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小秃驴的追爱之旅

脑洞故事板2019-02-20 06:04:51


图/南初



和尚庙里俏厨娘






那天小和尚英短下山化缘,在一片古木葱郁,檀香袅袅间,捡到一个姑娘。

 

姑娘圆圆的小脸,长长的睫毛,英短当时就在想,怎么看不见这姑娘的眼睛呢,好可惜呀。

 

半晌,英短才反应过来姑娘这是晕过去了。

 

当天中午,小和尚把姑娘扛回庙里,师兄师父都大惊失色,说你竟然带女眷进山了。

 

小和尚一脸茫然,说不行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

 

师父面色凝重,说不是不行,但按照一般的故事套路,从此以后你的人生就从打坐参禅,变成谈情说爱了。

 

大师兄补充说,或许是江湖路长,腥风血雨。

 

二师兄啃着馒头,说又或许是家族恩怨,庙堂纷争。

 

三师兄喝着酒,说还可能有铁马金戈,你救下的乃是异族公主。

 

四师兄举起手来,说师父,三师兄又喝酒!

 

停云寺里空气一静,继而小和尚就见到三师兄翻出五观堂,一溜烟跑去了前院。师父追在他后面,俩人带起一地枯叶,与正准备进门吃饭的方丈擦肩而过。

 

方丈司空见惯,说肯定是老三又偷你们师父的酒……咦,英短你怎么抱着个女子?

 

小和尚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方丈。

 

方丈像可达鸭一样眉头一皱,说这姑娘这么好看,难道你就没有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小和尚眨了眨眼,说天下这么大,谁没有秘密,师父常说我们庙里就到处都是秘密,不怕再多一个。

 

“好!”大师兄当先啪啪啪鼓掌。

 

方丈瞪他一眼,说你个gay跟着起什么哄?

 

大师兄:???

 

无论如何,这姑娘终归是留在了庙中。黄昏时分,暮云四合,姑娘悠悠转醒,双眸间水波流转,氤氲雾气里飘过一丝无助与茫然。

 

彼时小和尚守在窗前,正凉着碗药汤,见到这双期待已久的眼眸睁开,有刹那的失神。

 

姑娘渐渐凝神,四下张望,开口如鸣佩环,“小师父,我这是在哪呀?”

 

小和尚不知为何,双颊一下就红了,他说女施主,你在我们停云寺,小,小僧出去要饭,哦不,化缘,见你晕倒在山下,就把你带回来了,唐突之处,唐突之处……姑娘要怪的话,怪我就是。

 

小和尚嘴笨,头越说越低,红着脸,几乎要把整个脑袋埋进药汤里。

 

姑娘轻轻一笑,伸出手来,说我叫王小八,既然是你救了我,我会好好报答你的。小师父,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和尚怯生生伸手,拉着姑娘的手指轻轻晃,说我,我叫英短。

 

夕阳的脉脉斜晖从窗棂外洒来,道道金黄色的光束飘在空中。小和尚通红的脸,姑娘酒窝浅浅的笑,两人牵手相握里,定格成一幅无比温柔的画卷。

 




姑娘的报答,乃是钻进香积厨中,给寺中和尚做几顿好饭。

 

小和尚在姑娘身边晃来晃去,说这里很多油烟的,又有许多灰尘,非要留下来帮姑娘。

 

结果出掌的时候一紧张,用力过猛,浓烟倒卷过来,把自己给熏成了耗子。

 

姑娘笑得花枝乱颤,将英短给推了出去。

 

那天,几位师兄和师父方丈,都是被斋菜的香气唤醒的。一群人脸也不洗牙也不刷,屁颠屁颠就跑来了香积厨外。

 

正赶上英短和姑娘吃完最后一根菜。

 

方丈像蜡笔小新一样眉头一皱,探出脑袋朝厨房里一望,发现里面再无斋饭。

 

师父说,你们这就过分了啊,才刚来就秀恩爱,故事节奏不带这么快的啊。

 

大师兄嗅了嗅残留的饭香,说姑娘你此后住在寺中,莫要听这两个老秃驴乱说,本人绝不是gay。

 

二师兄、三师兄还有四师兄正准备说什么,都被师父打断了。

 

师父说,你们人这么多,故事节奏都被拖慢了,其实根本没有人在乎你们的,闭嘴吧。

 

阵阵秋风掠过香积厨,师父打了个颤,觉着似乎有股子寒意。

 

片刻后,三位师兄追着师父一路喊打喊杀,转眼消失在后院。

 

姑娘眨巴着眼睛,问小和尚,说你们庙里,往日都是这样的景象吗?

