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宝港2015秋拍前瞻】 博物馆级的收藏臻品——《石渠宝笈》著录及清宫旧藏的三件名作

宝港艺志2018-11-07 10:57:13


寶港國際2015秋季拍賣會,有幸從大收藏家手中徵集到三件重量級、博物館級的清代名作:一件是王原祁的《仿黃鶴山樵筆》;一件是成親王的《小楷九成宮醴泉銘》;另一件是張宗蒼的《秋岑幽居》。此三件作品均經清朝宮廷收藏,並蓋有乾隆皇帝、嘉慶皇帝的鑒賞收藏印章,前兩件還著錄于《石渠寶笈三編》一書中,流傳有序,非常難得!這三件名作,相信必定會在市場上引起轟動效應,吸引收藏家們的眼球!


王原祁(1642-1715),字茂京,號麓台、石師道人,江蘇太倉人。王時敏孫。康熙九年(1670年)進士,官至戶部侍郎,人稱王司農。與王時敏、王鑒、王翬並稱“四王”,形成婁東畫派,左右清代三百年畫壇,成為正統派中堅人物。


王原祁 《仿黃鶴山樵筆意圖》

水墨紙本 立軸 44×32cm

年代:戊子(1708年)作

款識:仿黃鶴山樵筆。

鈐印:茂京(朱)

備註:鑒藏印:嘉慶御覽之寶(朱)、乾隆御覽之寶(朱)、嘉慶鑒賞(白)、三希堂精鑑璽(朱)、宜子孫(白)、石渠寶笈(朱)、寶笈三編(朱)、趙氏鶴琴珍藏之記(朱)著錄:清宮《寶笈三編》。說明:此件經乾隆皇帝、嘉慶皇帝鑒賞。題跋:小幀成戊子,逾周甲始題。西清舊命吟,多作古與稽。晨星今餘誰,疏草木者嵇。鈐印:妙言寫清快(朱)、用筆在心(白)


《仿黃鶴山樵圖》充分體現了王原祁山水畫的藝術特色。縱觀此畫,丘陵平遠,溪水迂回,那坡石、草屋和諧地分佈在崗巒洲渚間,遠處連片的田畦仿佛剛剛被細霧浸潤。這種對恬靜、疏曠的自然美景的生動描繪,體現了畫家對特殊地域物象的細心觀察和體悟,寄託了文入畫家那種悠遊閒適的意趣和放歸自然的情懷,同時,也欣賞到作者在畫面處理上獨具匠心的佈局和富有意味的筆墨形式。

作品構圖主要取平遠法,景物位置或疏或密,虛實相生,平中寓奇,在不經意間又有著嚴謹的章法和雋永的筆墨形式趣味。畫家以清溪的曲折變化貫穿整個畫面,接著溪面又在畫面的中部蜿蜒延伸,逐漸伸展到遠方,形成—片開闊的水面。在技法上,畫家筆墨嫺熟,雖接近黃公望的畫風,但自有古抽淳厚的特色,用筆澀而不滯,剛健淩勁又柔韌,坡石圓渾凝重,樹木勾皴點簇細密精到,老筆紛披,不拖不沾,加之青綠設色,更襯托出明媚春光的韻昧。畫面鈐印有:“嘉慶御覽之寶”、“乾隆御覽之寶”、“嘉慶鑒賞”、“三希堂精鑑璽”、“宜子孫”、“石渠寶笈”、“寶笈三編”等,十分珍貴。




愛新覺羅·永瑆(1752-1823),乾隆帝的第十一個兒子,嘉慶皇帝的哥哥,在嘉慶年間擔任軍機處行走。開始學趙孟頫的書法,後來也學習歐陽詢書法的特點。以楷書、行書著稱於世,是清代著名的書法家。

成親王 楷書《九成宮醴泉銘》

水墨紙本 立軸 33×23cm

年代:己巳(1809年)作

款識:歐陽率更楷法於二王外獨闢門徑,柯九思臨本能得其峭勁之氣於雍容揖讓間信神技也,向曾手臨一過,今復得宋殘再成縮本,視前加小愛日明焧姝快人意。己巳仲冬御識。子臣永瑆敬書。

鈐印:永瑆之印(白)、詒晉齋(白)

釋文:《九成宮醴泉銘》。(文略)

備註:題簽:臨《九成宮醴泉銘》。石渠寶笈三編。
鑒藏印:乾隆御覽之寶(朱)、乾隆鑒賞(白)、嘉慶御覽之寶(朱)、宣統御覽之寶(朱)、三希堂精鑑璽(朱)、宜子孫(白)、石渠寶笈(朱)、寶笈三編(朱)、無逸齋精鑒璽(朱)著錄:清宮《寶笈三編》。


