计人民币109.8万元,为请托人谋取利益。


5月,常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武进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蒋立新、武进中医医院检验科主任刘小、常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董春雷、金坛区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唐国建、金坛区第二人民医院检验科工作人员薛过晓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5月,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镇江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检验科主任庄建伟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镇江市润州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药品代理商何菊俊(原镇江大牛,你懂滴)以涉嫌行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目前,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5月,扬州市仪征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黑龙江省乌苏里江制药公司医药代表于海泳以涉嫌行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扬州市高邮市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高邮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高邮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姚学仁、高邮市中医院骨科主任曹飞、高邮市人民医院外科原副主任孙宗进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苏州太仓市浮桥镇金浪卫生院院长王建明违规发放节日福利和私车公养问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5月,连云港市连云区云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顾晓华违规私设并动用“小金库”款项发放节日福利问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4月,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销售假药罪对犯罪嫌疑人汪恺批准逮捕

         六合检察院对刘晓茜等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江苏省荣军医院原副院长史真鸥违规收受购物卡等问题。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和撤职处分。


    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外科副主任、骨科主任荆鑫

    高邮市人民医院外科副主任顾邦林

    扬州市邗江区双墩墓园主任刘友祥


以上三人均由于涉嫌受贿罪,被扬州市检察院决定逮捕;



5月17日泰州市中医院纪委约谈泰州市内药企(商)


  新药利益竞争中也有腐败


  但这些在江苏各地市普遍采取的行动,并没有完全遏制卫生系统中腐败现象的发生。“将新药通过医院送到患者手里,是产品的竞争过程,也是权力与金钱、社会关系和人情网的角逐。”一位资深的医药代表说起一个新药进入医院药房的过程,口气中既饱含无奈,又充满征服困难的成就感。他说,这个过程背后,有一张医药代表费尽心思织就的网,这张网有时能网到大鱼,当然,丰厚的“鱼饵”是必不可少的代价。

附:新药流通的五大“关卡”


  第一道公关环节是去药剂科登记。

  这个过程相当于药剂科给新药入门一个初选的机会,如果能登记上,意味着医药代表小半只脚迈进了医院的大门。此时,药剂科主任有权决定是不是帮你把新药拿到药事委员会进行讨论。


  第二道公关环节是摆平临床主任。

  临床主任决定着医院有没有必要使用新药,他的意见对药事委员会具有极强的参考价值。据称,临床主任与药剂科主任往往是具有亲密关系的,两者的区别仅在于,临床主任关心药性,药剂科主任更关心药价。


  第三个公关环节是做通更多人的工作,争取在药事委员会讨论中占据有利导向。

  据了解,对相同化学名的药品,一家医院往往有不同的药厂供药。因此在这个环节上,医药代表要花功夫去做通更多参与药事委员会讨论者的工作,其中,做通分管药品的医院副院长的工作是最有效的。


  第四个公关环节是打点医院采购部门、医药公司等商业中介公司人员。

  如果在一些细小环节上不注意,药厂的新药进入患者手中的时间就会被拖延。因此,医药代表还要花时间和一部分小钱打点医院采购、库管、门诊主任、中心药房主任等这些“小鬼”,有时还要疏通医药公司的采购人员。


  第五个公关环节是搞定药房人员或主任、医生。

  一般来讲,这些最末梢的医疗人员,占据着开哪家药厂的药,拿哪家药厂“回扣”的选择权。因此,医药代表不可小视他们,甚至有时候医药代表要定期回访医生,督促医生们给患者开自己的药品。

  

  其实现在处在尴尬位置的是药厂。一方面,它面临着新药研发过程中带来的巨大成本压力;另一方面,它还必须面对医药代表在销售过程中出现的风险。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药厂如果不做临床研发工作,等于等死,而如果做了临床研发工作,那就是找死。在这种成本压力下,药厂出于保全自身的考虑,一般对医药代表在销售中出现的风险是不会主动出面承担责任的。这意味着,医药代表向医疗人员行贿的行为败露后,只会由医药代表以个人的名义承担法律责任。不过,药厂相应地也会暗中替医药代表支付必要的罚金,但前提是医药代表不能出卖药厂的利益。