 

小和尚说,其实,其实也不全是,我们偶尔也是会念经参禅……

 

正说话间,大师兄已经拉着方丈的手步步远走,一边走还一边商量着何时能把大雄宝殿里的铜佛烧了铸钱。

 

姑娘噗嗤一笑,说你们这群人真有意思。

 

英短愣了下,也笑起来,说对对对,可有意思啦,不如你多住几天,好不好呀?

 

当天下午,小和尚神采奕奕,跑遍了全寺,告诉大家姑娘要住在庙中,做停云寺的厨娘。

 

小和尚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姑娘点头的时候,高兴得想要跳起来,胸口有股气,那股气不断上升,忍不住就要大喊大叫。

 

“方丈,师父,师兄,我是不是得病了?”

 

一群单身狗翻着白眼,齐齐冲他竖个中指,施施然转身溜走。

 




停云寺毕竟还是个正经的寺庙,几位师兄和方丈师父偶尔还是会住持法事,迎来送往。

 

特别是寺庙里没钱的时候。

 

但最近停云寺没有这种烦恼了,上山的香客与日俱增,只不过没人再来求佛问签。

 

都是来吃斋饭的。

 

二师兄出身名门,抓准时机推出一系列斋饭套餐,让整个停云寺赚得盆满钵满。

 

所以这些天寺里是经也不念了,禅也不参了,一群人天天守着香积厨,就等王小八姑娘下厨做饭。

 

奈何往往久候不至,原因是姑娘带着小和尚去上房上树掏鸟蛋去了。

 

这时候小和尚就会正经起来,说不能掏鸟蛋,鸟多可爱啊,小生灵,呼呼飞,掏了鸟蛋鸟还怎么飞呢,它爸妈多着急啊?

 

姑娘笑得左摇右晃,说那你小时候都玩什么,除了念经参禅就没有了?

 

小和尚想了想:玩泥巴。

 

姑娘又笑,只不过这次她笑了一半就停下来,她有些失神的望向远方,说其实我小时候还不如这些鸟,鸟蛋没了他们的爹娘会着急,我爹娘从来没有关心过我。

 

小和尚乖巧的听着。

 

那是一个俗套的故事,王小八出身在官宦人家,老爹想着升官发财,顺带娶了几房姬妾,姑娘的母亲整日里想的都是争宠夺位,谁也没有功夫来照顾她。

 

闲来无事,还是家中厨娘把她带大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小八长成如今的模样,二八美人,在水一方,引来许多王孙公子。

 

但王小八只想做饭。

 

王小八告诉她的父亲母亲,她的梦想是开一家酒楼,她自己当厨子,要把这世上所有的饭菜都做活起来。

 

结果被父亲骂了一顿,锁在家中禁足。

 

英短小和尚碰见她那天,正是王小八从家里逃出来,什么都没带,又累又饿倒在山下。

 

和尚说,那以后我跟你开酒楼啊,你做菜那么好吃,一定有好多人来。

 

姑娘失笑,说我没那种命,我爹迟早会找到我的。

 

小和尚想了想,说没关系,我帮你跟你父亲说,他会听的。

 

英短说得很笃定,阳光碎在他眼睛里,让姑娘看得好一阵心慌。

 

王小八低头搅了搅头发,说我们该回去了,要给庙里的师兄师父做饭了。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姑娘就已经转过身去,蹭蹭蹭走在前面。小和尚望着姑娘的背影,总觉着姑娘不开心,像是有什么秘密。

 




平静总是会被打破的,但小和尚怎么也没想到,这种生活的心头之患不在外边,而是在他停云寺,就在他的师兄师父和住持方丈之中。

 

那天一群人在五观堂吃完斋饭,方丈眉头一皱,师父就开始发难。

 

师父说,和尚庙里常驻一位女施主,怕是不好吧?

