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宋画,中国最美的春天.

中国美院望境创意2018-12-05 09:24:36


▲[南宋]马远《山径春行图》,绢本设色,27.4×43.1cm,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宋朝是最适合人类生活的朝代,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


▲[南宋]佚名《绣羽鸣春图》,绢本设色,25.7×24.1cm。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这是英国史学家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1889-1975)说的一句名言。那么,中华上下5000年诸多鼎盛辉煌的时期,为什么偏偏宋朝让一个外国人魂牵梦绕?宋朝无可比拟的春天无疑是原因之一。下面就让我们一起穿越时光隧道,一起去宋朝踏青吧!领略深藏在宋词与宋画里的中国最美丽的春天。


第一幕:初春

▲[北宋]黄居寀(传)《梨花春燕图》,绢本设色,25.2×27.3cm。私人藏品。


破阵子•春景
[北宋]晏殊(991-1055)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北宋]徐崇嗣《春鸣图》,绢本设色,25.2×27.3cm。藏处不详。


卜运算元•水是眼波橫
[北宋]王观(1035-1100)
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北宋]徐熙《桃花黄鹂图》,绢本设色,尺寸不详。藏处不详。


好事近•春路雨添花
[北宋]秦观(1049-1100)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处,有黄鹂千百。
飞云当面化龙蛇,夭矫转空碧。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


▲[南宋]毛益《柳燕图》(团扇),绢本设色,25*24.9cm。美国佛利尔美术馆收藏。


更漏子•柳丝长
[北宋]晏几道(1038-1110)
柳丝长,桃叶小。深院断无人到。红日淡,绿烟晴。流莺三两声。

雪香浓,檀晕少。枕上卧枝花好。春思重,晓妆迟。寻思残梦时。


▲[南宋]马远《倚云仙杏图》,27×28cm。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菩萨蛮溪山掩映斜阳里

[北宋]魏夫人(生卒不详)

溪山掩映斜阳里。楼台影动鸳鸯起。隔岸两三家。出墙红杏花。

绿杨堤下路。早晚溪边去。三见柳绵飞。离人犹未归。


▲[南宋]佚名《写生草虫图》,绢本设色,25.9×26.9cm。藏处不详。


鹧鸪天•游鹅湖醉书家壁
[南宋]辛弃疾(1140-1207)

春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鸦。多情白发春无奈,晚日青帘酒易赊。
闲意态,细生涯。牛栏西畔有桑麻。青裙缟袂谁家女,去趁蚕生看外家。



▲[南宋]宋宁宗杨后《垂杨飞絮图》,绢本设色,25.5×26.4cm。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眼儿媚•酣酣日脚紫烟浮
[南宋]范成大(1126-1193)

萍乡道中乍晴,卧舆中,困甚,小憩柳塘。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
纹愁。溶溶泄泄,东风无力,欲皱还休。


▲[南宋]佚名《杨柳乳雀图》,绢本设色,24.8×24.8cm,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醉桃源•春景
[南宋]严仁(生卒不详)

拍堤春水蘸垂杨。水流花片香。弄花喈柳小鸳鸯。一双随一双。
帘半卷,露新妆。春衫是柳黄。倚阑看处背斜阳。风流暗断肠。


▲[南宋]佚名《春光先到图》,绢本设色,23.8×24.4cm。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愁倚阑•春犹浅
[南宋]程垓(生卒不详)

春犹浅,柳初芽。杏初花。杨柳杏花交影处,有人家。
玉窗明暖烘霞。小屏上、水远山斜。昨夜酒多春睡重,莫惊他。


▲[南宋]张训礼《春山渔艇图》,绢本设色,29*29.8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安公子•弱柳丝千缕
[南宋]袁去华(生卒不详)