  在药品流通的链条反应里,医疗人员、药厂、医药代表的关系是错综复杂的。但是正是由于这些层层叠加的关系,构成了一部分药剂科“蛀虫”纷纷落马的因素,看起来偶然的事件,也便成了必然。 

 

      上述案值中检方有关人士甚至称,这些出事的人只是“踢破了脚趾头的一小部分”。从江苏省医药联盟在各地的调查不难看出,江苏卫生系统的这场“白色反腐风暴”所带来的行业触动还是很震惊的!



   2016年2月15日上午,国家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李斌同志主持召开党组会议,传达学习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精神,部署推进卫生计生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会议指出,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总结了2014年政府系统反腐倡廉工作,明确了2015年重点工作要求,卫生计生系统要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纪委第五次全会精神和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精神,进一步抓好落实,依法行政,正风肃纪,廉政勤政,把卫生计生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不断推向深入。


     2016年4月22日上午,江苏省卫生和计划生育行业党建工作会议在南京召开。会上,委主任、党组书记、行业党委书记王咏红要求,全省卫生系统各级党组织要实施作风提升行动,切实加强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改进政风行风,提高社会满意度。


附件1

江苏省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报送表 

医药生产经营企业

名  称


组织机构代码


营业地址


法定代表人

(负责人)

姓  名


职 务


身份证号码


责任人员

姓名、职务、身份证号码:

1.

2.

……

违法、违规事由


判决、处罚决定

时间、文号


摘  要








填报人:                  联系电话:

填报单位:(盖章)

    年 月  日

附件2

医疗卫生机构医药产品廉洁购销合同(样本)

 

甲方(医疗卫生机构):

乙方(医药生产经营企业及其代理人):

为进一步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规范医疗卫生机构医药购销行为,有效防范商业贿赂行为,营造公平交易、诚实守信的购销环境,经甲、乙双方协商,同意签订本合同,并共同遵守:

一、甲乙双方按照《合同法》及医药产品购销合同约定购销药品、医用设备、医用耗材等医药产品。

二、甲方应当严格执行医药产品购销合同验收、入库制度,对采购医药产品及发票进行查验,不得违反有关规定合同外采购、违价采购或从非规定渠道采购。

三、甲方严禁接受乙方以任何名义、形式给予的回扣,不得将接受捐赠资助与采购挂钩。甲方工作人员不得参加乙方安排并支付费用的营业性娱乐场所的娱乐活动,不得以任何形式向乙方索要现金、有价证券、支付凭证和贵重礼品等。被迫接受乙方给予的钱物,应予退还,无法退还的,有责任如实向有关纪检监察部门反映情况。

四、严禁甲方工作人员利用任何途径和方式,为乙方统计医师个人及临床科室有关医药产品用量信息,或为乙方统计提供便利。

五、乙方不得以回扣、宴请等方式影响甲方工作人员采购或使用医药产品的选择权,不得在学术活动中提供旅游、超标准支付食宿费用。

六、乙方指定                        作为销售代表洽谈业务。销售代表必须在工作时间到甲方指定地点联系商谈,不得到住院部、门诊部、医技科室等推销医药产品,不得借故到甲方相关领导、部门负责人及相关工作人员家中访谈并提供任何好处费。

七、乙方如违反本合同,一经发现,甲方有权终止购销合同,并向有关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报告。如乙方被列入商业贿赂不良记录,则严格按照《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建立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的规定》(国卫法制发〔2013〕50号)相关规定处理。

八、本合同作为医药产品购销合同的重要组成部分,与购销合同一并执行,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

九、本合同一式三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甲方纪检监察部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上报上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执一份,并从签订之日起生效。

 

甲方(盖章):                 乙方(盖章):

法定代表人(负责人):         法定代表人(负责人):

经办人签名:                  经办人签名:

年  月   日                   年   月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