 

大师兄点头说,这位女施主一来,寺中师弟都血气方刚,夜夜擎天不寐,看得我好生饥渴,不是,好生焦灼。

 

二师兄说,日进斗金,女施主害我数钱数得手指抽筋,不妥吧?

 

三师兄喝着酒说,只要师父给我酒,女施主还是要走的。

 

“三师兄你也太直白了吧?”四师兄举手说,“小师弟你别怪我,都是师父和方丈逼得,要我们赶走女施主!”

 

方丈:……

 

四师兄话音未落,人便一掠而没,嗖然出门,只剩下师父在他身后大骂,说老四你个兔崽子,有种给老子回来!

 

骂声落地,显然四师兄没种,五观堂内又恢复寂静。

 

寂静之中,又透出一丝尴尬。

 

王小八与英短对视一眼,姑娘先开了口,说不知师父为何要赶小女子走呢?

 

师父轻咳两声,说故事发展到这里,总需要些阻力来……

 

呸,方丈眉头一皱,觉得没有一个正经的,扮黑脸还是得自己来。

 

方丈打断了师父的话,说我们之前的说辞你也听到了,有你在这里,我们便无心向佛,身为修行之人,该远离颠倒梦想,远离红尘诱惑。

 

姑娘:???

 

小和尚忍不了了,要替姑娘出头,说师父,小八长得美做饭又好吃,是她的错吗?

 

方丈说,自然不是,那都是极好极好的,但与寺庙不合适。

 

小和尚又说,修行之人,当斩出心魔,有小八在这里,岂不是更有利于砥砺自身,照见灵台空明吗?

 

方丈:emmmm……

 

小和尚还说,姑娘只喜欢做饭,眼中斋菜刀铲都有灵性,下香积厨中时,炊烟袅袅,全神贯注,拈花一笑便仿佛是观音的样子,她正是我心中的佛呀。

 

方丈又像可达鸭一样眉头皱起,说行了,英短你别说了,老年单身狗,伤不起伤不起。

 

英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小脸一红,低下头悄悄瞟着姑娘。

 

结果恰见王小八笑得勉强,眼中有失魂落魄。

 

小和尚当场就悟了几个词,比如求不得,比如心生挂碍,比如颠倒梦想。

 




当夜,小和尚去找三师兄,问三师兄要酒喝。

 

三师兄说,年轻人,姑娘不喜欢你你就去追嘛,怂什么?

 

小和尚瑟瑟发抖,说不是这个问题,我是在想我还算不算和尚,倘若我想一直跟着小八,我是追着佛,还是离开了佛?

 

三师兄说,哇,你这个问题太高深,我建议你去问二师兄。

 

于是小和尚就去,二师兄正在算账,见他过来只回了一句话。

 

二师兄说,你的佛性比我高,正是因为你简单,灵台空明,说的就是你,所以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什么就是佛指给你的路。

 

小和尚有点恍然。

 

他想万法皆空,四大皆空,佛在心头,便是唯有此心不空。

 

姑娘就是我的佛,佛不喜欢我,我也喜欢佛,就像王小八做斋饭一样喜欢。

 

大师兄问他,倘若有什么人不让你喜欢呢?

 

英短一脸茫然,说喜欢还有人让不让吗?我心里喜欢,又谁能掐灭这个火焰呢?

 

大师兄陷入了沉思,从前也有人对他说过类似的话,但那都是镜花水月,涣然成空。

 

他告诉小和尚,说你知不知道师父和方丈为什么要让王姑娘下山?你喜欢她,未必是一件好事,遇人不淑,画地为牢,这事你师兄遭过。

 

那一夜在小和尚记忆中,过得无比漫长,他东奔西跑,想知道心中的佛究竟有什么问题。

 

方丈和师父闭口不言,说是正在修闭口禅,不能回答他。

 

还是四师兄神出鬼没,在方丈的禅房外一举手,说小师弟我知道呀小师弟,你怎么不来问我呀?

