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国庆贵州七日游,我们6个人共花费3781.7元,平均每人630元【穷游必看系列1】

小窝囊与旅行者2019-03-14 16:17:58


编前语:2017年国庆节马上就要结束了,相信大家都有同感,“国庆节就是在朋友圈里欣赏世界各地的美景”,在微信上问了一下此时正身在欧洲、美洲,或者正从日本启程回国的同学、朋友,国庆这几天旅游花了多少钱?有的几万,有的甚至上十万。我无意中翻出了2010年国庆节,我与五个同学一起去贵州旅行的记账本,2010年国庆节贵州七日游,我们6个人共花费3781.7元,平均每人630元。于是“小窝囊与旅行者”继力作“工作算狗屁”系列后,再推出一个神一般存在的“穷游必看系列”,今天推出第一集:《国庆贵州七日游,我们6个人共花费3781.7元,平均每人630元》

出发前就做好了路线图,基本是按照这个路线走的

 
  

一,大家都病了,除了我


贵州山高路远,去了六个人,病了五个人。在离黔入湘的那个黄昏,张哲扛不住重感冒还是进了洪江市人民医院打吊针。我感觉那个医生挺好的,晚上十一点多还来查房,那时三瓶吊针已经快打完了,张哲流了一头汗,已经开始退烧了,医生说那个退烧药就不用吃了。


那天的晚餐便是在病房里吃的,回来看了刘建俊拍的我们在病房里吃晚餐的视频,我笑了又笑。我是以默默的吃饭的形式出镜的,偶尔动一下也是去夹菜,还有就是换桶装水了。谢典始终站在病床边一口一口的喂张哲吃饭,张哲那眼珠始终跟着筷子转,从盛菜的饭盒到盛菜的饭盒,然后菜来张口,饭来张口,眼角流露出生活不能自理的幼儿园小朋友的狡黠。俞商的饭里全是黑乎乎的豆豉,吃得津津有味的,是因为那豆豉确实很好吃呢,还是她确实很喜欢吃豆豉呢?始终躺在对面那张床上的是华鹏飞,看来这视频是在大家去找旅馆之前拍的。


后来那张床上来了一位同样是因感冒来输液的阿姨,她得知我们是来洪江旅游的学生,她强烈给我们推荐的是巫水江边的血粑鸭与幸福路的牛肉米粉,说幸福路的那几家店都是开了几十年的老字号,比怀化的米粉还好吃,而不吃血粑鸭就算白来洪江了。


第二天我们品尝了幸福路的牛肉米粉,味道不错。也品尝了巫水江边的血粑鸭,我至今无法接受以鸭血为辅料制作糯米血粑,而后以血粑为底料制作血粑鸭,比较有湘西特色,但感觉味道一般。窗外风景还好,巫水清而洪江浊,两江交汇之处水色不同,澄江如练,清水之上泛有渔舟三两支,隐约见渔舟之上伫立有鱼鹰四五只。


二,何以解忧?唯有洪江嵩云山

 

看过了黔东南的车江侗寨、岜沙苗寨与隆里古城,这湘西的洪江古城不看也罢,与我看惯了的长江流域城市的老城区建筑大同小异,其破败程度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洪江风景绝胜之处大概要算嵩云山了,沿盘山公路上行约半个小时,有古寺一座,乃明万历年间兴建的大兴禅寺,建筑古朴可爱,两株攀援的凌霄花攀满了一整面旧墙壁,一株古桂树香飘整座寺院内外。


山上的游人不多,络绎不绝的是上山挑泉水的市民,沿寺庙后的石阶再上行约二十分钟便到凉水井了。泉水可以直接饮用,永不干涸,许多市民长期上山在此取水,而后用扁担挑回家中以供炊饮之用。清泉、名山、古寺,洪江之美钟集于此了。此山免费为市民开放,山路上沿途都有民房,或新或旧,或高或矮,错落其间,感觉商业气息很少,而生活气息很多,这大概是这座山最大的可爱之处吧。口渴之时,不用担心山顶的异价纯水价格高出山下二十倍去,沿途都是挑着泉水下山的人,仿佛凉水井正在向我们招手呢。