弱柳丝千缕 ,嫩黄匀遍鸦啼处。寒入罗衣春尚浅,过一番风雨。问燕子来时,绿水桥边路。曾画楼、见个人人否。料静掩云窗,尘满哀弦危柱。

庾信愁如许。为谁都著眉端聚。独立东风弹泪眼,寄烟波东去。念永昼春闲,人倦如何度。闲傍枕、百啭黄鹂语。唤觉来厌厌,残照依然花坞。



第二幕:仲春

▲[北宋]赵佶《花鸟图》,绢本设色,尺寸不详。藏处不详。


诉衷情•东风杨柳欲青青
[北宋]晏殊(991-1055)

东风杨柳欲青青。烟淡雨初晴。恼他香阁浓睡,撩乱有啼莺。
眉叶细,舞腰轻。宿妆成。一春芳意,三月如风,牵系人情。


▲[北宋]赵昌《春山图》,绢本设色,25.2×27.3cm。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玉楼春•东城渐觉风光好
[北宋]宋祁(998-1061)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南宋]佚名《西湖春晓图》,绢本设色,23.6×25.8cm。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采桑子•春深雨过西湖好

[北宋]欧阳修(1007-1072)

春深雨过西湖好,百卉争妍。蝶乱蜂喧。晴日催花暖欲然。

兰桡画舸悠悠去,疑是神仙。返照波间。水阔风高扬管弦。



庆清朝慢•踏青
[北宋]王观(1035-1100)

调雨为酥,催冰做水,东君分付春还。何人便将轻暖,点破残寒。结伴踏青去好,平头鞋子小双鸾。烟郊外、望中秀色,如有无间。

晴则个,阴则个,饾饤得天气,有许多般。须教镂花拨柳,争要先看。不道吴绫绣袜,香泥斜沁几行斑。东风巧,尽收翠绿,吹上眉山。


▲[北宋]佚名《桃枝楼雀图》,绢本设色,23.8×24.5cm。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行香子•树绕村庄
[北宋]秦观(1049-1100)

树绕村庄。水满坡塘。倚东风、豪兴徜徉。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
远远围墙。隐隐茅堂。扬青旗、流水桥傍。偶然乘兴,步过东冈。正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


▲[南宋]陈可久《春溪水族图》,绢本设色,24.3×25.5cm。藏处不详。


梦江南•九曲池头三月三
[北宋]贺铸(1052-1125)

九曲池头三月三。柳毵毵。香尘扑马喷金衔。涴春衫。
苦笋鲥鱼乡味美,梦江南。阊门烟水晚风恬。落归帆。


▲[南宋]佚名《花鸟图》,绢本设色,26×163cm。私人藏品。


菩萨蛮•暄风迟日春光闹
[北宋]谢逸(1068-1113)

暄风迟日春光闹。蒲萄水绿摇轻棹。两岸草烟低。青山啼子规。
归来愁未寝。黛浅眉痕沁。花影转廊腰。红添酒面潮。


▲[南宋]佚名《盥手观花图》,绢本设色,30.3×32.5cm,天津艺术博物馆藏。


秦楼月•楼阴缺
[南宋]范成大(1126-1193)

楼阴缺。阑干影卧东厢月。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

隔烟催漏金虬咽,罗帏暗淡灯花结。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


▲[南宋]陈清波《湖山春晓图》,绢本设色,25×26.7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花心动•春词
[南宋]阮逸女(生卒不详)

仙苑春浓,小桃开,枝枝已堪攀折。乍雨乍晴,轻暖轻寒,渐近赏花时节。柳摇台榭东风软,帘栊静,幽禽调舌。断魂远,闲寻翠径,顿成愁结。
此恨无人共说。还立尽黄昏,寸心空切。强整绣衾,独掩朱扉,枕簟为谁铺设。夜长更漏传声远,纱窗映、银缸明灭。梦回处,梅梢半笼残月。


▲[南宋]佚名《碧桃图》,绢本设色,284.×27cm。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忆王孙•春词
[北宋]李重元(生卒不详)
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问。