 

方丈眉头,眉头还不等一皱,四师兄就冲进门来,扯着小和尚就走。

 

星光下疾行,四师兄告诉英短,其实这是一个很俗套的故事,你本来是前朝皇帝司空加菲的儿子,这任帝位该是你坐,当今皇帝司空布偶是你爹的弟弟,抢了你位子,还要搞死你。

 

停云寺里这群人,都是当年救你回来的人,只有本师兄才是正经向佛的师兄。

 

小和尚:可是这跟小八有什么关系呢?

 

四师兄慨叹起来,说咱们师兄师父厉害呀,皇帝有辣么多兵马,小时候刀光剑影嗖嗖嗖,没一个能进我们的身,所以不能硬来,只好智取。

 

恰逢你这个姑娘抗了旨,不服皇帝的赐婚,准备偷偷溜走,被皇帝下旨威胁,说要查抄满门。

 

除非,能从停云寺里把你给忽悠出去。

 

月光清寥,小和尚倏然停住脚步,四师兄刹不住,差点摔个踉跄。

 

对面的松树下,清冽的光洒在地上,王小八正静静站在那里,像是在等他。

 

四师兄眨了眨眼,说这种情况似乎不应该我在场,抱歉,马上走,马上走。

 

然而这货说着走,一转身,又藏在了另一颗松树后面。刚刚藏好,四师兄就发现头顶阴影有些厚,他抬头一看,整个停云寺的和尚都在树上。

 

四师兄:……

 

场面很静,气氛很僵,小和尚英短看见姑娘肩上背的包袱,咬咬牙,问她说,你是要走吗?

 

王小八点点头,笑得很月光,她说是呀,我本来想明天早晨做一顿斋饭,下点迷魂药,把你打包带走,可惜没能下去手。

 

英短眨眼,说为什么没能下手?

 

姑娘撇起嘴来,说你以为是什么,当然是本姑娘对做饭有深沉的热爱,不想伤了饭菜的灵性呀!你可千万别以为我喜欢你,你有什么好喜欢的,那么笨,那么幼稚,连打下手都不会。

 

小和尚急了,说我可以学啊,我还要跟你一起去开酒楼呢,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

 

姑娘更气,说司空英短,你怎么这么傻,我都是骗你的!我没有不幸的童年,没有养我的厨娘,也根本不想开什么酒楼!

 

风过松木,林间沙沙,一时空气又静了下来。

 

师父在树梢里低声说,这是到了互相大声呼喊的阶段,故事总有这么个时候。

 

大师兄反对,说我就没有,我直接给了那负心汉一刀,让他去练辟邪剑谱了。

 

四师兄:哇,真的是gay啊。

 

“都给我闭嘴!”不远处的姑娘猛回头,指着松树就是一声大喊。

 

醉醺醺的三师兄一个受惊,当场吓得摔回地上。

 

“你骗不了我的。”

 

一度鸡飞狗跳的停云寺下,响起个澄净如水的声音,那是小和尚平复下来,正朝王小八微微笑着。

 

小和尚说,我很小的时候就能分辨别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刚开始问我这是哪里,我是谁,都是假的,我知道,你后面说的都是真的,我也知道。

 

姑娘怔怔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英短笑着,慢慢走近她,说那又有什么所谓呢,真真假假,梦幻泡影,我不需要在意那些,因为你是真的呀。

 

眼波流转,一颦一笑,挥勺做饭,上树掏鸟。

 

都是真的,独一无二的真的。

 

小和尚走到姑娘身边,月光洒在二人周围,他轻轻扶住姑娘的肩膀说,我们一起走吧,佛说三千世界都很简单,喜欢也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如果有什么想将它变得复杂,我们踏过去就好。

 

英短的声音很柔,柔到让姑娘哇得一声哭出来,倒在和尚肩头,呜呜淌泪。

 

和尚露出了智障一样的笑容,他说还有一件事哟,你刚才说才不喜欢我,是假的。但为什么你嫌我蠢,嫌我幼稚,还都是真的呢?

 

姑娘正在哭,闻言又没忍住,噗噗笑出两个鼻涕泡来。

 




那年天下出了场传奇,有姑娘带着一群和尚进京,在皇宫里密呈圣上。

 

和尚们都被五花大绑,皇帝眉开眼笑,说王小八你做的很好,待朕处置完这些反贼,就放了你的家人。

 

皇帝踱着步子,当先站在了四师兄面前,四师兄一脸茫然,说皇上,你不应该先看看你的侄子吗,为毛在我这停下了啊?

