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旅游爱好组

为了孩子上幼儿园,香港家长都有哪些绝招?

大公网2018-11-08 12:42:58


香港幼儿园学位之争主要出现在非国际学校幼儿园(资料图片)


每年10-12月,香港幼儿园陆续展开入学面试。家长们也全力以赴做准备,一次申请十几所学校、为领表通宵排队、花费万元上面试班,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在香港,即使是非名校幼儿园,学位仍是“一位难求”。许多家长甚至在小朋友出生时便到心仪幼儿园报名轮候,可见竞争之激烈。


香港幼儿园均为私营机构,分非牟利幼儿园和私立独立幼儿园两类。其中,国际学校数量较少,每年学费动辄十几万港元,受众较小。香港幼儿园学位之争主要出现在非国际学校幼儿园,师资强、信誉好的幼儿园,每到这时校门口就会有一条长长的人龙。为争夺有限的学额,有家长甚至提前一天通宵排队,只为拿到一份入学申请表。


超过7成的家长为孩子报名参加兴趣班(资料图片)


7成家长为子女报兴趣班



虽说香港幼儿园面试不会涉及太多知识,主要看儿童的基本礼貌和是否留心老师说话,家长仍趋之若鹜地把自家孩子送去幼儿园兴趣班、面试班。香港教育学院2012年公布的报告显示,超过7成的家长为孩子报名参加兴趣班,多达6成受访家长在子女7个月至1岁半时便开始筹划报读幼儿园。


然而两岁的孩子知道什么是竞争吗?幼儿园学位之争说到底还是家长之争。除了孩子,家长也是面试对象。学校老师会通过与家长交流宝宝日常作息、为何选择该校等,考察家长与宝宝的亲密度,以及家长对学校的熟悉程度等。此外,家庭背景也会纳入幼儿园录取的考核因素。学校会让家长填写一张详细的表格,内容包括家庭住址、家长从小到大学习和工作的详细情况。有家长在孩子报读幼儿园前将家搬至富人区,提高家庭隐实力;还有家长为让孩子入读知名教会学校,因此而信教,只为获得一张入学券


入幼儿园难过高考:北京拼关系  广州靠运气



内地幼儿园学额供不应求,一名家长抱着小孩在幼园外等候入学面试的机会(文汇报)

 

香港幼儿园入学难,北京、广州、上海等内地一线城市,公立幼儿园的“门票”同样抢手。“入园难,入公立园更难,入优质公立园难过高考”,是亲历过“入园之战”家长们的心声。北京家长为把孩子送到信赖的公立幼儿园,不惜花大钱、找关系;广州的公立幼儿园更是17人疯抢一学额,中签率低于5%


老牌公立园抢手  赞助费5万起步



很多学费动辄十几万元人民币的私立国际幼儿园相比,更多北京本地家长心中的“贵族”幼儿园是有着悠久历史、师资良好、文化底蕴深厚的老牌公立园。


“北海幼儿园位于北海公园的先蚕坛,孩子们在皇家园林里生活。东华门幼儿园距离故宫只有几分钟路程,孩子们在紫禁城旁嬉戏。”女儿刚刚从上述优质公立幼儿园毕业的家长姜悦说,北京家长普遍更信赖公立教育,实在没办法,才会把孩子送进私校。家住朝阳区的李女士费尽心力将孩子送进教育强区西城的一间热门公立园,不介意每天接送往返驱车将近30公里,往返时间达3至4个小时。


“别以为送孩子到公立幼儿园是因为便宜,其实比私立园贵!”孩子刚进入某知名公立幼儿园上小班的安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公立园每月公开收费约1,000元(人民币,下同)左右,但热门公立幼儿园赞助费已是5万元起步。“这还不算疏通关系、打点人情的费用,我孩子平均下来每个月真正学费大约要四五千元。”安娜说,通过花钱、走关系进入优质幼儿园已是非常幸运,没有关系的家长想花钱都花不出去。


北京市长安幼儿园内,大班的小朋友在表演武术操(文汇报)


招生标准成谜  “关系户”占多数



北京义务教育入学严格按户籍、房产划分,但幼儿园不纳入义务教育,具有极大自主招生权,入园标准几乎是个谜。在这种情况下,“找关系”这种摸不清、看不到的潜规则,影响着孩子们是否能得到优质的学龄前教育。每到幼儿园报名的季节,家长集聚的网络论坛上总有人发帖希望找“入园中介”,“只要能进好幼儿园,您就开价吧!”


几年前,北京曾出现过家长通宵排队报名幼儿园的新闻。如今,仅靠排队根本抢不到优质幼儿园入园学额。“一些热门的优质公立园,只有极少数周围居民的孩子不靠关系能够‘裸报’成功,绝大多数都是‘关系户’。”姜悦告诉记者,幼儿园招生可以不看户籍、房产,有时候甚至根本没有道理可讲。很多热门幼儿园的公开报名与录取比例高达十甚至几十比一,比高考还难(2016年内地高考录取率为82%)


广州17孩抢1学额  派筹面试排长龙




广州一所幼儿园门外,家长排队等派号进入面试(文汇报)

 

在广州,每年幼儿园入学难现象,比义务教育入学难问题更甚。来自官方的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6年底,广州幼儿园数量从1,532所增长至1,749所,6年间仅仅增加了217所,增加学额只有2万个左右。与此相对应的是,在此期间,国家单独二胎以及全面二胎政策相继放开,广州每年新出生量在20万人以上


每年5月中旬是广州各类幼儿园报名时间,绝大多数幼儿园门前都排着等待派筹面试的家长。各公办幼儿园采取的是先满足户籍业主或系统内职工子女入学需求,再拿出剩余学额向社会公开派位的办法,家长们为能够抢到一个学额,几乎争破头。


据官方数据,今年广州全市6,700多个公办幼儿园学额吸引2.8万多人报名,140多所公办幼儿园,超过八成幼儿园出现三人争一学额的情况,有8所出现超过10人争一学额,白云区行知云山熹景实验幼儿园、花都区花城街中心幼儿园更出现17人争1个学额的情况。


越秀区家长刘女士的孩子已从省市一级公立幼儿园毕业。她向记者回忆说,当年为了让孩子能上省市一级幼儿园的父母不乏少数,而这些幼儿园的中签率几乎都低于5%。


不论香港还是内地,幼儿园入学难已成常态。你对此又有什么看法呢?欢迎留言讨论~


精彩推荐

NEWS