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闭门。

▲[南宋]李安忠《晴春蝶戏图》,绢本设色,23.7×25.3cm。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鱼游春水•秦楼东风里
[北宋]佚名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馀塞犹峭,红日薄侵罗绮。嫩草方抽玉茵,媚柳轻窣黄金蕊。莺啭上林,鱼游春水。

几曲阑干遍倚,又是一番新桃李。佳人应怪归迟,梅妆泪洗。凤箫声绝沉孤雁,望断清波无双鲤。云山万重,寸心千里。


▲[南宋]佚名《桃花山鸟图》,绢本设色,23.8×24.4cm。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淡黄柳•空城晓角
[南宋
]姜夔(1154-1221)

夹道,依依可怜。因度此阕,以纾客怀空城晓角。吹入垂杨陌。马上单衣寒恻恻。看尽鹅黄嫩绿,都是江南旧相识。
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强携酒、小桥宅,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燕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


第三幕:暮春

▲[北宋]赵佶《戴胜图》,绢本设色,55×59cm。藏处不详。


踏莎行春色将阑

[北宋]寇准(961-1023)

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

密约沉沉,离情杳杳。菱花尘满慵将照。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


▲[北宋]赵昌(款)《麻雀桃花图》,绢本设色,26×32cm。私人藏品。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

[北宋]张先(990-1078)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北宋]赵佶《桃鸠图》,绢本设色,28.5×27cm。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北宋]晏殊(991-1055)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南宋]佚名《牡丹图》,绢本设色,25.5×27.8cm。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北宋]欧阳修(1007-1072)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南宋]林椿《海棠花鸟图》,绢本设色,28.6×23.4cm。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北宋]晏几道(1038-1110)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南宋]林椿《写生海棠图》,绢本设色,23.4×24cm。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清平乐•春归何处
[北宋]黃庭坚(1045-1105)

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南宋]马麟《桃花图》,绢本设色,尺寸不详。藏处不详。


渔家傲•小雨纤纤风细细

[北宋]朱服(1048-?)

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恋树湿花飞不起。愁无比。和春付与西流水。

九十光阴能有几。金龟解尽留无计。寄语东城沽酒市。拚一醉。而今乐事他年泪。


▲[南宋]佚名《海棠蛱蝶图》,绢本设色,25×24.5cm。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北宋]秦观(1049-1100)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南宋]佚名《芍药图》,绢本设色,24.3×24.3cm。私人藏品。


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
[北宋]贺铸(1052-1125)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所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北宋]王诜《玉楼春思图》,绢本设色,25×26cm,辽宁省博物院藏。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南宋]李清照(1084-1155)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北宋]徐崇嗣《牡丹蝴蝶图》,绢本设色,126.5×60.5cm。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好事近•花底一声莺
[北宋]刘翰(生卒不详)

花底一声莺,花上半钩斜月。月落乌啼何处,点飞英如雪。
东风吹尽去年愁,解放丁香结。惊动小亭红雨,舞双双金蝶。


▲[南宋]佚名《梨花鹦鹉图》,绢本设色,27.6×27.6cm。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虞美人•东风荡飏轻云缕
[南宋]陈亮(1143-1194)

东风荡飏轻云缕,时送潇潇雨。水边台榭燕新归,一点香泥,湿带落花飞。
海棠糁径铺香绣,依旧成春瘦。黄昏庭院柳啼鸦,记得那人,和月折梨花。


▲[南宋]佚名《雀山茶图》,绢本设色,23.5×26.7m。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馆藏。


一剪梅•漠漠春阴酒半酣
[南宋]佚名

漠漠春阴酒半酣。风透春衫,雨透春衫。人家蚕事欲眠三。桑满筐篮,柘满筐篮。
先自离怀百不堪。樯燕呢喃,梁燕呢喃。篝灯强把锦书看。人在江南,心在江南。



来源:书画半亩 shuhu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