在山上漫步之时,不用担心有人来查票,或迟或缓,没有人会来催促你,或急或速,没有人会来阻拦你。在嵩云山上你可以忘记粮食与蔬菜,不为稻粱谋;在古寺里可以重新拾得那些飘忽不定的理想,褪去那些有形或是无形的羁绊;在凉水井边可以畅饮那不仅仅可以解渴,还可以解忧的泉水,我多希望我永远不要下山来。

 

三,“汉家有字传歌本,侗家无字传歌声”


整个贵州之行,我不想着过多墨水,不想看山,不想看水,最后决定到贵州来看古村落,不想看人,最后避开所有著名的景点,于是到了游人罕至的黔东南。

车江侗寨合影(2010年10月3日)


车江大坝是贵州难得的一块平原,都柳江养育了车江大坝上的车江侗寨,都柳江边的古榕树群是古朴的,都柳江边爬树的两个小孩是原生态的,他们像两个天真未凿的小猴子爬到树上摘一种不能吃的果子,放在塑料瓶里当玩具玩。他们一个五年级,一个二年级,从小就学习爬树的。而岜沙苗寨的小朋友的发型和衣着是原生态的,像古人一样留着长发,穿着蜡染的苗服。但游客与他们留影时,按快门的游客说:“茄子”,他们异口同声的拉长了声音喊:“给钱”,这个不是他们那个年纪所应该有的。小孩是一个地方的窗户,据我看车江侗寨要淳朴一些,而岜沙苗寨已经完全商业化了,这不是一个好事情。 

车江侗寨风景与平原地区无异,侗寨的中央有一座近几年兴建的高三十余米的侗族鼓楼,我们遇到了一年一度的琵琶歌大赛,各队选手披金戴银,盛装表演,坐在一排小板凳上,手拿土琵琶,唱着传情达意的侗歌。


“汉家有字传歌本,侗家无字传歌声”,侗族大歌代代相传,希望这样的比赛能够永续举办下去。台上全是些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五十年后再到车江侗寨,是否还能听到醇厚的侗歌呢?我们六个人坐在鼓楼的台阶上听完了整场比赛,看着他们近在咫尺的背影感觉很有安全感,我知道我们有幸听到了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成为绝唱的歌声。

侗歌,美娘歌队


看得最真切的是娘美歌队的两个主唱,你推我,我推你发言的样子,因为我们就坐在她们身后很近的地方。最后那个主唱很害羞的说了一句她们昨天晚上练习到凌晨两点,为的是把今天的歌唱好。这是整个比赛中唯一一组年轻人,侗族大歌的未来悬一线希望于她们身上在了。她们背对着的是侗家鼓楼,面对着的是烈日下撑着伞的评委们,还有那平铺眼帘的古榕群,与隔着都柳江的那一脉含情脉脉的青山。

 

四,隆里古城这连绵不绝的黛瓦是我这一生一世的怀念

隆里古城也是在一片难得的平原上,步出西门有一条浅水蜿蜒而来,被当地人唤作西门江。西门江上有两座古桥,一座叫平水桥,用青石板铺就的窄而长的石桥,坐在上面晒太阳,看鱼在水中游,看马食河边草,看村民在不远的隔水坝上洗衣服。坝边有木亭,桥边也有木亭,这些亭子可以吟风咏月,又可以遮风避雨,多好多好。走过平水桥,再走过一段田间小路,便是状元桥了,这是纪念王昌龄的,要高大很多。纪念这座桥的古碑有许多块,集中镶嵌在状元桥边那座山岗的岩壁上。


有鹅卵石小径可以直通山顶,山上古木参天,有几株枫树遮天蔽日,估计很有些古老了。山顶是一座废弃的庙,门楣上写着“胜似仙境”,估计是道教的真武大殿。古庙是近几年翻建的,如今又已废弃,无人看管,庙门口的一株桂花有一段奇香。站在山顶,隆里古城一览无余,田野阡陌,古城安详。


我很怀念我们在隆里住的那个家庭旅店,是全木结构的房间,窗外就是正阳门的瓮城,正阳门没有城门的架势,在中原地区顶多只能算得上一个大户人家的民宅大门罢了。住在古代的楼阁之上,可以什么都不用想,窗外自是满目的青砖黛瓦,就静静的看着它们就很好。

 