此幅楷書《九成宮醴泉銘》是成親王寫於己巳(1809年),他的書法風格更多地承襲了趙孟頫書法的特徵,顯得十分圓潤、端美,具有朝廷館閣體的特點,但同時又具有歐陽詢書法轉折方勁的特徵,這一點有別於館閣體一味追求端正俊美。畫面字體端正清麗、勁俏流暢。其用筆有肥瘦,無論肥瘦,都貴于中鋒,能運中鋒,則雖肥實勁,雖瘦亦腴,便可有輕重曲直的變化。而字字的獨立,卻又彼此照應,血脈相通。字與字,行與行,偃仰相背,穿插避讓,給人以不激不厲,清靜絕穀的感覺。畫面鑒藏印有:“乾隆御覽之寶”、“乾隆鑒賞”、“嘉慶御覽之寶”、“宣統御覽之寶”、“三希堂精鑑璽”、“宜子孫”、“石渠寶笈”、“寶笈三編”、“無逸齋精鑒璽”等,作品流傳有序,十分珍貴。



張宗蒼(1686-1756),字默存,今江蘇蘇州人。師承清代婁東畫派的傳人黃鼎。擅畫山水,代表作有《吳中十六景》等。

張宗蒼 《秋岑幽居圖》

水墨/設色紙本 手卷 字:16.5×56cm 畫:16.5×122cm

款識:臣張宗蒼恭繪。

鈐印:張仲子(白)、宗蒼(白)

備註:鑒藏印:嘉慶鑒賞(白)、嘉慶御覽之寶(朱)、三希堂精鑑璽(朱)、宜子孫(白)、紫陽沞■甫看生珍藏(朱)
引首:秋岑幽居。道光十九年(1839),蘭舫呂倌孫。鈐印:呂倌孫印(白)、蘭舫(朱)
後跋:△入山眺奇貯,幽致探何窮,一水青岑外,千岩綺照中,蕭森淩雜樹,爛陽映丹楓,有客茅茨裡,居然隱者風。佑三倪恩領。
鈐印:倪恩齡印(白)、佑三(朱)
△張宗蒼摹宋人法,筆墨蕭疏開老蒼昨翰新圖,湖上宅煙霧白日生高堂,層峰蟠石皜皜,絕島下瞰江茫茫,長松並立各千丈,間以灌木相低昂,松下上人坐碧草,秋影忽落衣巾涼,囊琴未發弦未奏,已覺流聲洋洋,赤城霞氣通雁蕩,巫峽兩色來瀟湘,誰能千里致此,欲往又歎河無梁,風塵漲天蔽吳楚,六年悵望神慘傷,玄猿苦啼岩北樹,白雁不到江南鄉,赭山野林絕人跡,如此山水非尋常,此圖本為宋人寫,亦感同道悲殊方,幽軒素壁泉聲動,對此令我心為狂,何由捫蘿逐麋鹿,振衣直上雲中崗,登臨一寫漂泊恨,長空萬里生清風。光緒十九年(1839)春日,戴兆春。鈐印:戴兆春(白)說明:此件為清宮舊藏,原裝原裱。


張宗蒼(1686—1756 年)字默存,今江蘇蘇州人。師承清代婁東畫派的傳人黃鼎。擅畫山水,代表作有《吳中十六景》等。他是乾隆時期一位重要的宮廷畫家。清代宮廷繪畫清代繪畫史上有著重要的地位。

此幅《秋岑幽居圖》是畫于道光十九年,畫家在佈局上張弛有度,山石錯落有致,畫面描述了數十山峰,一峰一狀,數百樹一樹一態,有流水潺潺雲山煙樹,偶有小屋三兩間,遊人三兩成群的場景,透露出一份隱遁的愜意之情。雖說張宗蒼是乾隆時期的宮廷畫家,但他的畫面一洗宮廷畫院慣有的甜熟柔媚的習氣,用筆沉著,又遒勁有力,山石皴法多以幹筆積累,林木間亦用淡墨,乾擦湊合,山石的陰面施以淡淡的花青,陽面則用赭石,使畫面清幽淡雅。山腳處,遊人遙指遠方,四周伴有淺淺的流水聲,其中又夾雜著細細的談論聲,陣陣微風徐來,秋意濃了。

另手卷流傳有序,曾經乾隆皇帝、嘉慶皇帝、清末著名書畫家戴兆春等收藏鑒賞,編入“三希堂”。



寶港2015秋拍時間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