 

皇帝哈哈大笑,说你跟朕的皇兄一模一样,你不是朕的侄子,那还能有谁是?

 

四师兄:?!?!

 

四师兄猛地扭头,问师父道:“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师父说,情况就是这样啦,你才是那个皇子啊,英短是我们从村子里抱来的孤儿而已啦。

 

英短:咦?那我叫这个名字,岂不是替四师兄挡刀?

 

四师兄痛哭流涕:你哪里挡刀了,你挡的是桃花啊!

 

三师兄说,别哭了,回头送我几坛好酒,绑了这么多天,嘴里淡出鸟来。

 

二师兄说,好久没数钱了,怀念。

 

大师兄说,师父,你怎么还不上?

 

皇帝勃然大怒,一挥手,暗藏的卫士们涌到殿前,他说你们死到临头,竟然还敢这么猖狂,朕今日不斩你们,枉为人君!

 

再挥手,便是天子一怒,要血流万里。

 

姑娘惊呼声中,已有卫士踏步上前,要刀斩四师兄!

 

方丈动了,方丈眉头一皱。

 

像乌龙院长眉大师一样眉头一皱,眉梢陡然有几根眉毛射出,暴雨梨花针一般,刹那间解开了和尚们的五花大绑。

 

那卫士愣在原地,四师兄施施然站起身来,朝他一笑,说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吧?

 

卫士怔怔点头,被四师兄一个暴栗弹晕在地上。

 

皇帝很懵,没搞清什么状况,就看见英短揽着姑娘,一手竖掌在胸,说阿弥陀佛,陛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呀。

 

皇帝几乎就想骂出声来,说你都有姑娘了还佛你妹啊!

 

然而皇帝不敢,皇帝看着一群和尚打晕满殿卫士,瑟瑟发抖,欲哭无泪。

 

有大师兄夺刀,凌空踏虚,便要径直斩了这皇帝。

 

皇帝仓皇跪倒,两眼一闭,脑海中刹那回想起自己与皇兄小时嬉闹的场景。

 

嘭!

 

一声闷响,是小和尚英短掌拍单刀,救下了皇帝一命。

 

小和尚朝大师兄嘻嘻一笑,说师兄呀,我们先渡一渡人吗,直接超度人家,很不讲道理的。

 

大师兄皮笑肉不笑,说了然,了然,得让他远离颠倒梦想,做个好皇帝嘛。

 

接着他就拿着把刀,朝皇帝的下体那么笔画着,皇帝一口气没上来,嘎嘣晕了过去。

 

一群和尚哈哈大笑,嗖嗖嗖离开了京城。

 

据说那天之后,皇帝罕见的兢兢业业起来,勤政爱民,好像总害怕有上苍降罪一般。

 

离京城不远的停云山外,最近新开了家酒楼,听说负责张罗的是某大官府内的老厨娘。

 

而这座酒楼真正的老板,却不经常露面,最喜欢做的就是躲后厨炒菜做饭。

 

香飘十里,交口称赞。

 

其中店里跑堂的小光头,红光满面,尤为可爱,人说这小光头便是老板娘的相好,二人依山傍水,数九寒冬共卧暖床。

 

枕边爱人,卿卿我我,柴米油盐里有人间佳话。

 





微博:@房昊曰天


——作者介绍——


网络作家,知乎知名写手。早年曾在《今古传奇武侠版》刊登过《荆楚长剑》、《柳生十一郎》等文。知乎脑洞类、故事类和武侠类高赞答主。以脑洞、武侠、解构神话为创作类型。


已出版作品:《世事如刀,我来领教》


同时,是狼人杀自刀狂热爱好者,谐音梗捧腹大笑之人,好顺口溜,好喝酒,希望有朝一日能跟唐大夫醉倒在同一张床上,同事们都亲切的喊他日天,但其实只有正常尺寸,谢谢。



图片作者:南初

图片来源:https://www.gracg.com/works/view/769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