五,岜沙苗寨:到中国唯一的持枪部落看日出


岜沙苗寨的家庭旅馆也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估计整个贵州都盛产木头,岜沙苗寨的旅馆也是全木结构的两层小阁楼,走廊上是很宽很厚的木头长板凳,坐在长板凳上看着走廊上挂的红灯笼,思想可以飘到很远的地方去。木头房间的屋顶还有螳螂,我还是在儿时见过螳螂,现在好多城市里这种可爱的小昆虫们早已绝迹了的。

岜沙苗寨。旅馆。红灯笼


岜沙苗寨在大山上,张哲为什么会感冒,我估计就是因为山上温差大引发的,晚上盖很厚的被子,但他的脚是冰凉的。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就起来了,趁着大家洗漱的时候我独自出去逛了一圈。我刚一出门就看见了日出,不过日出已经出了一大半了,不一会儿观日出的人们已经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了,我怅然的看着初升的太阳,后悔没有早来一步,一睹那日出的全部过程,真想再住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定早早守候。日出的景象是很壮观的,难以用文字描绘,山峦连着山峦,一眼望不到头,云雾如海一样平铺,在云海的最尽头便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初升的太阳一点也不耀眼,但那光芒却足以照亮纵深极广的目力所及之处。日出几分钟后,太阳便刺目起来,再也不能直视了,皮肤也开始了有灼热之感。早上的岜沙苗寨笼罩在介于浓与不浓之间的云雾里,向下眺望群山环绕的整个村寨,恍惚间它的存在有一种不真实感,感觉它是漂浮在云端的。

岜沙苗寨。日出

芭沙苗寨。苗妇。禾仓

苗女。芦笙场


六,贵州的盘山公路吐得惨印象深

贵州的盘山公路也是在云层上下穿梭的,明明坐的是汽车,但会有坐飞机的错觉。从凯里到榕江有五个半小时的盘山公路,窗外景色很壮丽,天黑之前我睁大眼睛看那稍纵即逝的纵深极广的山峦,与那通天的梯田,开辟与耕种这些梯田依靠的真的仅仅是人力吗?


暮色渐沉,车窗外几抹夕阳过后黑了起来,路旁散落的红花已经分辨不出色彩,困意袭来,闭上眼睛,头枕着肩睡着了,这是整个贵州之行中最美的一段哀愁。贵州的大山大水就像古炉乡歌一样抚摸心灵,不知不觉已经睡了一觉了,一觉醒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寨子,房屋都是用温柔的木头建造的,下车呼吸了几口清新的山间的风,感觉飘飘然了。


可惜上车后被换了座位,高出一截,山路更加颠簸,怎么也睡不着了,胸中翻江倒海的难受,直想吐。剥了一个俞商在学校摘的橘子,又苦,吃了半个,扔了半个。咬着牙坚持了一个小时,看见前排有人下车了,想必换到前面去坐也许会好一点。结果坐下没多久便坚持不住了,只见一个女生蹲在走道上对着离我最近的垃圾筐呕吐,光线太暗没看清楚是谁,因为我已经吐出来了,只是用手捂着在,于是夺过筐来吐,吐了一口,抬头一看,原来蹲在筐边的人是俞商,熟悉的面孔让我不自觉的笑了。紧接着张哲帮俞商拍背,拍着拍着,张哲倒吐起来了,于是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

 

2010年10月13日记于武汉

这七天的旅行一共花了多少钱呢?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编后语:我们2010年国庆节贵州7日游,6个人花费3781.7元,平均每人630元。为什么那么便宜呢?答案就在这篇文章里,以及这个系列里。穷游必看系列后面还有15篇左右。感觉怎么样?有何意见建议?请留言告诉我……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周良成|文字   小窝囊|编辑   Moses|摄影

Travel on Adventure旅行团队|策划

小窝囊与旅行者|独家出品

更多精彩内容

【工作算狗屁1】做餐饮业让我没了节操

【工作算狗屁2】让我相信HR的“心灵学”不如让我去死

【工作算狗屁3】不管你为这份工作放弃了什么,裁员时照样第一个让你滚

【工作算狗屁4】地级市记者南下深圳可干嘛?运气好的进工厂别人吃面你喝汤

【工作算狗屁5】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同事,还好我有一个队友不是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